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00章 一颗大黑痣
    ,!

    傅余年一人斩杀三四人,势不可挡,一个小坑儒会小弟转过身挥刀朝他砍来。

    傅余年见那长刀来势凶猛连忙侧身躲过,同时一拳,击中面门,使劲一撇,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外加一声惨叫,那人倒了下去。

    这些人虽然是巨擘、大宗师境界,但在杀气如此之盛,魁首巅峰的傅余年面前,还不值得一提。

    傅余年现在最想知道的,那就是周鼎安在哪里。

    见傅余年如此勇猛,那些人放弃围攻尙纵横,大声吼叫,一边给自己壮胆提势,一边朝傅余年攻来。

    “周鼎安在哪里?”傅余年手指着几个黑衣人。

    “小子,我们听说过你,章怀义让你坐上怀义社的第二把交椅,他是真的眼睛瞎了,怀义社早就被我们盯上了,这次你们都得死,哈哈哈······.”

    那几个黑衣人笑了起来,声音尖锐刺耳。

    “今晚过后,怀义社就不存在了。”

    “这小子算个什么东西,我看你还没有断奶吧,小子跪下来,或许我们能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一个持刀的大汉笑得尤其嚣张。

    “也好,那我就先送你们这些垃圾进垃圾桶。”

    傅余年一直静静听着,突然,周身之内,强横霸道的气机涌出,一口气流转十里之外,这些气机如剑啸长空,穿金裂石,如浩荡罡风,令人出之生畏。

    “十里惊雷,起!”

    傅余年话音落下,罡气流转,与此同时,一拳击出,有惊雷之声,蔓延而开。

    轰!

    话音未曾消隐,而拳风已至!

    锵!

    金铁交鸣、火星四溅!

    坑儒会众人个个低吼一声,双眼中凶光大放,刀刀挥出,径直刺向傅余年心脏、脖颈、腰腹。

    傅余年冷哼一声,狭长丹凤眸子杀气更盛,手中拳罡再度聚集,不忘大喝,道:“滚下去!”

    这一声好似惊雷平地起,响彻这个别墅院落。

    不断有拳罡砸落在那些坑儒会小弟身上。

    那些坑儒会小弟不堪其惊雷之力,浑身浴血,发出一声惊怒交加的嘶吼。

    傅余年一手持刀,一手挥拳,耳边风声呼啸,身形清秀,在烈烈夜风中却显得无比魁梧,坑儒会小弟猛地从楼上坠落下去。

    坑儒会小弟身体砸落在地,发出阵阵哀嚎。

    这平地起的一声惊雷之力,扭转乾坤。

    此时,一道人影站在天台,俯视下方,大声一笑。“你就是傅余年吧,你上来,让我杀了你。”

    周鼎安的话,狂妄自大,又带一点蔑视。

    傅余年微微一笑,龙行虎步,气机虚空飞荡的啸声,远远传了过来,很多武者闻声变色,下意识地看向啸声传出的方向。

    一把长刀释放出浩荡的气机,从楼道处陡然飞出,犹如划破苍穹般的长虹,举重若轻,落在了天台上。

    傅余年瞧了一眼周鼎安,感受着周围的浩荡杀气,不得不说,这个人很强大。

    周鼎安眼皮子一抖,眯眼一笑,“章怀义那个垃圾不过是大宗师,没想到你这么个小屁孩,居然是魁首巅峰,有意思啦。”

    院落口,怀义社与副御史手下的那些小弟,他们看到那场景后,也立即停了下来,满脸骇意。

    这时候,傅余年眼中的杀气天风浩荡,猎猎作响,他直勾勾看向对方,他猛然间声若炸雷,“周鼎安!今天我要你的命!”

    傅余年身若大鹏,双臂伸展,罡风浩荡,磅礴气机扑杀四野,一股令人跪伏的气势油然而生。

    “嘭!”

    “魁首巅峰,这个少年好强大!”很多人惊叫起来。

    怀义社的那些小弟,知道来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而且还坐上了社团第二把交椅,地位仅在章怀义之下,却不知道傅余年的武道有如此之高的修为。

    苏长安等人站在院落外边,有上百人,一个个神色俱厉,望着站在院落口的傅余年,感受着那一种王者气势,令所有人低头,心悦诚服。

    傅余年抬手间,璀璨光芒亮起,一口长刀出现,长刀手柄之处,有一道惊雷凝结而成,龙口吐出刀刃,极其锋锐,由雷电凝聚而成的长刀,绝世锋芒,猛的虚空一扫,血溅数十尺高。

    “啊······”有人大叫。

    在院落口,周鼎安的身后,有数名的坑儒会的小弟被腰斩,血液四溅。

    “傅余年?!”

    周鼎安瞳孔充血,面色红头,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吼叫一声。

    在他面前,还从来没有敢这么放肆过。

    傅余年不依不饶,在傅余年这种怒气喷薄的状态下,几名坑儒会的小弟却如几只土狗般,不堪一击。

    在其他人惊叫与怒斥声中,傅余年迈步,威势更盛了,手中的长刀放大,再次轮动起来,横扫而过。

    刀光锋芒很长,如一片瀑布群倾泻,向着前方而去,如暗夜炸雷一般绚烂无比。

    “噗!”

    又有几人被斩杀,并且伴着雷光,稍远的两人化作了焦炭。

    “妈的,你找死!”

    远处,传来周鼎安的呵斥声,他抬手间,向这边发出一道黑雾虹光,从掌心喷出。

    傅余年迈步,直接避过。

    周鼎安心中自语,怒火翻腾着,冲天而起,握紧了拳头。

    “哧!”

    傅余年抬手,挥出长刀,撼天的锋芒在一次扫过。

    喀嚓!

    手中兵器碎裂的声音传来,那几人肝胆俱裂,猛地大叫。

    噗!

    血液溅起的声音传来,他们带着不甘,胸膛被锋芒斩断,被击穿,而后仰头倒了下去,栽于血泊中,就是这么的强大,横行无阻,抬手间就灭掉了十多个坑儒会的小弟。

    哧!

    “傅余年!”周鼎安终于出手,怒吼道。

    傅余年神色淡然,“先杀了你的狗,助助兴!”

    下一刻,一片黑雾虹光汹涌而来,浩瀚无边,阴毒无比,完全把傅余年这里淹没了,周鼎安分出精力出手,要镇杀他。

    傅余年结印,一道惊雷,再度卷起风云,轰向周鼎安。

    巨大的轰鸣声,从别墅院落出炸开,震的人们脑袋昏沉,都要破碎了。

    怀义社团所有小弟也都一个个呲目欲裂,望着虚空中这两人的对战,简直超出寻常地自太多,所展现的手段着实惊颤人心。

    两道光芒相撞,拳影黑雾虹光不断撕咬破碎,与一浪又一浪的向前打去,一击比一击强,似乎要轰碎独栋别墅这一片院落一般。

    这种轰击持续数息。

    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周鼎安突然咳血,哪怕他再次运转黑雾虹光,也还是受创了,身体在剧震,黑雾翻天,口鼻溢血。

    周鼎安缓缓站起身,阴沉着脸,伸出舌头舔干净嘴角的血迹,那笑容之中蕴藏着极其邪恶的力量,笑着道:“傅余年,今天我就杀了你,祭奠整个坑儒会。”

    “去你奶奶个腿,老子砸死你。”

    王胖子站在院落口,望着傅余年与周鼎安对战,自己只能观望,心中本就不爽,现在有了插话的机会,自然要爽一番。

    贺八方瓮声瓮气的,“周鼎安,你个婊·子养的,哎呀呀,你个小贱种。哦,我想起来了,你老妈屁股上还有一颗痣呢,你知道吗?”

    众人没有想到,堂堂的怀义社贺八方,会说出这样的粗鄙之语。

    王胖子嘿嘿一笑,接茬道:“贺八方,这么说你也见过周鼎安老妈屁股上的那颗大黑痣啊。”

    贺八方一仰头,一挺胸,“那是当然!”

    “嘿······”

    王胖子原地一跳,“那你说,周鼎安他·妈有多少个男人?他不一定就是他爸的种,说不定是你儿子或者是我儿子呢。”

    “那就是我儿子,我比较能·······干!”贺八方不依不饶。

    王胖子依旧毒舌,“我看,周鼎安就是我儿子,你看他那塌塌鼻,小短腿,蛤蟆眼,一看就是我的模样。”

    “哈哈哈······”

    听到王胖子的话,在场的很多人都大笑起来,大笑这胖小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骂了自己还不知道。

    傅余年缓缓而来,“周鼎安,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瞧得傅余年嚣张的举止,周鼎安怒极反笑,擦干了手掌上的血迹,一对眸子阴沉地如深渊中的毒蛇,“我是坑儒会副御史,实力超群,你能杀的了我吗?!”

    闻言,傅余年微微一笑,拳头握紧,刀锋闪过一道锋芒,“那就试试!”

    傅余年轻笑了一声,脚掌轰然踏在地面之上,随着一道爆炸声响,其身体猛然飙射而出,转瞬间,便是与周鼎安只隔着丈许。

    两人视线交错,傅余年嘴角缓缓挑起一抹冷笑。

    周鼎安脸色阴冷的望着那近在咫尺的傅余年,眼瞳深处掠过一抹惊慌,即刻体内的黑雾气机暴涌而出。

    “晚了!”

    傅余年冲着急退的周鼎安森然一笑,他脚掌再次猛踏地面,一声爆响,身形陡然出现在周鼎安身前,手中巨大的长刀,带起剧烈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后者胸膛凌空劈斩而去。。

    迎面而来的剧烈风压,让得周鼎安脸色再次一变,心头骇然。

    傅余年的实力,果然已经到了魁首巅峰了,他虽然也是金刚境一线,可似乎面对地境界的的傅余年,隐隐处于下风。

    这让周鼎安觉得很不可思议。

    周鼎安心头的念头一闪而过,把牙一咬,现在他已经完全被傅余年的攻击所笼罩,以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开,所以,他只得强行接下傅余年的攻击。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周鼎安将体内气机狂灌进手中的长剑之内,然后咬着牙,手中长剑带起一股尖锐的破风声响,同时是直直的刺向傅余年胸膛。

    “嘭!”

    巨大的长刀锋芒,在半空飞速掠过,最后重重的轰砸在了周鼎安胸膛之上,顿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剧烈的疼痛,让得周鼎安眼瞳中闪过一抹怨毒。

    在身体倒射的霎那,手掌猛然轰击在剑柄之上,长剑脱手而出,在周鼎安狰狞的目光中,刺中了傅余年胸膛。

    在傅余年的这一击狂猛攻击之下,周鼎安的身体,犹如被打飞的炮弹一般,在地面上狂搓了一段距离,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深痕。

    周鼎安的身体,最后狠狠的撞在院落一处巨大的景观石之上,石头哗啦蹦碎,他再次一口鲜血喷出。

    与此同时,长剑携带着凶猛的劲气,狠狠的插在傅余年胸膛之上,周鼎安这拼死的一击,竟然是让得傅余年倒退三十丈。

    天空之上,望着那被长剑刺中的傅余年,身体表面那一层龙鳞一般的护盾,周鼎安知道那是一种极为强悍的锻体之术。

    傅余年也没想到,关键时刻,那一条天龙居然能够在他皮肤之中生长出一层金辉龙鳞,犹如战甲,水火不侵。

    他望着被抬进去的周鼎安,嘴角上扬,先前的长刀锋芒扫过周鼎安身体的时候锋芒之中潜藏的雷电之力已经侵入周鼎安的紫府气海,不断炸裂,破碎周鼎安的气海。

    周鼎安的气机,在炸雷的轰击之下,迅速地流失。

    这样的举动,虽然有些狠毒,不过傅余年并不在乎。

    周鼎安本来就是为了屠杀灭口而来,要是让周鼎安占据优势,那么整个别墅在场的上百怀义社的人,都得死。

    所以,对待敌人,傅余年不会有丝毫的留手,能杀则杀,不能杀也要将其废掉,永远对自己再也没有丝毫威胁。

    周鼎安缓缓擦干嘴角的鲜红血迹,露出一抹残忍的嘲讽,语气浑厚又具有强大的压迫力,“你们,都得死!”

    傅余年缓缓说道:“这话你刚才说过了。”

    周鼎安眼神阴森的盯着平静微笑的傅余年,手中长剑缓缓举起,体内的气机,在杀意的催动之下,开始了迅猛的奔腾。

    周鼎安身体表面之上,黑雾的气机,逐渐的破体而出,最后在体外形成一道磅礴的的黑雾瀑布,奔腾不息。

    剑声发出一阵尖啸,刺破长空。

    剑尖凭空舞出了一道绚烂的剑花。

    周鼎安已经知道,傅余年的锻体术极为强大,普通的武技很难对其造成伤害,所以,现在的他,招招攻击,直取傅余年头颅。

    面对着周鼎安的狠毒攻击,傅余年身形微退,借助着手中的长刀宽阔的锋芒,横档之间,将那长剑的攻势尽数抵御而下。

    ······

    小暖酱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