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90章 失去玩具的孩子
    ,!

    章怀义或许是个好大哥,好丈夫,但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社团掌舵人,轻率的作出决定,不顾底下人的意见,盲目的安插人手,豪气一笑掷千金,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社团崩溃。

    他能够创建一个社团,带领一个社团崛起,但却不是一个守成者,怀义社团在他手上,分崩离析是在所难免的。

    尙纵横,贺八方包括周定邦,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有没反应不过来,不过既然章怀义当众这么说了,他们即使反驳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尙贺二人对傅余年的观感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两面之缘,算不上多么深入的了解,只好讪讪一笑,抱拳道:“年哥!”

    傅余年一举坐上怀义社团第二把椅子,地位自然要比在座的三个堂主高一些。

    江湖、武道、社团,不论年纪,只要资历深,地位高,实力强,你就得俯首。

    周定邦脸上浮现一抹不屑,只是转过头,嘴角弯起,双手一抱拳,手上却没有丝毫力气,道:“恭喜年哥。”

    傅余年也是被章怀义架在了大火上烧烤,也只能谦虚地说:“同喜,同喜,大家都是兄弟。”

    三个堂主,都很不服气,这是人之常情。

    只不过章怀义既然这么信任他,傅余年也不想让他失望。

    那么第一件事情,那就是要清除掉周定邦这个社团的毒瘤了。

    接下来,章怀义向傅余年简单介绍了一下三个堂主。

    贺八方机敏沉稳,善于苦战,可以说是怀义社团第一战将,而且武道实力已至魁首,在龙门市也算是小有名气。

    尙纵横善于防守,沉默少言,怀义社团这些年能够安定平稳,多亏了他的防守,其余的社团就算对怀义社有想法,但都突破不了他这一道高墙防线。

    尙纵横贺八方,这两人一攻一守,铸就怀义社团十多年的稳定。

    章怀义举起了酒杯,一双虎目直勾勾的盯着周定邦,咬了咬牙,忽然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不配做这个大哥?”

    呼!

    除了傅余年三人之外,在场三个堂主顿时面色一变,尤其是周定邦,脸色像吃了辣椒一样,顿时泛红,眼神不安起来。

    章怀义冷眼一瞧,“都是兄弟十几年了,先干了这杯酒吧。”说完,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尙纵横和贺八方两个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明白一向好爽的老大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说。

    不过既然能坐到这个位置,也都不是傻瓜,瞬间便意识到社团内部或许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了。

    大家喝完了杯中酒。

    章怀义虎目冰冷,刺着周定邦,“小周,你跟我多长时间了?”

    这是老大要收拾小弟的标准开场白。

    周定邦眼光逡巡,显然是在寻找着脱身之法,一旦章怀义动手,他就可以第一时间闪身而逃。

    “十二年了!”周定邦继续低着头,但眼珠子不停的转。

    “呵呵。”

    章怀义哈哈一笑,只不过笑容中却没有一丝丝高兴地成分,“说吧,你昨晚为什么要那么做?”

    周定邦神情狡猾,知道这个时候已经瞒不住了,还不如直接坦白,于是猛地跪下来,“大哥,是我一时鬼迷了心窍,是我错了。”

    章怀义坐在了周定邦面前,低头弯腰,看着他。

    周定邦猛地举起手,扇了自己两巴掌,泪眼朦胧,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大哥,是我错了,是那几个小弟做的事,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

    演艺界那些演员的演技和周定邦相比,都可以去扫厕所了。

    周定邦连说带哭,反正基本就是把这人撇干净了,自己是如何无辜,如何的被手底下的人欺骗,说到后来,就连傅余年都有些不忍心了。

    章怀义盯着痛哭流涕的周定邦,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好好反思反思,等你想通了,就来别墅找我。”

    周定邦低着头,听到章怀义的话,也有些懵了。

    他没有想到的是,章怀义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他,顿时又是说了一大堆好听的废话,一阵感激涕零。

    只不过在场其他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周定邦的右手,始终紧紧贴着腰心,这就表示章怀义一旦动了杀心,他就可以第一时间拿出家伙,反杀章怀义。

    傅余年心中冷笑,这个周定邦,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刚才这一番做作的表演,不过是掩盖自己的野心,争取时间而已。

    接下来的宴会,气氛顿时和谐了许多,尤其是周定邦,不断给章怀义和傅余年灌酒,喝的那叫一个欢乐。

    章怀义不断满饮,而傅余年却能推则推。

    周定邦的心思,他岂能看不明白?

    ?等众人吃完了饭,这才散开。

    章怀义已经在周定邦甜言蜜语的炮弹和酒水迷魂汤的双重夹击下喝醉,身体摇摆,酩酊大醉。

    周定邦提出要送章怀义回去。

    傅余年了却笑着拒绝了。

    周定邦讶异地看着傅余年,问:“你们三个会开车?”

    王胖子很自豪的拍了拍胸膛,说:“我是老司机,不管是豪车火车,炮车三轮车,老汉推·车,都没问题,技术杠杠的。”

    既然王胖子这么说了,周定邦也不再坚持。

    傅余年转过身,道:“长安,你怎么看?”

    苏长安摇了摇头,“周定邦是个狡诈之徒,他必然心存不满,一定会对义哥动手的。我看我们还是早做准备吧。”

    傅余年会心一笑,“长安,你越来越聪明了。”

    “都是跟年哥学的。”苏长安听到傅余年的夸赞,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刮刮下巴。

    傅余年道:“周定邦一定会借着见义哥的机会,在别墅动手。长安你和老七去带人,埋伏在别墅周围,记住,不要打草惊蛇,一定要等周定邦的人全部进入别墅之后再动手,一网打尽。”

    苏长安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年哥!”

    周定邦看着远去的车子,眼神之中,尽是杀气,便坐进了自己的车子里,然后立刻拿出手机。

    他给楼月儿打了过去:“那个死鬼喝醉了,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今晚我会带人来别墅,你要做我的眼睛,盯住他们。”

    “没杀了他们?你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楼月儿心里一惊,听到了周定邦后半句话,更是怒不可竭,骂道:“你还要在别墅动手?有把握吗?”

    周定邦阴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道:“谁能想到我敢在别墅动手?这就叫做出其不意,一招制敌。”

    “我看那三个人都色眯眯的,对我有意思。如果有机会,我会趁机杀了那三个小畜生。”楼月儿咬着牙,想了想,周定邦说的很有道理,道:“记住了,这一次只能成功,不让我们都得死。”

    周定邦嘿嘿一笑,“我的小月儿,那我就茎候佳阴了。”

    楼月儿听到周定邦的淫·词浪句,顿时浑身一颤,她最喜欢的,就是周定邦的百般花样和出其不意的淫话,总会让楼月儿心神荡漾,浑身燥热。

    车子在路上疾驰,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后座上的章怀义忽然身体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然后从钱包中掏出一张照片。

    章怀义脸色像熟透的苹果,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照片,开心的笑了,笑的有点傻,嘴角还挂着一道晶莹的口水。

    笑呵呵的,像个傻子一样。

    笑着,笑着,章怀义哭了。

    章怀义趴在座位上,嘤嘤而哭,“月儿,我这辈子,心中再也没有其他女人,可你为什么那么做呢?”

    “我是多······多想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啊。”

    “月儿。”

    “我的好月儿,好妻子。”

    “我······我知道自己成了乌龟了,可我还是想给你机会,以前那么纯洁干净的你,到底去了哪儿了?”

    “我不杀周定邦,也是为了让你不那么伤心,只是希望你改过自新啊。”

    “我怕我杀了周定邦,你也会跟着去死啊。”

    傅余年听到章怀义的哭诉,惊讶程度,不啻于晴天响动惊雷。

    原来,章怀义什么都知道。

    一个男人,要如何爱一个女人,才能这么处处为她考虑,才能这样百般容忍,才能这样没心没肺,才能这样假装糊涂。

    唰!

    忽然,周定邦将手中那一张照片撕碎,丢出了窗外。

    傅余年眼角瞥见,那是两人的结婚照,照片中的两人,依偎在一起,郎才女貌,笑得很甜很甜。

    章怀义那一瞬间的眼神,无辜而又可怜,就好像失去了最心爱的玩具的孩子,痛哭流涕,撕心裂肺。

    ······

    小暖酱继续求收藏。

    继续向各位大佬低头。

    这一章不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