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68章 老子就是黄雀
    ,!

    鱼跃市东郊化工厂,废弃了有十多年之久。

    此时已经是深夜,黑漆漆、静悄悄,站在破败而又荒凉的工厂大楼中,夜风穿过,带一点尖锐啸叫,显得阴森又恐怖。

    这时候,一辆黑色私家车停到了工厂围墙外面的杂草中,十分隐蔽。

    车门打开,车上下来四五个人,为首的正是白玉堂。

    他手里提着一只旅行包,下车后,不断举目向四周张望,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有点累了,白玉堂身后一阵阵的冒冷汗。

    他们一群人向四周张望好一会,没有发现异常,白玉堂等人贴着墙根,十分谨慎,缓缓地走了进来。

    其中一名大汉对白玉堂说道:“待会儿怎么做?”

    “怎么做?!”

    白玉堂眯起了眼,冷笑出声,反问道:“你说该怎么做?五百万啊,那是我全部的身家,我可能给他吗?再说了,我花钱雇你们来干什么,你们还不清楚?”

    “清楚,宰了他。”众人齐齐点头。

    白玉堂握了握拳头,提着旅行包,迈步走进废弃的大楼内,缓缓上了天台。

    整座大楼只剩下了轮廓,满目疮痍,白玉堂带人深一脚浅一脚的爬上去,他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楼顶天台,模模糊糊的站着一人。

    他举目一瞧,只见天台的中央站着一个人,由于是背对着他,他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但他和傅余年打交道的次数不算少,定睛一看,果然是他。

    妈的,待会儿老子的人还是要宰了你!

    他眯了眯眼睛,低着头弯着腰,迈着小碎步地走了过去,同时开口问道:“傅余年,是你吗?”

    傅余年转过了身,嘴角上扬,含笑说道:“白市长,好久不见了。”

    白玉堂一怔,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

    “我说过让你一个人来,你怎么还带人了?”傅余年皱了皱眉,不由得沉声道,这个白玉堂任何时候,都狡猾的像一只狐狸一样。

    今晚带人,心里还是存着一点侥幸的。

    傅余年心中暗凛,一股杀意,油然而生。

    白玉堂一想到自己被敲诈这么多钱,心底就来气,他直起了身子,耸耸肩,说道:“傅余年,五百万,你能花的掉吗?”

    傅余年敲了瞧旅行包,倒是笑了,“你带的钱,最多只有一百万,剩下的呢?”

    “在车里!”

    白玉堂‘砰’的一下,将旅行包丢在了脚下,然后一脚踩在上面,“傅余年,这是公平交易,我要的东西呢?”

    “给你。”傅余年拿出手机,在白玉堂面前晃了晃。

    白玉堂脸色一沉,一把把手机抢了过去,点开了里面的视频,正是那天他与卢俊明妻子翻云覆雨的情景。

    白玉堂不由得脑门冒汗,这视频要是流传出去,那还不得炸了锅了,到时候他肯定要完蛋。

    他把视频删掉后,白玉堂心有余悸地长出口气,接着,他抬起头来,用小动作示意身后的众人包围,紧跟着他凝视傅余年,一字一顿

    傅余年笑了,说道:“我说过了,我说话算数。”

    “可是我不信任你,怎么办?”

    听闻白玉堂这话,傅余年笑了,“那这么说,白市长还想对我动手了?”

    “今晚你一个人,而我身后有四个杀手,很有优势,不是吗?”白玉堂露出阴沉而又得意的笑容。

    傅余年退后一步,脸上笑吟吟的,捡起了旅行包,“白玉堂,你总是那么愚蠢,那么自以为是,谁说我是一个人?!”

    “你这个狗杂碎,前两次没有杀掉你,这一次你不会有机会了。”白玉堂狠狠的咬着牙,可以说傅余年是他人生当中的一个坎,一道洗不干净的耻辱。

    “我看没机会了的是你吧。”傅余年笑着退开。

    而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笑一声,说道:“是啊,今晚没机会了的是你啊,白玉堂,我的白市长呦。”

    随着话音,一群有三十多人的大汉走上天台。

    白玉堂心中一震,听到这一声音,顿时浑身发颤,双腿如灌铅,等他确切的瞧见来人的样貌之后,一颗心沉入了无底深渊。

    他脸色瞬时间变得惨白。

    白玉堂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目,同时下意识地后退两步,手指指着来人,结结巴巴地叫道:“哭······卢俊明?”

    “呵呵,多谢你,搞过我的妻子,还记得我的名字。”哭弥勒笑呵呵的,走在最前面,一对虎目,死死的盯着白玉堂。

    白玉堂脑海中‘轰’的一声,完全炸裂,哭弥勒居然当众说出这句话,那就证明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世上了。

    白玉堂心底恨极了傅余年,一刹那双目血红,戾气十足,“傅余年,你这个狗杂碎,你骗我?”

    傅余年双手一摊,开怀大笑,“你不也是想带人做了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傅余年,我宰了你。”

    白玉堂猛地跳起来,伸手就想要扣住傅余年的脖子,只不过依他的身手,就连傅余年的脚跟都摸不到,更别说想要抓住他了。

    就在这个空隙,白玉堂身后的四个大汉,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白玉堂有些肥胖的身体靠在天台边缘,瑟瑟发抖,哭弥勒身后的大汉已一拥而上,将他围在当中。

    “啪嗒!”

    白玉堂直觉的浑身无骨,全身瘫软,一股寒意,从脚底板蹿到脑门顶,身体之中的力气完全被抽干一样,双膝一弯,跪在了哭弥勒面前。

    哭弥勒也蹲下了身子,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实话,我还要感谢你。”

    “啊?”白玉堂傻眼了,膛目结舌地看着哭弥勒。

    哭弥勒乐道:“要不是你,我怎么知道陪我睡了十多年的女人,居然给我头顶中草原呢。那样的女人,不值得拥有啊。”

    “卢老大,我错了,放过我吧,我真的······是鬼迷心窍了,真的错了。”

    “我不怪你。”

    哭弥勒一对虎目炯炯有神,“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好好回答我。”

    白玉堂擦了擦掉下来的鼻涕和眼泪,木然的点了点头。

    “你们是真心相爱吗?”

    白玉堂愣了。

    “我问你,是真心相爱吗?”哭弥勒加重了语气。

    “不是,卢老大,我是真的错了······”

    啪!

    哭弥勒一巴掌扇在白玉堂脸上,“可是,她告诉我,你们是真心相爱的,你猜怎么着,我成全她了。”

    咕噜!

    白玉堂喉咙动了动,这个时候,只要是有一线生机,他都要争取,听到卢俊明的话,顿时眼前一亮。

    他大力的点了点头,“卢老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哭弥勒笑了,先是小声的笑,紧接着是夜枭一般的笑声,“那我也成全你?”

    白玉堂一听到成全,顿时眉目含笑,双手伏地,不断点头,“多谢卢老大,多谢你成全,多谢老大。”

    哭弥勒转过身,朝着身边众人一挥手,“那就送他下地狱。”

    “啊?!”

    白玉堂听到卢俊明的话,顿时浑身瘫了下去,窝在地上像一堆烂肉,哼哧哼哧的喘着气,“卢老大,你不是要成全我吗?”

    “对啊。”哭弥勒露出很无辜的笑容,“送你们下地狱,成全你们这一对鬼夫妻啊。或许再过百五十年,等我下地狱的时候,你们都已经子孙满堂了呢。哈哈······”

    白玉堂身子蜷成一团,倒在地上,过来三四个大汉,一个抱头,一个抱脚,将白玉堂横抬起来,大步向天台的边缘走去。

    白玉堂已经吓得有点傻了,浑身哆嗦,有些语无伦次,连完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几个大汉将白玉堂抬到天台边缘,“砰”的一声将他摁在台沿上。

    哭弥勒摇了摇头,看了看浑身都是冷汗、脸上挂满泪水和鼻涕的白玉堂,他露出似笑非笑地表情,狞声说道:“我头上的绿帽子,是老子这一辈子的耻辱。”

    一脚踹出,白玉堂肥胖的身体飞了出去。

    楼底传来一道沉闷之声,不一会儿,又归于平静。

    哭弥勒笑了笑,“你的妻子,以后可就归我了,哈哈哈!”

    站在远处的傅余年心中一阵恶寒。

    哭弥勒转过身,瞧了傅余年一眼,笑呵呵的,道:“五百万我已经打到你的账上了,怎么样,收到了吗?”

    傅余年点了点头。

    “你觉得,五百万你能拿走吗?”哭弥勒抬起了头,望了一眼漆黑如墨的夜空,“小子,我不得不承认,在同龄人中,你的武道实力,你的心机城府,都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我更不能让你活着走出这儿了。”

    傅余年倒像是早就预料到哭弥勒会说这话一样,表情轻松,甚至还带着一点温柔的笑意,“这么说,卢老大也要成全我了。”

    “哈哈。”

    卢俊明仰头一笑,“只要白玉堂死了,你死了,我头上的绿帽子这件事,就可以到此为止了。”

    “也对。”傅余年点了点头。

    卢俊明笑了笑,示意周围的大汉动手,“基于这两点,所以我必须除掉你。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说一声感谢,要不是你,我不可能这么快弄死白玉堂这个垃圾。”

    傅余年很温和的点了点头,说:“哦!”

    “有句话你说的很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你,而你是螳螂,老子是黄雀。”卢俊明右手横举如刀,做出一个划过脖子的动作。

    ······

    小暖酱继续求收藏。

    向各位大佬低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