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99章 没文化很可怕
    ,!

    傅余年冲着苏长安点头一笑。

    “虽然怀义社团与周边社团的摩擦不断,但却没有发生大的摩擦,社团中的小弟,战斗力不知道还有几成?”尙纵横有些郁闷的说道。

    按理说昨天跟在章怀义身边的小弟,应该会社团最精锐的人员,但在周鼎安的人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苏长安又笑了笑,然后道:“年哥刚才说了,他能独自对付周鼎安,那么尙纵横,你觉得你能对付多少人?”

    想了想,尙纵横皱着眉头道:“我的优势在于防守,无论多少人,只要他们杀不死我,就突不破我的防线。”

    众所周知,尙纵横善于防守,步步为营,大气稳重,这些年镇守社团,那些想要占领怀义社团老巢的人,无一例外的都败在了尙纵横的脚下。

    “贺八方,你呢?”苏长安道。

    贺八方看着苏长安,言语间流露出自信,“我善攻,通常情况下,五六个大宗师境界的武者,我还是勉强可以应付的。”

    贺八方的话,自然是有一定谦虚的成分。

    怀义社团这么多年,就是靠着尙纵横善守,贺八方善攻,攻守兼备的配合,才能屹立在龙门市不倒。

    不然以章怀义那种毫无城府,一旦热血上头就不考虑其他的做事方式,怀义社团恐怕早就崩溃了。

    章怀义创建了怀义社团,而正是这两人,支撑了怀义社这么多年不倒。

    尙纵横和贺八方,可以说是居功至伟。

    苏长安得到傅余年的赞赏,继续说下去。

    “在我看来他们最多只会来七八十人,最多不会超过两百,前面已经说过,他们不适合出动太多人,毕竟他们还不能暴露身份,人数一旦多了,肯定是有很大顾虑的。而且,在他们看来,社团的老大已经阵亡,那么剩下的一群人必然是一盘散沙,所以他们会有一点点的轻敌的。”

    傅余年叹了口气,想了想道:“尙纵横去布防,不能出现死角,别墅的核心区域,不能被他们突破。”

    “贺八方,至于进攻的事情,你来布置人手,记住,活下来就是最大的胜利。”

    “嘿嘿,年哥,要不要去车库取些汽油?到时候用火烧他们?”

    贺八方一拍手,“这个办法好,我们也让他们尝一尝大火烧身的滋味。”

    王胖子挠了挠头,“他们昨晚这么对付我们的人,那咱们也来一个······什么还治其人之身。”

    苏长安笑了笑,“没文化,真可怕。”

    王胖子威胁性的举起了拳头。

    “不行!”

    傅余年和尙纵横同时开口,两人相视一眼后,道:“你先说。”

    尙纵横咬了咬舌头,“火势一旦控制不好,我这边的防守,必然会被大火破坏,那就是帮了倒忙了。”

    “还有一个原因。”

    傅余年停顿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有些遗憾,道:“章大哥的尸体就在别墅,我们要让他走的安心一些。”

    章怀义的尸体最终是被带出来的,但却只剩下一堆黑乎乎,面目全非的东西,现在就盛放在别墅之中。

    傅余年此话一出,所有人老脸一红。

    王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

    苏长安和苏凉七倒是心中坦然,这也是他们死心塌地的愿意跟着傅余年的地方。

    这个年轻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个想别人不能想,做别人不敢做的人,尤其对身边的人,更是有情有义,有一股吸引人才的魅力,将众人聚拢在自己身边。

    尙纵横和贺八方两人同时心中大惊,被傅余年这一句话说的,非常羞愧,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真是个猪脑子。”贺八方有些懊恼的一拳砸在脑袋上,老脸通红,像红透的苹果一样。

    其实章怀义刚开始让傅余年坐上社团第二把椅子的时候,他们心中甚至是有些鄙视的。

    虽然傅余年救了章怀义一命,但所谓的结拜,其实是傅余年耍的一个小手段,玩弄的心机,目的就是为了上位而主动做出来的。

    在两人心中,虽然之前对傅余年有一些好感,但从内心而言,对这个年轻人颇有些不以为然。

    只不过傅余年此话一出,两人心中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大感羞愧。

    大敌当前的傅余年,依旧能够从容不迫,而且还能考虑到章怀义的身后事,可见不是那些一门心思往上爬的宵小之辈,真的是有情有义。

    同时,也暗暗佩服章怀义的识人之明。

    傅余年笑了笑,“章大哥在盯着我们,这一战即使不胜,也不能失败。”

    苏长安、苏凉七和王胖子三人同时站起身,大声道:“死战,不退!”

    这已经成了天启社团的一种传统。

    尙纵横和贺八方也被这种情绪感染,两人随后也站了起来,一前一后,喊道:“死战,不退!”

    “胖子,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傅余年道。

    王胖子拍了拍胸膛,有些兴奋的道:“年哥,尽管说。”

    “保护好章大哥的遗体,不要让他受到惊扰!”傅余年盯着他严肃道。

    其实傅余年这么做,一方面是很尊重章怀义,另一方面,未必就没有收买怀义社团人心的意思。

    但他却把这件事情摆在台面上,做得滴水不漏,博得所有人的好感。

    一听是这么个任务,王胖子显然有些不太情愿,“年哥,我还是愿意提着大刀冲上去就是干。”

    傅余年笑了笑,“这个任务,可不简单。”

    王胖子虽然莽撞,但却不是不识大体的人,将傅余年面色严肃,点了点头,王胖子道:“年哥,你放心吧,章大哥一定会睡得很安稳的。”

    傅余年点头:“那就好。”

    所有人商议完毕,就是等着夜幕降临了。

    “关掉明光,不能让他们找到咱们准确的位置,只要在别墅之内,就是咱们的掌控之地,和他们打游击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他们来了,咱们都分散开,见着落单的就下手,尽量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是,年哥!”

    时钟过了凌晨。

    王胖子,站起身扭了扭大屁股,打了个哈欠道:“妈了个臀的,年哥,是不是这帮兔崽子不敢来了?”

    “我们最疏忽大意的时候,也就是敌人发动攻击的时候。”

    傅余年保持着清醒,他的话刚说完,忽然周身气海一动,身体中的那一条天龙,突然跃动起来,小声道:“他们来了。”

    几人瞬间紧张的站起身。

    “年哥,在哪啊?我怎么看不见呢?”王胖子又问道,他站在阳台上,看了半天也没看见人在哪。

    众人也皱眉。

    虽然是在黑夜,当他们占据高点,只要视野之内有异动,他们肯定是能够第一时间发现的。

    傅余年并没有看见周鼎安带领的人,但在体内周天气海却有了感应,尤其是身体内那一条天龙,只要有危险接近,就会活跃起来。

    虽然体内的天龙还属于幼龙,龙眼未睁,不能龙腾九霄,但天龙作为世间最强大的生灵,对于危险的预感,往往比修行武道的人类要强大太多了。

    “是气机感知,一股强悍霸道的杀气,正在急速接近。”傅余年话音落下不久,就有一道道的黑影跃入高墙,隐藏在了暗处。

    众人对傅余年,是打心眼里佩服,能够利用气机流转去感知周围的杀气,看来傅余年的武道修为,远在他们之上。

    “冒头的差不多有七八十人。”王胖子暗暗松了口气。

    傅余年没说话,双眼依旧盯着那些人,只见那些人聚集在一起,其中一个带头的冲他们做了些手势,那些人便各自分开从不同的方向潜行。

    “按照刚才所说的行动!”说完傅余年提起一把钢刀,准备迎战。

    来到楼下,傅余年几人各自分开找了个地方躲藏,此时,夜空彤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真是月黑风高杀人夜啊。

    窸窸窣窣!

    一道道黑影,在不断接近,摸索上来。

    就在此时,傅余年身先士卒,一刀挑出,发出一抹寒光,其中一人来不及反应,身上便被一刀穿透。

    傅余年马不停蹄,抽刀上挑,利用对方反应迟缓的一瞬间,又是一刀掠过脖颈,又有一人倒下去。

    这先头的两人来不及反应,就被傅余年斩杀。

    这些人见势不妙,一边后侧,还不忘记防御,而且七八个人的阵型却没有凌乱,可见训练有素。

    “兄弟们,宰了他们!”

    贺八方是一员猛将,善于进攻,知道抓住时机,给对方来一个措手不及,抓住一个坑儒会副御史小弟的脖子大吼一声,一拳砸了过去。

    那小弟被这一拳砸的身体横飞出去,撞在了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哼,与此同时,贺八方顿觉得身后恶风不善。

    他丝毫没有转身,而是顺势身体一闪,落在了墙壁之处,抓起那个被他一拳砸晕乎的小弟甩了过去。

    咔嚓!

    那坑儒会小弟见有东西朝他丢来,大喝一声,举刀就砍,一刀将那东西劈成两半,鲜血溅射

    贺八方猛一咬牙,趁那坑儒会小弟出刀之际飞快上前两步一脚踢在他的头上,见到那人影软软的倒地。

    呼啦!

    贺八方一脚踢出,连忙闪开,因为他已经听到刀刃的破空声。

    那一刀原本是对着贺八方的脑袋劈下,刀光卢流光一般,他心中一寒,身体一扭,脑袋保住了,但肩膀上被划出一条长长的伤口,鲜血流出,他强忍着疼痛。

    贺八方朝侧面一跃,避过那人的第二刀刚准备还击,却看到那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在他背后,站着一个人。

    那人手中的短刃发出阴冷的寒光,此人正是苏长安!

    傅余年是最早冲出来的,一瞬间斩杀两人,而后苏凉七持刀杀出,此时有四个人同时围攻他。

    这些人配合的相当好,一时间苏凉七也只有招架之力,手中两把钢刀不断的挥舞,不断有刺耳的声音传来,伴随着闪烁摇曳的火星子四处飞出。

    嗖!

    一股极为冰寒的杀气斜刺过来,傅余年背后一凉,来不及多想,他一个横劈将身前四人逼退,然后身体朝右一侧,一拳砸出。

    一拳击出,风雷涌动。

    拳势之下,携带万钧之力,罡气涌动,流转百丈,直接将身后那还在奋力刺杀的坑儒会小弟砸中。

    一拳砸中胸膛,犹如巨石入水,那名坑儒会小弟的胸膛前,直接被砸出一个深坑,有血箭射出,溅起一朵朵血花。

    那人睁开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瞧着这一切,没过几个呼吸,便应声倒地,硬邦邦的死了。

    “不好。”

    傅余年眼皮子一跳,心中暗叫一声,周鼎安的位置还没有暴露,这个人才是最危险的,那名他能在哪儿呢?

    当然是别墅天台,占领视野,只有这样,才能俯瞰全局。

    傅余年忽然心头一跳,相比周鼎安也有同样的想法,大喝一声:“老七,八方,这里交给你们了。”

    傅余年一步跃上二楼,立刻就看到尙纵横被人围在了中间。

    尙纵横固然是个勇猛沉稳的守将,但是在这样狭小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转圜的余地,没有办法据守。

    傅余年上楼的声音显然惊动了对方,他们之中分出两人挥舞着长刀朝傅余年砍来。

    “给我死!”

    傅余年举刀,架住三人的冰寒刀锋。

    尙纵横立刻会意,见势出手,手中的钢刀朝两人一个横切,其中一人反映速度比较快,险险避过刀刃,而另一人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直接被一刀腰斩。

    见自己人倒下,立刻又有两人血红着双眼,大吼一声,补了上来。

    “滚开!”

    傅余年一刀递出,刀锋横扫,那一道罡气,划破空气,带起浓烈道极致的杀意,令人头皮发麻。

    刀锋寒芒,一闪而过,那两人脸色剧变,连忙举刀迎上,剧烈的碰撞使得两人手被震的一麻,险些抓不住手中的长刀。

    傅余年见两人挥刀上举架住刀芒,抓会双手将钢刀松开,探手一抓,结而为拳,双拳击中脖颈,那令人甚至软绵绵的倒下去。

    ······

    小暖酱求收藏,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