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70章 一群狗杂碎(二)
    ,!

    马前卒与哭弥勒一战而退,再战再退,不是他的实力不济,而是有意消耗哭弥勒的气力。

    哭弥勒是初入魁首境界的人物,而马前卒也是魁首境界,这两人本就打一个平手,谁也弄不死谁。

    马前卒也没有想着直接单杀哭弥勒,而是最大程度消耗哭弥勒的气力,然后合而围之,再聚而歼之。

    马前卒边战便退。

    倒是对面的王胖子,手上没闲着,嘴巴更没闲着,指着那边的哭弥勒,嘟嘟囔囔地说道:“打啊,倒是追我啊,哭弥勒你个龟儿子,你追我啊,老子日你先人板板,哎呀,可愁死老子我了······”

    这样的混战,哭弥勒想要近身也不容易,况且王胖子实在太灵活,刚一交手就跑,滑溜溜的像泥鳅,偏偏能听到王胖子这样的刺激。

    哭弥勒气的全身发抖,一脚踏下去,周围的青石板寸寸崩碎,嘶吼着,“死胖子,老子要抓到你,一定生撕了你。”

    “你来啊,老子等你呢,你倒是来啊儿子,丑鬼,真尼玛丑死了。”王胖子一边呵呵笑,一边叫嚣着。

    这时候,有数名哭弥勒的人向王胖子所在的方位而来,看到这两人,一名大汉窜入近身,挥手对王胖子就是一刀。

    王胖子吓的一缩脖,险险把这一刀躲开,紧接着,他回头大叫道:“妈的,来啊,我大天启社团怕过谁啊。”

    另一边,苏凉七逐渐向哭弥勒逼近,刀气森森,杀意凛凛。

    马前卒聚气在拳,气机凝聚在手掌之上,一掌看似没怎么用力,但气机如一面城墙一般,将那人的身体拍飞。

    他转头不满道:“胖子,别废话,速战速决!”

    苏凉七威风凛凛,跨步走过去,但一走一过之间,一脚踩在一愣脑门上,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那人两眼翻白,彻底昏死过去。

    苏凉七与王胖子,马前卒不断汇合,迎面便大喊大叫着冲过来一名手持大刀的小弟,来到他近前后,对着他的脑袋就一枪探过来。

    苏凉七微微侧身,闪过对方的锋芒,剑光一闪,悠然如一道闪电,眨眼之间大刀断裂,苏凉七面色如常,扣住那名小弟的手腕,只是随意的向外一掰,就听咔嚓一声脆响。

    那小弟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再看他的胳膊,前臂反折到另一侧。

    那名哭弥勒的小弟抱着骨折的胳膊,站在原地连声怪叫。

    王胖子笑了笑,“哎呀,你下手太狠了。”

    苏凉七并没有理会王胖子。

    可能是他的叫声实在太难听太惨烈,让原本已打算走开的苏凉七又退了回来,他看看清楚那小弟,笑着道:“你和你老大真像,一样的丑。”

    他说完,再瞧瞧他骨折的手臂,随即‘好心’的在面门补了一掌。

    那小弟如前一名持刀小弟一样,被苏凉七强悍的掌力气机直接拍飞出去三四米,躺在地上再也没起来,动也没动一下。

    王胖子如猛虎下山,不断在人群中搅合,翻腾,一丈之内的小弟一个个在地上翻滚,一名小弟准备从后面被他扫中面颊的那名大汉身体打着横摔倒在地,像个人形大沙袋似的,扑通一声砸在地上,一动不动,当宠死过去。

    另一名被他脚尖点中肚子的大汉一连退出五、六步,站立不住,跪坐在地,脸色难看,以片刀支撑着身体艰难的又站了起来。

    他咬着牙向前还走出两步,可紧接着,他的身子突然弯了下持刀斩杀王胖子,那只被那脑袋大的刀背打中,直接飞出去。

    又有一名小弟,被王胖子一脚掀翻,双手抱着肚子,侧身翻倒,躺在地上,如同一只被煮熟的大虾,身子佝偻成一团。

    那小弟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面颊不断滴淌下来,牙关咬得咯咯响,人已疼得叫不出声来。

    三十余名哭弥勒帮众,想要突围马前卒、苏凉七等一百余人,实在有点鸡蛋碰石头的意思。

    这也是哭弥勒看不起天启社团,认为这些人必然战力低下的代价。

    刚开始,场上的局势还一片混乱,人喊马嘶,分不清谁优谁劣。

    苏凉七带领的黑袍人员,个个出手狠辣,一招致命,一拳一脚之下,就有哭弥勒的人被掀翻在地。

    这样的战斗力,实在让哭弥勒的那些小弟有些泄气。

    而随着火拼的持续,场上的局势也渐渐变得明朗化,哭弥勒的人已有过半被打倒在地,哼哼唧唧地爬不起来。

    反观天启社团那边,一百人中损伤不到二十人。

    也就是说,哭弥勒的人与天启社团的人,基本上都是一换一的。

    此情此景,让哭弥勒看傻了眼,他做梦都没想到,天启社团的人竟然会这么强,强到自己的心腹也只能和他们打成平手的程度。

    一个新建立的社团,居然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见己方的局面越来越被动,哭弥勒也不由自主地一点点地向后退,看来今晚自己被人算计了。

    哭弥勒虽然愤怒,但并不傻,对于一个心狠手辣,善于使用阴谋诡计的人来说,要比寻常人更加看重自己的生命。

    最关键的是,他的儿子还在别人手上。

    就在他四下寻找可以脱身的机会的时候,有一人突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

    马前卒手里还拿着一把血迹淋漓的大刀,看到哭弥勒,他断喝一声,气机涌动,猛虎下山,大步而来。

    哭弥勒未战先怕,虽然他的武道修为不比在场的任何人弱,但也禁不住天启社团三巨头的联手攻击,何况刚才马前卒是有意要消耗他的气力。

    哭弥勒不是看不出来,平日里的胆量一瞬间也不知道都跑哪去了。

    他对身边的几名贴身小弟连连叫道:“拦住他!杀了他!别让他过来!”

    他推出手下小弟去拦挡马前卒,他自己则直奔化工厂废弃大门,夺路而逃,亡命狂奔。

    估计哭弥勒这辈子也没有哪回跑得像今天这么快,气机涌动到了极限,身形化为道道残影,等他来到大门出口,正要破门而出,猛然,在他的背后踹来一脚,一股罡风扑面而来。

    哭弥勒来不及闪躲,只好双手抱拳在胸防御。

    马前卒这一脚,完全是魁首境界的劲道,一脚踢出,罡风如刀锋,凌厉异常,直接将锈迹斑斑的大门踹开,切成碎片。

    哭弥勒被这猛然的一击轰击的身影暴退,同时心底生寒。

    “你不是要生吃我呢吗,来啊,我看看你的胃口怎么样,我已经洗白白了啊。”王胖子肩上扛着刀,刀身在滴血,赫然出现在哭弥勒的面前。

    “啊?!”哭弥勒忍不兹出生。

    马前卒、王胖子与苏凉七,三个人围成一个圈,将哭弥勒包围起来。

    身后还有高八斗在坐镇指挥。

    “来啊,吃我啊,龟儿子。”马前卒不断地刺激着哭弥勒脆弱的神经。

    “你······”

    哭弥勒总算回过神来,怒视着马前卒,闻言,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知道今晚不拼死一搏,就是死,心底一横,豁出去了。

    哭弥勒躺在地上的他大口喘气,汗流浃背,怒视着马前卒,他咬了咬牙,血灌瞳仁。

    “妈的。”

    他怒骂一声,再不多说废话,抡拳,拳风如滚石,轰隆落击马前卒的脑袋。

    马前卒是天启社团的悍将巨头,想要从他这儿打开缺口,基本不可能。

    他身形向下一低,巨大的身躯顿时如游鱼一般躲过哭弥勒的滚石拳风,等哭弥勒转回身形再找他时,忽觉得大腿一阵刺痛。

    哭弥勒低头再看,原来他的大腿不时什么时候已被划开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他不由自主地向后踉跄了一步,表情惊骇地抬头看向马前卒。

    只见王胖子正一脸憨厚地笑着,扮了一个鬼脸,冲他吐了吐舌头,嘿嘿地笑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啊。”

    哭弥勒气得脑袋嗡了一声,堂堂鱼跃市最大的大佬,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戏弄侮辱过。

    他‘啊’的怪叫一声,张牙舞爪地再次向高八斗扑去。

    马前卒照样和刚才一样,身子提溜一转,再次从他腋下钻了过去,与此同时,哭弥勒又感到另条腿一阵刺痛。

    堂堂的哭弥勒老大,什么时候受过这一种屈辱。

    这回他的另条大腿也多出一条口子,而且比刚才的口子更长更深,破裂开的皮肉都在外翻。

    身子一阵椅,险些坐到地上,急忙伸手扶住一旁的台阶,没让自己摔倒。

    形势不由人!

    此时的哭弥勒气机涣散,斗志全无,心惊胆寒地看着笑呵呵的马前卒,望着马前卒那张凶悍无比的脸,哭弥勒就从心底打寒颤。

    听闻马前卒说话,就像是听到了阎王的召唤一样恐怖。

    他哪里还敢再打下去,咧着大嘴,踉踉跄跄的向一旁跑,边跑边大叫道:“救我,小弟们,救我·······”

    他喊出还没两句,追上他的马前卒已一刀捅在他的后腰上,笑嘻嘻地说道:“生吃我啊,生撕我啊,我就在你面前。”

    哭弥勒终于站立不住,向前扑倒,他五官扭曲,一边奋力的向前爬,一边回头怒骂道:“狗杂碎,老子杀了你。”

    ······

    昨天说三更,结果只更新了两更,小暖酱抱歉。

    今天三更,嘿嘿嘿。

    求收藏!!!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