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35章 不喜欢被人当成傀儡
    ,!

    哭弥勒是什么人?

    一手掌握鱼跃市地下规则的大佬。

    一个给自己取名哭弥勒,敢让弥勒佛跪地哭泣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善茬。

    即使白玉堂是市长,但在发了疯的哭弥勒面前,他依旧会胆怯心寒。

    白玉堂大口的喘着气,他调整这自己的情绪,没笑硬挤笑,问道:“小傅,什么事情都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咱们好好商量······你要钱我给,要我帮忙也行,怎么样?”

    “白玉堂先生的钱,我当然需要。你的帮忙,我也需要,至于这视频,我暂时也不能给你,不过你放心,视频我是不会扩散出去的。”傅余年说完,瞧了一眼旗袍妇女,“你们可真是激情四射啊。”

    看旗袍妇女完全是傻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连点反应都没有,看来确实是被吓到了。

    “该交代的,我都交代完了,再没有别的事了,你们继续吧!”说完,也不等他二人做出反应,便要出门。

    白玉堂脸色阴沉的可怕。

    傅余年站起身。

    白玉堂站起了身,双手紧握,猛地一跺脚,将桌子上的茶壶摔碎,紧咬着牙齿,“傅余年,就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如果你昨晚不在我们面前装·逼的话。”马前卒笑呵呵的,丢下了这么一句,走出了客厅。

    白玉堂脸色铁青,没好气地低声吼道:“你们确定要这样,鱼死网破?”

    傅余年一皱眉,似乎白玉堂的态度要比刚才强硬了许多,“那依你的意思呢?”

    “对不起,我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当成傀儡的感觉。”白玉堂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穿好了鞋子,恢复了威风凛凛的气度,“你们,不要逼我把事情做绝了。”

    这段视频在傅余年的手上,等于是自己的脖子上面悬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什么时候这把利剑就会落下来,把自己送进万丈深渊。

    高八斗扬起手机笑了笑,“白玉堂,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敢威胁我们?”

    “那又怎么样?!”

    高八斗的态度也冰冷了下来,“那我敢保证,一天之内,这份视频就会在网上疯传,而你,就会坐牢。”

    “是啊。”白玉堂笑了笑,“要是之前,我还会害怕,但现在嘛,我一点都不怕了。实话告诉你们,在我坐牢之前,你们肯定比我先死。”

    马前卒抽出了短刀,“白玉堂,你真的想让我宰了你全家?”

    白玉堂笑呵呵的额,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缓缓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杀我全家之前啊,我想让让你死。”

    事出反常必有妖!

    白玉堂的态度与之前完全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看来事情出了变故,傅余年顿时意识到了什么。

    高八斗一眼就看明白了傅余年的意思,猛地朝房门外走过去。

    白玉堂端起茶杯,笑哈哈的,大声说道:“迟了!”

    砰!

    忽然房间的门被踢开了,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指了过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马前卒往里面一跳。

    傅余年面色不改,往前一步。

    “老板,你没事吧?!”

    随着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语,黑衣中年人终于闪亮出场了。

    中年人个子挺高,一米八出头的样子,耳朵上挂着一对黑白的一圈一圈的耳环,脖子上挂着黑白色的十字架,冰冷的目光以傲视群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黑色的修身西服,烟灰色的立领衬衣,微微敞开的领口让古铜色的健硕胸膛若隐若现,似乎是在有意展示自己的肌肉,衬衣领边和正中一条金属质地灰色领带让他看起来十分的有派头。

    四个马仔随身护卫,都是大领子衬衫翻在窄领小西装外面,修身黑西裤,双手持枪,一脸的桀骜,放佛枪口对准的不过是三两只野猫野狗子。

    黑衣中年人拍一下手掌,他笑了,笑的很放肆,抱着肚子笑了一会儿,道:“三个小杂碎,敢打我们老板的主意,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今天,你们谁都走不了。”黑衣中年人摸摸头,道:“你就是马前卒,在城西也算是小有名气。现在过来跟着我,我保你富贵,你也算是个人才,我可不想让你一会儿变成一摊子烂肉。”

    说完,黑衣中年人就张狂的笑了起来:“怎么样?投降吧!”

    白玉堂站在客厅中,捧腹狂笑,极其嚣张,摇头晃脑的道:“怎么样,没想到吧。这五人都是我的保镖,他们不但实力出众,而且还有家伙,这下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了吧。现在,你们三个要是立刻跪在我脚下,把我的脚趾头舔干净了,我或许会选择原谅你们,放你们一马。”

    “就凭这些,还不足以威胁到我。”傅余年咬着牙,暗暗生气,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低估了白玉堂这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刚才白玉堂和他们罗里吧嗦的交涉,其实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让他豢养的手下能够赶到这儿来。

    听到傅余年的话,黑衣中年人也怒了,“小杂碎,少在老子面前装·逼,待会儿我会让你知道装·逼这两字怎么写。”

    黑衣中年人话没说完,傅余年就出手了,刚才马前卒用来吓唬白玉堂的短刀忽然就出现在傅余年手中。

    嗖!

    短刀一下飞出去,短刀扎在一人手臂上,腕骨几乎被扎断,手枪“咔”的一声落在地上,那人趴在地上翻滚哀嚎。

    紧接着傅余年身子往前低身一滑,一记撩阴腿,接上力劈华山。

    这一脚的力气实在太大,那人的身体往上蹿出,紧接着双手捂裆,瞬间改换门庭,成了捂裆派弟子。

    整个人脸上的汗水像玻璃窗上的水雾,哗啦啦的流下来。

    转瞬间就解决掉两个马仔,黑衣中年人的脸色变了。

    黑衣中年人的另外两个马仔傻眼了,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刚要拔枪,有人快,但傅余年出手如闪电,身手更快。

    当啷!

    随着清脆的一声响起,那一柄短刀左右翻飞,左劈右砍,眨眼间两人的右手齐腕而断,血淋淋的掉落在地上。

    嘭!

    两个马仔的右臂顿时喷出两道血箭,传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刺啦”一下子,血水喷射到了黑衣中年人脸上。

    黑衣中年人身子猛打一个激灵,一股寒意透心凉,只瞬间黑衣中年人周身冷汗直流,衣衫全湿。

    眼前的这是傅余年吗?

    如此眉清目秀,笑意温柔的少年,看似天真无害,只能任人宰割,只是转眼之间,剧情再度大反转。

    解决了四个马仔,傅余年将短刀在黑衣中年人眼前晃了晃。

    傅余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伸出右手道:“你就是白玉堂暗中豢养的狗?”

    “我?”

    刚才还嚣张无比的黑衣中年人,现在已经成了人家待宰的羔羊。

    马前卒风快的短刀刀尖已经顶到了黑衣中年人的心窝上,吓得他连气都不敢喘,只要他一动,短刀就会立刻穿体而入。

    他周身冰寒,从头到脚如坠冰窖。

    黑衣中年人心里又气又恨。

    他知道,自己虽然有点实力,却根本不是傅余年的对手,他脸上不敢有丝毫的不满,否则自己也逃离不了断臂的命运。

    黑衣中年人望了一眼白玉堂,低着头,“对不起,老板。”

    “废物!”白玉堂浑身颤抖,面色铁青。

    傅余年甩过去一个眼神。

    马前卒一拳将黑衣中年人击晕,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高八斗关上门。

    傅余年转过身,望着白玉堂。

    他进一步,白玉堂就退一步。

    “我早说过,要是坐下来谈就没事了,你非要搞事情。”傅余年慢悠悠的说着,坐在了桌子上,摆出一副老大教训小弟的架势。

    白玉堂喉头动了一下,充满戾气的脸上,恐惧已经慢慢被愤怒所代替,刚才的场面却是血腥震撼了一些。

    他咂了咂干涸的嘴巴,指了指傅余年,“傅余年,之前的事是我不对,我赔罪,年哥,咱们有事好商量。”

    昨晚白玉堂表现的很强硬,那是因为地点是在他家里,算准了傅余年一伙人不敢动手。

    刚才表现的如此强硬,那是因为他留着后手,而现在,白玉堂则没有了后手,“年哥,饶了我吧?!”

    “啪!”

    傅余年一记勾拳打在白玉堂脑袋上,顿时白玉堂觉得天旋地转,脑袋晕乎乎的,他吐出一口血水,两颗槽牙“啪”的掉在地上。

    “年哥,让我剁了他一条手臂吧。”

    马前卒握着刀,转眼看看傅余年,再看看高八斗。

    白玉堂一听到这个,顿时浑身一瘫,趴在傅余年腿上,泪流满面,点头哈腰的道:“年哥,饶了我这一次,以后我就是你的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不行?”

    “呵呵。”

    傅余年推开了他,“你说说,你的中指是怎断掉的。”

    白玉堂一愣,“就是被哭弥勒切掉的。”

    “你不说实话?”傅余年咬着牙,“老马,动手!”

    “好嘞。”马前卒攥紧滴血的短刀,靠近了白玉堂。

    “这个······”白玉堂低着头,趴在地上,“我说,我说,是七年前和我妻子吵架,被他切下来的。”

    马前卒又是一巴掌扇在他脸上,恶狠狠的道:“那你他·妈的昨天晚上,在我们面前吹的人五人六的。”

    傅余年推开白玉堂,从他身上跨过去,转身就要走。

    白玉堂“哎哎”的叫了两声,伸手拉住了傅余年的手臂,点头哈腰地说:“年哥,我这次错了,真的错了。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那个视频······你是不是得还给我啊?咱们真心交个朋友,以后谁也别坑谁了行吗?”

    “呵呵!”

    傅余年推开了白玉堂,“五百万,我明天晚上就要见到这笔钱到账。还有,城西的事情,我不想重复第二次。”

    “我知道。我知道。”白玉堂站起来,白白胖胖的脸上全是汗珠,点头哈腰的说道。

    傅余年三人走出房间,发现王胖子一伙人横七竖八的躺在楼道你,正被一群人围观着。

    马前卒老脸一红,摇了摇头,“妈的,真是一群弱鸡,肯定是被人打晕乎了。”

    “怪不得没人报信呢。”高八斗嘀咕了一句。

    叫醒了王胖子歪嘴一伙人,众人走出了酒店。

    路上,三个人已经笑成一团。

    今晚确实很痛快,不但抓住了白玉堂的七寸,而且还将他控制,想起白玉堂那便秘惊恐的表情,众人心情就大好。

    总算是出了一口昨晚的窝囊气了。

    不过,马前卒却咬着牙说:“年哥,我还是想弄死他,要不是今晚你出手,恐怕我们就要被他暗算了。”

    “所以走我们这一道,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高八斗笑了笑,扶着他的肩膀说道:“留着白玉堂,对我们还有很大的作用。”

    马前卒笑了笑,点点头:“你小子还是我带出来的,现在居然反过来开导我了。”

    (小暖酱卖萌= ̄w ̄=求收藏推荐··········~~~~(>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