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91章 少一点套路
    ,!

    傅余年扶着章怀义到了别墅。

    楼月儿开门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一抹阴冷,这个女人,妩媚、心机、与隐忍都做到了极致。

    楼月儿替章怀义脱去外套,盖上被子,用**的毛巾擦了擦脸,侧脸看过去,细心而又温柔。

    她见只有傅余年一人,随后问道:“你的那两个朋友呢?”

    傅余年心中冷笑,嘴上却笑嘻嘻的,“去找女朋友了。”

    楼月儿扑哧一笑,“现在的小鬼可真调皮,十六七岁就有女朋友了,可要注意安全措施哦?”

    说话的当口,媚眼瞄了傅余年一样。

    傅余年故意装作有些微醺,二二忽忽的样子,走出房间,坐在了别墅外的游泳池旁边,他掬了一把水,扑在脸上,努力清醒了一些。

    这时候,楼月儿走出房间,微微一笑,就躺在躺椅上,慵懒随意,上身洁白衬衣,下面银灰套裙,光着脚丫在那里随意的晃着。

    楼月儿瞧了傅余年一眼,“小兄弟,你没喝酒啊?”

    傅余年也随意的坐了下来,笑眯眯的道:“喝了一点,只不过我酒量好,没什么影响而已。”

    一个巨大的游泳池就在蓝天白云之下银银发光,微风拂面,空气清新凉爽,这样的生活已经差不多算是最顶级的享受了。

    在泳池边,还散落着一地的奢侈品包装袋,还都没有开封,胡乱的散落着。

    “小兄弟,看来你很早熟啊。”楼月儿一边说着,一边就坐了起来,眯媚眼如丝的瞅着傅余年。

    没等傅余年开口,楼月儿伸了伸懒腰,贴身的白色衬衣里面透出诱人的白色浑圆,在温柔的阳光下更加显得无比饱满。

    纤柔小腰之后连接着宽大肥厚的丰臀,配上白嫩丰腴的长腿,全身曲线毕露,诱惑异常,说道:“过来,帮你姐试一下鞋子。”

    说完,就直接半躺着,翘起白嫩的大长腿指了指傅余年。

    楼育儿光滑圆润的脚踝洁白无暇,脚趾很匀称,趾甲都修的很整齐,从鞋尖露出来,白白的脚趾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闪闪发亮,像十片小小的花瓣,显得非常的性感。

    就在傅余年靠近的一瞬,楼月儿伸手揽住了傅余年的腰。

    傅余年微微一怔,“月儿嫂子,这样不好吧。”

    “哦,害羞了?”

    楼月儿媚眼玩味的盯着傅余年,轻轻地笑着:“你的而两个朋友去找他们的女朋友,你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对不对?然后你没有去找,送你大哥回来,这里面也有想见我的意思,我说的对不对?”

    “可惜,你的杀气太盛了。”傅余年微微一笑。

    楼月儿脸色一变,似有隐藏,不甘心的道:“我们两个人的暧昧,你说这话就有点破坏气氛了。”

    傅余年暗暗摇头,这个女人还不死心,他伸了伸嘴巴,示意楼月儿看向游泳池。

    果然,游泳池的倒影中,楼月儿手中那把匕首,在阳光下上上发光,刀尖已经对准了傅余年的脖颈。

    楼月儿猛地身体一闪,像一只受惊的小猫咪一样,躲开傅余年有一米远,脸上满是惊讶和恐惧。

    “你早就知道我要杀你?”楼月儿手中还握着那把匕首,只不过一双玉手颤抖,刀尖向外,却没有了强烈的杀气。

    傅余年摇了摇头,“你的这些套路,都过时了,大嫂。”

    楼月儿垂下了手,将匕首慢慢收好,一双美目刺这傅余年,“好深的心机啊。”

    “人和人之间,就不能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傅余年倒是笑呵呵的,躺在了刚才那一张躺椅上。

    “可是······你不死,我心不安。”楼月儿也发现傅余年并没有对他动手的意思,放松了警惕。

    傅余年呼了口气,哈哈一笑,道:“其实,我不会把你们的事告诉大哥的。”?

    楼月儿哼了一声:“就算你说了,他会信吗?我们是夫妻,而你们只不过是所谓的兄弟而已。”

    “我的兄弟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喜欢拍照,他的手机,现在就在我口袋里,你要不要看?”傅余年冷笑地看着她。

    楼月儿的脸色猛然一变,立刻又拿起了把一把匕首。

    傅余年笑了笑,“一百个楼月儿,都不是我的对手。”

    楼月儿听到傅余年的话,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重新蹲在了游泳池的旁边,“说吧,你想怎么办?让我陪你睡,还是要钱?”

    “如果你看上我了,现在就可以陪你,床上、躺椅上、游泳池都可以,你尽管来吧,我让你干!”楼月儿咬着牙关。

    傅余年偏了过头,笑呵呵的,“其实根本就用不着我说,他早就知道你和周定邦的那点龌龊事。”

    “什么?”

    楼月儿身子一缩,呼吸陡然一紧,声音也变得尖锐而又凄厉,“这不可能,你肯定是在骗我,这不可能······”

    “呵呵!”

    楼月儿瞪着眼:“这不可能,不······”

    这个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傅余年拿起躺椅上面的手机,上面显示的联系人正是周定邦,傅余年笑了笑,“给,接电话吧。”

    楼月儿猛地从傅余年手中夺过电话,冲向了别墅房间。

    “怎么样,杀掉那三个杂碎了没?”周定邦的声音传出来,落在了傅余年耳中。

    楼月儿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机会。”

    “算了吧,还是我来。”

    周定邦淫·笑了一声,“小月儿,放心吧,一切我都安排好了,今晚过后,这四个讨厌的杂碎都会完蛋。我就在你家别墅的地下室,你快来吧,我茎候佳阴啊。”

    楼月儿面无表情,点了点头,“好。”

    ······

    别墅的地下室,原本是章怀义用来紧急救命之用的,毕竟混社团的,都会有那么几个盼着自己早点死的对手。

    只可惜,却被周定邦开发,成了他和楼月儿两个人幽会的炮房。

    楼月儿走进地下室房间,周定邦正打开一瓶红酒,“砰”的一声软木塞被打开了,浓郁的酒香立刻缭绕在两人之间。

    周定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赞道:“好酒。”

    楼月儿唇边含着冷笑,道:“你还有心思喝酒?”

    “放心吧。”

    周定邦笑了笑,“我已经安排了人,里里外外的包围了整座别墅,入夜之后,一举杀掉所有人,到时候我就是社团大哥,你就是我妻子。”

    听到周定邦的安排,楼月儿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周定邦搂着楼月儿坐下,“来,干一杯,这可是好酒啊。”

    楼月儿撇了撇嘴,有些不以为然,“你怎么知道是好酒?就因为价钱很贵?”

    周定邦笑而不语地往两人的酒杯中倒了三分之一,递了一杯给楼月儿,口中笑道:“首先是软木塞的学问,理想的软木塞应该是只有底部是湿的,而其它的部份保持干燥。”

    “太干或太湿的软木塞都表示空气已经进入酒内,也就影响了酒的品质,理想的状态应该是软木塞的底部是湿的,而其它部份保持干燥。”

    周定邦说着,忽然嘴巴靠近了楼月儿,朝着耳畔吹了一口热气,色眯眯的道:“另外若软木塞潮湿的部份,带有酸味或不好的味道,表示这瓶酒可能已被开过。不知道我的小月儿,是不是像这软木塞一样,底部也湿了呢?”

    楼月儿面色绯红,被周定邦忽然的挑逗激的有些花心乱颤。

    周定邦轻轻的晃动着酒杯说道:“酒的色泽,无论是白酒或是红酒都应该是清澈的,有些红酒颜色较深,但是也不至于混浊不清。”

    “颜色的色度也很重要,就像紫色通常是年份较轻的酒,深红色是较成熟的酒,砖红色或褐色则是代表更成熟的酒龄,而这瓶葡萄酒清澈透明,色泽饱满,由此可以证明它绝对不是普通的葡萄酒。”

    “那也不能就此证明一定是好酒。”楼月儿轻轻抿了一口好酒,刻意刁难道。

    周定邦笑了笑,再次凑近了楼月儿,道:“待会儿我可要好好检查检查,是不是那两颗葡萄是不是紫色的,颜色深不深哦。”

    楼月儿已经被周定邦连续的挑逗弄得有些燥热迷糊。

    周定邦开心地跟楼月儿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并为她再次添上,心中却为此而大感高兴,不禁兴奋的搓了搓手。

    “为美人美酒再干一杯。”

    陈年的红酒又被誉为具有诱惑力的红色液体,因为越是储存时间长的红酒,口感越柔和绵软,但是在红酒柔和的背后,确实非常大的后劲。

    不到半个小时,楼月儿已经有些微醉了,只见她面色红润,秀目朦胧,大概是身上燥热,不自觉地解开了外衣的纽扣,身子斜依在椅背上。

    周定邦可是清醒的很,好像真如酒逢知己千杯少一样,除了身体微微发热之外,其它的是丝毫不受影响。

    “不能这样!”

    楼月儿俏脸绯红,紧咬下唇,拼命地用力想拉开周定邦的色手。

    周定邦抚上楼月儿光洁细嫩的大白腿。

    ······

    明天上架,小暖酱很忐忑。

    各位大佬,请多支持,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