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67章 一场大暴风雨
    ,!

    第二天一早,傅余年在在经理室。

    高八斗端着两杯茶进来,其中一杯递给傅余年,俯下身皱了皱眉,“年哥,前几天我还和狗剩聊天,你的净身价都超过百万了,还读书啊。”

    傅余年接过茶喝了一口,缓缓地放下来,笑吟吟的道:“社团的钱,都是兄弟们用血和命换来的,是属于大家的。”

    高八斗脸上一僵,内心一震,手上的茶杯差点掉下来,忽然觉得鼻头不争气的隐隐有些酸意。

    对于一般的老大,社团财产就等于私人财产,手下的兄弟不过是替自己捞钱的工具而已,很少有老大把手底下人真的当成兄弟。

    而傅余年却是个例外,对社团上下所有人,都是以兄弟相称。

    更重要的是,傅余年十六岁的年纪就做到了别人所不能,而且从来没有骄傲自满,哪怕惊雷在胸,脸上依旧从容,这才是成大事者的品质。

    尤其是这一番话,说到了高八斗的心坎里,或许能够追随这样的一位老大,真的是自己一生的福气。

    高八斗清理了一下有些哽咽住的嗓子,“年哥,那······你还要参加考试?”

    “当然,善始善终嘛。”傅余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书籍是人类进步的梯子,智慧就像小裤裤。,老生常谈嘛。”

    哈哈!

    高八斗偶尔听到傅余年这么幽默的话,不禁开怀大笑。

    就在这个时候,马前卒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拎了大包小包、赫然便是白玉堂。

    “年哥。”

    白玉堂小跑着到了傅余年面前,差点九十度鞠躬,开口就说:“年哥,今天亲自来看你,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他然后把东西放在了门边,紧接着走到傅余年身前,小心翼翼又恭恭敬敬的陪着笑脸,将一个透明塑料袋放了过来。

    里面是一沓子堆放的整整齐齐的钱财,至少在十万以上。

    白玉堂不但心疼钱,心底更是恨不得傅余年马上完犊子,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命都捏在傅余年手里,所以他必须装孙子。

    白玉堂现在那恭顺的表情,弯腰屈膝的样子,正是装孙子的标准姿势。

    傅余年转过头,微微一笑,拎起钱袋子,丢向门那边,发出“砰”的一声,大声呵斥道:“滚!”

    白玉堂浑身一颤,在傅余年面前,他本就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他抬不起头,再加上此时有求于人,更是不得不低头。

    他急急忙忙擦了擦汗,并没有滚,而是说:“年哥,我错了。以前的事,是我不懂事,真的不懂事。这一次,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以后在鱼跃市,你就是老大,我才是老二。”

    “呵呵。”

    傅余年脸上一笑,但是那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却是一片冰凉:“要不是昨晚我运气好,说不定我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年哥,对不住,我鬼迷心窍,一时傻·逼了。”白玉堂愣了愣,他昨晚安排的杀手没办成事,让傅余年起了恨意了。

    其实从昨晚没有收到那三人的回信开始,他就预料到有事情要发生了。

    他连忙说:“年哥,一百万,我再给你一百万,饶了我吧。”

    傅余年笑了笑,转头说道:“五百万!”

    白玉堂的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心底在滴血啊,一开口就是五百万,这就算是把他卖到黑煤窑也凑不够五百万啊。

    白玉堂膝盖一弯,差点跪了下来,“年哥,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要你妈了个臀。”马前卒一巴掌甩了过去,“昨晚你雇人阴杀年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今天的后果。”

    白玉堂一手捂着脸,站在一边,一口大气也不敢出。

    傅余年笑了,随即灵机一动,对白玉堂说:“这样吧,我给你两天的时间,你去筹钱,两天之后,五百万。晚上十点,在城东废弃化工厂见面。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给录像。”

    “好,好。”

    白玉堂要咬的嘎嘎响,答应着,如释重负的长呼了口气,转身即走,走到门口又想起来什么,扭过头来问:“年哥,就这么说定了。”

    “我说话算数。”傅余年说:“记住了,你只有两天时间。”

    “好,那就说定了。”白玉堂这才离开了跃马酒吧。

    傅余年站起身,“告诉苏长安,让他派人暗中盯着白玉堂,不要动他,也不能让他落到卢俊明的手中。”

    “我知道了。”高八斗点头答应道。

    经理室,傅余年等人哈哈大笑,终于算是报了那次的羞辱之仇了。

    “年哥,那我们现在?”马前卒摩拳擦掌,恨不得时间赶紧过去,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傅余年笑了笑,“借刀杀人。”

    傅余年拿起电话,拨通了哭弥勒卢俊明的号码,笑呵呵的,主动开口,“卢老大,最近过得怎么样,还好吧。”

    “哼!”卢俊明头上顶着一片绿油油的草原,而且这事儿已经全城皆知,他是面子全无,能过的好吗?

    卢俊明冷笑了一声,“说吧,什么事?!”

    傅余年也不拐弯抹角,继续笑着说道:“卢老大,我找到了白玉堂的藏身地点。”

    “哦?”卢俊明直接从椅子上蹿起来,恶狠狠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声音震耳,大声吼道:“说,他在哪儿。”

    傅余年很适当的沉默了。

    卢俊明自然不是傻子,知道傅余年的意思,就是要让你给他出血,于是冷笑着道:“说吧,要多少钱?!”

    “哈哈,卢老大是个明白了,五百万!”傅余年是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一点都不带含糊的。

    电话里传来‘嘎嘎嘎’的声音,想来是卢俊明气的咬牙的声音,“五百万?傅余年,你疯了吧,再说了,我也没有那么多钱。”

    傅余年还是笑呵呵的,“那是你的事情,和我没关系。”

    “再说了,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卢俊明虽然特别想宰了白玉堂,但脑子还算是保持清醒。

    傅余年拿起手机,从视频上截下了两幅图片发了过去,“据我所知,我不但知道白玉堂的藏身处,而且还知道他手上有一份录像哦。”

    “喂,小子,你发的图片是什么?你什么意思?”

    “我说了,五百万。”傅余年一边喝茶,边慢悠悠地说道。

    “就凭这几张图片?”

    “这只是几张图片而已,完整的视频很精彩啊,不知道在卢老大的眼中,到底是五百万重要还是你的脸面更重要一些。”

    “操,小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敢敲诈我?”卢俊明已经暴跳如雷了。

    傅余年慢悠悠地说道:“卢老大,我这人胆子小,你可别吓唬我。再大声说话,我就挂电话了。”

    “我······”骂声才刚出口,又被他立刻咽了回去。“小子,我可以理解为是不是你现在控制了白玉堂?”

    “呵呵,卢老大,你这是什么话,堂堂的鱼跃市长,怎么会是我能够控制的。”

    “那你怎么有视频?”

    “抱歉,这是秘密。”

    傅余年就是和卢俊明打太极,他也得不到一点想要的信息。

    “只凭这几张图,你就敢来威胁我,还要五百万,你他·妈的是先钱疯了吧。”

    “哈哈。”傅余年大笑,耸肩说道:“我知道,卢老大德高望重,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特别看重脸面。”

    “你想说什么?!”

    “万一我手抖了,或者白玉堂发疯了,把这段视频上传到网上的话······”

    咔嚓!

    好像有茶杯茶壶什么破碎的尖锐声音。

    卢俊明差点气疯了,这两天不仅自己成了鱼跃市的笑话,而且还被傅余年这样的小辈敲诈到了头上。

    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卢俊明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好,五百万,我给你。你说,白玉堂现在在哪儿?”

    “哈哈,卢老大,你还是把我当孝啊。”傅余年拿起电话,“两天之后,准备好五百万,等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过来就行了。”

    傅余年说完,不等卢俊明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高八斗笑呵呵的,“年哥,我估计卢俊明现在要气炸了。”

    “就算不炸也快要疯了。”

    马前卒也是春风得意,就在不久前,他带领的人还是在鱼跃市左右老大的夹缝中讨生活的烂仔,受尽各种欺凌,看尽无数白眼,而今终于翻身硬气了一回了。

    说了定,定了干。

    整个天启社团的所有人,在这两天之内,上下齐动,忙碌起来,所有人都知道,即将有一场大的暴风雨要来了。

    ······

    中午的时候,百里想念便惊喜的告诉傅余年,“大哥哥,我联系上爷爷了,一会儿就要走了。”

    傅余年笑了笑,“那就好。”

    “大哥哥,苏姐姐,等你们以后来稷下市了,我请你们吃烧烤。你们要陪着我,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烤一遍。”小女孩一手牵着傅余年的手,一手握着苏尚卿的手,很骄傲的说道。

    “那我们就等着你请客了。”

    “好嘞!”

    傅余年于是让高八斗安排了个忠厚可靠的兄弟,护送百里想念回家。

    ······

    小暖酱继续求收藏。

    小暖酱最萌~\(≧▽≦)/~啦啦啦

    向各位大佬低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