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95章 龙套的哭诉
    ,!

    这句话喊出去后果然有效果,围成一圈的混子们都愣住了,但也就愣了三秒,有人喊道:“放你妈的屁,你小子这么年轻,谁会把这么赚钱的酒吧给你?”

    “兄弟们,别信他,弄死他。”

    这句话一出来,就像是吹响进攻的号角,人群再次汹涌而来,傅余年又打翻了两人。

    当然,以傅余年魁首境界的武道,若是动用气机,一拳足可以将这些人的脑袋砸碎,这是面对这样一群混子,完全没必要下杀手。

    就在剩下的六七个混子还在围攻傅余年的时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魏文长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他从人群的后方挤过来,众人给他让开一条路。

    魏文长来到傅余年的跟前,看到地上打滚的人,又看看围拥的众人,跺脚道:“这是傅哥,也是酒吧的老板,你们他·妈的瞎了眼睛吗?!”

    他的话很有威严,众人都低下头去,谁也不敢再说一句话。

    魏文长骂道:“滚,都滚n该!真他·妈的没眼色。”众人如潮水般退散,在地上打滚的那人也被抬走。

    “傅哥。”

    魏文长凑了过来,点头哈腰地说:“不好意思,刚刚才回来。”

    傅余年斜着眼睛看了他一下,没有说话,转身朝楼上走去。

    魏文长和他的十几个弟兄,也都跟着他走了上去,到了二楼,傅余年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魏文长一伙人也都跟着进来。

    傅余年一双狭长的丹凤眸子盯着魏文长。

    魏文长走到他面前,低着头,小声说道:“傅哥,还有什么事吗?”声音里有些发虚。做贼心虚的那种虚。

    傅余年皱了皱眉,“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个时候,傅余年反而不去看他,而是转过身望着窗外的风景,手指在玻璃窗前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魏文长的额头出了汗,手上也见了汗,做贼心虚的搓了搓手,“没,没有······”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傅余年说:“你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傅哥,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魏文长的语气有些硬了,显然是准备硬抗到底的。

    傅余年没话说了,直接转过头来,一脚踹出去,正中魏文长的小腹。

    这一脚傅余年用了六成的力气,只见魏文长的身体斜着飞出去,身体撞在办公室的门板上。

    咔嚓!

    办公室的门板直接被撞碎,魏文长的身体躺在了走廊上,他头上流着冷汗,咬着牙,后面的十几个兄弟没人敢说话。

    “你以为我不知道?”

    傅余年盯着魏文长的眼睛:“安排这一出戏,想来个下马威?杀一杀我的威风?!”

    傅余年一拳下去,魏文长尙纵横手臂直接骨折。

    魏文长紧紧咬着牙,竟然没有叫出来,倒让傅余年心里有些佩服了,旁边的十几个弟兄,皆是一脸心疼的神色。

    路人甲说道:“傅哥,算了。你也看到这,怀义社团现在一日不如一日,自从周定邦管理财务,我们这个堂口的好多人都没有收入了。其他两个堂口还好,我们这个堂口,大家都混不饱肚子了。”

    炮灰乙也说道:“文长哥没想杀你的威风,他只是想看看你的本事。”

    土匪丙说道:“文长哥说了,你要是有真本事,我们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你。”

    大兵丁说话的时候,甚至还带着哭腔,“我们辛辛苦苦的守着场子,守了三年,可是周定邦只顾自己快活,给兄弟们的钱太少了,兄弟们都活不起了。”

    龙套甲道:“文长哥想着新老板来了,能不能涨点工资,只是这话不能明面上说,所以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万一······要是你是个狗·····篮子的话,我们就另谋出路了。”

    龙套乙低着头,“再这样下去,怀义社也都快要完蛋了。”

    傅余年明白了,怀义社团表面看起来欣欣向荣,但内部实际上却各自为政,成了一盘散沙。

    尙纵横与贺八方两个人本事不小,也能赚点钱,手下兄弟不至于挨饿,而且每月还能给社团上缴收入。

    但周定邦这边就惨了。

    周定邦生性贪婪,再加上和楼月儿胡搞乱混,导致堂口财务接近崩溃,这几年要不是魏文长撑着,说不定早就崩溃了。

    这也是章怀义将这个堂口交给傅余年的原因。

    魏文长喘了两口气,终于骂了出来:“都给我滚,要你们多什么嘴?”于是就没人再敢说话了。

    魏文长继续躺在地上不说话,但是剧烈的疼痛让他满头都是大汗。

    傅余年握紧拳头,对准了魏文长的贺八方手臂,旁边的十几个弟兄都是欲言又止的模样,而魏文长则是紧紧咬着牙。

    魏文长的眼睛里没有仇恨,反而充满着希望,这让傅余年很满意。

    手臂骨折,这是他应受的惩罚,以下犯上在道上是大忌,没人会认为他出手过重,所以魏文长也只能认栽。

    傅余年也有借着这个机会立威的心思,只是见魏文长眼神没有仇恨,就知道他甘心受罚了,于是傅余年那一拳只是在贺八方手臂上点了一下。

    魏文长张大了嘴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傅余年盯着他的眼睛,“你玩的这一套把戏或许可以骗骗别人,但糊弄不了我。若有下一次,骨折的可就不是手臂了,而是你的脑袋。你给我忠心,我赐你辉煌,你跟我玩阴谋诡计,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傅余年说完,将魏文长扶了起来,“你说的,以后死心塌地,为我卖命。”

    魏文长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身边的十几个小弟发出阵阵的欢呼声。

    ······

    晚上吃过晚饭,胖子站了起来,“年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傅余年擦了擦嘴,“审问周定邦。昨晚的这些黑衣人不是周定邦堂口的人,那么必然是另外一股势力,我们要把这个搞清楚。”

    傅余年几人走入地下室,一把将周定邦抓过来,有几个兄弟将他绑起来,绑在了地下室一处阴暗的房间。

    傅余年坐在了周定邦面前,“不说点什么吗?”

    “说你·妈。”周定邦撇过脸,不再理会傅余年。

    王胖子端起凳子,直接砸在周定邦身上,“妈的,别给脸不要脸,告诉你,落在我手上,我可以慢慢玩死你。”

    周定邦扬起了头颅,既骄傲又嘲讽,有些讥笑的回了一句,“你个死胖子,老子当年混的时候,你还是个狗杂碎,呵呵!”

    傅余年说道:“动手吧。”

    五六个白袍堂的兄弟们便上前对着周定邦拳打脚踢起来。

    周定邦趴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一个字都不说,

    周定邦的这样子,还真是有点硬气,。

    傅余年一摆手,那几个兄弟便停了手。

    傅余年问道:“你肯说实话了吗?”

    周定邦趴在地上,喘着气说:“呵呵,傅余年,我看你能蹦跶到什么时候,老子告诉你们一群傻·逼,你们嚣张不了几天了。他们很快就回来的,到时候把你们全灭了,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王胖子抢着一扬手:“继续给我打。”

    五六个人一起对周定邦拳打脚踢,反过来覆过去的胖揍,但这小子就是不开口。

    “有什么就说吧,你好歹也是怀义社的堂主,我不想抹了你的面子。”又打了一会儿,周定邦的口鼻都冒出血来。

    周定邦依旧一言不发。

    站在一边的苏长安咬了咬牙,然后说道:“给我拿把刀。”

    苏长安接过短刀,刀锋闪现,寒芒阴冷,离近了就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

    周定邦躺在地上,看着傅余年有气无力地说:“你要干嘛?”

    苏长安冷笑着,蹲下来,说道:“你不说话,那我只能宰了你了。”

    他手起刀落,将周定邦贺八方的大拇指剁了下来,鲜血登时喷了出来,断指跌落在一边,周定邦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地下室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你说不说实话?”苏长安手中冰冷的刀锋,慢慢滑过周定邦的手心手背,一边说,一边把周定邦的剩下四根手指摊开、展开,方便再剁。

    “傅余年,你不能这样,我······”周定邦疼得要打滚。

    十指连心,这样的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

    苏长安咬了咬牙,心平气和,脸上含着笑,再一次提刀,狠狠剁下,这一次瞄准的是他贺八方的食指。

    鲜血涌出,断指跌落,惨叫响起。

    审问了半天,周定邦就是没有开口,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脑子里面的东西很重要。

    傅余年站起身,“从现在起。我每次数三下,就剁掉你一根手指。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把你十根手指剁光。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撑着没有失血过多而死,那我就继续去剁你的脚趾头。脚趾头剁完以后,如果你还强撑着没有死去,我就开始削你身上的肉。我告诉你,现在的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三二一······”

    苏长安再一次提刀,狠狠剁下。

    周定邦贺八方的食指离他而去。

    “妈呀······”周定邦的身体扭曲,浑身颤抖,眼神疯狂,血灌瞳仁,鲜血喷溅。

    “继续。”

    傅余年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来一个花式数数,一二三······”

    噗通!

    周定邦趴在地上,再一次的晕死过去。

    傅余年没想到,贪财好色的周定邦,会有这样的忍耐力,这可真的少见,不过他越是不说,就说明那三十多人的来历越重要。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告诉傅余年,魏文长来了。

    傅余年皱了皱眉,“魏文长怎么来了?”

    “他听说我们想撬开周定邦的嘴,显得好像特别感兴趣,所以就从医院跑来了。”苏长安也不知道魏文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傅余年示意那人将魏文长带来。

    魏文长一进门脸上含笑,对傅余年微微弯腰,就道:“年哥、苏哥、胖哥,听说你们想撬开周定邦的嘴?”

    苏长安瞥了魏文长一眼,“怎么,你有好办法?”

    魏文长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笑呵呵的,冲着傅余年道:“年哥,对于我这个老大,我还是了解一点的。这三年以来,社团中的许多钱财,都被他用各种名义拿走,甚至一些品级高一些,能买上好价钱的武学,也被他带走了。”

    傅余年心中暗暗吃惊,这个魏文长果然有城府,对周定邦的做法隐忍了好几年,今日才说出来。

    他重新打量魏文长,暗道这个年轻人心思不简单啊。

    躺在地上的周定邦闷哼出声,虽然听到了魏文长的话,但却没有说话,只是用冷冷的眼神死死的瞪着魏文长。

    魏文长瞧着周定邦阴冷的眼神,一点都没觉得不舒服,而是笑呵呵的说道:“周定邦,我知道你加入怀义社是有私心的,而且,通过这几年你的所作所为,我知道你肯定是属于另一股势力的。”

    周定邦脸色变了数变。

    魏文长笑了笑,乖巧的对傅余年说:“年哥,正是因为这个人,我和兄弟们才吃了好多苦头,今天,要不让我来试试,撬开他的嘴巴?”

    “你的手臂能行吗?”苏长安盯着他骨折的手臂。

    魏文长哈哈一笑,扬了扬贺八方,“年哥留给我右手,不就是方便干这个的嘛。”

    他说完,冷哼一声,拔出一把匕首,轻轻用刀尖从周定邦的喉结上刮下一丝肉来,脖子登时血如泉涌:“怎么样,能说了吗?”?

    周定邦嘴唇蠕动,没想到却是一口唾沫,说:“魏文长,换了个主人,你就凑上去邀宠了?枉费我这几年栽培你。”

    魏文长眉头一挑,一脚踹在周定邦的断指之处,顿时血流如注,周定邦满头大汗,闷哼起来。

    “你栽培我?笑话,你除了一直打压我,不让我出头,还做了什么?!”?魏文长脸上淡淡的笑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阴鸷表情。

    魏文长又问了一遍,见他仍旧没反应,冷笑着道:“你记不记得,你曾经教过我一种审问犯人的办法,叫做铸肉钱?”

    周定邦脸色剧变。

    魏文长还是笑呵呵的,但是两只眼睛中,却充满了深深的恶意,“要不我给你提醒一下?就是在你的腋下用刀片旋下来铜钱大小的肉片,这可是个很适合你胃口的办法。”

    魏文长说完,见周定邦浑身一抖,心中一喜,又把刀刃贴向周定邦的腋窝,铁器冰凉的触感,让周定邦浑身一哆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