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26章 人狠话不多
    ,!

    这几天之内,有关于马前卒解散社团,退出争夺,放弃跃马酒吧最后一块地盘的消息不胫而走,传的满大街都是。

    刘三刀和吴老狗自然也听说了这个消息。

    甚至刘三刀和马前卒都派人到过跃马酒吧察看,这两拨人还为酒吧的归属权发生过冲突。

    跃马酒吧地理位置极佳,再加上以前熟客很多,市价至少在五六十万以上,这样一块肥肉,两边的人都想吞了。

    所以,两拨人在跃马酒吧的归属问题上,发生了点小摩擦。

    刘三刀这边的人认为吴老狗是小弟,没有资格和他们争夺酒吧的所有权。

    但吴老狗这边的人也不依不饶,毕竟刘三刀太能捞钱了,他们吃肉,也得给自己留点肉汤不是?

    所以双方的小弟在酒吧门前发生了冲突,虽然没到擦枪走火的地步,但也是剑拔弩张,互不相让,死磕起来。

    最后,还是刘三刀退了一步,把跃马酒吧的归属权给了吴老狗。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消息就在暗地里流传着:“吴老狗对刘三刀已经极其不满,一直谋划着,想要取而代之。”

    吴老狗的小弟把这个传闻告诉他的时候,吴老狗一个大耳光就甩了过去,怒吼道:“去你·妈的大屁股,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吴老狗虽然表面上这么说,但心底不停地打鼓,这消息肯定是传到刘三刀的耳朵里了。

    而且,在马前卒退出城西这一块地盘的情况下,刘三刀一伙人变成了这里地下规则的唯一老大。

    在刘三刀把酒吧给他的时候,吴老狗的心里也膨胀了一番。

    甚至,隐隐还有点更上一层的想法,但他知道,社会刘三哥,人狠话不多,典型的老狐狸。

    吴老狗作为刘三刀手底下的第一红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自己的这位老大了。

    不行,还是要和刘三刀谈一谈。

    于是吴老狗立刻给刘三刀打了电话,约刘三刀到鲤鱼居谈一谈。

    两个人像是客套了一番,吴老狗见时机已到,便开口说道:“刘哥,外面的传言,都是他·妈的放屁的,你可千万别信!”

    跃马酒吧这件事情闹到最后,是刘三刀让了步,这让他心底有些不满,一个小弟和自己抢肉吃,做老大还必须让步,他这一张老脸往哪儿放?

    这件事情,让刘三刀手底下的人也颇有微词,不断在他耳边吹风,认为他太把吴老狗当回事了。

    起初,刘三刀也没有太在意,但是经不住手底下那些成天小弟的念叨,而且他也发现,经过这件事,他的威信在兄弟门心中,开始打折扣了。

    最让他不舒服的,是以前那个言听计从的吴老狗不见了,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拥有七八十个兄弟,占据一大片地盘的吴老狗。

    猛然间,刘三刀惊醒,在没有了马前卒制约的情况下,万一吴老狗生了反叛之心,与他分庭对峙,短时间内他是没办法解决掉这个麻烦的。

    他现在才意识到,这些年太纵容吴老狗了,以至于让这条老狗慢慢的变成了环饲在他身边的饿狼,甚至都快要威胁到他的地位了。

    刘三刀对吴老狗,也有了嫌隙,于是就说:“我一个人去,你也一个人来,咱们把话说开了,好好的谈一谈!”

    在见面之前,刘三刀也听说了那个消息。

    刘三刀还是有些疑惑的,虽然吴老狗这些年膨胀了,但对他还是挺尊敬的,人前人后,一口一个刘哥,态度端正。

    但是,有一句话叫做疑心生暗鬼,于是,刘三刀的心底开始惴惴不安。

    约定的日期到了,刘三刀孤身赴约。

    他只是安排了几个小弟躲在街对面的饭店中,一有情况就可以接应他,不过总的来说,他还是很相信吴老狗的。

    他来到了鲤鱼居。

    刘三刀穿了一件外套,内衬里面藏着一把匕首,他是老江湖,不得不防,总得留一手,这也是以防万一。

    不一会儿,吴老狗也来了,孤身一人。

    吴老狗穿着半袖短裤,完全的休闲装,肯定没有家伙,这让刘三刀心安了一些,他相信外面的只是传言。

    两个人坐下了之后,要了一壶茶,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

    两人回忆了以前从烂仔混到小弟,再到亡命打手,最后才称霸城西的光辉历程,以及那些年扛刀砍人,抢地盘的心跳经历,并且感叹了一番岁月不饶人,转眼你我都老了。

    两人谈了半天,心结也解开了不少,最关键的是气氛也被炒热了。

    吴老狗很快就转入主题,诉说着自己这几日的苦恼,一再保证那绝对是个谣言,他从来没想过要和刘三刀做对。

    刘三刀欣赏着午后夏日的街景,喝着茶,悠然而坐,笑着点头。

    听吴老狗说完,刘三刀问:“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了?”

    吴老狗一下愣住。

    他心里清楚,刘三刀这是在暗指前几天发生在跃马酒吧的事情,不过吴老狗只犹豫了几秒,马上说道:“刘哥,你对我很好。”

    “嗯嗯,那就好!”刘三刀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对吴老狗的表示还是很满意的。

    这个时候,吴老狗知道自己表忠心是对的。

    刘三刀紧跟着说了一些客套话,大意是说只要你忠心对我,我肯定不会亏待你之类,跃马酒吧我就交给你管理了。

    吴老狗自然感恩戴德。

    刘三刀这些年说一不二,威势早就养成,伸出一根手指头,不自觉放大了嗓门:“只有一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吴老狗心头一跳,但还是笑呵呵的道:“刘哥,你就别客气了。你是我的老大啊,有什么话您就吩咐,别说一件,十件我都答应。”

    “嗯嗯。”刘三刀点了点头,对吴老狗的俯首很是满意,于是道:“对权力,别太膨胀了。”

    果然!

    吴老狗察觉到了刘三刀这话里的意思,但他还是脸上保持尊敬的微笑,低头,道:“刘哥,你永远是我的老大。”

    “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刘三刀得到了吴老狗的保证,心情顿时畅快了起来。

    吴老狗笑呵呵的,但心底起了波澜,看来传出的谣言,刘三刀还是听进去了,最重要的是对他有了防备。

    吴老狗只是很聪明的掩饰了过去,故意放低了姿态,然后道:“老大,听说这儿的川菜很不错,要不我们尝尝?”

    逼走了马前卒,令吴老狗臣服,众人低头,现在的他就是鱼跃城西唯一的老大,这种大权在握的感觉,刘三刀十分享受。

    刘三刀心情大好,拍了拍肚皮,点头道:“好啊,咱们两个,好久没有聚到一起吃过饭了。”

    恰巧这个时候,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将菜单递给了吴老狗,问道:“请您点菜!”

    吴老狗很会做人,于是打算拍拍马屁,讨好刘三刀,抬起手笑呵呵的道:“刘哥,你点菜吧。”

    刘三刀刚要伸手拿过去菜单,但服务员固执的把菜单交给了吴老狗。

    吴老狗面色一僵,有些生气,不耐烦地一摆手:“你没长耳朵啊,把菜单交给我大哥,让他点菜!”

    漂亮女服务员却非常固执,仍是把菜单塞到吴老狗眼前,好像强行他点单一样。

    他本来要拍一拍老大马屁的,没想到却被这个服务员扫了兴,吴老狗一拍桌子,但他突然发现,菜单上贴着一张白色的窄纸条。

    纸条上写着一行字:桌底下有刀,对面的人要杀你。

    吴老狗看见这一行字,身体一颤,背后出汗,眼神一凛,汗毛倒立,悄悄地把手伸到桌下,果然发现下面藏着把刀。

    漂亮女服务员见消息已经传达,于是拿起菜单,自顾自的走了。

    刘三刀有些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笑呵呵的指着服务员,“大概是个神经病······”

    吴老狗脸皮子一颤,皮笑肉不笑,猛地从桌子底下抓起拿一把刀,对准了刘三刀的脑门直接划了下去。

    由于刘三刀是坐在椅子上的,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而且吴老狗身为城西第一红棍,下手狠辣又精准,一刀划下,刘三刀的鼻子都被割掉了大半。

    刘三刀顿时只觉得眼前一黑,捂着脸惨叫起来。

    他一脚踹开面前的桌子,茶杯茶壶摔了一地,滚烫的茶水又浇在吴老狗身上。

    吴老狗嚎叫着,手里握着刀,气的浑身颤抖,问刘三刀:“为什么?!”

    刘三刀指着翻倒的桌子:“什么你他·妈的为什么,你自己在桌子底下藏了刀想杀我,你还问我为什么?”

    吴老狗手里拿着刀,虽然他清楚这刀不是自己的,但这个时候已经说不清楚了。

    刘三刀捂着脸上的血污,从外套中拿出了那一把事先藏好的匕首,举了起来,与吴老狗对峙。

    吴老狗一见刘三刀拿出了匕首,更是怒不可竭,吐着口水大骂,“刘三刀,没想到啊,身上藏着刀,桌子下还有刀,你他·妈的就是想除掉我!”

    刘三刀一见,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他也不废话了,反正桌子底下有刀的事情,是解释不清楚了。

    吴老狗早有准备,身手不错,再加上刘三刀脸上受伤,视线模糊,交手之下,被吴老狗在肋下捅了两刀。

    大庭广众之下,到处都是监控,吴老狗当然不敢直接杀人。

    就在这时,刘三刀那些兄弟们看到了这边的动静,也从对面的饭店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

    吴老狗一看这个情况,不但带了两把刀,而且还埋伏了人,三重保险,费尽心机啊,更加肯定刘三刀是有预谋在先的了。

    刘三刀却指着吴老狗说:“吴老狗,我要宰了你。”

    吴老狗一看情况对自己十分不利,他一脚踹倒了刘三刀,一边跑一边大骂:“刘三刀,给老子记住了,我会弄死你全家。”

    (合同已经到达,状态不日便修改,哈哈·····小暖酱噘嘴求收藏········卖萌换姿势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