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34章 怎么不牛逼了
    ,!

    傅余年从学校出来,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沿着鱼跃江大道缓步而行,仲夏夜的微风徐徐,踏着一路月色银光。

    夜空如锦缎,辽阔无垠。

    如果说夜空是一张超大的棋盘,那天上的星星就像是棋盘上的一颗颗棋子。它们在不停地闪耀,各不相让,好像谁也不认输似的。

    傅余年看了一眼天空,就是不知道谁是下棋的人,众生命运,只被下棋人操纵。

    银白的月光洒在江边路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嘈杂的叫声。

    仲夏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夜风吹过江边草丛,发出沙沙的声响。

    高八斗和马前卒就跟在他身后,三个人一言不发,缓缓而行。

    “年哥,有好消息了。”

    见他说话的时候目光闪烁,傅余年一笑,问道:“有什么好消息,你说说看!”

    “年哥,下午的时候我让歪嘴派人盯着白玉堂,果然有消息了。”高八斗握着手机,信心满满的样子,看来是有所得了。

    傅余年闻言,又好气又好笑地眨眨眼睛。

    “白玉堂这个人作风彪悍,办事雷厉,表面上看起来无懈可击,但是他的生活作风有问题。”高八斗眨了眨眼,继续说道:“他好像和一个人·妻搞在了一起。”

    傅余年眼珠转了转,点点头。

    “这就是他的七寸。”高八斗想到而有些兴奋。

    嗯,只要抓住这个把柄,只要能掌握真凭实据,白玉堂也就任由他拿捏了。

    傅余年会心一笑,赞道:“做得好。”

    马前卒看着表情淡定,一脸正气的高八斗,忍不住说道:“老高,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肚子里有这么多坏水啊。”

    高八斗耸耸肩,说道:“嘿嘿,你没发现的还多着呢。”

    傅余年很欣赏的点了点头,“贪财、惜名、好色、嗜武、擅权,人生在世,总要有所求,有所求,就能为我所用,也能为我所控制。”

    “年哥,咱们就等着吧。”高八斗在电话里嘱咐歪嘴,一刻也不能放松。

    傅余年本来以为要等很长时间,却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第二天晚上,他刚在食堂吃过晚饭,就接到了高八斗的电话。

    傅余年带上王胖子,如约而至。

    傅余年和王胖子到达的时候,高八斗和马前卒都在,歪嘴也站在人群当中。

    几人见傅余年过来,笑呵呵的迎上来,就连歪嘴,对傅余年的态度是恭敬又谦卑,张口就是“年哥。”

    傅余年向他们三人点下头,而后目光落在歪嘴身上,问道:“歪嘴,这不是小事情,你确定?”

    “年哥,我以前就是溜门撬锁,偷鸡摸狗,偷看人·妻洗澡······”歪嘴拍了拍胸膛,连连点头,很自豪的说道:“年哥,放心吧,我的眼神好得很。不仅看到了他们的正脸,而且还知道了房间号。”

    “干得不错。”

    傅余年拍下歪嘴的肩膀,向三人扬下头,含笑说道:“走吧,咱们也去瞧瞧,这位万众敬仰的市长大人是怎么样在床上传授战斗经验的。”

    一行人上到酒店的七层,在歪嘴的指引下,傅余年等人很快便找到了七零七房。

    王胖子路起了袖子,“妈的,我撞开。”

    “等等。”傅余年拉住了他,“大力撞开门,不但会惊动了里面的人,而且还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动动脑子。”马前卒摁住王胖子的肩膀。

    高八斗朝歪嘴努了努嘴巴,“我们有高手在呢。”

    歪嘴挠了挠头,嘿嘿一笑,得到了傅余年的眼神示意,他快步走到房门跟前,从兜里掏出一根细长的铁丝。

    “准备手机拍摄。”傅余年道。

    高八斗拿出手机的同事,转过头对其他人说道:“等会我和年哥,马哥进去,你们在外面等我们。”

    “切,假公济私。”胖子特别好奇里面的事情,但也懂得顾大局。

    傅余年笑了笑,“其实没什么可看的,但外面要多注意。毕竟白玉堂是市长,一般会有司机或者保镖跟着,你们要多留意。”

    “嗯嗯。”胖子搓了搓手,“老高,拍摄的清楚一点,手不要抖,完了我可要好好欣赏一下。”

    啪嗒!

    歪嘴点头一笑,表示房门已经被打开。

    傅余年和高八斗交换一下眼神。

    马前卒轻轻推开房门,三人缓缓走了进去,而后,又回手把房门关上。

    这是一间豪华套房,三人走过玄关,在客厅中就见到了凌乱的衣服和旗袍,还有鞋子,以及传入耳中沉重的呼吸与微微的娇·喘声。

    马前卒警惕性比较重,越过卧室,查看一下洗手间是否有人。

    高八斗则是不慌不忙地拿出手机,调出拍摄模式,而后从玄关里走出来,看着正在床上做剧烈活塞运动的那对男女,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高八斗轻声搬了一张椅子,而后蹲在上面,默不作声的拍摄。

    在人前,白玉堂作风凌厉,刚正不阿,十分威严,而在床上,却完全变了一个人,狂野而又张扬,总是看起来,是玩的很花。

    傅余年三人就坐在椅子上,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表演。

    房间中的气氛,有些尴尬。

    这两人的激战套过于忘我,以至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其他人的存在。

    床上的人·妻身材丰腴而不臃肿,半躺着,翘起白嫩的大长腿,浑圆饱满,柔嫩修长。

    依稀可以看到白皙皮肤下面几根纤细的静脉,光滑圆润的脚踝洁白无暇,脚趾很匀称,趾甲都修的很整齐,白白的脚趾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闪闪发亮,像十片小小的花瓣,显得非常的性感。

    “啊,老公,你好厉害。”

    “嗯嗯,宝贝,我送你上天啊。”

    四十多岁,保养得极好的人妻,正是掐一下能滴出水,逗一下能开出花的年纪,看来白玉堂的眼光不错啊。

    这时候,马前卒一瞬间,只觉得身体中有一团热气慢慢的升腾了起来。

    咕噜!

    马前卒端起桌子上的一杯水,一饮而尽。

    就是这一声,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马前卒猛地虎躯一震,当看到傅余年三人坐在那里的时候,眼睛猛然瞪得好大,身子都僵硬住了,嘴巴不知不觉地张开,但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女的忽然‘啊’的大叫一声,双手捂住了脸,但却发现身子还在外面,于是又抓起被子盖在了身上。

    “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们了,就当我们不存在,你们继续吧。”傅余年耸了耸肩,脸上露出很无辜的笑容,“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站在他后面的高八斗和马前卒都哈哈的笑了。

    那女人依旧是回不过来神,脸色煞白,嘴唇打颤,看着傅余年三人怔怔发呆。

    忽然,白玉堂猛地跳下床,一个猛虎扑食,大叫一声,直奔高八斗手里的手机猛扑了过去。

    他冲到近前,手指还没碰到手机呢,傅余年已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

    白玉堂闷哼一声,仰面坐到地上,双手捂着胸口,好半晌才回过这口气。

    傅余年看了看赤身裸·体的二人,微微皱眉,说道:“穿好衣服,咱们聊聊。”说完话,傅余年三人坐在了客厅沙发上。。

    “傅余年······”直到这时,房间里才传出白玉堂变了音的叫声。

    中年妇女怪叫着问道:“你认识他们?”

    “面熟。”

    “都怪你······”中年妇女伸手抓住了白玉堂的胳膊撕扯了好几下,“都怪你,我说了今天不要的。”

    “你······你给我闭嘴。”白玉堂气急败坏地怒视着女人,气吼道:“能不能闭上嘴,让我静一静。”

    “刚才不是很和谐嘛,吵什么架啊,你们不像是野鸳鸯啊。”马前卒笑嘻嘻的,想起昨天在白玉堂家的那一幕就来气,只要有机会羞辱白玉堂,自然不会放过。

    不一会儿,两人走出了房间。

    穿上了衣服的·人妻恢复了镇定,中国式的旗袍把女人最凹凸有致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只是她脸若冰霜,双手抱胸,坐在了对面。

    白玉堂很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傅余年,你想要多少钱,直说吧!”

    他身居高位,自然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穿衣的这段时间足够他冷静下来了。

    傅余年向他笑了笑,问道:“白先生能出多少钱?”

    “呵呵,小傅啊,昨天那一番话我说的是重了点,我道歉。咱们以前打过交道,也是交情对不对?”白玉堂脸上白白胖胖的肥肉颤了颤,笑呵呵的道。

    这个时候低声下气,打起感情牌来了。

    马前卒猛地一拍桌子,“你怎么不牛·逼了?”

    傅余年冷着脸。

    白玉堂心中一凛,看起来是没话可谈了,看向傅余年,脸色一板,正色道:“开个价吧,别太过分,我都能接受。”

    “怎么样就算过分?”傅余年笑呵呵地问道。

    白玉堂这是和傅余年第四次打交道了,通过这四次的观察,他也清楚,傅余年不是省油的灯,跟不能把他当成是一个半大的孩子看待。

    眼前的这个少年,城府很深,心机难测,要比同龄人成熟太多了,知道和他耍心眼,多半不会有什么效果。

    白玉堂沉思许久,便决定不再绕弯子,开门见山的说道:“两百万,足够了吧。”

    “两百万?”

    “三百万,再多就没有了!”

    “是吗?”

    “三百万。”白玉堂竖起了三根手指头,“城西的事情,我帮你压着,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呵呵!”傅余年乐了,说道:“做市长,还真有钱啊。说实话,我忽然有种想法,真想取而代之了。”

    “取而代之?!”白玉堂浑身一震,瞪大了双眼,就算是他这样一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也被傅余年这个大胆到狂妄的想法吓了一跳,急声说道。

    这时候,那个人·妻猛地站了起来,伸出玉白如葱的手指,戳了一下白玉堂的后脑勺,“你这个窝囊废,连这点事都摆不平。”

    白玉堂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气的发抖。

    “你们三个小流·氓,讹钱讹到老娘身上了,我告诉你们,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们消失了。”中年女人不屑一顾的瞧了瞧他们三人一眼,见自己的恐吓没起作用,声音更大更尖锐了一些,“知道我老公是谁吗?我老公就是鱼跃市的哭弥······”

    白玉堂双唇惨白,恍然站起身,就要捂住旗袍妇女的嘴巴。

    高八斗恍然大悟,眼前一亮,激动的身手一拍桌子,“年哥,我终于想起来了,这个女人就是哭弥勒的老婆。”

    白玉堂脸色灰白,身体如同枯木,从椅子上滑落了下来,蹲在了地上。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傅余年微微一笑,“呵呵,你尽管可以告诉哭弥勒,我敢保证,我们死之前,哭弥勒一定会看到这视频的。到时候,你,还有白玉堂,都会有什么下场,你自己比我们更清楚吧。”

    傅余年的话还没有说完,旗袍妇女猛地身子一震,她可是知道哭弥勒的手段的,在傅余年三人面前自爆身份,恰峭自杀无异。

    旗袍妇女,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

    (小暖酱娇·喘求收藏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