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96章 巡城御史
    ,!

    魏文长咧开嘴,故意缓缓推动薄如蝉翼的刀刃,像给梨子削皮一样,平平地在腋下削掉一片带血的圆皮肉来。

    随着刀刃把皮肉一掀,周定邦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惨叫声。

    因为旋下来的肉如铜钱一般大小。旋在人体的这个部位,不会致命,但却极痛,这样的惨烈手段,没有人能够支撑的下来。

    一枚肉铜钱被旋下来,魏文长放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展示在周定邦眼前,“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枚?”

    “我说,我说!”

    周定邦喉咙干涩沙哑,发出极为痛苦的声音:“我是龙门市坑儒会的副御史,负责潜入怀义社团,培养势力。”

    王胖子一脚踹在周定邦身体上,“妈了个臀的,终于肯说了。”

    傅余年眼前一亮,果然是这个组织在作祟。

    “为什么选择怀义社,而不是其他实力更为强劲的社团?”傅余年见周定邦表情极为痛苦,就知道已经是他的承受极限了。

    周定邦示意要喝水,等喝完了水之后,扬起脖子,好一会儿,眯起眼睛,“怀义社组织松散,实力不强,便于隐藏。势力弱小的社团没有潜伏的价值,强大的社团组织严密,很容易暴露。”

    这倒是实话。

    傅余年到现在为止,对坑儒会可以算是一无所知,“说说你们的组织吧。”

    “坑儒会组织极其严密,我只知道我的上头一级是巡城御史,几乎在每一个大城市都有一名,相当于大型社团的堂口堂主。巡城御史手下领导几个副御史,负责具体的日常事务。”

    通过周定邦只言片语的描述,他已经意识到,这个组织相当的不简单。

    “龙门市的巡城御史是谁?快说!”魏文长已经尝到了甜头,他有意在傅余年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力。

    周定邦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做彭万里,至于长相,武道境界什么的,我都不知道。”

    “那你们怎么联系?”

    “都是他联系我,下达任务。”

    傅余年见他脸色不似作伪,皱了皱眉,“你说每一个巡城御史手下,都有几个副御史,那你知道你有几个同僚?”

    “一个!”

    “确定?”

    周定邦点了点头,瞧着腋下不断有鲜红的血液渗出,疼的龇牙咧嘴,面目狰狞,“他的名字叫周鼎安,金刚一线境界,武道实力强悍。”

    苏长安摩挲着下巴,道:“你刚才说我们活不长了,是什么意思?”

    周定邦眼珠子转了转,舔了舔干涸起皮的嘴皮子。

    傅余年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紧紧盯着周定邦,“我可以告诉你,既然被抓了,你绝对没有活着的可能,说实话,你就少受一点苦头,上路的时候整个人还是完整的。”

    周定邦神情一怔,身体忽然颤抖起来。

    傅余年几人很有默契的没说话,而是静静的盯着周定邦,死亡的瞬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那个漫长的过程。

    此时此刻的周定邦,就是在享受着这个锥心蚀骨的煎熬。

    呼!

    周定邦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顿时整个人脸色灰败,这一瞬间,整个人的精神气都消散了。

    他苦笑了几声,“副御史一般有两个任务,要么潜伏社团窃取武学,搜集情报,要么就是培养训练战士。”

    “那昨晚那些黑衣人?”

    “那些人只是炮灰而已。”周定邦已经经过了那个痛苦的煎熬,现在只想干净结束,他的眼皮子打架,说话的语气也快了起来。

    还不等傅余年询问,周定邦主动开口,“周鼎安本身武道实力极强,训练的战士也是以一当十,甚至以一当百,那才是真正的不要命。”

    怪不得周定邦刚被抓的时候那么肆无忌惮,嚣张放肆,原来是渴望周鼎安能够出手,将他救出去。

    苏长安幽幽的道:“你就这么肯定他能来救你?要知道你们是同僚,要是你死了,他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更容易上位。”

    周定邦吐出一口血水,笑着摇了摇头,“巡城御史考察副御史,只看能力,那些背后的阴谋诡计,没有用的。而且我的身份一旦暴露,要是被巡城御史知道的话,那么周鼎安也是保护不力,下场也是死。”

    在场众人也都不得不在心底暗赞一声,好厉害的控制手段。

    “所以,周鼎安一定会来救我。”

    周定邦再次吐出一口血水,用舌头舔干了嘴角的血迹,“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坑儒会几十年来,潜藏在龙庭帝国各处的副御史,甚至巡城御史,极少暴露。”

    怪不得周定邦,周鼎安在龙门市潜伏这么久,别说怀义社这种小型社团,就算是王朝会,也对其是一无所知。

    只是不知道在整个龙庭帝国,还潜藏着多少这些野心勃勃的人。

    这一次周定邦的暴露,只不过是个偶然事件,要不是他做事疏忽大意,太过于贪恋美·色,也不会落到傅余年的手上。

    一人负责潜伏,一人抓了负责擦屁股,两人的命运时时刻刻牵连在一起,一旦有一方出事,另一方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命,也会舍命相救,就算是杀死潜伏者,也绝不能让其暴露。

    这是多么恐怖的手段。

    傅余年笑了笑,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就算目前他们无法了解坑儒会的全貌,但至少有了一点端倪。

    对于这一头隐藏在暗处的巨兽,也就有了最起码的心理准备。

    傅余年竖起一根手指头,“你们如此费尽心机,隐藏实力,窃取情报,训练战士,最终目的是什么?”

    周定邦先是摇头苦笑,紧接着是哈哈大笑,“如果我说是搜集天下武学,控制武道修行者为其所用,企图与世界政府分庭抗礼,甚至是自己统治世界,你信吗?”

    傅余年竖起了大拇指,点了点头,脸上闪过异样的色彩,“我信!”

    “呵呵,说完了!”

    周定邦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垂下了头颅,只是脸上似乎有些不甘心,语气弱弱的道:“我说了这么多,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说!”

    “让我······让我再见楼月儿一眼。”

    周定邦的脸上,那一刻浮现出无限的希冀,透过那一抹神采,看得出来,他和楼月儿之间,也并不完全是各取所需的关系。

    傅余年摇了摇头。

    他没有答应周定邦,并非是不认可他们之间的那些孽缘,而是怕再一次伤了章怀义那一颗一往情深的心。

    周定邦嘴皮子动了动,没说出话来。

    苏长安给白袍堂的人招了招手,“送他上路吧。

    现在的坑儒会,在傅余年面前只是露出了冰山一角而已。

    只不过这一头怪物,如果出世的话,不知道会有多么庞大呢。

    ······

    周鼎安坐在房间中,将一柄长剑横放在膝盖上。

    他伸手摸了摸鼻子,又抹了一把眼角,然后大口饮尽杯中的烈酒,然后转过头道:“周定邦被怀义社团的人绑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章怀义,然后宰了他!把周定邦救出来,不然我们都得死!”

    “明白,安哥!”

    周围的众人都是周鼎安一手栽培起来的,随便拎出一个来,都是巨擘甚至大宗师级别的武者,实力强悍。

    此时此刻,听到周定邦被怀义社团绑架,顿时面色一紧。

    所有人都知道彭万里的手段,如果周定邦嘴巴不严实,泄露出来点什么,那么他们在龙门市苦心经营十多年的成果就白费了。

    彭万里,一定会让他们给周定邦陪葬的。

    周鼎安率先走出房间,然后带领众人上车,手里握着那一柄长剑,剑身笔直,剑鞘古朴,微微抽出剑身,寒光闪烁。

    所有人都知道,周鼎安的剑出鞘,是一定会见血的。

    他拿起长剑,做出随时准备拔剑的姿势,迈步向不远处的贵妃酒吧走去,正是一周之后要开业的酒吧。

    这时候,一个小弟走了过来,道:“安哥,章怀义今晚就在贵妃酒吧喝酒。”

    周鼎安脸上寒光一闪,杀气腾腾。

    周围车辆的车门齐开,从里面相继走出来三十多名大汉,手中有的提刀,有的提棍,跟随周鼎安,大步流星地走向酒吧。

    到了酒吧近前。

    周鼎安站定,示意其中一人开门。

    一名手持钢棍的大汉率先上前,也不推门,而是轮起手中的钢棍,对准酒吧的玻璃门,全力猛砸下去。

    酒吧的玻璃门是由钢化玻璃制成,但也招架不住对方的蛮力,随着‘砰’的一声闷响,玻璃门应声而碎。

    那名大汉紧接着又是一脚,将酒吧的大门踹开。

    贵妃酒吧刚刚才装修完成,还没有正式营业,章怀义最近心情不佳,正好到酒吧坐坐,喝点酒。

    因为楼月儿曾经就在这间酒吧,唱过一首风华绝代的贵妃醉酒。

    今晚在酒吧里面喝酒的,大多都是怀义社团的兄弟或者熟人,也有一些是经常来这儿的熟客,虽未营业,但有客人上门,还是要招待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酒吧里的客人都惊呆吓傻了,人们一个个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冲进来凶神恶煞一般的周鼎安众人。

    “不想死的,立马滚蛋!”

    周鼎安副御史手下帮众怒视着酒吧里的客人,其中还有人抬腿踢翻了一张空桌,有人则看似着手砸吧台。

    那些客人纷纷站起来,狼奔豸突,从贵妃酒吧蹿了出去。

    这时候,一名服务生来到周鼎安副御史手下众人近前,问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我们现在还没营业?”

    没等他的话说完,一名周鼎安副御史手下人员一棍子照着脑门砸下去。

    嘭!

    铁棍的重量,再加上大汉手中的力道,一铁棍下去,将其直接砸晕在地,鲜血从他的头顶流淌出来,人业已昏死过去。

    服务生横躺在地上,生死不分。

    哗。

    章怀义因为楼月儿去世,本就心情不佳,今晚在这儿喝杯酒,怀念一下楼月儿,却没想到被人打扰。

    章怀义猛地怒气横生。

    章怀义猛然站了起来,狠狠的咬着牙,面色黝黑,浓眉大眼,鼻直口方,声势骇人,这就是怀义社团老大的霸道气势。

    他一对虎目一扫而过,顿时皱了皱眉,对面的周鼎安副御史手下众人,印象中没有见过他们,似乎也不是这一带的社团。

    他微微皱一怔,说道:“朋友,要是喝酒就欢迎,要是闹事,那你们找错地方了。这儿是怀义社团的地盘,不是你们胡闹的地方。”

    周鼎安印象中见过章怀义,他伸出手指头,敲了敲古朴剑鞘,发出一阵赏心悦耳的清鸣,“周定邦在哪儿?”

    章怀义现在正在气头上,周定邦这三个字,绝对是他最大的忌讳,可偏偏对面这个带头的人,第一句话就戳中了章怀义的痛点。

    章怀义猛吸一口气,整个人气势再度拔高,就在暴走的边缘,冷着虎目,语气生冷的道:“周定邦是怀义社团的人,他的生死,由我处置。”

    他把周定邦交给了傅余年。

    章怀义相信,以傅余年的手段,周定邦是必死无疑,但是他却不知道周定邦是坑儒会的人。

    “周定邦是我的朋友!”周鼎安针尖对麦芒,语气同样不善。

    “可是他死了!”

    “死了?”

    周鼎安一仰头,眉头大皱,“我要见尸体。”

    章怀义同样针尖对麦芒,“你们有什么资格?”

    “呵呵!”

    章怀义摊开了手,“那就是来找事的喽?!”

    周鼎安点了点头。

    好像是配合周鼎安似的,他身后的二十多人,猛地将酒吧所有的椅子举起,然后全部砸碎在地上。

    章怀义握紧了拳头,一步步地走上前去,幽幽说道:“你们是故意来找茬的了?”

    “没错!不仅是找茬,还要弄死你!”

    周鼎安依据情报,也知道了周定邦和楼月儿的那些事,同时也知道章怀义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给自己头上种了一片青青草原的人。

    但周鼎安不确定的是,章怀义是否已经知道了周定邦是潜藏在社团中的坑儒会卧底,是坑儒会的副御史的身份。

    所以目前最好的办法,要么把周定邦救出来,拷问个清楚,要么就是直接抓了章怀义活着干脆弄死他。

    前者难度还是比较大的,而后者就好办了,因为章怀义就在眼前。

    只要章怀义一死,那么无论周定邦有没有泄露他们的身份,都将会成为历史,而且章怀义完蛋,怀义社团所有人的注意力肯定会被吸引过来,到时候,怀义社团就没有人再注意到周定邦这个人了。

    周鼎安的算盘打的嘎嘎响。

    ·······

    小暖酱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