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94章 月黑风高夜
    ,!

    王胖子已经杀红了眼,一步跨出,咆哮出声,大力向前冲去,等他来到对方人群前时,迎面同时砍过来两把钢刀。

    王胖子猛地闪身,两把钢刀的刀刃划出破风之声,几乎是擦着他的胸膛划下,不可谓不惊险。

    这两把钢刀刚砍过去,又有一把钢刀向他迎面砍来,刀锋直取他的脖颈。

    王胖子暗暗咬牙,但无奈空间太过于狭小,只好一步跃起,一脚踩在楼梯扶手上,堪堪躲过去那一刀。

    当!

    钢刀的刀口力道不坠,劈砍在墙壁上,在黑夜中冒出哗啦啦的火星子。

    王胖子大喝一声,“妈了个臀的,该我出手了。”趁着对方收刀的空档,大手探出手来,一把将对方持刀的手臂抓住,紧接着一拳钉在了墙壁之上,对方吃疼,怪叫出声,手中刀脱手落地。

    啊!

    王胖子这一拳砸下,后有墙壁垫着,一拳直接将那名大汉的手臂砸的骨裂冒血。

    王胖子趁势出击,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抓起落在地上的钢刀,抬手的瞬间,刀尖横着挥了过去。

    噗!

    那名大汉惨叫一声,双膝跪在地上,一脸的难以置信,他双手紧紧捂着肚子,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他躺在楼梯台阶上,身子突突直哆嗦,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不断的汩汩流出,只一会的工夫,便将地面染红好大一滩。

    王胖子一手持铁棍,一手钢刀,鲜艳欲滴的血液彻底激发了他胸腔中的烈火,勇猛更胜从前。

    一名黑衣大汉见势不妙,退又无处可退,咽了一口唾沫,立刀格挡,只不过王胖子不管不顾,一刀砸了下去。

    当啷!

    一声剧烈又刺耳的声响传来,那大汉手中的钢刀齐柄而断,最重要的是,王胖子这一刀太过于凶猛,横立的钢刀并未架住刀口下砸之势,钢刀毕露的锋芒划过大方的脑门,然后顺着嘴巴中央切了下来。

    咔嚓!

    一声骨头破裂之声,钢刀的整个刀身切开脑袋,刀口最终隐没在脖颈中间,其血腥又恐怖的场面让周围的大汉们皆感毛骨悚然,吓得亡魂皆冒。

    王胖子这一手太过于惊悚,那些大汉甚至有些吓得呆住了。

    这个看起来脸蛋白白,笑起来呆萌憨厚的胖子,居然会有这么强悍霸道的战斗力。

    他们本来以为这一次动手灭掉三个人,而且还是年纪不大的学生,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却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幕发生。

    哪些站在后面的大汉双腿发软,脸色惊恐,开始后退。

    他们的角色,也由之前的狩猎者成为了猎物,尤其是刚才那位大兄弟的死法,太过于惨烈惊恐,许多人心中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另外一边,苏长安也是不断有人倒下,那些人已经被苏长安逼迫到了楼下游泳池的位置,再退就到了墙脚了。

    苏长安作为白袍堂的堂主,平日里作风比较低调,一般情况下不会出手,社团内的兄弟也没有机会见识他的手段。

    此时此刻,在漆黑的夜色中,这才是属于苏长安的战场。

    苏长安双手持刀,面对那么多人的攻击,丝毫不退,反而步步紧逼,身体犹如泥鳅一般,直接钻进对方的人群里。

    在他进入人群的一瞬间,手中的双刀也开始了表演,两道寒光闪烁,不时的有大汉倒下去。

    在他左右的两名大汉大概是队伍里面的小头头,一见战场上的形势,就知道他们今晚的处境很不妙了。

    上面三楼的人占据优势,反而被王胖子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要是他们还打不开缺口,那么今晚就只有等死了。

    两个大汉互看一眼,交换一下眼神,双双怒吼一声,将手里的钢刀举起,作势要向苏长安的头顶砍去。

    只是他们的刀还没有砍下来,苏长安已出手如电,双刀像风扇叶子一样,在他二人的喉咙上飞快地各划过一刀.

    后面的人根本就没有看清苏长安的这两刀,还以为前面的带头小队长愣愣的,站在那儿害怕了,顿时道:“老大,是不是要撤退了?”

    苏长安冷声一笑,“撤退,你们走的掉吗?”

    话音未落,苏长安踢出前面中刀的两个大汉,那两人的身体向后扑了过去,趁着这个空挡,苏长安再度近身。

    又有两人倒下去。

    短短不到半分钟,四个人已经倒下去,这让后面的人无不心惊胆寒,吓得五内俱碎。

    这一场周定邦预先安排好的伏击战并没有持续的太久,前后的时间加到一起也没超过五六分钟,三十多个大汉,至少有一大半的人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永远和这些世界说了再见。

    他们没有想通的是,为何周定邦一直没有出现。

    剩下还不到十个人,见此情景,所有人无心再战,纷纷逃走,可悲的是,三楼的大汉被王胖子和傅余年堵在了阳台最角落,退无可退。

    一楼的人,则被后面包过来的苏凉七的人抄了一个底朝天,一个不剩。

    大汉们冲不下去,只能一退再退,最后剩下五六个人,全部退到别墅顶楼的天台上。

    这时候,苏凉七快刀斩乱麻,乱刀解决了楼下的人,带人冲了上来,等他见到傅余年时,瞠目结舌地问道:“年哥······你们没事吧?”

    傅余年笑了笑,“收拾了他们,然后让兄弟们把尸体清理一下,再把地上的血迹冲洗干净,把墙面也都涂刷一遍,别留下太扎眼的痕迹,还有,动作尽量轻一点,别引起周围拽的注意。”

    “是!年哥!”

    苏凉七暗暗咧嘴,没想到三个人的战斗力就这么强悍,本来摩拳擦掌,以为能大干一场的,却么想到跑过来打扫卫生了。

    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苏长安大半夜的打电话,让他带上清洁工具,还有墙壁涂料了,原来是为了打扫战场用的。

    他吞了口唾沫,说道:“年哥,剩下的人怎么办?”

    傅余年走进了房间,“留给你们热身吧。”

    苏凉七平日话不多,但属于比较狠的那一类,他挥了挥手,七八个黑袍堂的兄弟们像虎狼一样扑了过去。

    那些被困在顶楼的大汉们一个都没跑掉,被苏凉七带人包了饺子,悉数送他们去了另一个世界。

    与此同时,黑袍堂的人员也在井然有序的打扫楼道,搬运尸体,擦洗血迹,粉刷墙壁,做起事来十分专业。

    傅余年走进了房间。

    章怀义冲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傅兄弟,坐下吧,今晚的事情做得很好,很干净。”

    “这是我应该做的。”傅余年点了点头,与此同时,心中一惊,章怀义能叫出他的名字,那就证明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了。

    章怀义脸上露出欣慰的神色,靠在沙发上,显得有气无力,长出了一口气,道:“傅兄弟,你是少年英才,怀义社团的账务,我准备让你接手。另外,周定邦就交给你处置了,这样的人我看见就恶心。”

    傅余年递给章怀义一杯水,点了点头。

    ······

    对于怀义社这种本来就从零到有,一路血腥打拼起来的社团而言,冲突这种事情太过于正常了。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昨晚的事情会闹的这么厉害。

    第二天一早,尙纵横和贺八方两个堂主就到了。

    章怀义用冷漠的声音讲述了事情发生的过程,两个堂主痛骂周定邦不是个好东西,然后再安慰安慰章怀义,要节哀顺变之类的客套话。

    章怀义又对他们宣布,从今天开始,傅余年接手周定邦原来的事务,并且开始管理社团财务。

    另外,章怀义还带着傅余年巡视了几个社团旗下的地盘。

    只是最后,章怀义搂着傅余年,道:“周定邦手下的小弟没有参与昨晚的事情,那么战死的三十多人身份就很可疑了。甚至,周定邦有可能勾结了其他的社团。”

    他说完,拍了拍傅余年的胸膛。

    章怀义虽然精神不振,但作为社团老大,那一股敏锐的嗅觉却没有迟钝,反而更加的敏锐。

    有关于这一点,傅余年早就考虑到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直接击杀周定邦的原因。

    下午的时候,别墅走进来好几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其中领头的年轻人面相很和善,见到任何人都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章怀义指着其中一比较激灵点的说:“兄弟,以后你就管理社团财务,这是魏文长,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他。”

    看得出来,章怀义现在的心思有些不在社团经营商了。

    楼月儿的死,对他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傅余年点点头,知道魏文长在这些人里算是比较有威信的。

    到了晚上,傅余年走进了贵妃酒吧。

    这间酒吧,之前都是周定邦管理,但之前因为一次社团暴动,酒吧差一点就被毁了,后来在魏文长的带领下,才重新装修起来。

    魏文长恭恭敬敬的走上来,道:“傅哥,咱们什么时候开业?”

    傅余年笑了笑,突然问道:“这个酒吧为什么叫贵妃酒吧?”

    魏文长愣了一下,没想到傅余年问了这么一句,不过他反应激灵,道:“以前嫂子在的时候,曾经唱过一首贵妃醉酒,所以就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楼月儿?”傅余年继续问道。

    “对,就是死去的那个婊·子。”魏文长不明白傅余年的意思,眉眼之间转了转,道:“年哥,你看要不要重新取个名字?”

    “不用了。”

    傅余年点点头,又问道:“你们平常,都做些什么?”

    魏文长说:“就是看好场子,有时候搬运一下酒水之类的,最重要的是防止有人捣乱,有时候也收一下账。或者暗中交易一些武学,这是社团主要的收入来源。”

    傅余年点点头,表示明白了,“这一片会有人捣乱?”

    魏文长有些惊讶的望着傅余年,心想既然成了老大的兄弟了,居然还不知道周围有什么势力?

    魏文长依旧态度恭敬,只是眉眼间有些不屑,“龙门市鱼龙混杂,大型社团很多,我们大多惹不起,还有很多和我们差不多的社团,经常会有摩擦。有时候闹的大一点,会死人的。”

    “嗯嗯。”

    傅余年不动神色的点点,然后吩咐道:“你去联系这儿上班的姑娘,还有酒吧经理,下周酒吧开业。另外社团的武学交易,你给我一个汇总,我要看看。”

    “我知道了,傅哥!”魏文长嘴角微微扬起,面上依旧很恭敬的退出了办公室。

    第二天,傅余年到了酒吧。

    魏文长他们不在,酒吧里有些乌烟瘴气的,都是些十八九的青年,一个个流里流气的,屁本事没有,牛·逼吹的满面飞。

    傅余年随便找了处座位坐下,看看魏文长什么时候能过来。

    正坐着好好的,在他面前一个散座,喝扎啤的两个徐混,一个红头发,一个白头发,都是发型咋咋呼呼的。

    那个红头发的就指着傅余年说:“你看那个傻·逼,也不喝酒,傻乎乎坐在那儿。”故意说的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

    那个白头发的就跟着笑,不停的拿眼睛瞄傅余年。

    傅余年的脸一沉,直接站了起来,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红头发的不知道是不是真彪,又指着傅余年说:“老子说你是个傻·逼呐!”

    傅余年撇了撇嘴,在自己的酒吧还能被一伙徐混辱骂了,这要传出去还不得被苏尚卿王胖子他们笑死了。

    傅余年也没惯着他毛病,直接从旁边的酒桌上抓起一个酒瓶子,砸在了红头发的脑袋上。

    红头发的没想到傅余年说打就打,还没反应过来,酒瓶子就在他脑袋上爆炸了。

    砰!

    巨响的一声,整个酒吧有些乱了,红头发妈的骂了一声,和白头发的就一起冲了上来。

    以傅余年的修行,想要对付这样两个货色,简直不费一点力气,傅余年伸手抓嘴头发的脑袋,“咣”的一下就磕在了酒桌上。

    只听他“嗷”的一声惨叫,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上已经红红的一片了。

    这个时候,白头发从后面攻过来,傅余年神识敏捷,半转身一拳,这一拳直接砸在白头发小腹上。

    白头发直接飞出去,落地的时候撞在了沙发上,双手捂着肚子,脸红的和煮熟的虾子一样,想要呼一口气都困难。

    又有七八个徐混围上来,傅余年也没客气,甩手一拳,这下砸在一个光脑袋的脸上,一颗后槽牙直接飞了出来。

    这一伙徐混转眼之间就被傅余年打翻了四个,其余的人没有害怕,反而像是疯了一样围攻过来。

    后面一个徐混手里抓着酒瓶子的碎片,朝着傅余年的脖子扎过来,就在他脸上狞笑,以为能一击得手的时候,他没想到傅余年会突然转身。

    傅余年运足力气,一肘子砸在那人额头上,整个人都向后飞了出去,不少人都“呼”的一声,跟着往后退了几步。

    就在这个时候,傅余年怒道:“我是贵妃酒吧的老大。”

    ·······

    小暖酱还在老家,更新少,等会去了,一日三更,节操保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