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65章 坑儒会以及御史
    ,!

    傅余年瞪了一眼王胖子,“留一个活口,剩下的埋了。”

    “好!”

    王胖子举刀,再钝的刀子都是见肉三分快,更何况是人体最柔软的脖颈不分,刀锋过于锋利,往上一搁就是一道血口子。

    “噗嗤。”

    一具身体颤巍巍的动了几下,就没了声息。

    另外一个同伴吓得屁滚尿流,眼泪鼻涕横飞,趴在地上如同一条待宰的绵羊,身子啪啪啪的打颤。

    他哭叫道:“爷爷,爷爷,都是混的,给孙子我一条活路。求求你们了。”

    马前卒一脚踢过来,正中肋骨,‘咔吧’一声,疼得他差点闭过气去。

    “太岁头上动土,死路一条,你懂不?”马前卒讽刺道。

    “哥哥,爷爷,都是小弟的错,饶了我吧,做小弟的也是可怜人。”那人缓过劲来,杀猪一般叫着。

    另一个断手的伙计,失血过多已经撑不住了,脸色苍白躺在烂泥里不住的发抖,想求饶,可是却说不出话了。

    身子逐渐的冰凉下去。

    “做这种事,遇到了对手就像信错了佛,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你啊,命不好。”王胖子笑呵呵的,伸手指了指死去的同伴和即将死去的司机,道:“或许,我能拉你一把,但年哥的问题,你要好好回答。”

    “哥哥,你说,不敢有半句假话。”

    “我问你,你们是白玉堂派来的?”

    “我说,白市长,哦不,呸。”朝天鼻扇了自己一巴掌,“白玉堂让我们杀你,价钱是一百万,我们的家伙却是另外一个人提供的。”

    傅余年皱了皱眉,这个给杀手三人提供武器的人,又是谁呢?

    他继续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混子。”那朝天鼻哆哆嗦嗦的道。

    傅余年摇摇头。

    “妈的!”

    马前卒一脚踹过去,那混子断了几根肋骨,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傅余年凑近了他,见他双目咕噜噜转,似有隐瞒,指着双眼,道:“我问一句,你说一句,不说实话,立刻死!”

    咕噜!

    朝天鼻喉咙咕噜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们是什么社团的?”

    “啊?!”朝天鼻先是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我们······我们是坑儒会的。”

    “坑儒会?!”傅余年有些奇怪,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社团,尤其是这个名字,让人十分不解。

    朝天鼻会来事,见傅余年皱眉,立刻接过话头,“我只知道,坑儒会的活跃范围在龙门市,像鱼跃市这样的小地方一般是不屑于活动的。而且,我知道他们的目的,好像是收集高品级的武学,尤其是八品、九品武学,更是天价搜集。为了搜集武学,他们可以说是不择手段,经常选择杀人抢东西。”

    傅余年心底起波澜,从朝天鼻只言片语中,没办法形成一个具体的轮廓,但他也隐约感觉到,这个坑儒会不简单,“搜集武学?”

    “对!”朝天鼻连连点头。

    “目的是什么?”

    “控制世界!”

    王胖子听到这话,双手叉腰,哈哈大笑,“妈了个臀的,扯什么犊子了,现在的世界是被世界征服控制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坑儒会,你不会是编出来骗我们的吧?”

    马前卒吸了一口亮起,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个······听起来有点不切实际啊。”

    朝天鼻趴在地上,涕泗横流,“我说的都是真的,真的!”

    “坑儒会的基地在哪儿?在龙门市的负责人又是谁?”傅余年虽然心底觉得有些玄,但还是决定继续问下去。

    朝天鼻不断摇头,“我们只是坑儒会最下层的人,根本接触不到上面,就连活动基地我们都是无从得知。”

    “妈的,说实话!”王胖子上去一阵拳打脚踢,这小子哭嚎着还是坚持说不知道。

    傅余年摆摆手,以他的经验来看,这小子应该说的是实话,只不过傅余年又怎么能是那样糊弄过去的。

    他低下头,问道:“那么,白玉堂和你们的坑儒会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

    “为什么这么说?”在傅余年狭长而又明年的双目之下,朝天鼻觉得浑身不自在,似乎被冰寒包围的感觉。

    这个人的眼神,太可怕了。

    朝天鼻咽了一口口水,趴在地上的他换了个姿势,捂住了流血的伤口,“我们只是想捞一笔钱,这时候敲听到风声,说白玉堂要请人杀你,所以我们就主动找到了他,接了这一笔生意。”

    朝天鼻的话里面有矛盾。

    傅余年摇了摇头,“可是,你们的实力很弱,白玉堂怎么会放心把这件事情交给你们来做呢?”

    说到这一点,朝天鼻眼前一亮,好像来了精神,“白玉堂那个傻·逼,根本不懂武道,我们随便露一手,他就相信了。”

    “这么说,他也是被你们骗了?”

    朝天鼻老脸一红,无声的点了点头。

    “那这么说,这一次来杀我的,完全是你们三个的私人行为,和坑儒会没有关系?”

    “应该是的。”

    “我问你,你在坑儒会呆了多长时间?”看来已经问不出什么了,但是傅余年还是想知道有关于这个社团的更多信息。

    因为他知道,摆在明面上的,不可怕,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嗯······大概有一年多了吧。其实我们就是狗腿子,做一些杂事,上面的人一个也见不到,就连组织大本营在哪儿都不知道。”朝天鼻脸上也露出无奈的神色。

    马前卒沉喝了一声,“那你们为什么还加入他们?”

    朝天鼻见马前卒杀气腾腾,顿时浑身一颤,嘴巴都不利索了,“我们······他们给的钱很多,每月有八九千的收入。”

    “这么多?!”

    社团最底层打杂的每月都有八九千的收入,这个数字让傅余年心底都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朝天鼻的伤口不断冒血,他擦了擦脸上黄都一样大的冷汗,“这个是因为钱多,所以很多人愿意给他们做事。”

    傅余年转过身,“你还有没有要说的?”

    朝天鼻一看傅余年这样子,是不打算放过他了,顿时着急了,“真的没有了,各位老大,爷爷,放了我吧。”

    “你想想,还有什么没吐干净的?”傅余年不断给朝天鼻事假心理压力,看得出来,此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朝天鼻忽然抬起头,竖起一根大拇指,“还有一点,我只知道在龙庭西北地区活动的负责人,叫做侍御史,其他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御史?”傅余年脑海中更加有些乱了,这个坑儒会的社团名字就有点古典,再加上社团负责人的职位,也是古代官名,看来真是神秘啊。

    朝天鼻所说的这个侍御史,大概也就是负责人的职位,并不是什么具体名字,参考价值并不大。

    傅余年摇了摇头,看来这个坑儒会的来历,诡秘莫测。

    这个从组织名称到人物职位处处都透露着诡异的社团,到底是个什么来历呢?

    既然坑儒会有人在龙门市活动,那么等天启社团扩张到了龙门市,双方肯定有接触的那一天。

    傅余年舒展了一下筋骨,还真是有点期待啊。

    傅余年瞧了一眼朝天鼻,虽然他说了实话,不过就这样饶了他们的性命也太简单了。

    傅余年一偏头:“王胖子,给他盖个章,让他以后好好做个普通人吧。”

    “大红章子往上盖,从此只能跟我睡!”王胖子握着钢刀杀气腾腾的上来,刷刷两刀下去。

    朝天鼻就再也拿不住枪了,脚筋已经被挑断了。

    “走!”傅余年一挥手,三个人大踏步的踩着枯草走了,只留下两具尸体,一个半死的家伙在江滩烂泥里发抖。

    夜空辽阔!

    如果说天空是一张超大的棋盘,那天上的星星就像是棋盘上的一颗颗棋子。它们在不停地闪耀,各不相让,好像谁也不认输似的。

    傅余年看了一眼天空,就是不知道谁是下棋的人,众生命运,只被下棋人操纵。

    银白的月光洒在江边路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

    夜晚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夜风吹过鱼跃江边草丛,发出沙沙的细碎声响。

    “走,咱们还有事要做。”傅余年提醒一声,王胖子与马前卒都跟着上了车。

    ······

    今年不知道怎么了,韦德季后赛第一轮出局,as仙阁一直状态不好,又是被横扫了,好难受啊。

    小暖酱难受啊,~~~~(>_<)~~~~

    各位大佬来一波收藏,安慰一下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