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98章 自信可以一战
    ,!

    周鼎安手底下那些人也感受到老大的愤怒,顿时一个个猛冲上前,纷纷举起钢刀,不断剁砍下去。

    章怀义在龙门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社团风光的时候,也是一方人物,可惜,就这样惨死在那些小卒子的乱刀之下。

    “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周鼎安目光扫过,瞧了一眼在角落里差点成肉馅的章怀义,冷冷哼笑一声,接过手下人送回来的钢剑,甩了甩上面的血迹,然后还剑入鞘,挥手喝道:“这儿的所有人,一个都不许放跑,给老子烧起来。”

    说完话,他提着长剑转身向外走去。

    章怀义带着的十多个心腹,眼见自己的老大惨死,一个个更是胆战心惊,无心恋战,只不过周鼎安的人守住出口,跑出去的不超过四五个,其余的人都跟着倒了下去。

    周鼎安的人,很快就解决了剩下的十多人。

    轰隆!

    一点火星子过去,整个贵妃酒吧就开始燃烧起熊熊的烈火,火舌冲天,将整条街道照的亮如白昼。

    周鼎安转过身,坐进了车子,擦了擦身上的血迹,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瞧着那一团烈火,笑呵呵的道:“周定邦,你死了就死了吧,反正章怀义也死了,坑儒会的秘密也不会泄露出去了。”

    从周鼎安带来人到混战结束,前前后后不超过十分钟。

    没有人知道周鼎安这些人的真实身份。

    直到苏长安,后面是尙纵横和贺八方等人赶来的时候,整一座贵妃酒吧完全陷入了火海中,成为一片废墟。

    这时候,那些原本从酒吧中逃出生天的五六个人,相互搀扶着从黑漆漆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一个个浑身浴血,短腿缺胳膊。

    众人相互搀扶着抢步跑到尙纵横面前,带着哭腔大喊道:“尙哥,是我们无能,没有保护好大哥······”

    “八方哥,我们还有好几个兄弟都在里面,都······”说这些话的时候,众人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老大他······”

    “是我们无能!”

    尙纵横后退三步,眼冒金星,差一点跌倒。

    贺八方乜有说话,只是手指扣在手心中,有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他咆哮一声,如同发疯了似的向酒吧那边冲去。

    周围人见状,吓得纷纷惊呼出声,抱腿的,拉扯衣服的,把他死死拉住,急声说道:“八方大哥,进不去了!”

    那些受伤的兄弟们泪流满面,颤声说道:“大哥死的很惨,是乱刀砍的······”

    尙纵横听到这儿,脑袋中嗡的一声,天旋地转,他扑通一声,双膝跪地,仰面拜倒,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大哥!”

    尙纵横和贺八方两个人听到那些小弟的哭诉,一个个义愤填膺,悲痛不已。

    章怀义虽然是个任性的大哥,有时候也很忙疯,他或许没有超前的眼光,没有强悍的武力,也没有无上的权威,但在怀义社团中,都是人人称赞的大哥。

    章怀义为人爽朗,重情重义,而且从不藏私,对手底下的兄弟们更是照顾有加,失去这样一位兄弟,所有人都悲愤欲绝。

    现场,苏长安还算是比较冷静的,他与章怀义接触时间虽短,但还是挺喜欢这个好爽的黑脸大汉的。

    他叹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大石头,问道:“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吗?”

    那些小弟摇了摇头,灰头土脸的,“不知道······但是他们都很厉害,战斗力很强,像······更像是一支军队。”

    “一支军队?”

    苏凉七咬紧牙关,面带疑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疑问道:“他们有没有提到什么名字,或者什么人?”

    其中一个脸颊挨了一刀的小弟猛然间抬起头,“那个带头的人好像叫什么周鼎安的,他们一直要大哥交出周定邦。”

    苏长安恍然大悟。

    周鼎安,坑儒会埋藏在龙门市的又一个副御史,看来他是怕坑儒会的秘密泄露,所以才杀人灭口来了。

    这件事情很简单,一点就透。

    苏长安作为天启社团的眼睛和鼻子,更是领导白袍堂的老大,这种事情,推敲起来更是十拿九稳。

    当傅余年赶到的时候,整个金碧辉煌的贵妃酒吧,已经成了一堆废墟。

    墙面黑灰,烧毁的无数东西还在冒着大团的黑烟,发出刺鼻呛人的气味,一把大火,化为虚无。

    傅余年站在一边。

    苏长安先见到傅余年过来,带着众人纷纷欠身说道:“年哥!”

    傅余年深吸口气,问道:“大哥他······”

    苏凉七死死的咬着牙,语气有些哽咽道:“他们······是被周鼎安活活烧死的,是周鼎安做的!”

    “副御史?”

    “是······他们行动迅速,战斗力强大。”苏凉七垂首说道。

    这时候,尙纵横与贺八方也走了过来,现在在社团中,傅余年与他们的地位相当,而且这两人对傅余年初见的观感很好,并没有排斥之意。

    而且,现在社团正是一致对外的时候,没有人会这么不长眼,故意捣乱。

    尙纵横与贺八方两人,都是很有眼光,很会顾全大局的人物,见到傅余年,主动道:“年兄弟。”

    傅余年也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道:“章大哥的仇,一定要血债血偿。”

    尙纵横抹了一把眼泪,“年兄弟,我刚才听你们说什么坑儒会,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

    傅余年冲苏长安点了点头。

    苏长安才将他知道的有关坑儒会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听完之后,这两人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尙纵横动了动嘴皮子,手指关节嘎嘎的响,“这么说,他们一直就在我们身边,而我们却一无所知?”

    傅余年咬着牙关,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们,而是整个龙门市的社团,包括哪些老牌社团,也都一无所知,可见隐藏之深。”

    贺八方也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寻找他们的藏身地点,一举杀灭。”傅余年幽幽说道。

    “这帮畜生,手段太残忍了!”

    王胖子脸色有些难看,“妈了个臀的,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尙纵横握紧拳头,咬紧牙关,脸上流露出悲愤之色,凝声说道:“年兄弟,既然可以确定是周鼎安干的,我们就和他们拼了吧!”

    “他们虽然隐藏的深,但是我们也不怕,咱们这么多人,就算他们很厉害又能如何?!”贺八方更是杀气外溢。

    尙纵横提出了一个难题,“可是······这些人隐藏的这么深,我们应该怎么找啊?”

    是啊。

    坑儒会的周鼎安潜伏在龙门市数十年,都没有被发现,那么他们又从何处下手,查找些人的下落呢。

    这是摆在众人面前一个很大的难题。

    这个难题一旦处理不好,社团的人心就会溃散,甚至有人会心灰意冷,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在场所有人,齐齐望向傅余年。

    傅余年闻言暗暗皱眉,随即心中一喜,沉吟片刻,道:“我们略施小计,不用我们找他们,他们会主动来找我们的。”

    傅余年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让人宣扬出去,说周定邦并非是死在章怀义手上,而是落在了傅余年手上。

    这样一来,周鼎安必然心中不安,肯定会再一次的企图消灭可能泄露坑儒会秘密的傅余年等人。

    而傅余年,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这个办法说起来很简单粗暴,但在章怀义被人击杀,整个怀义社有些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他的这个办法可以说起到了很大的稳定人心的作用。

    傅余年只要告诉众人,周鼎安一定会上钩,我们要做的就是准备死战,给老大章怀义报仇。

    既能凝聚人心,还能增加自己的威信,一举两得的好事。

    就连尙纵横和贺八方也都暗暗点头,这个傅余年看起来清秀随和,但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机,都很不简单啊。

    第二天下午,傅余年从房间中走出来。

    见傅余年下来,几人连忙迎上前,苏长安道:“年哥,你怎么了?”

    傅余年摇了摇头,说:“黑袍堂有兄弟传来消息,有一些人正在往这边聚拢,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周鼎安等人。”

    胖子搓了搓手,“那就好,咱们叫他们有来无回。”

    傅余年继续摇头。

    众人皱眉,苏长安见傅余年面色有些不好看,慢慢开口,道:“年哥,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据昨天还的兄弟们所说,可以知道周鼎安的实力很强,至少在金刚一线。”傅余年扫过众人的脸色,继续道:“他身边的众人,也都是能征善战,我们这些兄弟,恐怕难以阻挡。”

    傅余年口中的我们这些兄弟,当然是指怀义社的兄弟。

    毕竟昨晚那一战,坑儒会这边,除了章怀义出手杀死三人,就没有人倒下,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反观怀义社这边,近乎二十多人,最后只有五六个人逃出来,而且还身受重伤,可见周鼎安手下这些人,个个实力强悍。

    傅余年对白袍黑袍;两个堂口的兄弟倒不担心。

    这两个堂口的人数虽少,但都是天启社团精英,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即使遇上周鼎安手下这些人,也不见得会落下风。

    几人相视一眼,王胖子道:“妈了个臀的,年哥,怕死的就不会站在这里了,有什么顾虑你就说吧。”

    傅余年看了看几人,见他们都坚定的点点头。

    他坐在沙发上,慢悠悠的道:“或许这一战,伤亡会很大!”

    贺八方也看得出来,现在怀义社团已经掌控在傅余年手中,而且他也不反感在这个年轻人手底下做事,目前最关键的,是应该同仇敌忾,面对周鼎安这个强大的敌人。

    他站了起来,紧握住拳头,“年哥,你就吩咐吧,我们都听你的。”

    尙纵横也有同样的心思,点了点头。

    有了怀义社团这两人的点头,那么就没有什么好掣肘的,傅余年刚才之所以这么说,就是要让尙纵横和贺八方表态。

    毕竟这两人,在怀义社团的威信也就仅次于章怀义而已。?

    傅余年道:“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吧,应该怎么应对,他们不愿意暴露身份,那么一定会是晚上行动。”

    众人都沉默不语。

    苏长安知道傅余年是不会开玩笑的,也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他作为天启社的眼睛,手中掌握的消息自然是最多的,应该是他开口的时候,他皱着眉头道:“从昨天晚上贵妃酒吧发生的事情来看,周鼎安这个人实力强悍,心思缜密,尤其是手段十分毒辣

    “我自信可以和周鼎安一战,如果有机会,我或许可以将他斩于马下。就算不能杀死他,全身而退没有问题。”傅余年道。

    王胖子显然还没搞清楚状况,开口道:“年哥,我们把怀义社团所有人集合起来,我就不相信他们那么厉害?”

    傅余年苦笑,道:“没有修行武道,就算叫过来也是多一撮炮灰,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反而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

    “说不定他们来的人并不强呢?”王胖子有些不信邪,插嘴道。

    苦笑了一声,傅余年继续说:“周定邦说过,周鼎安潜伏的使命就是要训练人员,提升战斗力,他手下的人肯定不是无能之辈。秘密修行这么多年,一定不会是那么容易就能击败的!”

    众人的面色也越发的灰暗起来。

    这个时候,该苏凉七说话了。

    他笑了笑道:“是不是我们想的太复杂了,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其实情况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

    苏长安此话一出,众人眼前一亮。

    他看了一眼傅余年,见后者对他笑吟吟的挤眼,就知道傅余年鼓励他这么说。

    苏长安清了清嗓子,说:“坑儒会目前并没有浮出水面,那么他们的第一要做的,就是保密,而且坑儒会的人肯定是分散在全国各地,能短时间内聚集起来的人数并不会太多。而且,仅从昨天的战况来看,周鼎安手下的人,个人实力强悍,但人数并不多。”

    “再退一步来说,这里还是居民区,虽然每栋别墅之间的距离较远,但他们来人太多的话也会怕被别人发现。再者,这是社团性的战斗,他们是不会使用枪支弹药,杀伤性的武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