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64章 活埋(三)
    ,!

    傅余年举起了刀。

    喧子叹了口气,有些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在送你上路之前,我想问你个问题。”傅余年突然开口,那喧子身子猛然一震,面露骇然之色,缓缓转回身,看向傅余年。

    “我的脑袋,价值多少钱?”

    “八十万。”

    “八十万,很便宜啊。”傅余年眨着眼睛,笑吟吟地说道。

    “确实。”

    何八招告诉喧子的时候,只告诉他傅余年有点蛮力,实力并不出众。

    这一次的武道赛,卢三胜也是在不防之下被傅余年侥幸击败的。

    喧子本以为这一次出手,就是赚点外快,捞点零花钱,却没有想到他面对的对手如此之强悍。

    以傅余年的身手,恐怕就算是何八招亲自来了,两人也要评一个你死我活,而他们这些只是入门的武者,想要对付一般人还算可以,但是要面对傅余年,就差得太远了。

    七人的惨死,已经让喧子面如死灰。

    要是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就算是给再多的钱,他都不会面对这样一个实力恐怖的对手,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从来没有如果。

    喧子笑了笑,“干脆点吧。”

    “好。”傅余年举起刀,落下,干脆利落。

    就在这时,傅余年的手机响了响,他打开手机,是个陌生的号码,映入眼帘的就是五个字,极其简短,“有人要杀你!”

    傅余年皱了皱眉头。

    一时间思路有点凌乱,这个陌生号码背后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发这样的信息,而且如何得知喧子要杀他的?

    就在此时,废弃建筑工地跑过来三四个人。

    马前卒和王胖子带头,见到傅余年,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年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傅余年抬了抬手。

    马前卒一见场面的情况,指挥着众人把现场清理干净,别留下尾巴。

    马前卒拿出了手机,“年哥,有人给我发信息。”

    “我知道了。”

    傅余年那手机拿给两人看,谁知道马前卒却摇了摇头,“年哥,我接到的信息是还有一拨人要杀你。”

    一般人听到别人要杀自己,不是暴躁就是害怕,而傅余年却只是很淡定的笑了笑,倒是乐了,“还有?!”

    “嗯嗯。”

    嗡嗡!

    高八斗和王胖子同时一愣,傅余年倒是面带轻松。

    “杀手埋伏在鱼跃江大道。”

    又是一条短信过来,看起来对方对他们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傅余年忽然据地有些不舒服。

    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监控下的感觉,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落在蜘蛛网上的小虫子一样,在任由结网的人摆弄。

    泥菩萨尚且也有三分怒气,更何况傅余年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

    马前卒摸了摸下巴,“年哥,我带人去灭了他们。”

    “把他们抓回来。”胖子随手拿起了刀,“年哥,你先去跃马酒吧休息,我和老马去把这一群杂碎抓回来。”

    傅余年摇了摇头,“还是我亲自去一趟,我倒要看看,是谁要我的命!”

    傅余年话音落下,马前卒和王胖子都浑身一震,感觉周围的空气顿时降至冰点,看来傅余年是真的生气了。

    处理干净了现场,傅余年踢了踢酒糟鼻两脚,“别装死了,站起来!”

    酒糟鼻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但两条腿就像是面条一样,软绵绵的,上下两排牙齿‘咔咔咔’的响,“年哥,饶了我的命,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啪!

    王胖子一巴掌甩了过去,“妈了个臀的,你个垃圾,能做什么?!”

    “我······我可以付钱。”酒糟鼻被这一巴掌扇的晕头转向,双手捂着肿起来的半边脸,支支吾吾的道。

    傅余年看到酒糟鼻这幅样子,倒是笑了,“看来你还没有忘记刚才我说的话。”

    酒糟鼻恍恍惚惚,走到了大排档老板面前,付了钱之后,傅余年对他道:“你回去告诉何八招,十天之内,我会让他死!”

    酒糟鼻满脸的汗珠子滴滴答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表情木木的点头。

    傅余年一伙人开车到了鱼跃江大道,正在转弯口的时候,一辆有些破旧的皮卡靠了上来。

    两车贴的很近,傅余年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下,皮卡副驾驶窗户降下,一张狰狞的面孔露出来,手里赫然举着一把枪。

    傅余年也没想到,这一伙人手里还有家伙,也是被吓了一跳,但他反应极快,迅速低头的同时大喊道:“趴下!”

    两人反应也够快,几乎同时趴低了身子,就听“啪”的一声巨响,如同在耳边响了一个晴空炸雷。

    同时有个声音惨叫起来,但奇怪的是叫声并不来自他们奔驰车内的人。

    一阵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响起,橡胶的糊味和硝烟味混合在一起,皮卡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飞驰出去。

    傅余年直起身子,铁色铁青,挂了前进挡一踩油门,奔驰也跟着冲了出去,速度之快,以至于几个兄弟都摔到了靠背上。

    皮卡慌不择路,沿着鱼跃江大道开过去,奔驰车速度快,紧追不舍,你追我赶逼着皮卡开上了鱼跃江大道延长段。

    这里是没有完工的道路,柏油路上连一盏路灯都没有,更别提摄像头了。

    月黑风高杀人夜。

    到了这段路上,傅余年才真正开始加速,追上皮卡猛打方向盘,将这辆车别在路边,皮卡发出一阵闷响,熄火了。

    车门打开,三个男子仓皇奔出来,其中一人右手上全是血,看来是刚才手枪炸膛伤到了。

    奔驰的门也打开了,傅余年带着傅余年和马前卒慢悠悠的下车,呈半扇形站立,王胖子提着刀,抡起来虎虎生风。

    傅余年笑了,笑道:“就你们三个?。”

    眼前的三个酗子年纪都不大,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的花花绿绿,头发做的千奇百怪,打着鼻环戴着耳钉,很时髦的样子。

    那个枪手伤的很重,拇指都不见了,脸上也被火药蹦了,血淋淋的一片。整个人站在地上有些不稳,血水顺着手臂滴答滴答的流下来。

    扶着他的那个是司机,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还有一个也是枪手,枪口游移不定,身子有些颤抖,明显的色厉内荏,“你们怎么知道?”

    傅余年鄙夷的一笑:“开枪,你开一个试试。看准喽,往老子这儿打。”

    他很霸气的伸手指指自己的额头。

    以傅余年现在的武道境界,一般的枪支弹药,根本伤不到他分毫。

    那家伙还真不敢开枪,同伴的惨状历历在目,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有人给他们的是劣质枪支。

    持枪的家伙看了一眼同伴,心中一寒,现在骑虎难下。

    开枪的后果是手指很可能炸断,但是不开枪的后果却可能是被人家砍死,开车那家伙大概是领头的,看到同伴犹豫便大喊道:“弄死他,一百万就到手了。”

    傅余年给身边的王胖子是个眼色。

    王胖子立马就明白了。

    枪手终于醒悟过来,但是王胖子怎么可能给他留出时间开枪,趁着抢手分神的空挡,他一个箭步过来,手臂一扬,“当啷”钢刀出鞘,身子往前一窜,一刀劈斩而出。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停滞,一击得手。

    王胖子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手起刀落,一声惨叫,握着枪的右手就落到了地上。

    枪手惨叫一声,紧紧握住了断肢一端,血呼呼地往外冒。

    王胖子也不含糊,身子在地上顺势一滚,转眼就到了枪手眼前,一脚蹬出,枪手整个人摔一个狗吃·屎,四仰八叉倒在路上。

    三个杀手,一个昏死,两个跪在地上哀嚎着求饶。

    马前卒和王胖子一人拖一个,一把抓起脚后跟如同拖死狗一般往江边的枯萎草丛里面拽。

    一人多高的杂草和灌木,黑漆漆不见底,阴森潮湿,夹杂着各种秋虫的鸣叫,本来是一副宁静恬淡的画面,却被这两人的惨叫声生生变成了人间地狱。

    好不容易到了江边,把两个人按在烂泥滩上。

    王胖子问:“年哥,活埋?!”

    ······

    第三更来了,小暖酱双手奉上。

    小暖酱继续求收藏········

    继续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