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92章 鼻孔吊着两串鼻涕的大男孩
    ,!

    楼月儿双手救援,被周定邦腋下的手拦住,两手都无法使用,意乱情迷的楼月儿根本无法抵御强悍的男人。

    “不要······他们就在楼上呢。”

    周定邦从容牢牢压住她的腰臀,仅剩一丝清明神智的楼月儿奋力把周定邦从紧靠的身边推开,“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还是不要了。”

    周定邦无赖似的平躺在床上,嘻嘻笑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一个醉鬼,还有三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畜生。”

    楼月儿轻手抚了抚跳动的小鹿,还差忘了重要的事,“我总有一种感觉,那个傅余年不简单,虽然看起来是个孩子,但却很有城府,而且为人机警。等今晚的事情过了之后,我再好好陪你,任你摆布。”

    楼月儿抚摸着周定邦坚实的胸膛,手指尖在贲起的肌肉上缓缓摩挲,她有些享受这种半遮半掩的感觉。

    周定邦岂会听不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眯眯一笑道:“那好,那我就在这儿休息,等天黑了办大事。”

    楼月儿说着不理会周定邦,双手枕头,闭上眼睛,假装睡觉起来。

    楼月儿立刻急了,放下被单,倾身过去想把周定邦推下床,只是这一次刚接触到他的身体,就猛然的被他翻身压在身下。

    周定邦热烈的吐息,温柔且炽热的吻落在光洁的额头,小巧鼻梁、雪白的粉颈,凸起的优美锁骨,令她忍不住轻哼起来。

    醒过神来的楼月儿不安的扭动的身子想要把他甩下来,结果四肢却被制住无法动弹。

    “别乱动!”

    周定邦的声音沙哑充满,气息炽热,吓的楼月儿立马跟僵直了身子的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擦到枪走火了。

    周定邦见楼月儿微微抵抗,笑着翻身把她抱在身上,死死的紧贴在他的胸膛,让她不禁紧张地颤声道:“快放我下来,这······这还是白天啊。”

    周定邦不松反紧地嘿嘿笑道:“月儿,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

    周定邦英俊清朗的面容、有点坏坏的笑容和明亮的眼睛近在咫尺,楼月儿心头一阵剧烈跳动,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种迷乱的感觉就好像坐过山车一样,一阵又一阵的眩晕,她感觉到了周定邦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与她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交叠在一起。

    他的体温,他柔韧而坚实的身体,他有力的手臂,即使隔着两层并不单薄的衣服,还是可以让她清晰地感觉到。

    “别······定邦,我总是······”楼月儿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都可以拿来煮鸡蛋了,挣扎地说道。

    “嘘,跟着我的节奏,一起摇摆。”周定邦坏坏地笑道。

    楼月儿脸羞得更红,本能地扭动螓首闪避,让他不能得逞。

    周定邦也不在意,缓缓跳动楼月儿的欲·望。

    “唔!”

    半梦半醒的楼月儿听到自己的轻喘,绯红的绝色丽靥更是羞红一片、丽色嫣嫣,娇羞不禁。

    周定邦调笑道:“跟着我的节奏,一起摇摆吧。”

    楼月儿羞怯地闭上秋水盈盈的的媚眼,宛如文长的春水桃花绽放。

    ······

    傅余年躺在泳池边,吹着风,享受着惬意的午后阳光。

    这时候,章怀义嘴里叼着雪茄走了过来,“兄弟,陪我杀人?”

    傅余年站了起来,脸色平静,气势沉稳,“好啊。”

    两个大男人,相视一笑。

    地下室的门口,站着两个人。

    一人眼角留着泪滴,脸上却绽放出笑容,说:“月儿,穿好衣服。”

    傅余年道:“周定邦,留给我吧。”

    楼月儿听到章怀义的声音,浑身一颤,脸色瞬间苍白,嘴皮子开始打颤,她卷起辈子裹住了身体,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砰!

    傅余年一拳砸开地下室的门,目光冰冷的盯着周定邦,“你口中的小畜生,主动来找你了,怎么样,和我过过手?”

    周定邦死死咬着牙,穿好了衣服,仰天大笑一声,“章怀义,你真他·妈的窝囊,老子给你戴了这么多年绿帽子,你就一直忍着?”

    楼月儿脸上再无一点血色,歇斯底里的喊道:“周定邦,你住嘴!”

    “哈哈,章怀义,你的女人,尝起来就是不错。”周定邦勾了勾手指,握紧了拳头,指着傅余年,“小畜生,我会亲手宰了你。”

    周定邦摆出架势,下一瞬间,猛然暴起,一拳砸来,状若猛虎下山。

    傅余年伸手一拳,快若闪电,双目根本捕捉不到他的拳影,“啪”的一声,所有人都听到了声响。

    哗啦!

    一拳之下,周定邦直接就摔了出去。

    周定邦连带着撞翻房间中的酒柜,还有数张凳子,被撞的头晕眼花,第一次交手,他连傅余年的身体都没有摸到。

    周定邦猛地吐出一口气,双目血红,“这不可能,我是武道魁首境。”

    他一边叫喊,一边脸色惊恐,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

    傅余年龙行虎步已经到了他的身后,紧跟着单手如龙鳞之爪,裹住了一张水桶一样大的凳子,对准周定邦躬起的后背轰然砸下去。

    整个动作没有丝毫的迟疑。

    咔嚓!

    泰山压顶一般落在周定邦背后,那一张凳子被砸的破碎成了好几块,支离破碎,而周定邦则如遭雷击,哀嚎一声,重新趴在了地上。

    周定邦躬身,双手抱着后背如小虾米在地上蠕动。

    傅余年面无表情,重新抓起一块板凳腿,对准周定邦的脑袋,劈头盖脸呼地砸下去。

    地下室随即传来了一声声如丧考妣的惨叫,中间夹杂着木屑不断支离破碎的尖锐声音,其中还有闷响。

    再看周定邦,头上、后背、双腿、脚跟满身是血,趴在地上艰难蠕动,想要逃离这傅余年一手捏造的人间地狱。

    周定邦再一次扶着墙站起身,运足力气,砸了过来。

    嘭!

    周定邦对自己这一拳抱有很大信心,本以为这一拳之力足够将傅余年打趴下,就算再不济,也能将傅余年击退。

    但,事与愿违。

    这卯足劲道的一拳,根本就没有伤到傅余年,反而把自己搭上了。

    周定邦望着自己因为被反震而肿起来的胳膊,眼睛里全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嘴皮子打颤,“这······这不可能的,你的武道没有那么强大。”

    他愣,但傅余年很清醒。

    “你终日沉迷酒色,身体早就成了一个空壳子,境界再高,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已。而且气海不畅,体内小周天气机凝滞,要不是昨晚我出手,你现在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傅余年目光一转,嘴角缓缓扬起。

    周定邦还没有调整过来,傅余年猛地一脚,前脚掌正中周定邦命根处,这一招完全就是狠招,一招制敌,屡试不爽。

    周定邦立刻趴跪在地上,双手捂裆,惨叫着连连后退,最后一屁股蹲在地上,数息之间,全身颤抖,非人类能承受的疼痛让他满身汗流滚滚,脸色红的通透,好似煮熟的虾子。

    他反手扣住周定邦的腰身,一只手提着脑袋直接朝着地下室的墙壁撞去。

    咔!

    周定邦一头撞在墙壁上,将墙壁砸出一个碗口大的深坑。

    周定邦随机头破血流,当场感觉天旋地转,昏死过去。

    傅余年迈步向前,周定邦趴在地上不断地痛叫,发现他太聒噪了。

    傅余年摇摇头,转身向他走去,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另一只手握拳便抡。

    一拳,周定邦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两拳,周定邦口鼻喷血,叫不出声。

    三拳,周定邦身如死蛇,不吭声。

    第四拳,第五拳下去······

    周定邦已经是两眼翻白,全身抽搐,神志不清,处于半昏迷状态,回荡在地下室的惨叫声也戛然而止。

    傅余年的拳头,并没有随着叫声的停止而停下来,继续一拳一拳地落在周定邦的头上。

    每一拳下去,都能看见飞溅在半空的血沫子,溅射在雪白的墙壁之上。

    傅余年的脸上,身上也全都是血。

    此时傅余年的脸,犹如千年困兽出笼,狰狞不堪,这种气氛只能说恐怖,他脸上身上的血沫子汇聚成血水不断在身体上流下来。

    那血流的痕迹便成为一道道鲜红的血痕。

    观之,触目惊心。

    傅余年提起像死蛇一眼的周定邦,一手卡着脖子,拽了出去,在地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章怀义猛地一踹,关上了房门。

    没有人知道章怀义和楼月儿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是他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脸色灰败,神情恍惚。

    章怀义像喝醉了一般,脚步虚浮,深一脚浅一脚,抬起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幽幽的道:“兄弟,是不是要下雨了,天上怎么这么灰暗?”

    傅余年没有回答。

    章怀义停下了脚步,慢慢的,双目恢复了清明,咬牙道:“兄弟,周定邦安排了人要晚上动手?”

    傅余年点了点头。

    “嗯嗯,你来处理吧。”

    章怀义紧紧搂着楼月儿的身体,一秒钟都舍不得放开,眼泪如雨,连成丝线,“我要给她洗一次澡,换上漂亮的衣服,修剪一下指甲,梳理一下头发,这么多年一个人操劳家务,手上也有茧子了。哎······”

    章怀义笑的没心没肺,像个鼻孔吊着两串鼻涕的大男孩。

    傅余年鼻头一酸,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

    小暖酱诚求订阅,谢谢诸位大佬,鞠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