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25章 去你二大爷的
    ,!

    李大同毫不拖泥带水,一拳击出,携带万钧之力,卷起暴风,而后肘击,膝撞,拳碰,没有停息,不断抢攻。

    啪!

    傅余年倒是不慌不忙,反而借着李大同爆发之势,应对起来更加游刃有余,猛然之间,气势凝聚,手握巨锤般斜捶出了拳头。

    李大同咬紧牙关,气机一收一荡,以硬碰硬地做出了死扛,他不得不这么做,要不然立刻就会被傅余年再度打爆。

    拳中小臂,声响爆开。

    李大同只觉觉得傅余年的力量浩荡澎湃,无边无涯,根本无从抗衡,身体再度踉跄,险些跌倒在地上。

    傅余年眼眸幽深,气机外放,力道收缩,旋即炸涌,右脚跺地,虎啸山林,震荡如浪潮,涤荡开来,不断涌出。

    一脚砸出。

    李大同身体再度跪地。

    傅余年欺身再进。

    李大同没别的想法了,重心不稳,架子不存,双臂无力,只能强撑着准备蓄积力道,但傅余年丝毫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

    右脚佯攻,虚晃一枪。

    李大同意识到傅余年只是仰拱,真正的招式此刻才显露端倪,但他已无力反抗,心惊肉颤,浑身冷汗直冒,汗毛倒竖,浑身冰凉。

    右手结拳,一拳落地,将李大同狠狠砸向了地面。

    砰!

    炸雷之声四起,碎石纷飞,烟尘四起,晕头转向的李大同浑身气血翻腾,跪地之后,又趴在了地上。

    “傅余年,胜!”

    随着百里老大爷的声音落地,在场的无数人,也都再一次睁大了眼睛,脸上全是一片惊愕的神色。

    谁能想到,一个刚加入武道社的小菜鸟,居然一挑二,还打赢了正副社长。

    “霸气。”

    王胖子兴奋的满脸红光,嘿嘿大笑,开始带起了节奏,手掌拍起来,清脆的声音,响彻着全场。

    啪啪啪!

    这一次,傅余年是真的赢了。

    底下无数观战的人,此时已经沸腾,完全炸了锅了。

    紧随之后,那鼓掌之声,犹如雷鸣般响彻,排山倒海一般,响彻在整个武道馆中,甚至连场馆外,都感受到了场馆内的炽热之意。

    就算是之前大批对傅余年泡上校花持有不满态度的观众,也开始鼓掌,毕竟这样的霸气的一挑二,还能获胜的人真不常见。

    在许多人鼓掌欢呼的气氛感染下,那些原本有些骚动的观战者,也同样对傅余年竖起大拇指,欢呼鼓掌。

    那场场馆一个隐蔽的角落,李长歌面色铁青。

    他嘴皮子微颤,握着的拳头止不住的颤抖着,完全没有了温文尔雅的绅士风度。

    他两眼阴鸷的挖着傅余年,那是一种从心底深处蔓延而出的恐惧,现在的傅余年,就连武道社的正副社长都不是对手,以后想要找人对付傅余年,更是难上加难了。

    傅余年这一根刺始终横亘在他心头,让他极度不舒服。

    李长歌脸色铁青,场馆内的气氛太压抑了,让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他不顾形象的猛然踩了一脚椅子,走出来武道馆。

    “怎么会这样?!”

    李大同撑开双手,望着自己的手臂,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神情变幻不定,身子缩了缩,那眼神深处,更是涌起了一些惧意。

    樊毅趴在地上,浑身如散架一般,动弹不得。

    傅余年只是微微一笑,走到了苏尚卿一伙人面前。

    苏尚卿脸色微微绯红,抬起手臂,有些宠溺的在他头上抚摸两下,两靥生花,笑的很甜,“小弟,很厉害了哦。”

    傅余年笑了笑,“走吧,吃烧烤去了。”

    王胖子等人欢呼起来。

    身后,百里老大爷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子,装完逼就想跑啊,三天之后,把你们战队的人员报给我,我要提交给青年武道赛官方。十天之后,第一场武道赛打响,这可是正式的啊,淘汰一场,直接出局,可别太得意了。”

    “知道了,大爷!”

    “去你大爷的,老子风华正茂,还能浪几年。”百里老大爷穿上皮卡丘拖鞋,整理了一下背心,五指随意的摆弄了两下头发,“一群王八蛋,吃烧烤叫上我啊,晚饭我还没吃呢。”

    吃过烧烤之后,傅余年与高八斗众人来到了跃马酒吧。

    马前卒众人也都围聚过来,可怜巴巴的,总共也就只有三十多人,只不过这三十多人都是忠心社团,而且资历深厚的混子,打起架来不要命也敢要人命的家伙。

    就脸歪嘴也都赶了过来。

    傅余年望了一眼高八斗,后者朝他点了点头,表示事情已经办妥。

    傅余年开门见山,然后说道:“刘三刀和吴老狗两个人不和,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现在就想趁着这个机会,一举把刘三刀一伙人全部干掉,你们看怎么样?”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王胖子也说道:“年哥,在城西这一片,我们最痛恨的就是刘三刀,这个王八蛋把我们是玩的团团转,所有的兄弟们都受过他的欺负。现在,马哥身体也康复的差不多了,我们早就想和他们干一架了!”

    “可是,就算刘三刀和吴老狗不和,但也没到决裂的地步啊,我们要人没有,要钱没钱,拿什么跟他们打啊?”歪嘴站在人群中,阴阳怪气的说,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忿。

    底下有人搭腔,附和的说:“是啊,我们没钱没人,而且兄弟们的士气也不高。”

    “光凭一腔热血可不行,这个时候和刘三刀动手,这不是提刀子进茅厕,找死嘛。”

    马前卒扬起了手,示意众人安静,“先听听年哥怎么说。”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马前卒居然称呼傅余年为年哥,难道他真的要把社团拱手让给傅余年,跟着傅余年混?

    还有一些人明显的不服,嘴皮子气鼓鼓。

    马前卒顿时瞪起了眼睛,“都给老子闭嘴!”

    马前卒虽然受伤,但威严依旧在,经他这么吼了一嗓子,所有人都闭嘴低头,只是暗地里,不免还是有些不服气。

    这也难怪,就算是正规组织,空降一个领导,底下众人自然也会有抵触情绪,更别说傅余年寸功未力,就想当老大,谁也不乐意。

    傅余年倒是毫不介意。

    虽然马前卒发话了,但地下众人还是不免窃窃私语起来。

    刘三刀和吴老狗,这两人都是江湖老手,经常在死亡边缘游走的人物,真正的老狐狸,随便拿出一个,都不是好对付的。

    尤其是吴老狗,此人虽然实力一般,但特别骁勇,一旦动起手来,注定要拼一个你死我活,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刘三刀手底下的第一红棍,在整个鱼跃都算是小有名气。

    既然傅余年提了这个话头,众人也开始议论起来,对于如何有效的杀死吴老狗这个课题,众人的兴趣显然很高。

    有人提议开车撞了吴老狗,也有人说要绑架他老妈,还有说在家门口堵人,各种办法层出不穷,但是都不太现实。

    众人都嗡嗡讨论着,傅余年咳了一声,大家便安静下来。

    傅余年摆了摆手,说:“老高、胖子、马哥,你们三个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

    大家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都不太愿意听从傅余年的指挥,但磨蹭了一会儿,知道他们有话要说,便纷纷出了门去。

    整个跃马酒吧,就剩下四个人。

    傅余年说:“吴老狗和刘三刀不能分开对付,不然弄死哪一个,必然会引起另外一个的警觉,到时候我们就受不了了。”

    此话一出,三人都面面相觑。

    马前卒说:“年哥,你说得对,要是单独对付哪一个,必然会打草惊蛇。可是两个人一起对付,这更不可能啊,我们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啊。”

    王胖子就更奇怪了,嘿嘿一笑,凑近了道:“年哥,那我们怎么动手,难道让吴老狗和刘三刀狗咬狗,相互杀了对方?”

    傅余年点点头:“你说对了,就是让这两个人狗咬狗,来一个两败俱伤。”

    这句话一说出来,除了高八斗面色平静之外,其他两个人均是一惊,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估计马前卒都把傅余年当成神经病了。

    傅余年笑了笑,耐心地说道:“吴老狗和刘三刀不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两个人已经水火不容,只是没有公开决裂罢了。”

    高八斗眯了眯眼睛,说道:“我们就从两个人不和来做文章,从这儿打开缺口!”

    “聪明!”

    傅余年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给这两个人添一把火,狗咬狗,让他们自己内部先乱起来,然后两败俱伤的目的。”

    王胖子的眼睛一亮,说道:“年哥,你就说怎么做吧!”

    傅余年点点头:“所以,咱们就在这件事上下功夫,让他们几个自相残杀去吧。老高,这事交给你了!”

    高八斗头脑灵活,思维多变,审时度势,是个智囊型的人物,便说道:“就是让吴老狗和刘三刀斗起来是吧?没问题!”

    “好!”

    傅余年一抚掌,道:“好,接下来我们现在要做的有两件事情。”

    “什么事情?”胖子已经被两人的话勾起了兴趣,两眼放光,摩拳擦掌的问道。

    傅余年望了高八斗一眼,“老高,你说吧。”

    高八斗笑了笑,竖起了右手食指,“第一,我们要退出城西。”

    “这?”王胖子一把扳倒了高八斗的手指头,“老高,这是什么意思,扯犊子呢吧,我们怎么能退出城西呢?跃马酒吧可是我们的最后一块地盘啊。”

    马前卒踹了胖子屁股一脚,“听老高把话说完。”

    高八斗笑了笑,继续道:“我们退出城西,不是真的退出去,只是让吴老狗和刘三刀放松警惕。”

    他又竖起了中指,笑眯眯的,道:“第二件事,就是让兄弟们放出消息,说吴老狗有意干掉刘三刀,自己取而代之。”

    马前卒也点了点头,觉得可行,他仰起头,看着傅余年,“这似乎还不是最重要的一步吧?”

    “当然。”傅余年笑了笑,“最后一步,我亲自来做。”

    或许是出于对傅余年的信任,傅余年没说,马前卒自然也没有问。

    高八斗笑了笑,“那我们现在就撤出跃马酒吧,开始行动吧。”

    “好!”

    很快,那些站在外面的兄弟们全部进来,兴高采烈的,心气很高。

    他们满心欢喜的以为傅余年想出了什么高招呢,却没想到是要撤出跃马酒吧,放弃社团最后一块地盘所有人顿时一阵愤怒。

    “我就说了,这个人不靠谱。”

    “是啊,这是什么馊主意,与其撤出地盘当孙子,还不如直接和刘三刀刚正面,就算战死了,老子也不觉得丢人。”

    “马哥,你别相信傅余年的话,他就是个孬种,他没有骨气不敢和刘三刀动手,单是我们敢。”

    “对啊,只要你现在说一句话,我们立刻就和刘三刀拼命。”

    马前卒一拳砸在桌子上,“闭嘴!”

    所有人立刻闭上嘴巴,整个跃马酒吧顿时安安静静的。

    马前卒站了起来,“当我是兄弟的,听我的话,撤出跃马酒吧,放弃这一块地盘,配合老高的行动,要是不乐意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这······”

    “好,我们愿意。”

    这时候,歪嘴站了出来,他一把揪住了傅余年的领口,眼睛轱辘轱辘转,燃烧的炙热气息扑到了傅余年的脸上。

    他咬着牙,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恶狠狠的道:“傅余年,你听着,要是这一次你真的能把刘三刀和吴老狗宰了,我们称霸整个城西,你要让我给你跪下磕头都行。但要是失败了,我告诉你,我会杀了你,老子说到做到。”

    傅余年一点都不生气,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小暖酱撅起屁股求收藏············o(n_n)o哈哈~···继续换姿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