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75章 只有胜利者有审判资格(二)
    ,!

    傅余年缓缓走到何八招身前,瞧了一眼,脸色平静的道:“何八招,你输了,还有什么要说的?”

    “呵呵,输了,真的是阴沟里翻船了。”何八招浑身浴血,气息萎靡,横躺在地上颤抖,心腹受到毁灭性的伤害。

    他现在已经是奄奄一息,没有活命的可能了。

    与此同时,苏长安等人已经把何八招带来的两人剁倒在地上,血肉模糊,完全断绝了何八招逃出生天的最后一丝希望。

    “我何八招,少年天才,二十岁之时,已经是鱼跃市无敌了。后来跟着卢俊明打天下,所到之处,皆被我横扫,没有一人是我的对手。后来这二十多年,纵横鱼跃市,那些修行武道的人,个个都像狗一样,乖乖趴在我脚下。”

    何八招眼神死死的看着傅余年,“没想到啊,我何八招竟然败在了你的手上,可笑,可叹。二十年,差不多是一茬人长大了啊。”

    “是啊!”

    傅余年大笑起来:“何八招,没想到你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确实让我没想到。只不过你们控制鱼跃市,横行霸道,太过于嚣张,犯了众怒。这个时候,恐怕卢俊明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而卢家所有的产业,都尽归我天启社团所有。”

    “傅余年,你该死。”何八招脸上火辣辣的,他不允许自己高傲的尊严被人如此羞辱。。

    他的脸面,无法允许傅余年这么羞辱他。

    他是一线金刚境,傅余年是魁首,两人实力上的差别,正如萤火之光与皓月金辉,只是没想到,萤火之光居然掩盖了皓月的光芒。

    何八招咬动牙齿,发出‘嘎嘎嘎’的声响,“我早就应该灭了你,屠了你们这一群狗杂碎。”

    “这也是你的自大造成的。”傅余年瞧着落毛凤凰不如鸡的何八招,心中隐隐叹息,这就是世道的残酷之处。

    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审判别人。

    至于是不是站在正义的一方,并不显得那么重要。

    “我早该杀了你!”

    突然,他看似奄奄一息的身躯居然绽放出来了光芒,凝聚而成一道绚烂的锋芒,朝着傅余年冲击了过来。

    “霸道八拳,舍命一击!”

    这是惨烈的一击,也是何八招的第八招,舍身夺命的一击。

    “还要玩这个把戏吗?”傅余年冷冷一笑,似乎早就准备,因为他知道,何八招的第八招始终没有展露,就是在等待着这一刻。

    他心中暗赞,这个何八招的心机,也不是一般的深沉啊。

    傅余年不慌不忙,一指点出,化为一道流光,好似彗星赶月,穿破云层一般,袭破何八招的舍身一击。

    砰!

    何八招还没有起势的舍命一击,就被傅余年轻描淡写的化解。

    “你······”何八招恨恨的一拳拍在地上,地面被拍出一道裂缝,?他气得张口结舌,两只手直颤抖,半天才喊出话来。

    何八招死死的盯着傅余年,双眼之中的阴毒,似乎要将傅余年刺穿一眼,嘴里一遍遍的重复,说道:“我不甘心,我是不会死的。”

    “让我送你一程吧!”

    这次,傅余年没有和他说废话,跨步上前,迎着他怨毒不甘的目光,一拳轰下,就连何八招躺着的地方,也被砸出一个百倍于碗口大的深坑。

    何八招像煮熟的龙虾一样,扭曲着身体,死翘翘了。

    这位纵横鱼跃市二十年的巅峰武者,就这样憋屈的死在了傅余年的手上。

    “要不是你,或许我还不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领悟十龙十象术第三式的真义,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傅余年回过头,望了一眼夜空。

    那一轮明月,穿云破月,洒下皎白的光辉。

    苏长安收刀入鞘,带着身后三十多人相继走了过来,一脸震惊,但是当他们出来,看见了那何八招鲜血淋漓的尸体,每一个人都呆滞住了。

    苏长安愣了一下,低头,大声的道:“年哥,无敌。”

    “年哥,无敌!”身后的二十多人,齐声呐喊道。

    ······

    傅家小院中。

    傅开山望了一眼星空,哈哈一笑,“我这个儿子啊,终于出息了。”

    “赢了?”傅妈妈就站在傅开山身边。

    傅开山开心的点了点头。

    傅妈妈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忧愁,“傅家三代,从你老爸,到你,再到你儿子,都是爱折腾的主儿。三代人,三条路,都不好走啊。”

    傅开山将傅妈妈揽在怀中,在她脸上啵了一口,“这就是他·妈的命。”

    “老夫老妻了,让人看见多不好。”傅妈妈脸上晕开浅浅的绯红,继而道:“太平日子过完了,是不是该离开了?”

    傅开山双手叉腰,“离开了好啊,到时候咱们两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顾忌那两个小王八蛋。”

    傅妈妈撇了撇嘴,在他胸口轻轻掐了一下,“老不正经。”

    ······

    这一晚上,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天启社团其他堂口的人,在马前卒和王胖子等人的率领之下,不但击杀了哭弥勒身边的核心力量,更是以一种雷霆之势,完全横扫卢家所有底盘。

    王胖子和马前卒,就像推土机和粉碎机的组合,所过之处,完全碾压对手,根本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

    在这一对组合后面,则是三年都没有露面的上官狗剩,此时此刻,他手里攥着一沓子厚厚的文件。

    每当马前卒和王胖子占领一处地盘,上官狗剩就会把转让文件递到负责人的面前。

    一面是血水淋漓的钢刀,虎视眈眈的天启社社员,另外一边则是上官狗剩笑呵呵的递过来的转让文件。

    没有人愿意死,所以很多人都选择签字。

    哭弥勒死了,卢家完蛋了,天启社崛起,成为鱼跃市地下大佬已经不可避免,现在还留恋卢家二选择和天启社作对,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几乎所有人,都选择签字。

    就这样,王胖子和马前卒每打下一个地方,上官狗剩的文件就会笑呵呵的递过来。

    甚至到了快天亮的时候,有些负责人知道了这个消息,自己主动带人过来签字,双方很友好的完成了签约。

    不得不说,这是鱼跃市社团发展史上最奇葩的一幕,但在大棒钢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所有人都会选择屈服。

    到天亮的时候,卢家的所有家底产业,已经完全落入了天启社团之手。

    横扫了卢家地盘,又把周围许多小社团的人员完全打散,几乎所有带头反抗的人,全都送他们上了天堂。

    天启社团在鱼跃市这一战可谓是一战成名,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崛起的新贵,将会成为鱼跃市地下规则的主宰。

    这就是实力。

    只有硬邦邦的实力,才能赢得尊重和臣服。

    “年哥,今晚太过瘾了,哈哈,打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王胖子滔滔不绝的描述着今晚的战斗。

    马前卒和高八斗已经算是社团的老人,这样的场面见的多了,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底还是非常激动的。

    所有人都知道,今晚之后,将会意味着什么。

    傅余年很欣慰的点了点头,“做的不错。”

    “哈哈,还是年哥布局的好。”王胖子朝着傅余年竖起了大拇指,看得出来,他确实很激动很兴奋。

    “哈哈······”

    “胖子,你这马屁都拍到马腿上了。”

    “胖子,现在知道跟着年哥有前途了吧。”

    “妈了个臀的······”胖子咕咚咕咚喝完一大杯水,顾不上擦嘴,大叫道:“要不是我带着你,说不定你现在还在那儿玩泥巴呢。”

    “哈哈······”

    天启社团经此一战,彻底崛起,这也是社团所有人都为之兴奋的事情。

    这时候,反倒是上官狗剩面带忧郁。

    他挤到了傅余年的身边,有些难以开口的咬了咬牙,最后还是说道:“年哥,卢三胜在咱们手上?”

    “嗯嗯。”高八斗点了点头。

    傅余年心里也很好奇,这个时候上官狗剩主动打听卢三胜的事情,是决定要报仇还是另有目的?

    上官狗剩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年哥,他可以不死吗?”

    “什么?!”

    “狗剩,你脑子秀逗了。”

    “他可是仇人,再说了,哭弥勒就是杀了你老爸老······的人啊。”胖子自觉说错了话,一巴掌赶紧捂住嘴巴。

    “可是······”上官狗剩心底似乎也在纠结,过了许久,才说道:“卢俊明也死了,这一段恩怨就算是了了。”

    他说完,抬起头盯着傅余年。

    傅余年摇了摇头,“狗剩,要不是三年前你的家族遭遇变故,或许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和我们为伍。你生活优渥,家境富裕,教育良好,自然听的是满口仁义道德,求的是与人为善。”

    上官狗剩的头点的更低了。

    “可是,我要告诉你,满嘴仁义道德的背后,就是男盗女娼,与人为善的另一面,就是强壤夺。这是个人吃人的世界,我们要做的,就是成为最强大的那一群狼,而不是任人宰割的绵羊。今天放了卢三胜,他必定会来寻仇,我不想给社团留下任何后患。”

    高八斗拍了拍上官狗剩的肩膀,“要么不做,要么做绝,这就是一个成熟社团立足的不败法则。”

    呼!

    上官狗剩深呼吸了一口气,努了努嘴,脸上浮现的笑容,“年哥,高哥,胖子,马哥,长安和老七,谢谢你们,我知道了。”

    他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眼神清明而又坚定。

    ······

    小暖酱继续求收藏·······

    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