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28章 身骑白马万人中
    ,!

    这一夜,鱼跃市注定不平静。

    吴老狗死后不一会儿,警察很快便到了,封锁交通,全城通缉,忙活了一晚上到天亮,一无所获。

    虽然没有抓住那个小光头,但谁都知道,这件事情和刘三刀脱不开关系。

    第二天中午,趁着学校中午休息的间隙,傅余年来到了跃马酒吧。

    就在昨晚吴老狗被杀的时候,马前卒一伙人立刻便得到了消息,在吴老狗的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不仅是跃马酒吧,还有吴老狗的一大块地盘,都被马前卒一伙人强占了下来。

    虽然刘三刀在对吴老狗动手之前,就已经准备让手底下的人抢占地盘了,但他们还是没有马前卒一伙人行动迅速。

    双方对峙了一晚上,天亮之后,刘三刀主动撤了人。

    傅余年走进了酒吧。

    跃马酒吧虽然没有营业,但里面热闹非凡,气氛热烈,叽叽喳喳的,等他走进去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除了高八斗十多个人之外,其他人都瞪着眼睛瞧着傅余年,不知道这个面生的学生闯进来干什么来了。

    高八斗笑呵呵的走了过来,恭恭敬敬的道:“年哥,你来了?”

    “嗯嗯。”傅余年点了点头,“收获怎么样?”

    “我们趁着吴老狗的人还没反应过来,猛然出击,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现在除了跃马酒吧之外,还有一大片场子都是我们的地盘。”一向平静斯文的高八斗,此时说起话来,底气也足了很多。

    傅余年早就知道了,环视了众人一眼,于是道:“别贪多,刘三刀目前虽然麻烦缠身,但他很快就会明白这是个圈套,他会对我们动手的。”

    高八斗心里和明镜似的,傅余年提醒的,他自然也都想到了,“所以这一次我们抢占的,都是靠近跃马酒吧的地盘,一旦刘三刀的人打过来,进可攻腿也可守。”

    有高八斗这样的智囊辅佐,办起事来也是心情愉悦。

    这时候,歪嘴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他走到了傅余年面前,抬起头瞧了他一会儿,抬起手,“啪”的一声脆响,给了自己一巴掌。

    歪嘴咬了咬嘴,又咬着牙,眼珠子轱辘转,脸上有些难为情,但还是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说道:“年哥,以前是我目光短浅,有眼无珠,请你责罚。”

    歪嘴是个粗人,但绝不是个糊涂人,通过这一次的事情,他彻底被傅余年的手段和智慧折服,心甘情愿的认错。

    歪嘴身体站的笔直,右手拍了拍胸膛,义正言辞的道:“年哥,你带我们夺回了跃马酒吧,我认错,给你跪下了。”

    歪嘴说罢,双膝一弯,就要跪地。

    “起来吧。”傅余年一把扶起了歪嘴。

    “你?”歪嘴抬起了头,有些惊讶的望着傅余年。

    毕竟那天,他确实有点过分,伸手抓着傅余年的领口,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言警告,这可不是一个小弟该做的事情。

    “呵呵,从一开始我就没想着要你跪下,以后你也不用跪下,不过你只要记住,跃马酒吧是兄弟们用拳头换来的,你就要用拳头守住它。”傅余年盯着歪嘴,一字一句的道。

    歪嘴对跃马酒吧的感情十分深厚,在被刘三刀和吴老狗追赶五丧家之犬的时候,他们都没有放弃这最后一块地盘,宁可战死也不将跃马酒吧拱手让与人,可见心底的留恋之情有多么深厚。

    歪嘴裂开了嘴,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兄弟?年哥,你刚才说兄弟,这么说我也可以当你的兄弟了?”

    “当然。”傅余年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前提是,你必须要带头守住跃马酒吧。”

    歪嘴高兴的差点蹦了起来,一把握紧拳头,“年哥,放心吧,就算我战死了,跃马酒吧这块地盘不丢。”

    傅余年望向了众人,嘴里说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马前卒走了过来,他双手抱起拳,弯着腰,低着头,语气谦卑,态度恭敬,“一口气、一杆旗、一碗酒、一世兄弟。年哥,以后,你就是我老大,就算是你让我死,我也不会皱眉头。”

    傅余年摇了摇头,“你说的不对。”

    “啊?”

    高八斗脸色忽然晦暗,浑身一震,“年哥,这······”

    马前卒脸色瞬间涨红,猛地抬起了头,“你······看不起我?”

    傅余年伸手指着他,脸上挂着淡淡的温和笑容,“有句话你说错了,我傅余年想要的,是一群兄弟,而不是一群小弟,你明白吗?”

    马前卒心头一畅,如饮美酒,顿时开怀,大呼一口气,“明白!”

    跃马酒吧所有人,低头弯腰,“年哥!”

    “好,好,好!”傅余年很开心,望着众人低头,有一种巨大的成就感。

    每一个热血沸腾的少年郎,都有一个跃马天下的春秋大梦。

    梦里,谁不希望身边有忠心的兄弟,高昂的战力,燃烧的兽血,追随着自己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呢。

    一番热闹过后,众人也都各做各事了。

    众人知道傅余年有话要说,于是自动分散开来,他们几个人坐在一起。

    高八斗先提起话头,“年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胖子笑哈哈的,攥紧了拳头,“当然是干掉吴老狗的手下,平了他的私盘,我们就有了和刘三刀扳手腕的本钱了。”

    “胖子说的不错,可是······”

    高八斗轻轻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会儿,“高八斗手底下有个叫做吴疯狗的,也是个狠角色。现在吴老狗已死,他必然要站出来当老大,这个时候,只有他能牵扯刘三刀的注意力。”

    胖子敲了敲桌子,“妈了个臀的,弯弯绕什么啊,你直接说呗。”

    高八斗沉吟了一会儿,道:“现在不宜动手。”

    “什么?”胖子有点坐不住了,一屁股站了起来,“不动手?吴老狗死了,他手下的人就是一盘散沙在,咱们只要杀过去,那些人全都得跪下。”

    高八斗瞧了一眼马前卒。

    马前卒以前就和高八斗配合默契,这两人一文一武,相得益彰,撑起了这个小社团,所以高八斗一开口,马前卒自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马前卒也点了点头,“我同意老高的想法。”

    三人说完,齐齐看向了傅余年。

    最终的结果怎么样,还是需要傅余年拍板。

    傅余年瞧了瞧三人,他心底早就有了成熟的想法,只不过是被高八斗说出来了而已,当然是支持高八斗的想法。

    “小富即安啊,你们这就满足了?”胖子有些急眼了,手舞足蹈的,拉了拉高八斗的肩膀,道:“老高,怎么回事嘛?我们现在士气正旺,兄弟们正想大干一场呢。”

    马前卒哈哈一笑,“胖子,你什么时候学会说成语了?”

    胖子撇了撇嘴,一脸的骄傲,“妈了个臀的,你以为我整天待在学校,就只为了吃饭睡觉偷看女生小裤裤啊,老子也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栋梁,也要认真学习。”

    “还祖国的花朵呢,我看是老菊花吧。”马前卒踢了胖子一脚。

    “哈哈······”

    “胖子,你想啊,目前城西的形势对于刘三刀来说,谁对他的威胁最大?”高八斗笑吟吟的盯着王胖子,“当然是吴疯狗的威胁最大。”

    “可是,我们的实力要比吴疯狗强啊?”胖子忽然身子一颤,抬起屁股,坐的距离高八斗远了一些,“老高,你别那样笑吟吟的盯着我,我瘆得慌,晚上做噩梦。”

    傅余年笑了笑,“胖子,你说错了。”

    “啊?”

    “要论战斗力,我们确实要比吴疯狗强一点,但刘三刀还是要先对付吴疯狗的。”

    傅余年顿了顿,耐心的说道:“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吴老狗吴疯狗这一伙人都是他带出来的,现在他的手下带头造反,刘三刀脸上本就无光。吴老狗被阴,刘三刀的名声开始转坏,而且,一旦放任吴疯狗坐大,成了气候,那刘三刀可以说是颜面扫地,威信全无,试想一下,到那时候谁还愿意跟着他混?”

    马前卒也接过了话头,“年哥说得对,刘三刀先对付吴疯狗,他损失的紧紧只是钱财和地盘,但他要是先对付我们,那失去的除了钱财地盘之外,还有名声。钱是王八蛋,没了咱再赚,可一旦名声毁了,那就真的完了。”

    高八斗笑了笑,“刘三刀是个老狐狸,他不会不明白这一点的。”

    王胖子恍然大悟,“我知道了,这是面子问题。”

    “你说的很对。”高八斗笑了笑。

    胖子锤了高八斗一拳,“那你跟我扯了半天犊子。”

    “我们,就趁着刘三刀和吴疯狗互咬的时候,稳固实力,积蓄力量,招收人马。这才是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

    马前卒深有体会,“没错。”

    “或许,刘三刀最近还要找年哥喝茶呢。”高八斗笑呵呵的道。

    众人一夜之间夺回了跃马酒吧,而且占据了一部分地盘,心气也足了起来,最重要的是,那种热血沸腾的信心又回来了。

    事实证明,高八斗预料的一点也没错。

    一天之后,刘三刀邀请傅余年喝茶。

    傅余年只带了两个人,高八斗和马前卒。

    刘三刀也带了两个人,是他很亲近的心腹。

    这是他和刘三刀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刘三刀是盛气凌人,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而现在,刘三刀却不敢小瞧他了。

    “这桌子底下没有藏刀吧?”刘三刀有些阴阳怪气的道。

    (小暖酱半蹲求收藏···········继续换姿势······(*^__^*)嘻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