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66章 狗咬狗一撮毛
    ,!

    跃马酒吧经理室,傅余年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讲了。

    众人气愤异常,纷纷骂着白玉堂这个老玩意儿,还有卢家父子这一对王八蛋。

    傅余年说:“这一次,是两方人马都想对我下手,只是没想到这一次赶得巧,凑到一块儿了。”

    王胖子猛地一拳砸在桌子上,“要我说,上一次就应该直接把白玉堂弄死的。”

    “坐下!”

    马前卒瞪了王胖子一眼,“现在说这个没什么卵用,听年哥怎么说。”

    傅余年背靠在沙发上,脑袋急速的运转,分析着当前面临的的形势,以及如何能够找到最有利的破局之法。

    傅余年没说话,其余人都安安静静的坐着,低头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傅余年先是皱眉,然后脸上一喜,转头问上官狗剩,“要是卢家灭了,我们的收益有多大?”

    上官狗剩没想到傅余年有此一问,顿时愣了一下,没想到傅余年的思维如此的跳跃,但他已经是天启社团的大管家,全权负责有关生意上的事情,对这些事自然是了如指掌。

    上官狗剩听到傅余年的话,心脏猛烈的跳动,好像被一只大手锤击一般,只不过不是痛苦的感觉,而是激动。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露出一个精明无比的笑容。

    这一天他等了好久了,终于要来了吗,说道:“年哥,只要能够控制卢家的所有产业,那么我们天启社团,就是鱼跃市的霸主。”

    “好。”

    傅余年拍了拍掌,继续转过头,看向了苏长安,道:“老苏,白袍堂的兄弟们训练的怎么样了?”

    苏长安有些激动,因为他知道,社团终于有用到他的时候了。

    他甚至有些激动的站起身,“年哥,白袍堂的兄弟们一点问题都没有。”

    苏凉七也跟着点头。

    傅余年做到心中有数,继而道:“这一次,我要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年哥,你尽管吩咐。”苏长安的底气很足,看得出来,白袍黑袍两个堂口的训练以及实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控制卢三胜。”

    “啊?!”苏长安听到这句话,有点吃惊,“年哥,就这个简单的任务?我们不和哭弥勒的人刚正面啊?”

    傅余年笑着摇了摇头,“白袍黑袍,是社团的眼睛和耳朵,不可贸然动用。两个堂口的人数最少,但也是社团中最精锐的部分,更重要的是搜集情报,起到致命一击的作用。”

    苏长安站起身,“年哥,我明白了。”

    苏凉七握紧拳头,冲着傅余年点点头。

    问询了一圈,傅余年这才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计划。

    高八斗最能领悟傅余年的意思,“年哥,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

    王胖子听的是云里雾里,根本跟不上傅余年的思维,只不过他很聪明,知道高八斗肯定会站出来说明的。

    王胖子朝着马前卒挤了挤眼,“老马,你明白了?”

    “有点明白了。”马前卒嘿嘿一笑,故意吊着王胖子的胃口。

    “八斗,赶紧说啊,我们都等着呢。”胖子见众人都明白,就自己一愣还蒙在鼓里,顿时有些着急了。

    高八斗清了清嗓子,“我想,年哥的意思是这样的。首先,让我们的两个敌人,来一个狗咬狗一嘴毛,然后我们再渔翁得利。”

    “怎么个争法啊?”

    胖子越听越糊涂了,顺便嘟噜起了嘴巴,吐槽了一句,“这怎么可能,白玉堂那老王八和卢俊明那老乌龟,两人还恨不得站在一起对付咱们呢。”

    高八斗笑呵呵的,摇了摇头,“我们有办法。”

    “什么办法?!”

    马前卒踹了王胖子一脚,“真是笨啊,你忘了白玉堂给哭弥勒戴过绿帽子?我们就用那一份录像带做文章,让这两人自相残杀。”

    “马哥说的很对,不过这只是第一步。”高八斗打一个响指,自信满满的道:“第二步,那就是白玉堂肯定不是哭弥勒的对手,等到哭弥勒把白玉堂弄死了,我们再站出来收拾残局,送哭弥勒去见笑弥勒。”

    经过高八斗这么一说,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傅余年的打算,不由得在心底暗暗竖起大拇指。

    傅余年在他们中间,年纪是最小的,可经历最丰富,而且要是论头脑,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

    傅余年不仅是上等的将才,更是上等的智才,这样的大哥,值得所有人舍命追随。

    “可是······”苏长安有点迷惑,“年哥,那我们抓卢三胜干什么?为了威胁哭弥勒?”

    “恰恰相反。”高八斗摇了摇头,望向傅余年,见后者微笑,他继续道:“你们别忽略了何八招这个人。”

    众人恍然大悟。

    高八斗也不再卖关子,竹筒倒豆腐一般,一股脑把计划说出来,“年哥的意思,那就是利用卢三胜作为诱饵,吸引何八招的注意。而你们,就要趁着这个时机除掉哭弥勒。”

    高八斗说完,看向傅余年,“年哥,我说的对吗?”

    傅余年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知我者,八斗也!”

    “那······何八招谁对付啊?”

    “当然是我了。”傅余年笑了笑,“到时候,你们只要合围把哭弥勒除掉,把他手底下那些骨干灭了,这一场社团之争,我们就赢了。”

    马前卒有点不放心,俩上浮起一股忧虑,站起了身,“年哥,何八招不好对付,他已经是魁首巅峰境界,还是交给我和天行堂的兄弟们吧。”

    傅余年笑吟吟的,“放心吧,我有这个把握。”

    “可是年哥,这个社团缺了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没有你。”马前卒对天启社团的感情,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要深厚,但他知道,真正能够带领天启社团走向辉煌的人,一定是傅余年。

    傅余年不是不信任天行以及地坤两个堂口的战斗力,而是武道修行者,等到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是人数可以填补的。

    何八招是魁首巅峰,这样的实力,可以说是站在了整个鱼跃市武道圈子的巅峰,十个人和五十个人,对于何八招来说,并没有多大区别。

    这一场大战,还是要自己来面对。

    “是啊,年哥,你刚刚经过一场大战,身体吃不消啊。”

    “交给地坤堂吧,一定剁死何八招那个狗犊子。”王胖子嘿嘿一笑,信心满满的拍了拍胸膛。

    “可是······”

    傅余年摆了摆手,中心担心他的安危,他心底很温暖,也理解,但这一战,他必须亲自出手。

    不仅仅是因为天启社团只有他一人能够抗衡何八招,更是因为他想以战养战,突破自己的极限。

    能够和何八招这样的对手死战,比任何刻苦的修行都要有用的多。

    “都闭嘴,就按我说的办。”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浑身一震,面色一正。

    他们都清楚傅余年的脾气,说出来的话,不容更改。

    王胖子率先跳起来,“年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高八斗笑哈哈的,“当然是透露风声给哭弥勒,让他知道自己头上长了一片草原。到时候,就等着哭弥勒满世界喊话,说要弄死白玉堂的消息吧。”

    “他不会逃跑啊?”

    “那不可能。”

    苏长安倒是接过了话头,“你想啊,在鱼跃市,白玉堂还是市长,身后有点依仗。可要是出了鱼跃市,那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

    马前卒同意这个说法,“老苏说的很对。”

    王胖子气的一屁股坐下,“你们都长了个好脑子。”

    “你呀,要是少吃一点,脑子也会好使一点。”高八斗笑呵呵的,开起了王胖子的玩笑。

    胖子很不屑一顾,傲娇的抬起了脑袋,“我胖,我骄傲。我要胖成一片海,首先要淹死的就是你这个瘦子。”

    傅余年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时候才发现手臂上,衣服上还沾有鲜血,看来要洗漱一下了,伸了个懒腰,“记住了,这一战要是赢了,我们就是鱼跃的霸主。要是输了,大家就要跑路啊。”

    “死战,不退!”

    胖子笑哈哈的,年哥,“我们现在做什么?”

    傅余年看了看时间,白了他一眼,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当然是睡觉,养足精神!”

    胖子笑呵呵的搓了搓手,形容有点猥琐,朝着高八斗招呼,“老高,让我再欣赏一下录像呗,嘿嘿,激动的睡不着啊。”

    “有什么可看的,不就是那点事儿嘛。”高八斗不理他,转身就要走。

    胖子跺了跺脚,“大家一起看,就没那个气氛了。”

    “哈哈······”

    在场众人哈哈大笑。

    王胖子的猥琐,也是猥琐的这么可爱啊。

    傅余年拍了拍苏长安和苏凉七两人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白袍黑袍,贵在精,而不在人数多。两个堂口是社团最重要的眼睛和耳朵,可不能让眼睛瞎了,耳朵聋了。我想,现在就可以小规模的向龙门市渗透了,可别等我们到了那里,完全是一无所知啊。”

    苏长安两人听到傅余年的话,自然明白里面的意思,脸含笑意,精神大振。

    ······

    第二天一早,哭弥勒就收到了一份神秘包裹。

    等他看到了里面的内容之后,顿时火冒三丈,浑身颤抖,暴跳如雷,一拳把录像机拍碎,当即在所有人面前扬言,要亲手宰了白玉堂。

    哭弥勒手底下的人,还没有见过老大如此暴躁过,而且是在众人面前这么失态,确实有点不应该啊。

    即使哭弥勒身边的人守口如瓶,但还是有风声传出来了。

    白玉堂给哭弥勒头上种了草,还不是一棵两棵,而是整个一片大草原。

    这件事情,很快就成了鱼跃市大小圈子里面,茶余饭后的消遣谈资,所有人也都在巴巴的期盼着,有视频能够流露出来。

    那才叫一个劲爆呢。

    传言愈演愈烈,已经是满城风雨,白玉堂坐不住了。

    白玉堂确实是不知死活,偏偏搞上哭弥勒的老婆,东窗事发后,哭弥勒扬言要把白玉堂大卸八块,而白玉堂则吓得躲起来,连面都不敢露。

    当然,白玉堂也是有所倚仗。

    他觉得这次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自己躲过这一阵,等哭弥勒的气消了,再找人出面调解一下,道个歉认个错,哭弥勒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毕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嘛,何必动那么大的肝火呢。

    只不过白玉堂心底气愤的,是流传出这个视频的人。

    这个人会是谁呢?

    除了傅余年还有谁!

    一想到傅余年这个人,一提到这个名字,白玉堂就不由得火冒三丈,须发倒立,恨不得傅余年立刻暴死在他面前。

    ······

    小暖酱继续求收藏,各位大佬。

    (*^__^*)嘻嘻……

    明天开始三章更新,?(^?^*)~\(≧▽≦)/~啦啦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