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29章 尴尬的尬聊
    ,!

    这是傅余年和刘三刀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刘三刀是盛气凌人,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而现在,刘三刀却再也不敢小觑他了。

    “这桌子底下没有藏刀吧?”刘三刀有些阴阳怪气的道。

    刘三刀也怀疑桌子底下那把刀的来历,但苦于没有线索,他也曾经怀疑是不是傅余年干的,但他是一点证据都没有。

    今天这么随口一说,不过是敲山震虎罢了。

    傅余年和高八斗等人都是心头一震,不过脸上依旧风轻云淡,甚至还有些许的茫然,做出一副完全不懂的表情。

    傅余年道:“刘老大是先到的,该是我们检查一下才对啊。”

    刘三刀暗暗点头,好一张利索的嘴皮子,而且眼前傅余年的表现,完全一片茫然,刘三刀的心底一沉。

    两人相视一笑。

    刘三刀笑呵呵的,故意装作成竹在胸的轻松模样,看了看马前卒,“小马,你恢复的挺快的。”

    “年轻人嘛,身体好。不过刘老大,你的鼻子还能长回来吗?整容怎么样?”马前卒和刘三刀是老对手,他身上的伤还是刘三刀给的呢,只不过现在是在饭桌上,相互客气,言语交锋。

    “你?!”刘三刀知道马前卒这是故意恶心他。

    说话间,六人纷纷落座。

    刘三刀虽然表面轻松,但傅余年却注意到了他眼睛里面的密密麻麻的红血丝,看起来刘三刀这几天过的也不怎么好啊。

    他们两伙人以前就是你死我活的仇人,谈不上什么感情,说起话来也没滋没味的,除了尬聊,就是尴尬。

    刘三刀坐直了身体,摆开架势,开门见山地说道:“说正事吧。”

    傅余年道:“刘老大约我们过来的,你开口吧。”

    刘三刀眼神玩味地看了看傅余年,这个少年在他面前举止雍容,谈吐大方,一点都不胆怯,仿佛一个资历深厚的老江湖一般,他真的是看不透啊。

    “哼!”刘三刀冷哼了一声,“昨晚趁乱抢了很多地盘,心里美滋滋吧,怎么着,不打算给我吐出来?”

    傅余年早就料到刘三刀肯定会诈唬。

    他不慌不忙了喝了一口茶,“既然能吃得下,我们就能消化得了。”

    “不怕撑死了?”

    “我的肚里能撑船!”

    “哈哈······”刘三刀脸上笑哈哈的,但眼睛里却一片阴沉,黑彤彤的,阴鸷的厉害,手指敲了敲桌面,道:“地盘,老子就赏给你们了,我不找你们的麻烦。但是,你们也要答应我两件事。”

    傅余年摇了摇头。

    刘三刀眯起眼,“什么意思?你耍我?”

    “我要纠正两点,第一,地盘是我们拿来的,不是什么人赏赐的。第二,既然刘老大是在求人,那就应该放低姿态,而不是盛气凌人。”傅余年也是针锋相对,丝毫不相让。

    刘三刀恶狠狠的咬了咬牙,说道:“那你想怎么样?”

    傅余年竖起了五根手指头。

    刘三刀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也没多做考虑,一拍桌子,“好,五万就五万。”

    “呵呵······”傅余年笑了笑,道:“刘老大还真是把我们当孝子啊,五万块钱,还不够我们的兄弟吃一顿大餐呢。”

    “那你想怎么样?”

    “五十万,一分都不能少!”傅余年咬紧了牙关。

    刘三刀身边等人脸色微变。

    刘三刀细想了想,说道:“行,我出这个钱,就当交个朋友。不过要说好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你们不能和吴疯狗有任何的接触。如果一旦被我发现了,那就是不死不休。”

    “那本来就是你们的家事,我们没心思管。”傅余年顺水推舟。

    “那就这么说定了。”刘三刀站了起来,脸上有难掩的喜色,看得出来,他确实是被吴疯狗·逼的有点心急了。

    刘三刀掏出了支票,快速写下五十万的数额,递给了傅余年。

    傅余年并没有着急接过支票,而是在想,有钱就是他·妈的潇洒。

    直到刘三刀离开,两人都有点懵。

    高八斗擦了擦眼睛,拿起了支票,语气一颤,神色有些难掩的激动,道:“年哥,我们从刘三刀的身上诈了五十万?”

    “当然!”

    马前卒看着财迷的高八斗,会心一笑,走到傅余年身边,道“年哥,谢谢你,没想到我马前卒在刘三刀面前,还有这么扬眉吐气的一天。”

    “呵呵。”傅余年拍了拍马前卒的肩膀,“这算什么,以后刘三刀的地盘,都会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刘三刀,也会被我们踩在脚下。”

    “对。”现在,马前卒对傅余年是心悦诚服。

    高八斗收起了支票,道:“年哥,那咱们就真的不和吴疯狗接触了?”

    傅余年望着刘三刀坐进了车子,消失在街上,“虽然不接触,但还是可以添油加醋的捣乱啊。”

    这时候,胖子已经知道五十万的事情了,主动打过来电话,“年哥,咱们去吃顿好的吧,挺饿的了。”

    五十万,想吃什么都可以。

    傅余年会心一笑,“大家这几天都累了,吃点东西,放松一下。”

    王胖子所谓的吃顿好的,实际上就是去烧烤店撸串。

    胖子是个吃货,哪儿的东西干净好吃又实在,他是如数家珍,找到一家他熟悉的烧烤店,要了一个单间。

    一伙人聊着,等肉串和啤酒都上来后,傅余年给众人各倒了一杯酒,而后他端起自己的酒杯,大声说道:“以后,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这只是个开局,希望大家以后像马哥说的那样,一口气、一杆旗、一碗酒,一世兄弟。”

    “一口气、一杆旗、一碗酒,一世兄弟!”

    “好,那咱们干了这一杯!”

    “干!”

    众人相互撞了撞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王胖子端过来四个碗,挠了挠头,憨厚一笑,“年哥,不是说一碗酒嘛,换上大碗,喝起来痛快。”

    “哈哈。”

    众人也没什么意见。

    马前卒紧跟着为众人重新满上一碗酒,再次端起白瓷大碗,说道:“这第二杯酒,咱们得敬年哥,如果没有年哥,咱们还都是丧家之犬,被刘三刀压着欺负呢。”

    “敬年哥!”众人纷纷端起白瓷大碗。

    傅余年拿起杯子,说道:“事情顺利,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大家都有功。老高的消息准,马哥组织的好。”

    傅余年继续说道:“兄弟们也都不错,有征伐天下的潜质。”

    王胖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干笑着说道:“年哥,说实话,你是我们的领头羊,我们只要跟着你走就对了。”

    等他说完,连高八斗都在点头。

    傅余年笑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好!”

    众人相互撞碗,再次一饮而尽。

    连续两碗酒下肚,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红。

    马前卒说道:“以后,只要我们好好发展,必然能够与哭弥勒平起平坐,能成为鱼跃市的地下之王!”

    哭弥勒是鱼跃市真正的社团大佬,地下之王,刘三刀在哭弥勒面前,只能乖乖的俯首称小弟。

    为什么这个人叫做哭弥勒,据他自己所讲,哪怕就是弥勒佛见了他也得跪着哭,和鬼见愁差不多是一个意思。

    王胖子连连点头,笑道:“对,以后我们就要在鱼跃市闯出一片天!”说着话,他看向傅余年,问道:“年哥,你说呢?”

    傅余年没有马上说话,拿起一根羊肉串,吃了一口,笑这点头,赞道:“味道不错,很地道,大家都尝尝。”

    众人正在兴头上,谁知道傅余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高八斗眼珠转了转,问道:“年哥,你的打算呢?”

    傅余年把手中的羊肉窜放下,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角,说道:“打打杀杀,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创立社团,占据地盘,自诩为王,无限风光,实则收益太小而风险巨大,在真正的实力巨鳄或者家族集团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傅余年的话如同给众人浇了一盆冷水。

    王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年哥以后有什么打算?”

    傅余年一笑,说道:“以社团为依托,创立公司或者集团,甚至是大财团,这样才能不断发展下去。”

    傅余年要比同龄人成熟一些,经历的多一些,眼光自然也看的远一些。

    王胖子拍了拍胸膛,面色一板,说道:“年哥,不管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们都会跟着你一起干!”

    傅余年乐了,有些好奇地问道:“为什么非要跟着我?”

    “我们刚才喝了大碗酒了啊。”王胖子瞪大了眼睛,挠挠头,粗声粗气地说道:“嘿嘿,年哥,我是粗人,不会讲道理,就是觉得跟着你不会被人欺负,而且还有出息,能混出个样子。”

    傅余年闻言,仰头而笑。

    高八斗接话道:“年哥,我虽然不敢说你是帝王将相之才,但肯定不是池中之物,跟着你,一定没错的。”

    “胖子经常说话不着调,但他刚才说的话,也是我们想说的。”马前卒也附和的点了点头,“年哥,兄弟们一心一意跟着你闯天下,别嫌弃我们。”

    王胖子瞪了眼马前卒,他嘟嘟囔囔地说道:“妈了个臀的,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着调了。”

    马前卒没有理他,对傅余年说道:“年哥,以后我们建立财团,进行洗白。但在原始积累阶段,我们还是要以社团为根本。”

    傅余年点了点头,马前卒这话说的高瞻远瞩,也正是他想说的。

    傅余年站起身,高举了大碗,“这第三碗酒,就位我们的未来干杯!”

    “为未来干杯!”

    四人一碰大碗,一饮而尽,畅快淋漓。

    ······

    傅余年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饭过后了。

    和老爸母亲打过招呼,见苏尚卿怀里抱着灰灰,他走了过去。

    “老弟,你这几天似乎很忙啊?”苏尚卿笑呵呵的望着他,眼神中似乎是发现了什么,笑的有点让他发毛。

    傅余年满头黑线,“还好,还好。”

    苏尚卿笑了笑,“明天,咱们去比赛的武道馆瞧瞧,再有五天就是第一场正式赛,我可不想首轮游。”

    “好啊。”傅余年答应着,这才想起明后两天是周末。

    夜深人静,傅余年并没有睡着。

    虽然学校课业多,社团的事务繁忙,但傅余年却从没有放松武道的修行,每天早上依旧跑到无字碑,与抠脚的百里老大爷尬聊,每晚都要艰苦修行。

    傅余年老神在在,缓缓入静。

    十龙十象术第二式,跃入脑海,那万千萤火之光开始在他神识中一遍遍的演练起来,闪电劈下,银白照耀,激起燎原之势,撼动了千钧之力。

    轰隆!

    十里惊雷、卧象潜龙,一拳仙人跪!

    完整的十龙十象术第二式!

    傅余年身形一动,跟着万千萤火之光缓缓起手,左肩一沉,脚步一蹬,瞬间力道如炸雷,像是滚滚流淌铺天盖地的浩荡闪电龙威,在百万里苍茫牧野奔腾,气象万千。

    最凶猛的惊雷之声,最恐怖的潜龙之吟!

    呼!

    一拳击出,惊雷声四起,呼啸浩瀚,拳锋无匹!

    啪啪啪!

    他拳势落地,忽又拔高,气机贯通,浑身舒泰,周身力道澎湃汹涌,仿佛龙卷之风般开始绕着傅余年周身运转。

    而在此时,傅余年则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力道,顿时如十里惊雷,潜龙出渊,那烈烈气势,一拳可让仙人跪。

    十龙十象术第二式,傅余年领悟至巅峰。

    小暖酱啪啪啪求收藏·········换姿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