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27章 一碗泪流满面
    ,!

    第二天中午,傅余年和王胖子在食堂吃饭。

    这时候,高八斗来了。

    他身后跟着两个人,这三个人出现,立刻引起了食堂中众人的注意力。

    高八斗还好一点,面相清秀,说话文绉绉的,十足的书生气,但是他身后两个少年,一个走路迈着螃蟹步,一个爆炸头,衣着怪异,痞气十足。

    高八斗笑着走了过来。

    傅余年让王胖子给高八斗也要了一份菜,后者也拿起筷子吃起来,笑呵呵的额,“没想到食堂的饭菜也挺好的。”

    “那当然,三中的美女,一中的饭,八中的痞子满街窜。”胖子声音很大,引的周围来来往往的学生侧目。

    “哈哈,要是我在年轻几岁,我也想和你们一起上学呢。”高八斗脸上露出暗淡的神色,他已经在社会上混了五六年,算是个老江湖了。

    傅余年吃完了饭,问道:“吴老狗怎么样了?”

    高八斗笑呵呵竖起了大拇指,“年哥,我是真的服了你了,刘三刀和吴老狗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他们两个,必然有一个要倒下。”

    刘三刀和吴老狗能够翻脸,傅余年可是出了大力了。

    他点了点头,考虑了一会儿,道:“老高,你暗中集合人手,等这两人中哪一个死了,我们就占地盘,该是我们杀回马枪的时候了。”

    高八斗眼神中露出激动的神色,只用了短短三天,城西的形势就发生了巨变,这其中傅余年可是功不可没啊。

    傅余年只是淡淡一笑,这些只是小手段而已,他的眼光可不仅仅只是这些,他把高八斗叫了过来,道:“你安排几个人日夜监控······”

    “啊?这样有用吗?”高八斗起初吃了一惊,听了傅余年的话,脸色才慢慢的缓和下来,他是个聪明人,脑子很好使,傅余年的话,一点就透。

    高八斗眼珠子转了转,咬了咬牙,“嗯嗯,我知道了,年哥。”

    高八斗说完,吸了一口气,看着傅余年,笑眯眯的,“年哥,按照你这么安排,那就说明你是看好刘三刀了。”

    “当然。”傅余年和众人走出了食堂,一边在树荫遮掩的石子小路上走,一边说道:“吴老狗说得好听点是个红棍,不好听那就是个打手,武力强悍,脑子简单。刘三刀是老狐狸,阴人的办法有很多,他既然已经下了决定,那手段多的是,肯定能除掉吴老狗的。”

    高八斗笑了笑,“嗯嗯。我也是这么我认为的,所以我安排人就守在跃马酒吧附近,只要吴老狗一出事,我们就强占地盘。”

    “你做的很好。”傅余年笑着道。

    一伙人又说了一会话,高八斗这才离开学校。

    ······

    两天后的晚上。

    距离跃马酒吧不远的一家普通门面的饭馆,走进了三个大汉。

    带头的瘦高个,皮肤黝黑,眼神中透着一股子彪悍劲,他就是吴老狗,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弟。

    吴老狗身边一个爆炸头四下看了看周围,有些担忧的道:“狗哥,要不我再叫几个兄弟,我们三个人出门,恐怕······”

    另一个头发炸炸的小弟附和的道:“是啊,狗哥,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刘三刀肯定也时刻盯着咱们呐。”

    吴老狗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我他·妈就在媛儿这儿吃碗面,能有什么事?再说了,这是我们的地盘,刘三刀手长,也没有那么厉害。”

    “可是?”

    “闭嘴。”刘三刀瞪了爆炸头小弟一眼,“你要是害怕就滚蛋,老子今天就要吃面。”

    爆炸头小弟乖乖闭嘴。

    老大都这么说了,他要是还敢多嘴,那就是不识时务了。

    两个小弟私下里互看了一眼,做出无可奈何的表情,走进了媛儿饭馆。

    媛儿饭馆的老板娘生的确实漂亮,一张脸蛋如同出水芙蓉一般精致,皮肤白皙,身材更是好到极点,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尤其是那一双丹凤眼,迷死个人。

    感性成熟的中年女人,退去了青涩,还没到珠黄年纪,正是娇滴滴,掐一下都能透出水的年纪,确实很迷人。

    叫媛儿的老板娘在这一片,也是个出了名的美女。

    以前,媛儿的丈夫就是吴老狗的兄弟,再加上刘三刀,三个人一起南征北战,最终称霸鱼跃市城西一片。

    可惜的是,媛儿的丈夫在一次社团大火拼中战死,留下了媛儿和一个女儿。

    后来在吴老狗的帮助下,母女两人开了一家面馆。

    媛儿老板娘人长的漂亮,而且手艺精道,生意一直很红火,吃面的熟客经常言语调侃,出手揩油,老板娘也都是笑脸相迎,从不生气。

    吴老狗就是这儿的常客,隔三差五的就要去吃碗面,这已经成了吴老狗的一个习惯,雷打不动。

    吴老狗手底下的人也都知道,老狗对媛儿有那么点意思,一来二去,算是郎有情、妾有意,两人的关系也慢慢暧昧起来。

    只不过吴老狗碍于媛儿曾经是兄弟的老婆,他又有照顾孤儿寡母的责任,所以两人暧昧的好几年,但始终没有突破。

    吴老狗这两天和刘三刀闹翻的消息传遍了鱼跃市,他也整天的提心吊胆,但只要看到这位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心中的郁闷和怨气顿时都烟消云散了。

    老板娘也一样,一看到吴老狗来了,便会露出最温柔的笑容。

    今晚,一直窝着的他终于走出来,他一边吃面,一边看着老板娘,二人目光交汇,说不出的温柔旖旎。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了两个衅毛。

    那两个衅毛头发炸炸的,一脸的痞气,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脖子上戴着镀金的大铁链子,一看就知道是那种街头徐混。

    城西的流·氓满街蹿,吴老狗也没太在意,而且这是他的地盘,哪一个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放肆。

    一个衅毛笑哈哈的,“老板娘,给我来一碗泪流满面。”

    老板娘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经常和这些徐子打交道,知道他们只是言语调戏,于是笑呵呵的扭了扭腰肢,配合着说道:“好嘞,两碗泪流满面,您稍等。”

    不一会儿,两碗拉面就端了上来。

    两个衅毛坐了下来,朝着吴老狗瞥了一眼,眼神交汇了一下,十分的隐秘,根本没有引起吴老狗的注意。

    老板娘把两碗面端了上来,递过去筷子,其中一个衅毛喝了一口汤,然后直接‘噗’的一声吐在了桌子上。

    衅毛一脚踹翻了凳子,“老板娘,我们要的泪流满面,就是吃一口能泪流满面的那种,你给我们的这是什么?普通的拉面,这是你拉出来的面吧,这是欺诈顾客的行为,你这个性感迷人的小奸商,我们很生气。”

    媛儿老板娘愣了一下,没想到两个衅毛还真是来闹事的。

    不过开门做生意,有时候就得受窝囊气,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不好意思,那我们这儿没有你要说的那种面,你们换个地方吧。”

    “去你妹的。”另一个衅毛掀翻了桌子,上面的油盐酱醋咸菜碟子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迷人的小奸商,我们这次就不计较了,走了啊。”

    吴老狗猛地一拍桌子。

    媛儿老板娘可知道吴老狗的脾气,一旦动手,那这两个衅毛非得住院不可,示意吴老狗别动怒,她来处理。

    吴老狗咬了咬牙,只是恶狠狠的道:“要走可以,把账结了。”

    两个衅毛一愣,“唉,你个老东西,哪儿来的一条老狗。”

    吴老狗虽然有老狗这个称号,但他最恨的就是别人称呼他为老狗,这要不是在老板娘的饭馆,非把这两个小子打的满地吐血不可。

    “把账结了,不然你们走不出这儿。”吴老狗右手一窝,手中的筷子“咔嚓”一下就断成了碎块。

    两个衅毛吓的面色一颤,看来是遇到猛人了。

    刚才掀桌子的衅毛拿出了钱包,两只眼睛色眯眯的盯着老板娘,嘴角还有口水,笑嘻嘻的问道:“老板娘,一晚多少钱?”

    “十五!”

    老板娘没听出衅毛的话外音,以为是在问一碗面多少钱,殊不知这两个衅毛说的一晚,是一晚上的意思。

    拿钱包的衅毛哈哈大笑,“这么便宜啊,那两晚多少钱啊?哥们这两天手头紧,能不能打个折啊,优惠一下。不过你放心,我们哥俩身体好,活好,各种姿势各种浪,各种诚各种上,全都能满足你。”

    这时候,老板娘也听出了这两个衅毛话里的意思,面色一沉,银牙一咬,“两碗面,三十块钱!”

    “嘿嘿······”拿钱的衅毛掏出一张钱,递给了老板娘,给钱的时候故意在手上摸了一把,“哈哈,好滑好嫩啊。”

    “你看看,那一对蜜桃臀,绝对的深不见底啊。”两个衅毛你一言我一语的调戏起来。

    吴老狗心头的火气越来越大,他猛地一拍桌子,对身后的两个小弟道:“把这两人拖出去,每个人打断一条腿。”

    爆炸头点头答应一声,联合头发炸炸的小弟把两个衅毛拖了出去,吴老狗身边也没有人了。

    殊不知,这正是两个衅毛的目的,而吴老狗在不知不觉中,中了这伙人的计谋。

    趁着这个空档,一个小光头走了进来。

    他脚步很轻,呼吸很阴,径直走向吴老狗坐在的地方,毫无预兆,手中的一个酒瓶子砸在了吴老狗的头上,顿时玻璃渣四下飞溅。

    吴老狗一点都不在乎,出来混的被酒瓶爆个头根本算不了什么。

    他咬了咬牙,心底觉得是爆炸头两人没打过衅毛,以为是刚才的两个衅毛进来寻仇来了呢。

    吴老狗猛然转身。

    就在这个时候,小光头手臂一扬,他就用这半个瓶身,上面布满着锯齿状的尖锐茬子,狠狠地扎向了吴老狗的脖颈,而且出手非常精准,就是朝着大动脉而去的。

    就这么一瞬,鲜血就喷了出来。

    吴老狗瞪大眼睛,想要用手去捂住脖子,但是小光头没给他这个机会,而且还将手中的瓶身呲溜溜转了一圈。

    脖颈上的大动脉撕裂的更大,小光头的双眼如同火一样红,狠狠地扎着、转着,一边笑呵呵的,“惹了刘老大,你还想活着?”

    “你是刘三刀的人?”吴老狗双手捂着飙血的脖子,恶狠狠的挤出了这句话,但他的瞳孔放大,眼神涣散,上气不接下气了。

    “刘老大说了,他要宰了你的。”衅头说完,手腕再度用力。

    吴老狗的双膝突然跪下,喉咙中发出咕噜噜的声音,眼皮子打颤,浑身一抖,身子软绵绵的彻底倒了下去。

    小光头阴阴一笑,迅速走出饭店,消失在黑夜中。

    (小暖酱倒立求收藏推荐······继续解锁姿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