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03章 秀色可参禅
    ,!

    傅余年现在要走的路,就是一条希望可以死的重于泰山的路。

    胖子咬咬牙,对傅余年说话,又似乎在安慰自己,“不过看见学校那么多漂亮妹子,整个人都亢奋的想去打劫了,嘿嘿,以前可是见不到啊。”

    王胖子有些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胖嘟嘟的脸上肥肉都在颤抖,连续吞咽了几口口水,估计这小子都喝饱了,才艰难地说道:“年哥,我还是比较喜欢外面的漂亮妹妹。”

    听到这样的回答,傅余年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丫还真以为到学校是为了看漂亮妹妹啊。

    傅余年笑道:“熟悉的地方没风景,换个地方,换个口味,或许就有新的发现。这个世界,还有太多我们未曾见过的东西,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那是当然了。”

    王胖子听到傅余年的话,双目神采奕奕,只不过回头又苦笑着说,“我是一个放荡不羁的男子,让我待在学校学校,那不是蹂躏我的精神,刺激我的神经,狠狠地侮辱着我宝贵的贞·操嘛······年哥,咱们还是赶紧成立社团,然后,征伐天下吧。”

    别看胖子没心没肺的,但他却有一段掏心掏肺的过去。

    “行了,闭嘴。”傅余年喝住了胖子潮水一样的废话,“快了,只要这一次把握会,咱们就有了发展的空间。”

    听到这个,胖子立马就亢奋了。

    “年哥,给你看这个。”王胖子将手里的帖子交给了傅余年。

    傅余年接过帖子,上面是大大的两个楷体字,战帖。

    他面带疑惑的望着王胖子,胖子努努嘴,意思是自己看。

    傅余年打开帖子,原来是张昌盛下的战帖,大概意思就是十天之后,龙门市武道分区决赛,想和他过招。

    “呵呵······”

    傅余年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这个张昌盛倒是个有意思的人,直接下战书。”

    王胖子笑呵呵的,“年哥,这就是咱们北方武道修行者的规矩,谁也弄不死谁,单挑啊,谁赢了谁老大,输了是孙子。再说了,那次付斯文不是把这孙子吹的上天了嘛,我就不相信他真的那么牛·逼。”

    傅余年站起身,仰起头,舒展双臂,“好啊,那我就会会他。”

    天边朦胧,有红霞冉冉升起与天际,一轮朝阳跳出地平线,精纯的天地气机在瞬间衍生。

    一缕缕精纯的气机被傅余年摄取,吞吐进体内小周天。

    此时周天气海内淡淡的莹白气机在翻滚,融入悬挂在周天之内的滚动气机,翻涌的气机越加晶莹与剔透,以肉眼不可见的度在增长。

    此时傅余年身上的天龙,犹如复活一般不断在身体表面轻微游走,不细心感受的话还以为是微风拂面呢,那几片盘龙体表的龙鳞,发出景色的光辉。

    傅余年已是能够感觉到,在骨髓之中,有着什么东西将要诞生而出,但那最后一步,却是不论他如何修行,看似咫尺,实则天涯。

    难道又要突破了?

    第二天一早,傅余年回神的时候,感觉精力充沛,精神奕奕,整个人仿佛跟以前不一样,比之前更白的皮肤就像婴儿的肌肤一样,细嫩至极。

    自身的感官也变得更加的敏锐,耳清目明,尤其对于天地之间气机浓郁的感受,也要比之前更加敏锐了许多。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洗髓伐身?”傅余年心中暗道。

    入体天龙不仅能够帮他更深层次的领悟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而且在不知不觉间,缓缓的改造体质,成就龙象之体。

    人体与兽体相比,本就脆弱,但若是修行者能够通过后天的修行,利用武学改造身体,便会使之更加强悍。

    龙种,本就是世间最强悍的生灵,而傅余年身体中的这一条天龙,则也在慢慢的透过洗髓伐骨的修行,逐渐达到脱胎换骨的效果。

    若是与同境界的交手,不论气机深厚程度,斗战经验丰富与否,凭借强悍的龙象之体,便可以碾压对手。

    不过几天之后的行动,很可能就要面对龙门市的巡城御史彭万里,傅余年也想在这之前争取突破到金刚境。

    社团的内部事务有几个堂主打理,不用傅余年操心。

    外部事物有上官狗剩,傅余年更是放心。

    再者有高八斗居中调理,傅余年放一百个心。

    这些天社团事务繁忙,他根本没有时间精心修行武道,这两天正好是个好时机。

    吃过晚饭,傅余年就进了书房。

    哒哒!

    门口处,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门窗上,映出那一道美丽的倩影,傅余年微微一笑。

    傅余年抬头,苏尚卿长发披肩,传出梨花的清凉香气。

    她轻靠着门,美人出浴之后的她只穿轻纱睡衣,体态纤细柔软,盈盈一握的腰肢勾勒着动人的弧度,那两瓣蜜·臀犹如鲜艳欲滴的水蜜桃一般诱人。

    娇媚的容颜,在月光下,美的让傅余年心底一阵悸动。

    傅余年有些失神,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秀色可餐的苏尚卿。

    “还没看够啊,小色狼。”苏尚卿来到他的面前,还和以前一样,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了笑,道。

    “秀色可餐,秀色可参禅。”

    傅余年有些失神,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秀色可餐的苏尚卿。

    “还没看够啊,小色狼。”苏尚卿来到他的面前,还和以前一样,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了笑,道。

    “秀色可餐,秀色可参禅。”

    傅余年微微一笑,也斜斜的靠在门框上,望着眼前美丽可爱的女子:“我好幸运啊。”

    “幸运什么?一直有我给你洗小裤裤?还是有一个我这样漂亮的姐姐?”

    苏尚卿一双眼眸如一泓秋水一般,精致的脸颊泛起一层红晕,她喜欢开这样的玩笑,但每一次都会让自己脸上浮起潮红,声音温柔的道。

    傅余年无奈。

    “你对张昌盛怎么看?”苏尚卿浅浅的笑着,脸上浮现温柔的笑意。

    她也知道张昌盛下战书的事情。

    她的眸子温柔如水,但面对感情,却坚如磐石,此时此刻,也只会对傅余年展露独属于她的美丽。

    傅余年咬着牙,笑了笑,“应该很不简单吧。”

    “嗯嗯。”

    苏尚卿嘟了嘟嘴巴,抱起趴在她双脚上打盹的灰灰,“我这几天在龙门市也听说了他的一些事情,这个王朝会的大公子,还真不像是那些败家的纨绔,很有野心也很有天赋的一个人。”

    “没什么可担心的。”

    苏尚卿嘴角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俏脸嘟着嘴巴,对着灰灰说道:“龙门市分区武道赛,看来不简单啊。说不定是我和他交手呢?”

    “那你就把他打的连他妈吗都不认识。”傅余年调侃的道。

    “好了,不许打岔了,别贫了,说正事。”

    苏尚卿收敛起笑容,正色的看向傅余年,道:“天启社团要统一龙门市,你必然和张巨匠有一战,是吧?”

    “嗯。”

    傅余年点点头。

    王朝会是龙门市最强大的老牌社团,天启社既然志在龙门市,那么张巨匠就是天启社团目前统一龙门市最大的障碍,所以这个人,他是必须要清除的。

    “张巨匠不简单啊,三百多年的老牌社团,底蕴何其丰富。”苏尚卿道。

    “再说了,这一对父子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张昌盛,对付这个人,要千万小心小心再小心。”

    傅余年现在的实力,就算借助天龙之力,对付张巨匠都很吃力,况且他现在的境界,也只是魁首巅峰而已。

    “这几天,你争取突破到金刚境界,这样一旦动起手来,把握会大一些。”苏尚卿俏脸凝重的道。

    毕竟张巨匠的实力,在这个龙门市都是顶尖的存在,而傅余年却要以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新人去挑战这样一位成名已久的人,确实要具备很大的勇气和实力。

    傅余年点点头,对于苏尚卿的提醒,他自然深以为意。

    依他现在的战斗力,已经足够和金刚一线的修行者有一拼,而且胜算还很大,但即将要面对的张巨匠,那可是金刚中期甚至巅峰境界的强者。

    跨境界战斗,这对于寻常修行者来说,等同于自杀。

    “这几天,我会熬制一些药材,帮你淬炼筋骨。”苏尚卿微微一笑,完美的身材依在门框上,清凉的夜风吹过来,香气入鼻。

    “又想起你小时候一边流鼻涕,一边烧菜的情景。”

    傅余年笑了笑,对于苏尚卿的贴心,十分受用,有这样一个贴心女生陪着,就算是在枯燥无聊的休息,也会变得有趣许多。

    苏尚卿红着脸,抱起了已经熟睡的灰灰,“你这个人······”

    看到苏尚卿倒映在窗前的身影,然后关灯,房间陷入寂静。

    傅余年回身走进了别墅的书房。

    他松了一口气,收敛心神,静坐了好一会儿,等待心潮安定之后,开始认真的修行十龙十象术第四式。

    一拳碎八极、扶摇直上九万里

    有关于十龙十象术的一切信息,全都记载在脑海中,傅余年开始修行研习,时间如流水一般,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已经过去。

    对于第四式的起势与运用,他多多少少已经有了一些心得,但这些远远还不够,他要的是精通,是臻于巅峰,是一招能制敌。

    傅余年修行的武学是杀人技,一击必杀。

    傅余年安静的盘坐在书房,全神贯注的开始在脑海中演练第四式的精髓,与此同时,在他的眼前,如同上一次修行第二式一样,有万千萤火之光再一次汇聚成人型,不断演练第四式。

    那萤火之光犹如毁人不倦的导师一样,一遍遍在傅余年眼前演练,丝毫不知疲倦。

    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但傅余年一点都不觉得疲累,反而越来越精神,睁大了眼睛,不断修行研习。

    有了万千萤火之光操练第四式武学的精髓,傅余年修行起来自然是一日千里,很快,他便掌握了第四式的核心精髓。

    他兴奋了好一会儿,抬头看窗外,晨光熹微,一夜时光过去。

    傅余年静了静心,再度的开始聚精会神的观想萤火之光演练的第四式,一遍一遍的观看,然后在自己脑海中不断跟随修行。

    天光大放。

    傅余年活动了一下身体,单手握拳,赫然有山河奔涌之力。

    这种速度,一日千里,堪称骇人。

    看来有了万千萤火之光的修行引导,再加上与生俱来的超高修行天赋,他对于十龙十象术第四式的修行,已经渐入佳境了。

    随着第四式的修行,他逐渐感觉到体内的大周天气海也在不断的充盈,正如万川归还一般,汇聚在大周天之中。

    而也正因为时刻充盈的气机,傅余年方才能够在短短一日间,对第四式的领悟才算是登堂入室。

    随着体内大周天气海的澎湃充盈,傅余年也是逐渐的感觉到一些随之而来的好处,尤其是一拳之力,比之前更具有了强大的震撼力。

    观想千遍,自然不如亲身操练。

    傅余年站在别墅院子中,不动用气机,一招一式,极其沉稳老练,十龙十象术第四式的起手、发力、拳势他都已经掌握了精髓,接下来要做的,那就是参悟至巅峰了。

    苏尚卿躺在梨树下的摇椅中,怀抱着灰灰,躺椅旁边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是苏尚卿刚做好的早餐,三碟开胃小菜,还有一壶热茶。

    傅余年走进,揉了揉苏尚卿的肩膀。

    苏尚卿咬着嘴唇,扑闪着双眼,明明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却故作不知地将眼光飘向一旁,装作打盹的样子,娇柔的侧颜看的傅余年心中一阵心悸。

    苏尚卿目光一跳,忽见傅余年手臂流血,差点叫出声,她坐了起来,走到傅余年面前,小心翼翼的撕下一块布子包扎起来。

    “怎么受的伤?”苏尚卿小声的说道,语气中的怜惜之意要大于责怪的意思。

    “男人嘛,身上没有几道伤口,才不像话呢。”

    傅余年温柔一笑,趁着苏尚卿苏尚卿包扎手腕的时候,手指顺势一挑,在苏尚卿手心勾了一下。

    苏尚卿咬了咬嘴唇,瞪了傅余年一眼,脸上的红晕如盛开的霞光,笑声的骂了他一句,“你说的话都是歪理,还这么调皮!”

    这话听在傅余年耳中,更像是勾引。

    他喟然一叹,手指轻柔地抚过苏尚卿清纯稚美的脸蛋儿,她的脸颊凉如冰、滑如玉,傅余年的眼眸悄然跃上一抹温柔。

    他忽然克制不住地将苏尚卿揽在怀中,心中一阵激荡,伸手揉了揉苏尚卿的瀑布长发,喃喃地道:“谢谢老姐。”

    ······

    小暖酱继续求收藏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