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89章 只可惜人心善变
    ,!

    傅余年心底也很矛盾,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情说给章怀义呢?

    就算要说,这个时机也要掌握的很好,否则的话,楼月儿反咬一口,那么到时候他们三人反倒成了搬弄唇舌的小人。

    而且与章怀义了解越深,就越知道,这个老大就是个直性子,说话也是竹筒倒豆腐的主儿,心底藏不住事。

    傅余年也拿不定主意,章怀义是否会对周定邦动手,傅余年示意王胖子和苏长安,只好静观其变了。

    章怀义见时间差不多了,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出去吃饭吧,其他几个兄弟已经等着了。”

    便站了起来,傅余年三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楼月儿一脸的贤惠,替章怀义整理好了衣服领子,舒展了袖口,说道:“你们男人谈事情,我就不跟着出去了。”

    章怀义劝了一会儿,楼月儿还是拒绝了。

    “能娶到这么贤惠的妻子,是我的福气,你嫂子一般都在家做家务,今年我们还打算要个孩子呢。”章怀义眼中的宠溺,饱含深情。

    楼月儿脸蛋一红,双目含羞,轻轻掐了章怀义胸口一下,鼓起了两片莲藕一样洁白剔透的香腮,“你看你,一得意就乱说话了。”

    傅余年作为一个旁观者,冷眼瞧着这一切,心说道:“她确实很贤惠,你可是没见到如何在别人怀里贤惠呢!”

    倒是王胖子哈哈一笑,没心没肺的道:“章大哥义薄云天,月儿嫂子贤惠漂亮,天作之合啊。”

    章怀义很开心的样子,看来很喜欢听到别人夸赞楼月儿。

    傅余年故意落在后面,瞥了一眼楼月儿,她的眼神冷如寒冰,有些迫不及待的拿起电话,看来是打给周定邦的。

    用脚趾头一想都知道,肯定是串供的。

    别墅阳台上,楼月儿瞧着楼下的四人,眼中寒芒更盛,一手握着一把精致的匕首,猛的一下,便将一盆盆栽横切下去,一分为二,沙土撒了一地。

    楼月儿拨通了电话,气急败坏地说道:“是不是昨晚咱们两个·······的时候,你还派人去杀那个死鬼了?”

    周定邦有些吃惊,说道:“咦,你怎么知道的?”

    “愚蠢!”

    楼月儿更生气了:“章怀义的命就是这三人救下来的,而且他们成了结拜兄弟,现在正要找你们吃饭呢!”

    “什么?这怎么可能!”

    周定邦猛地一惊,手中电话一颤,大声道:“你说的三人,就是昨晚输入一道罡气给我的那三人?”

    楼月儿紧咬着玉白的牙齿,“不然呢?”

    “世界上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你是个白痴啊!昨晚就不应该动手杀他的,现在是招惹到这三人了,你说怎么办?刚才差点就暴露了!”楼月儿说到最后已经是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贤惠淑女的形象瞬间崩塌。

    周定邦一时之间也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道:“现在,章怀义只知道是我派人要杀他的,但是他目前还不知道我和你有染?”

    “那是当然,不然以他的狠辣手段,你觉得我还能活着给你打电话吗?”楼月儿将把一把小巧的匕首藏在袖中。

    “那······那这三人说了什么没有?”

    楼月儿摇了摇头,恨恨的道:“那个丹凤眼的少年,不是善茬,他也在寻找说出来的合适的机会。”

    周定邦惊魂甫定,呼了口气:“那就还好,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楼月儿直接骂了出来:“那现在怎么办?我告诉你,章怀天对你背着他做的那些事情早就清楚了,今天来吃饭,你要早做准备。”

    周定邦哈哈一笑,说:“放心吧,章怀天那老乌龟,动不了我。”

    “那不一定。”

    楼月儿呼了口气,一双眼睛阴冷起来:“记住了,宴会上有机会就动手,没机会你自己离开怀义社团。我会趁机宰了那三个小畜生。”

    周定邦的声音阴冷,说到后面,却是调笑了起来,“哈哈,说不定在酒宴上,我就能把这三个小畜生,还有那死鬼一起宰了。到时候怀义社团就是我的,你也就是我的,宝贝儿,昨晚没有尽兴啊,老子好想在你和章怀天的婚床上来一个炮火连天。”

    “少跟老娘嬉皮笑脸。”

    楼月儿脸上一红,随即严厉的斥责了一声,继续说道:“最好能把这四人一锅端了,否则必然是大患。”

    周定邦一听就乐了:“放心吧,我办事,妥妥的。”

    楼月儿骂道:“妥妥的,昨晚怎么会出事?!”

    周定邦讪讪一笑,语焉不详,把昨晚的失误糊弄了过去,拍了拍胸脯,语气认真的的说:“我估计宴会上动手没有胜算,毕竟还有另外两个碍事的堂主。最好是能把这四人灌醉,然后在你家别墅宰了。”

    楼月儿在思索着这种可能性。

    周定邦又说道:“放心吧,我现在就恨不得宰了章怀天,然后把你弄到欲仙欲死,直达天堂呢。”

    “闭嘴!”

    楼月儿嘴上虽然严厉,但语气已经没有那么冰寒了,甚至还夹杂着一丝丝的期待之感,“记住了,若有机会,要一击必杀,不然后患无穷。”

    “放心吧,就像我伺候你一样,我知你深浅,你知我长短,一定能把这件事情办妥当了,放心吧,我的美人。”

    楼月儿发出一声魅惑的呻吟,说道:“说正事儿呢,正经一点。”

    周定邦嘿嘿一笑,色眯眯的说:“有你这样的美人,我还不得时时刻刻肃然起茎,顶裆拜访啊。”

    楼月儿有气无力的呼吸,轻斥一声,虽然周定邦的话听起来没什么毛病,但楼月儿却能听出来其中的浪荡之意。

    他身体一软,这时候要是周定邦在身边,早就已经温香软玉,任他摆弄了。

    周定邦淫·笑不止:“月儿,我昨晚经过一夜的苦心钻研,已经练成了金刚茎,等这件事情结束了,我们两个一定要大战一番。”

    “呸!”

    楼月儿笑骂了一声,满心欢喜,“去你的!”

    傅余年也拿不准章怀义这一次赴宴,到底会不会对周定邦动手,不过目前最要紧的,是楼月儿这个人。

    傅余年试探性的道:“义哥,你和嫂子是怎么认识的?”

    一提到楼月儿,章怀义脸上就会洋溢幸福的笑容,这个心思爽直的黑脸大汉,也变得可爱起来。

    章怀义笑了笑,双眼溢出漫漫的感动,嘴角的笑意也温柔的起来,语态淡淡的道:“我记得那时候我还是无所事事的烂仔,整日在大街小巷混日子。有一次跟着几个哥们去喝酒唱歌,每个人都叫了个妞。坐在我身边的女孩子长的国色天香,中间她摸着我的手摩挲着,一起唱了几首歌,结束时她的脸贴着我的脸说了一句话:挣点钱不容易,以后这种地方不要来了,看你手上的茧,省点钱给嫂子买件漂亮裙子,给孩子买点小礼物。”

    “那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女人将来一定会是我的妻子,后来我逐渐起势,社团也走上了轨道,就把你嫂子娶回家了。”

    傅余年心底也是有些讶异,没想到楼月儿,会说出这样的话。

    只可惜,时过境迁,人心最善变啊。

    “哈哈,你嫂子很旺夫,自从娶了她,我的事业也是一路顺风顺水。”说到这儿,章怀义停顿了半天,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傅余年也没有再追问。

    四人很快就到了一家饭店,章怀义率先进入预定好的包厢。

    傅余年三人跟着进来。

    忽然间,尙纵横和贺八方站了起来,有些惊讶的道:“哦,你们三个?”

    章怀义有些疑惑,“你们见过?”

    于是尙纵横便把昨晚在大排档的事情说了出来。

    章怀义哈哈大笑,“这就叫做不是兄弟不聚头。”

    卧蚕眉周定邦瞧着傅余年三人的眼神,先是脸上浮现浓烈的惊讶,而后则是透露出刺骨的冰冷。

    “兄弟们!”

    章怀义大手一挥,搂着傅余年的肩膀说道:“告诉大家一件事,我和傅余年,还有另外两个兄弟结拜了,大家都是兄弟了!”

    包厢中的三人都露出震惊的模样。

    章怀义又哈哈一笑,说:“傅余年三兄弟救了我的命,以后,傅兄弟就坐怀义社的第二把交椅,负责产业经营。”

    这句话一说出来,不光是傅余年吓了一跳,周定邦他们也都吓了一跳。

    虽说傅余年救了他一命,但章怀义一出手就送出社团第二把交易,而且把社团的经济命脉交到他手上。

    这是多么大的信任。

    傅余年连忙说道:“义哥,我恳请你收回成命,在坐的三个堂主,论能力实力,都要比我突出太多了。”

    章怀义拍了拍傅余年的肩膀,说道:“傅兄弟,你别谦虚,我知道你是少年英才,你有这个能力!”

    傅余年心底,是既感且佩,同时也暗暗摇头,章怀义根本不适合做一个社团的老大。

    社团第二把交椅,管理财务,这都是一个社团最核心的东西,一拍脑门,就交给一个外人?

    在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傅余年愿意接手,也是相当于把自己架在火上烧烤,处于孤立之地。

    外来之人,毫无建树,一步登天,占据要位,控制经济,试问底下那些为社团流血流泪的堂主,心底会服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