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69章 我们是天空的猎隼(一)
    ,!

    傅余年负手而立,神态自若,面对三十多人,丝毫没有惊慌,而是笑意满面的道:“卢老大,你知不知道有一种动物叫隼?”

    卢俊明眯起眼睛,对傅余年这个人,他很忌惮,若是今夜不把他弄死,任其发展几年,今后必将威胁到他在鱼跃市的根本利益。

    尤其是在傅余年击败卢三胜之后,他更加忌惮这个看似眉清目秀,实则胸有丘壑的少年人。

    哭弥勒没有回答傅余年的问题,而是咬着牙道:“什么意思?”

    “天空的猎隼,当然可以轻松的灭掉黄雀,就这么简单。”傅余年盯着眼前的卢俊明,对于他的做法,丝毫没有感到意外,“我早就知道,你不会放我离开了。”

    卢俊明望着傅余年胸有成竹的样子,有些气结,这个年轻人可真不简单呐。

    一人面对三十多人,面不改色气不喘,最关键的是能够镇定自若,哭弥勒是打心眼里欣赏他,但傅余年是对手,所以更要弄死他。

    李翰林望了一眼傅余年,低声对哭弥勒道:“老大,别和他废话,我看他是在拖延时间。越早解决他越好,免得出幺蛾子。”

    哭弥勒点了点头。

    傅余年提起了旅行包,笑呵呵的,“卢老大,我要走了。”

    “你走得了吗?”卢俊明大喝一声,龙行虎步之间,便蹿到了傅余年面前,“我知道你武道实力出众,但我身边有三十多人,而且老何就在路上。”

    傅余年摇了摇头,示意卢俊明不要太嚣张,缓缓地道:“我想,何八招是不会来了。”

    “为什么?”卢俊明眼皮子一跳。

    傅余年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不信你给他打电话啊?”

    卢俊明忽然感觉心头有点慌乱,他示意李翰林打电话。

    连打了三次,都是未能接通。

    卢俊明更是火冒三丈,“傅余年,你搞什么鬼?”

    “呵呵!”傅余年提起旅行包,大声笑道:“好好珍惜你活着的每一秒,因为过了今晚,哭弥勒这个名字将会成为历史。”

    傅余年话音落下。

    王胖子、马前卒、高八斗、苏凉七等人便出现在废弃化工厂,齐齐站成一排,身后跟着一百多天启社团兄弟。

    天启社团的人数接近六百人,这一次来的都是经过几位堂主精挑细选的精壮人员,个个身强体壮,战力非凡。

    一群人将哭弥勒的人堵在大楼前,紧接着,人们齐齐盯着那三十多人,有人肩扛大刀,手持短刀,腰挂钢刀。

    哭弥勒从下往上,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顿时心里觉得而有些不妙,“怎么回事?”

    “天启社团的人!”

    “天启社团?!”哭弥勒大骂一声,指着傅余年的鼻子,歇斯底里的吼道:“傅余年,你敢阴我?!”

    “你何尝不是呢。”傅余年头也没回,一步一步走下楼,等到快下天台的时候,傅余年回过头,呵呵一笑,“忘了告诉你了,你儿子现在就在我手上,所以何八招来不了了。”

    “你!”

    哭弥勒猛觉得胸口一滞,气息凝固,血气不畅,好像被人拿大锤子轰了一下似的,憋的十分难受。

    哭弥勒本来十分开心,认为今晚假意让傅余年约出白玉堂,他就可以趁机把傅余年也杀了,来个一石二鸟。

    他却忽略了傅余年的精明和老道。

    他一直以前辈自居,以老江湖的眼光看待这些冒头的社团新人,认为他们只不过是走了狗·屎运。

    尤其是觉得傅余年,很大程度上是靠着运气打败了刘三刀等人,才成为城西老大,只要他一出手,这些人必然土崩瓦解。

    此时此刻,他才从心底感受到傅余年的老道之处。

    哭弥勒心头一跳,瞧着地下一百多人的阵仗,黑压压的人群,战意高昂的年轻人,不由得心头一颤。

    他回头瞧了一眼身边的三十多人,无一例外的,脸色难看。

    “哈哈,哭弥勒,没想到吧,居然会有这么一天,我告诉你啊,待会儿你可要乖乖躺下来,被我蹂躏哦。”王胖子双手拄着宽刃大刀,一脸的憨厚,笑呵呵的。

    哭弥勒脸色瞬变,傻子都知道天启社团的人来干嘛了。

    “妈的,天启狗,你们是找死来了。”哭弥勒缓缓下楼,浑身不断散逸强悍的气机,脸色冷峻,鹰眼,钢筋铁骨,皮肤黝黑,相貌凶恶。

    这个时候,龟缩不是办法,而且以他鱼跃市地下大佬的身份,不允许缩成一团。

    而且,既然傅余年早就安排好了,能想到把逆转战局的何八招引开,那么今晚它是不可能叫来援兵了。

    “老大,我们据守吧。”

    哭弥勒摇了摇头,“与其困守,倒不如正面一战。毕竟我们是老江湖,对面的不过是一群没见过鲜血的新蛋子而已。”

    李翰林在心底暗暗否定。

    傅余年既然敢这么做,那肯定是有很大把握的,底下这些人,一看脸上凶悍冷峻的神情,就知道不是简单的打手,更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

    但是,李翰林又不敢戳破卢俊明的话,这个时候,也只有拼死一战了。

    哭弥勒大嘴撇撇着,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下面,冷笑着,手舞足蹈地大声嚷嚷道:“天启社团的野狗敢来送死,你们就不要手下留情。”

    “是!老大。”

    哭弥勒手下三十多人,也都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听他一声令下,望见对面的天启社团众人,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

    三十多人,潮水一般,急速下楼,狂奔而来。

    “哈哈,舒坦了好多天,又可以放手一战了。”马前卒露出憨厚的眼神,望见这一幕,非但没有害怕,而是下意识有些兴奋的舔舔嘴唇。

    王胖子听到马前卒这话,转头道:“妈了个臀的,少啰嗦,直接干。”

    马前卒和王胖子,周身气势骇人。

    苏凉七则是带领黑袍的人站在暗处,像一柄随时准备出鞘的利刃。

    王胖子撸起袖子,说完,手提钢刀,体内气机暴涌,先是环视一圈周围的敌人。

    最后,目光落在哭弥勒的脸上,哼笑一声,接着跨前两步,大声说道:“前面那个老鼠眼,塌塌鼻,鬼头蛤蟆脸的就是哭弥勒吧。”

    听闻他的话,哭弥勒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最气氛的就是别人骂他长得丑。

    他一侧头,抬手指向王胖子,叫骂道:“你这个死胖子,你他·妈是谁啊?是嫌命长了,送死来了?”

    “天启社团,王胖子。”

    “杂碎,我今天就撕碎了你。”说着话,他看了看左右的哭弥勒小弟,咆哮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

    高八斗见傅余年走了过来,笑着迎上去,“年哥,对阵何八招,你要小心啊。”

    “你就放心吧。”傅余年拍了拍高八斗的肩膀。

    一直像个闷油瓶的苏凉七带人走了过来,冲着傅余年露出一个很憨厚的笑脸,“年哥,长安在那边接应你。”

    傅余年点了点头,“笑一笑,十年少嘛,以后要多笑。”

    苏凉七愣了一下,伸手摸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傅余年没回头,而是大声的道:“灭了哭弥勒,占了他的地盘。”

    “年哥放心!”

    天启社团一百多人,在马前卒的带领下,大声吼道。

    哭弥勒是火冒三丈,暴跳如雷,在鱼跃市这一亩三分地上,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侮辱过自己。

    他一面担心儿子的处境,一面又想着突围,心里燃起了熊熊大火。

    “丑鬼,来啊,和我单挑啊。”王胖子继续挑逗哭弥勒。

    听到这话,哭弥勒脸色涨红。

    王胖子骂他是丑鬼,完全是触犯了他的逆鳞了,哭弥勒简直要气炸了。

    “小杂碎,你死定了!”哭弥勒两颗眼珠子瞪着我那个胖子,气的七窍冒烟。

    随着他一声令下,三十来号哭弥勒帮众齐声呐喊,钢刀,大刀同一时间举了起来,人们龇牙咧嘴,满面狰狞,一起奔杀过来。

    一名小弟速度最快,三步并成两步,来到马前卒近前,二话没说,抡刀就砍。

    他的刀快,马前卒的脚更快。

    马前卒一脚蹬出,正中对方的小腹,那小弟怪叫一声,倒飞出去,抡出去的钢刀也被马前卒一拳轰碎。

    在马前卒的这一脚一拳之下,也彻底拉开了双方大火拼的序幕。

    王胖子最喜欢的就是乱中取利,他膀大腰圆,虎背熊腰,一身千锤百炼的身躯如狼如虎,冲入对方的人群里,简直是要风有风,求雨得雨。

    他双手持钢刀,一刀砍砸在地上,地面炸出一道裂痕,大刀抡过去,时不时有人高声哀嚎,低声惨呼。

    大手抓过一人,便将那人高举过头顶,紧接着向前用力抛出,耳轮中就听‘哗啦’一声,被他扔出的帮众砸倒后面三四名同伴,众人在地上翻滚成一团。

    “嘿嘿······来啊,哭弥勒的孙子们。”

    王胖子继续碾压着哭弥勒的小弟们。

    在天启社团,只是因为有傅余年这样的武道天才压着,所以马前卒的实力并不显得出彩,其实他已经算是摸到魁首门槛的武道高手了。

    马前卒站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烈火一般的气机从体内爆发,直接将周围三人轰飞,几乎他身边三丈之内的人都在倒下。

    ······

    小暖酱继续求收藏,(*^__^*)嘻嘻……

    向各位大佬鞠躬,走过路过,点击一下,请收藏。

    本文热血又激情,搞笑又逗乐,值得一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