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45章 天启和金箍棒
    ,!

    中年人本来就有点懵,再加上看到自己的右手已经留在了桌面上,一时间完全呆住了,眼如牛眼,浑身发抖,牙齿打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见到此情况,中年人身边那些小弟一个个冲上来,却被马前卒的人三下五除二打翻在地,摁在地上不得动弹。

    马前卒一把抓住中年人的衣领,“让你装·逼,这个座位是你坐的吗?敢直呼我们年哥的名字,找死!”

    “马哥,他们身上有刀。”

    马前卒几个手下拔出了短刀,这是从中年人小弟身上搜出来的。

    这种短刀藏在腰间,以防万一,一般不容易被发现。

    马前卒见中年人死死摁在桌子上,“还拿刀,居心不良啊。”然后又重新拿起了那把折刀,朝着中年人的另一只手瞄了瞄。

    中年人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马前卒露出森白的牙齿,哈哈一笑,随后,拿起了手机,说道:“年哥,原来这小子是个怂货。”

    “玩一会儿就打发了吧。”

    “知道了,年哥。”

    马前卒之所以不敢动哭弥勒的人,是因为心中有顾虑,当得到了傅余年的命令就不一样了。别说让他切了中年人一只右手,就算是要了这三人的命,马前卒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中年人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一滩血迹,然后从惊恐中慢慢缓过来,脱下了外套,将右手断臂裹住,防止继续流血。

    做完了这一切,中年人已经大汗淋漓,身体颤颤巍巍,他的身体蹭着办公桌站了起来,指着马前卒的眼窝子,骂道:“操·你······”

    中年人的话还没有说出后,马前卒手里那一把折刀挽出一朵花来,刀尖向他挑了挑,中年人身体一缩,多余的话便生生咽了下去。

    马前卒笑嘻嘻的,大声道:“年哥很忙,有什么事跟我说是一样的。”

    中年人看着马前卒直咬牙,脸上身上都喜欢血污,再加上因为愤怒而满脸血红,脸盘像一个圆滚滚的大苹果,颤巍巍的道:“你······你能代表你们老大的意思吗?”

    “当然。”马前卒笑呵呵的道。

    “我是代表······卢老大来和你们谈合作的。”

    马前卒打断了他的话,有些不耐烦的道:“挑重点说,先说你是什么身份?”

    “我是卢老大身边的四把手,我的名字叫做······”

    “别学小学生自我介绍的那一套,烂大街了。你的名字我也不想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级别太低,至少也是二把手过来谈。”马前卒摆了摆手,示意中年人可以闭嘴了。

    “这?这样的话·····”中年人弯着腰,“可是我的身份不低了,再说了,我们老大也很忙的。”

    “谁不忙呢?!”

    马前卒嗤笑一声,点点头,等了半晌,见中年人还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他疑问道:“你还站在这儿干什么?请吧!”

    中年人脸色由血红转黑紫,好似一颗被严霜蹂躏过的蔫茄子,“这······好吧,那我就如实和老大说了······”

    哼!

    马前卒冷笑一声,示意天行堂的小弟将另外两人放开。

    中年人立刻迈步,却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看来是失血有点多了,他转过身,望着桌子上的一只血琳琳的断手,“那······”

    “当然是物归原主啦,我们又不是强盗!”马前卒笑呵呵的,示意中年人可以拿走。

    中年人顿时面目如血,红似晚霞。

    这时候,上官狗剩走了进来,笑呵呵的,“马哥,还是让他们走后门吧,不然会影响我们的声誉。”

    “我们就是混社团的啊,打打杀杀很正常。”马前卒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

    “呵呵,我们现在还是风口浪尖嘛,别被有心人找到了借口。”上官狗剩何尝不希望直接弄死中年人呢。

    在他看来,卢俊明身边的这几个狗头军师和智囊,他都想弄死,当既然身为天启社团的大管家,就首先该为社团着想,“而且,就这样血淋淋的出去,对社团的生意也不好嘛。”

    马前卒点了点头,招呼过来两人,“带他们走后门,别让楼下的客人看到。”

    “是!”

    上官狗剩也有点惊奇,没想到勇武强悍的马前卒会听他的话,于是问道:“马哥,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心里不痛快。”

    “大家一起喝过酒,就是兄弟。”马前卒很认真的摇了摇头,“再说了,你是为了社团着想,就算驳了我的面子都无所谓。只要社团壮大,我做什么牺牲都可以。”

    上官狗剩听到马前卒的话,顿时一愣,随即眼眶湿润,心里好像被人掐了一把,鼻子有种酸酸的感觉。

    两年前家族公司被侵占,父母双亡,要不是苏长安和苏凉七的接济,他恐怕早就被哭弥勒的人弄死了。

    这两年,几乎没有感受过什么叫做家庭一般的温暖,刚才马前卒的一番话,说者无心,却恰趋中上官狗剩的心底柔软处。

    为了社团,为了这个大家庭,忍辱负重,万事皆可做。

    上官狗剩长舒了一口气。

    马前卒笑哈哈的,注意到了上官狗剩的神色,于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作为男人,就算要哭泣,也要转过身去。”

    上官狗剩大笑,“天启社团,未来一定不可限量。”说完,转身离开。

    就在当天晚上,哭弥勒人又来了。

    这一次来的人,身份可不简单,是哭弥勒身边的二把手,是个智囊型的人物,来人叫李翰林,面容白皙,举止大方,谈笑有礼,很有起度,与之前的中年人作风完不是一个层次的。

    李翰林不光来了,而且还带了一件礼物,手持巨大金箍棒的孙悟空,成色好,分量重,价格自然不便宜。

    马前卒接待了李翰林,然后给傅余年打电话。

    傅余年也同意和李翰林见面。

    晚上八点,双方见面。

    相互打过招呼,分宾主落座。

    李翰林上下打量着傅余年,面容含笑,“傅先生真的是年轻有为啊,短短不到两月,便成为城西老大,社团做的风生水起,产业经营也是蒸蒸日上,前途不可限量啊。”

    “哈哈,李先生是前辈,我们还要多多请教啊。”这样的吹捧,对于别人或许有效,而傅余年则是自动免疫,同样笑呵呵的的应付过去。

    “哦,对了,李先生这一次来,可不是为了专门夸奖我的吧······”

    “傅先生年少有为,我很佩服,前辈我可不敢当啊。不瞒你说,我这一次过来,主要就是为我那个不成器的兄弟道歉······”李翰林含笑说道,眼神瞥了一眼站在身后的中年人。

    大家这才注意到,原来中年人也在李翰林带的人当中。

    “道歉?”

    李翰林笑呵呵的,将纯金孙悟空推到了傅余年面前,“对啊,我的兄弟实在是太失礼了,敢说那么放肆的话,还坐上你的位子,他太没礼貌了。”

    傅余年只是轻描淡写的瞄了一眼,但心底却起了波澜,只是脸上依旧表现的云淡风轻,说道:“上次?上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忘记了。”

    “啊?”

    李翰林微微一愣,随即便明白了傅余年的意思,双手一拍,然后摊开,“哈哈,我也不记得了。”

    “至于李先生的礼物嘛,麻烦李先生还是拿回去吧。”

    “这······”

    “礼物我心领了。”傅余年含笑说道。

    李翰林丝毫不以为意,而是话锋一转,说道:“傅先生,其实我这一次来,是带着邀请来的。”

    终于进入正题了。

    傅余年不动声色,笑咪咪的道:“李先生请说。”

    “其实,我们老大自从那天与傅先生见面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很欣赏傅先生的作风,认为傅先生是个成大事的人。所以我这一次来,就是专门邀请傅先生,参加明晚的私人晚宴。还望傅先生赏脸,我们老大准时恭候。”

    “哈哈······”傅余年仰面大笑。

    “哈哈。”李翰林也跟着大笑起来,伸手说道:“现在的鱼跃市,傅先生与我们老大各占据半壁江山,若是两家能够精诚合作,那么鱼跃市的地下规则,就是傅先生与我们老大说了算。”

    傅余年含笑听完李翰林的一大堆废话,这才说道:“好,我接受这次邀请。”

    “年哥?”

    “年哥······”

    高八斗和马前卒分别示意傅余年,可以不用答应的这么快,毕竟还不知道卢俊明打的什么算盘,先说个模棱两可,事后慢慢答复也不迟。

    傅余年抬起手,示意两人不要说了。

    高八斗和马前卒见傅余年胸有成竹,就知道他心里一定有了想法,所以也不在说话。

    李翰林站起身,笑呵呵的,“傅先生,那我们明晚七点,准时见了。”

    “不敢当。”傅余年脸上的笑容即宽和又谦卑,“到时候一定到。”

    “好,那我就走了。”李翰林站起身,刚走了一步,又回过头,“傅先生,礼物我既然带回来,就不会拿回去了。”

    李翰林说完,笑呵呵的走出经理室。

    众人等李翰林离开,这才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马前卒咬着牙,脸上着急,“卢俊明那个王八蛋一定没安好心,这次去肯定是鸿门宴啊。”

    “年哥,你要小心,这个李翰林一肚子坏水,脸上笑眯眯,不是好东西。”上官狗剩提起这个人,那是恨的咬牙切齿。

    傅余年打断了众人的话,“我想去看看,卢俊明到底是什么心思,这么着急和我会面。其次嘛,也就探探虚实,以我的实力,他还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年哥,卢俊明身边有一个大块头,叫做何八招,杀人从来不用第九招,武道境界在魁首一线,我们哥俩差点就死在他手上。”说起何八招,苏长安和苏凉七十深有感触。

    “你们看看这个礼物怎么样?”傅余年没理会众人,反而把目光投向了礼物。

    傅余年此话一出,众人一愣。

    王胖子倒是笑呵呵的摸摸后脑勺,“纯金的,值钱啊。”

    众人也在心里点头,王胖子说的没错,这样一份礼物,确实很值钱。

    上官狗剩却嗤之以鼻。

    “你们都错了,这座纯金孙悟空确实很值钱,但李翰林的用意不是这个。”高八斗机敏过人,首先撇了撇嘴,有些不屑的说道。

    “什么意思?”

    “老高,别卖关子了。”

    高八斗看了一眼傅余年,后者点头,他才继续说:“我们的社团叫天启,而这孙悟空的金箍棒指天而立,你们想想,这是什么意思?”

    上官狗剩眼前一亮,一跺脚,“我就说了,李翰林别有用心。”

    经过上官狗剩这么一说,其他人都反应过来,一个个胸膛起伏,摩拳擦掌,暗骂起李翰林恶毒的用心。

    只有王胖子端详着孙悟空,“到底什么意思啊?”

    马前卒有些看不下去了,“你个死胖子,真他·妈的笨蛋。我们的社团名字叫天启,孙悟空的金箍棒却能捅破天,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胖子顿时大叫一声,“妈了个臀的,干!”

    (收藏过两百,小暖酱跪舔(⊙ o ⊙)啊!诸位大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