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01章 好一个蛇吞天象
    ,!

    周鼎安已经知道,傅余年的锻体术极为强大,普通的武技很难对其造成伤害,所以,现在的他,招招攻击,直取傅余年头颅。

    面对着周鼎安的狠毒攻击,傅余年身形微退,借助着手中的长刀宽阔的锋芒,横档之间,将那长剑的攻势尽数抵御而下。

    “叮叮当······”

    虚空之中,金铁之声不断撞击,随着两人的移动,长剑每一次与长刀交锋,都将会溅起漫天火花以及连片的清脆声响。

    刁钻的长剑撕破空气的阻碍,带起尖锐的声响,闪电般地刺出,而长刀同样是急忙横竖。想再次将之拒之门外,然而,就在长剑即将点在长刀之上时,剑身微微一颤,剑头猛然一摆,竟然是生生的绕开了长刀的阻拦。

    成功的闪避,让得周鼎安眼眸微眯,眼中闪过一抹寒意。

    掌心猛然击打在剑柄之上,长剑利马对着傅余年脖子飙射而去。

    “嘭!”

    傅余年望着那刁钻射来的剑尖,他的身体急忙后倾,脚掌在地面上踏出一道爆炸声响,身体顿时倒射而出。

    “闪电追击!”

    瞧得傅余年速度暴增,声若炸雷一般从原地消失,周鼎安同样是一声低喝,脚尖在地面轻点,体内气机狂涌。

    周鼎安身体犹如狂风中一片落叶一般,对着傅余年迅速闪掠而去,而同时,手中地长剑,剑芒再次暴吐。

    望着紧追不舍的周鼎安,傅余年眉头紧皱,一脚踏在院落观景石之上,间念头闪电闪过,身体一跃,双脚猛的后弹,在与巨像接触的霎那,脚掌之上,闪电一般的气机缠绕,旋即一声炸响,凶猛的反推力,将傅余年的身体,猛射而出。

    借着身体的强大推力,傅余年周身气机如垂天之翼一般展开,双臂一震,手中的长刀凌天劈斩,虚空而来。

    头顶上阴绿珠所带来的凶猛劲气,让得周鼎安眉头微皱,手中长剑猛的一转,一声低沉地喝声,长剑之尖,瞬间被一股淡淡的黑雾气机包裹,风卷刮过,周围的空气,都是犹如被撕裂了一般。

    长剑略微一滞之后,便是带着一股刺破耳膜的破风之声,重重的点在缠绕着黑雷电的长刀之上。

    “轰!”

    无比响亮的金铁相交之声,在院落之中突兀响起,经久不息。

    猛地,傅余年手中的长刀脱手倒飞出去。

    傅余年脸色陡然一边,身形猛地一闪,想要伸手去抓住倒飞出去的长刀。

    望见此十年不遇的一幕,周鼎安心头狂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随机剑芒暴涨十尺,对着傅余年的头颅炸裂而来。

    然而就在剑芒近身之时,那长刀之上发出一股震碎山岳的龙吟之声,划破空气一般的速度,仿佛接受了主人的召唤,出现在傅余年手中。

    周鼎安一见这诡异的情况,心中顿时大感不妙,意识到被傅余年这一招欲擒故纵给骗了,周鼎安浑身涌出一身冷汗,“好一个心机深重的傅余年!”

    他猛地身体在虚空翻转,想要收回已经全力刺出去的剑芒。

    但傅余年,是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的。

    心头的阴冷喝声,让得傅余年的拳头,猛然充斥了让人震撼的凶猛力量,拳头紧握。带起撕裂空气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身体已经变得迟缓起来地周鼎安后背砸去。

    身后陡然袭来的强猛气机,让得周鼎安脸色狂变,手中的长剑急忙脱手而出,然后体内气机狂涌,身体表面上的气机黑雾,再次变得浓厚了许多。

    眨眼之间,只来得及让周鼎安准备这么多。当他刚刚加厚了气机薄雾的防御之时,傅余年的攻击,便是狠狠的到达了其后背之上。

    “嘭!”

    刹那接触地沉闷声响,在院门口悄然响起,虽然低沉,却是蕴含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力量。

    背后传来的凶猛劲道,直接让得周鼎安脸色猛的一白,身体猛然前扑,落地之时一掌轰击在地面,减缓坠落力道。

    身体刚刚立稳,还来不及转身反攻,周鼎安脸色再次一变,心随意转间,体内汹涌而出,准备防御。

    就在其气机形成黑雾包裹之时,不远处地傅余年,沉声喝道:“炸雷崩裂!”

    “嘭!”

    又是一声低沉的闷响,周鼎安身体一阵剧烈颤抖,喉咙间,传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嘴角,一抹血迹,刺眼的浮现。

    傅余年遗憾地摇了摇头。

    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招,居然没有将周鼎安完全斩杀,还是有些遗憾,只不过这一次周鼎安体内炸雷的碎裂,消耗了很大一部分气机。

    “傅余年,我小瞧了你!”

    周鼎安抹去嘴角的血迹,他脸庞上,充斥着狰狞的神色,被魁首境界的傅余年三次搞得这般狼狈,他这个金刚境一线的强人,还真是脸上有点过不去。

    这还是他这么多年的第一次如此狼狈,眼神怨毒的盯着傅余年,咬牙切齿的道。

    冷眼望着傅余年的举动,周鼎安手中长剑之上的气机越来越浓郁,到得最后,气机翻腾间,竟然是隐隐的形成了一个仰天狂啸的毒蛇模样。

    瞧着剑尖之上凝聚而成的气机毒蛇,周鼎安眼中闪过一抹喜意,嘴角再次泛起一抹狰狞笑容,手中长剑骤然诡异的一阵急颤,瞬息之后,脚掌在地面猛的一踏:“蛇吞天象!”

    “傅余年,我保证,我不会将你立刻杀死,我要每天吃一块你的肉,喝一碗你的血!”身体狂猛的扑来,周鼎安仰头一声暴喝:“蛇吞天象!”

    随着暴喝的落下,周鼎安手中的剑尖上,快速奔跑的巨大黑蛇涌现而出,狂暴的蛇声,响彻在这片天地,院落景观石,也被蛇尾扫中,化为无数骇然碎块。

    抬眼望着那附在长剑之上的气机黑蛇,盘旋肆虐。

    傅余年咬了咬牙,缓缓的出了一口气,体内气机骤然奔腾,长刀之上,金色的光芒不断绽放,奔涌,好似潮水一线天,涤荡一片小世界一般。

    “龙蛇起陆战于野!”

    傅余年话音未落,漫天雷电黑芒之中,傅余年手中长刀骤然怒劈而下,一道丈许嘶嘶雷电之力,猛的自长刀盘龙口处暴射而出。

    沿途所过之处,石塑化为粉末,漫天扬起,地面被破坏成一片狼藉,一条深深的沟壑,从傅余年脚下,一直蔓延到攻击而来的周鼎安面前。

    “轰隆隆!”

    晴空霹雳,好一道天雷降世!

    空气中传来的剧烈压迫以及炸雷的破坏之力,让得周鼎安阴鸷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惊骇,他没想到,魁首巅峰境界的傅余年,战斗力会如此强大。

    不!

    应该是恐怖!

    今天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场面,必死之局,周鼎安咬了咬牙,这种时候,没有退缩,因为退则死!

    周鼎安非常清楚这一点,只得将体内的气机,不要命的灌注进长剑之中,然后与那道雷电黑芒,重重的轰击在了一起。

    “轰!”

    巨大的暴响声,几乎将整个别墅院落炸裂,雷电黑芒与剑尖黑蛇交接之处,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的蔓延而开,直到沿袭游泳池炸裂,略微一颤,整个墙壁彻底被掀翻,炸裂。

    在雷电黑芒之中,院落十丈之内略微沉寂,旋即一道影子暴射而出,在半空中狂喷着鲜血,最后被狠狠的砸射在了墙壁之上,顿时,墙壁瞬间化成一片废墟,烟雾弥漫。

    院落虚空,傅余年身形缓缓落下。

    傅余年望着那在废墟下不断狂涌鲜血,不断大力抽搐的身体,眼神淡然,似乎这一切只是应得的而已。

    他阔步来到废墟之旁,手中长刀,轰的一声,将一块碎石击飞而去,露出了下方那惨白着脸色,满身狼狈的周鼎安。

    “你要死了!”

    此时的周鼎安,双腿已被砸断,惨白的脸色极为的可怖,呼吸也是越来越低不可闻,显然,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傅余年,老子要杀了你!”

    虚弱的声音,从周鼎安嘴中断断续续的传出,然而虽然声音低迷,可其中的那抹怨毒,却是丝毫不减。

    傅余年轻笑了笑,并未答话,神态自若。

    “小子,你知道坑儒会有多么强大吗?要是我死了,你们全都都要陪葬,你不敢杀我!”

    周鼎安话语中,也并没有求饶的意思,反而充斥着狰狞地杀意。在他看来,无论自己多么嚣张跋扈,多么残暴杀戮,傅余年是不敢杀他的。

    傅余年,是绝对不敢杀他的。

    这是周鼎安最后的依仗!

    “我说过,我会杀了你!”

    傅余年抬起了手,微微一笑,“还有,完了告诉你了,周定邦也是我杀的。”

    周鼎安血灌瞳仁,喷出一口鲜血,“你?!”

    傅余年重新催动气机,长刀之上,那一道道令人胆寒的锋芒不断嗡鸣,望之,令人头皮发麻,身体炸裂。

    此时的周鼎安,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内心的恐惧,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完全小瞧这个少年人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栽倒在这个少年人身上。

    “傅余年,你敢!巡城御史一定会宰了你!”

    傅余年神色泰然,“那是你死之后的事情,就别操心了!”

    傅余年下手毫不拖泥带水,在其他旁观之人还没有惊呼出声的时候,长刀锋芒已经闪电一般扫过周鼎安的身体。

    “嘭!”

    随着一声闷响,周鼎安眼瞳骤然一凸,身体猛的下陷了许多,一口鲜血被其从嘴中狂喷了出来,鲜活的心脏生生炸裂。

    他的眼睛怨毒地盯着面前的傅余年,周鼎安终于是缓缓的软了下去。身体之上的生机,也是快速褪去。

    望着那蜷缩在废墟之中地冰凉尸体。

    无悲无喜。

    傅余年眼眸轻轻闭上,吐了一口气,大声道:“都动手吧,把这些坑儒会的垃圾全部打扫干净了。”

    这一战,怀义社胜了,但也是惨胜。

    灯开了,此时的别墅院落犹如修罗地狱一般。

    别墅各个角落,楼梯大厅,走廊墙边游泳池横七竖八的躺着尸体,不管是那边的人,都是缺胳膊少腿的,看起来十分恐怖。

    此时的贺八方,斜斜靠在墙壁上,身上的鲜血顺着墙根流到远处,滴滴答答的,“年哥,你很厉害啊。”

    贺八方面色苍白,依旧对傅余年竖起了大拇指。

    “别说话,去医院。”傅余年背起了贺八方。

    贺八方惨笑一声,“有烟吗?”

    他颤颤巍巍的将烟夹住,狠狠吸了一口强笑道:“年哥,我······我自己来,呵呵,没想到啊,你真的这么厉害,以前是我有眼无珠了。”

    “贺八方,你挺住!”

    尙纵横也飞奔了下来,一把抓住了贺八方的手,眼中的泪水在也忍不住了,混着脸上的血水低落在地板上。

    贺八方猛烈的抽了几口烟,重新挣来眼睛,摇了摇尙纵横的手臂,“老尙,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我告诉你,以后一心一意辅佐年哥,他是个做大事的人。”

    “你他·妈的说什呢,你要挺住,老贺!”

    尙纵横老泪纵横,几乎是吼叫着,他和尙纵横共同辅佐章怀义创业,一起经历过无数的生死考验,章怀义死去没有多长时间,贺八方又受了重伤。

    就算是钢铁一般的尙纵横,也不由得涕泗横流。

    就连一向冷淡,木讷少言的苏凉七也哭了,他重重扑倒在贺八方身前喊道:“贺八方,你不应该替我挡刀的。”

    苏凉七和贺八方并肩作战,两人同时面对坑儒会三十多人的围攻,这两个铁血汉子硬生生的抗了下来。

    只可惜,敌人消散,一口气没有提上来,精神松懈,身体就开始拖后腿了。

    “先别哭了,长安,你去找医生,要尽快!”

    傅余年大吼道,他知道现在时间就是生命,不止是王胖子,苏凉七也需要赶紧接受治疗,他的伤虽然比王胖子要轻些,但如果不及时治疗一样有死亡的危险。

    苏长安站起身,年哥,“半夜了,医院没有医生啊。”

    傅余年一拳砸在墙壁上,塌陷下去一个碗口大的深坑,“带上魏文长,他熟悉这一带,只要是个医生,哪怕是抓来,也要给我带来。”

    “是!”

    苏长安面色一肃,带上白袍堂一些人,飞奔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