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93章 切水果的正确姿势
    ,!

    入夜之后,傅余年三人走在一楼客厅中,等待着敌人的降临。

    沙沙!

    傅余年三人精神一振,分从楼下和楼上走来的人纷纷露出头来。

    傅余年抬头向上看,因为有阳台的遮挡以及转角的遮挡,只能瞧见一道道的黑影,一楼也是人头涌涌,人数不少。

    这些人一个个行动迅捷,整齐划一,十分有纪律性,由此看得出来,应该是社团老手,一排黑影徐徐靠近,手中是明晃晃的冰寒钢刀。

    傅余年三人以逸待劳。

    周定邦的安排十分巧妙,先在楼下布置一群人,在楼上又布置一群人,正好将章怀义在二楼的卧室包围,来一个前后夹击。

    只可惜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周定邦已经半死不活,无法传出消息,而傅余年却早就安排苏长安布置了人手,准备来一个反包围。

    正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双方一打照面,谁都没有说话,互相凝视着对方,王胖子咂了咂嘴巴,随手抓起一根铁棍子,站在了楼道口。

    苏长安微微一笑,则站到向下的楼梯通道口,二人把傅余年护在中央。

    王胖子面对这些早就准备的人,一点都不慌张,反而眼神之中,涌动着炽热的战意,一边侧回头,笑哈哈的说道:“年哥,你说的真对,打人是一种很炫的东西,我真的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暴力。”

    苏长安伸手摸索了一下钢刀的刀刃,“年哥,你去二楼。”

    “武道要勤加磨练才能进步,拳头要浴血才能刚硬。”

    傅余年自然之道苏长安的意思,扑哧一笑,幽幽道:“我也好几天没动手了,正好让我热热身子。”

    傅余年对周定邦的人本就窝着一肚子的火,现在对方又不知死活地找上门来了,他又怎么可能会退缩。

    苏长安拿起了电话,直截了当地说道:“老七,来的时候记得带上涂料,水桶,今晚要洗一地的鲜血。”

    苏凉七早就在傅余年的安排之中,隐藏在暗处,现在接到苏长安的电话,那就证明要动手了。

    只不过当他听到要洗一地的鲜血,暗暗摇头,恐怕今晚周定邦安排的那些人,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的。

    苏凉七下意识的握紧了刀柄。

    苏长安话音还未落地,楼上和楼下的两波大汉齐齐出刀,大吼一声,宛如一波浪潮一样,齐刷刷的朝着他们三人猛冲而来。

    王胖子眼神之中,闪烁着燃烧的光芒,在黑夜之钟看起来特别明亮,一个小弟的刀还没有劈下来,王胖子手中的铁棍已经落在那人的脖颈上。

    啪!

    这一铁棍可是蓄积大极大的力气,一棍子下去,铁棍卢肉,那小弟闷哼一声,身子一歪,直接从三楼楼道上滚下去。

    落地的小弟身体一个倒栽葱,脑袋先着地,双腿抽搐了几下,已经没有了声响,看来是死翘翘了。

    第二个小弟见王胖子出手狠辣,毫不犹豫,一刀顺着脑门劈下来。

    “嘿嘿!”

    王胖子露出呆萌的笑容,小白牙在黑夜中显得尤其渗人,一拳砸在那个小弟的小腹上,拳头突进三分。

    那小弟直觉的自己的肚子像是被火车头撞击一般,五脏六腑完全崩溃。

    王胖子双手像大铁钳一样,箍紧那人的身体,举起那弯曲着身体的小弟,不由他反抗,直接从三楼顺势丢了出去。

    砰!

    那小弟落地之后,砸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王胖子一棍一拳,虽未见血,已经解决了两人。

    第三人见王胖子勇猛无比,准备来一个侧面偷袭,哪知道这个看似行动缓慢的胖子无比灵活,躲过刀口的同时,一肘子将那人击落。

    那小弟从三楼直接滚落到了傅余年脚下。

    那小弟恍恍惚惚的从楼道站起身,双手在楼道中摸索着钢刀。

    傅余年轮圆了一腿,正中面门,耳轮中就听‘咔’的一声脆响,整个鼻梁完全被踏平,大汉声都未吭一下,满脸鲜血,当宠死过去。

    傅余年蹲下身形,将大汉手中的钢刀捡起。

    周定邦安排的这边,未战已经折损三人,这让其他人更是心惊胆寒,只不过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只能咬着牙冲上去干了。

    苏长安在上,那些人在下,他占据地利优势,手中挥舞着刀锋,一刀下去,总有那么一两个倒霉蛋倒下去。

    他的姿势,特别像现实版的切水果,毫无章法,刀刀下去,简单粗暴,直接有效。

    王胖子力道凶猛,出手雄厚霸道,打起仗来大开大合,基本上都是一招制敌,看上去就给人一股勇猛的气势。

    他一人守着三楼楼道,就算对手占据地理优势,仍然不能前进一步,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霸道气势。

    而苏长安则相对比较灵活,出手刁钻,并不与敌人硬碰硬,但每一次的出招又都能击中对方的要害,刀刀诡异,又让人防不胜防。

    傅余年站在二楼中间,则成了相对清闲的一个,偶尔有漏网之鱼,也被傅余年绞杀在脚下。

    很快,双方在狭窄的楼梯通道里混战到了一处。

    对方有多少人,傅余年看不清楚,只不过依照人影和声势判断,恐怕不下三四十人,这是保守估计。

    傅余年抓起倒在楼道的一人,居高临下的砸下去,下面的人猝不及防被重物砸中,轰然倒下去四五个。

    相对来说,王胖子就不占优势了。

    毕竟对方人多,而且居高临下,乱刀齐齐砍出,越到后面,胖子就有些乱了,只不过依旧凭借霸道的攻势,对方也没占到多少便宜。

    傅余年示意苏长安注意,然后他俯冲而上,刚好架住一人偷偷刺出的阴险一刀,猛地一震,那刀锋一震颤鸣,被霸道的气机震开。

    王胖子瞪圆了双眼,大骂一声,“妈了个臀的,玩阴的。”紧跟着深吸口气,向前进身,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臂,向自己怀中一扯,那人直接趴到在了王胖子怀里。

    胖子瞅着那人,嘿嘿一笑。

    猛地将那人浑身摁在地上,跳起来就是一顿乱踩。

    嗒嗒!

    王胖子一脚之力,本来就巨大无比,更别说是跳起来双脚用力,几下之后,那人浑身软绵绵的,骨架子都快被王胖子踩散了。

    大汉双手抱头,但还是被踩的浑身冒血,衣服破碎,天旋地转、头昏眼花。

    他挣扎着抓住楼梯通道的扶手,颤巍巍地站起身,还没来得及寻找敌人的身影呢,傅余年已来到他近前。

    咔!

    傅余年丝毫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一肘子暴击过去,直接将那人钉在楼梯上,再加上身体的反冲之力,一瞬间口鼻冒血,倒了下去。

    大量的鲜血从那名大汉的喉咙涌出来,咕咚咕咚的,像小口的地下泉涌一般。

    他两眼翻白,整个人趴在楼梯上,一下一下的抽搐着,还不到十来个呼吸的时间,身体完全僵硬了下来。

    见对方大汉源源不断涌来,傅余年捡起了那人手中的刀,朝着前后两人大喊道:“没必要手下留情,速战速决。”

    对于这样一群人,丝毫没有留手的必要,能尽快解决最好,虽然这是独栋别墅,但动静大了,免不了被周围的拽察觉。

    他们刚来到龙门市,不想这么快就被其他的社团盯上,暴露在其他人的眼皮子底下。

    苏长安和王胖子自然也领悟了傅余年的意思。

    而且,傅余年下死手也有道理,一方面他们三人处于劣势,再说了,对穷凶极恶之徒手下留情,那就是置自己于死地。

    傅余年话落,就有一个不怕死的大汉冲到了眼前。

    他摇了摇头,真是杀不尽的敌人头啊。

    傅余年对送上来的人头毫不客气,一刀挥过去,那名大汉双目圆睁,双手捂着喉咙,可惜已经被浓烈的死气弥漫。

    傅余年痛下杀手,让对面的大汉们心惊胆寒,三十多人面对三人,丝毫占不到任何便宜,到目前为止,已经死亡多人。

    这可不是折损,受了伤还可以再恢复,而是直接战死。

    傅余年的举动,同时也让王胖子和苏长安的血液沸腾起来,跟随在傅余年身边,就是这样的热血和霸气。

    王胖子搓了搓手,见手臂上的鲜血擦去,嘿嘿一笑,他突然大吼一声,像一头下山饿虎一般,向楼梯上的大汉们冲去。

    一名大汉猛然回神,大叫一声,与此同时,手底下毫无保留,对着王胖子的脑门就猛砍一刀。

    王胖子身子闪到一边,同时铁棍下劈。

    啪!

    铁棍砸在那名大汉右臂之上,直接骨折,手臂弯曲成一个可怕的形状,同时手中的刀也发出‘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王胖子第二棍子,直接落在大汉的脑门上。

    那大汉甚至一僵,然后像半截木头桩子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周围的大汉们见到此人的惨状,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个汗毛倒竖,头皮发麻,打心眼里生出一股寒意。

    王胖子甩动铁棍,盯着眼前那些大汉,脸上露出阵阵淫·笑,嘿嘿嘿嘿,“妈了个臀的,都过来,让我试试你们的脑袋有多硬。”

    杀红了眼的王胖子,已经开始主宰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