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39章 手段肮脏,慈悲心肠
    ,!

    傅余年暴喝声响彻心间,嗡鸣回荡,雨幕炸裂,在半空中回旋停滞。

    刘三刀紧咬着牙,那种寒意,令他耳膜震荡,面颊生疼,直刺他的心窝,令得他皮肤都是发麻起来。

    刘三刀望着这一幕,差点惊声,这一拳之威,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傅余年那种霸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刘三刀居然有些想要后退的感觉。

    这是一种气势。

    一种睥睨天地众生灵的王者之气。

    这种气势,令刘三刀有些心折。

    试问十龙十象携一拳之威,可有人挡得住?!

    无人可挡!

    嗖!

    他双掌抖动,一道寒光斜飞而出,最后在刘三刀那惊愕的目光中,一道道充满凶悍霸道的拳罡漫天席卷而来。

    拳罡如雨,萧萧而下,整一座街面全是无数道拳影组成的杀阵。

    这一招而下,完全是要将刘三刀轰杀在乱拳之中。

    “我不怕死,所以,我才是赢家。”

    傅余年冲着刘三刀咧咧嘴,笑道,眼神中尽是疯狂和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

    刘三刀皱了皱眉,暗骂了一声,身形一闪而逝,悠然留下一道残影,等下一次出现的时候便是在无数道拳影组成的杀阵之外。

    刘三刀衣衫破碎,身上的小伤口不下数十个,流着点点鲜血。

    “年哥,杀了他!”

    “年哥,杀了他,我们就是城西霸王。”

    “杀了他······”

    跃马酒吧所有跟过来的小弟,站在王胖子身后,大声的呼喊起来。

    此时此刻,他们热血沸腾,战意高昂,沉寂了接近二十年的城西之主,在今晚就要换了主人了。

    而他们,就是见证者,也是创造者。

    刘三刀呕出一口鲜血,缓缓的扶着墙站起来,放声大笑,“傅余年,你赢了,能放我一条生路吗?”

    “你说呢。”高八斗笑呵呵的站在了傅余年身边。

    忽然,刘三刀钢牙一咬,猛地抓起身边一个小弟横砸过来,趁着这个空档,身体一闪,已经到了车里,车子开动,像离弦之箭一样蹿出去。

    “追!”

    傅余年坐上车。

    刘三刀驾车疯狂逃窜,完全就是在搏命,很快,刘三刀突然瞪大眼睛,显然是知道傅余年等人追上来了。

    砰!

    就在此时,慌忙逃窜的刘三刀稍不留神,车头直接撞在了鱼跃江大桥上,车子掉进江中,而他则闪电闪身出车外。

    刘三刀身体受伤,再加上刚才撞车惊魂未定,体力更是大不如前。

    “撞死他!”王胖子猛地道。

    “别!”

    高八斗擦了擦额头的雨水,“年哥,这个时候不能手软。”

    傅余年气定神闲的笑了笑,“先把他赶到城外,任你宰割。”

    “我明白了!”胖子哈哈一笑。

    刘三刀毕竟是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现代机械。

    车子极速闪过,在刘三刀的面前飚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横亘在路中央,挡住了他的去路。

    “刘三刀,你是个聪明人。”傅余年靠在车头,说:“过来吧,自己主动点,少受一点苦。”

    刘三刀猛地站住脚步,但身体颤颤巍巍,跪在了地上,愤怒地看着他:“傅余年,你他·妈说话不算数,我给了你五十万,约好了停战了!”

    “你要剁我兄弟一条胳膊的时候,怎么不想着与人为善呢。”

    话还没说完,王胖子已经像狗熊一样奔了过来,一拳一脚,直接将刘三刀打飞,身体重重砸在地上。

    刘三刀的面庞痛苦的扭成一团,双腿也跪了下来,紧接着上身也伏到了地面上,浑身浴血,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力气。

    傅余年那一拳,直接击溃了他的力道,再加上刚才撞车,心悸之下,浑身浴血,气色灰败,更是无力再战。

    王胖子举起了钢刀。

    “我还有话要说。”傅余年摇着头走了过去。

    刘三刀躺在路上,身体在不断抽搐,一双眼睛血红,死死的盯着傅余年和高八斗两人,似乎要用眼神将两人撕碎。

    王胖子摸了摸头,吐了吐舌头,说道:“年哥,那你继续说,他还没死呢。”

    傅余年蹲下去,笑了笑,然后说道:“从今天起,城西之主换人了。”然后站起来,转过身去。

    大雨依旧如注,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高八斗望着地上的刘三刀,面无表情,过了一会儿,转过了身,“动手吧。”

    话音刚落。

    “等等!”

    趴在地上抽出的刘三刀大叫了一声,“我也有话要说。”

    王胖子有些不耐烦的摇了摇头,再次举起了刀,“大兄弟,不好意思,我赶时间。”

    傅余年转过身,“让他说吧。”

    刘三刀仰面躺在地上,鲜血晕开,随着暴雨扩散,“转让协议我早就写好了,也签了字,就在夜不归酒吧的地下藏酒室,你拿去吧。”

    刘三刀这一番话,出乎在场三人的意料。

    傅余年皱了皱眉,“你确定要告诉我这些?”

    “另外,要是我那些不成器的小弟跟了你,要善待他们,还有,我的家人是无辜的。”刘三刀气息微弱,已经是强撑着了。

    “你就不怕我说话不算数?”

    “呵呵······”刘三刀眼神涣散,昔日那一双冷峻鹰眼已经失去了神采,“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阴险肮脏,卑鄙无耻,这都很正常。但在事后,要怀有一颗慈悲之心。”

    傅余年点了点头,在这一瞬间,心底有点尊敬刘三刀这个人了。

    “好,我答应你。”

    “哈哈······”刘三刀脸上露出笑容,长出了几口气,“小胖子,要减肥啊,太胖了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胖子手腕一颤,“你?”

    “给我个痛快吧。”刘三刀闭上了眼睛。

    王胖子惊疑不定,望向了傅余年。

    傅余年点点头。

    王胖子举起了刀。

    身后,刘三刀喉咙中传来咕噜哼哧的声音,不一会儿,便断了。

    高八斗跟着傅余年,“年哥,你觉得他刚才说的话怎么样?”

    “你觉得呢?”傅余年转过头,问道。

    “我?”

    高八斗皱起了眉头,认真的思索着,两个人缓步而行,过了好一会儿,才仰起头,道:“社团争霸和政治斗争一样,想要上位,必定要阴谋诡计,不择手段的打压竞争者。可一旦上位了,那就不再是内部权力之争,想要屁股下的椅子坐的稳,就必须放眼天下,心怀慈悲,为百姓谋福利。”

    傅余年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

    胖子平日笑哈哈的,大大咧咧的一个人,此时也板着脸,笑着道:“听你们这么一说,突然有点尊敬他了。”

    “尊敬是对的,没有强大的对手,就没有自身的更强大。”傅余年握紧了拳头,望着暴雨渐歇的苍穹,“人人都想往上爬,但最上面就那么几把椅子,所以,你得把别人赶下去。”

    高八斗深有同感,“是啊,是这个道理。”

    王胖子收起了刀,呆萌的摸摸后脑勺。

    这一天晚上,马前卒带着人,连续扫荡了刘三刀十多家场子,被打伤的兄弟帮成员不计其数。

    而就在此时,一个噩耗传来,刘三刀战败逃命了。

    这对于那些死守地盘的小弟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跃马酒吧,马前卒,兄弟们,跟我上!”

    随着他一声令下,百十来号兄弟帮帮众齐声呐喊,片刀、棍棒同一时间举了起来,人们龇牙咧嘴,满面狰狞,一齐向刘三刀手下等人冲了过去。

    马前卒在城西,小有名气,也是个猛人,战斗力惊人,出手强悍霸道,很多人都在他手底下吃过亏。

    这几年,要不是刘三刀和吴老狗压着,恐怕马前卒早就翻了天,成为城西之王了。

    而现在,吴老狗被刘三刀暗算,刘三刀又四处逃命,马前卒跟着傅余年起了势,开始了猛攻。

    马前卒的彪悍勇武,可不是吹出来的,真是一拳一脚在混战中打出来的,他武力出众,出手狠辣,以一当十,丝毫没压力。

    他猛冲入对方的人群里,他双手向前一探,轻松扣住一名小弟的衣服,也没见他如何用力,双膀只是微微一晃,便将那人高举过头顶,紧接着向前用力抛出,耳轮中就听‘哗啦’一声,被他扔出的帮众砸倒后面三四名同伴,众人在地上翻滚成一团。

    有了马前卒带头,身后众人更是战斗力飙升,纷纷冲入人群,开始了一场大混战。

    马前卒的拳头刚硬勇武,一拳砸下,人的骨头都能被砸断,拳头过处,所有对手倒下去一片。

    在混战之中,他的攻击力也十分惊人,无论是谁,一旦被他的拳头劈中,就算没有立刻丧失战斗力,也是半晌都缓不过来这口气。

    刘三刀这边的人本就心气不足,再加上没有重量级的人物压阵,很快便在马前卒横冲直撞之下,溃散一片。

    刘三刀的人伤的伤,散的散,逃的逃,已经没有几人站在场内了。

    马前卒每扫荡一处,便派人占领一处。

    这一晚上,马前卒就像一架无敌的粉碎机一样,将刘三刀那些手下小弟的战力粉碎,然后占据地盘。

    刘三刀的人溃散一片,斗志全无,四散而逃,无力再战。

    马前卒率领的人,在这一战中,可谓是一战成名。

    所有人都知道,今晚过后,傅余年将取代刘三刀,成为城西之主,成为仅次于哭弥勒的社团大佬。

    天亮之时,白玉堂终于派人镇压。

    那些人得到了白玉堂的指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将这件事情作为普通的工地暴乱民事纠纷处理,匆匆掩盖过去。

    而此时,刘三刀的所有地盘产业,尽归傅余年等人所有。

    (小暖酱继续求收藏···撅起屁股了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