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04章 天生的两个半圆
    ,!

    苏尚卿侧过脸颊,有些不屑的吐了吐舌头,贴在他怀中,一双纤纤玉手紧握着傅余年手上的伤口,道:“要爱惜身体。”

    她哽咽着道:“别人想要你的命,就先要问过我手中的剑。”

    傅余年摇着苏尚卿的手臂,“你怎么固执,我说过了·······”

    “我说过的话,不会变!”苏尚卿满脸泪珠儿,傅余年忍不住心中一痛,喝斥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苏尚卿眼泪汪汪地抬起头,稚气、认真地道:“有谁敢动你,我就先杀谁!”

    傅余年的心儿突地一颤,一轮红日升起,美人笑靥之下,他忽然现,这个自己一直依赖爱护的苏尚卿姐,眉宇之间已然带着种成熟女人魅惑的风情。

    “灰灰,你来说说,你苏尚卿姐是不是傻瓜啊?!”傅余年感动地叹息,重又将她拥在怀中,额头抵上了她的刘海儿。

    苏尚卿紧紧拥抱着眼前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男人,此时此刻,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男人的阳刚之气,让她不知不觉已经暗里着迷。

    苏尚卿撇了撇嘴唇,尽管有些不愿意承认,但她已经对眼前的男人着迷,“我不要站在桥上看风景,也不愿意看风景的你看到我。我要做的,便成为你看风景的那一座桥,支撑你看到更远的风景。”

    她满足地想,眉梢眼角尽是万种风情。

    傅余年心中一荡,在苏尚卿光洁的鼻翼上一勾,笑着问道:“老姐,你刚才说有一把剑,是哪一把剑啊?”

    苏尚卿一时间没明白傅余年的意思,美目流转,嘟起粉嫩嫩的嘴唇想了一会儿,道:“天下大道剑啊!”

    “我倒是有一把剑,老姐要不要欣赏一下啊?”傅余年笑着替苏尚卿擦去粉颊上的泪痕,纵情一笑,豪情顿生。

    苏尚卿在傅余年后腰掐了一把,美目中闪过一丝明媚的慌乱,两靥潮红,“那要看你的剑术是否高明了!”说完站起身,脆生生的笑着给他递过来筷子。

    傅余年细嚼慢咽,享受着美味的早餐。

    一边有美女作伴一边修行,傅余年的生活也不算无聊。

    ·····

    傅余年内心要变强的渴望更强烈,直至许久,他才深吸口气,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傅余年见苏尚卿房间开灯,灰灰还传来轻微的打鼾声,上了二楼,轻轻叩了叩房门,房中一股玫瑰花香味道入鼻,眼前水雾缭绕。

    苏尚卿站在水中,舀了一瓢飘着花瓣的水,自胸口淋将下去,看的傅余年一阵心惊肉跳,身体火热,嘴村发干。

    手腕儿上缀着晶莹的水滴,顶端上两粒小樱桃俏皮地翘挺着,窄窄的细腰还没有成熟的丰腴感,带着种少女的青涩,平坦柔软地小腹下,骨盆已开始宕起优美流畅的曲线。

    颤抖地一声轻呼,苏尚卿猛地坐进水里,扯过一条毛巾遮住胸口,眼含热泪,秋水眸子滴出几颗晶莹的泪珠子。

    苏尚卿的容颜就要埋到那一对玉峰里了,苏尚卿咬着牙,嫩白的脖子都变成了绯红,才低声道:“你,怎么不打招呼啊?”

    傅余年转过身,“你穿衣服吧。”

    很快,苏尚卿便穿好了衣服,为他端上来已经准备好的饭菜。

    傅余年轻轻揉着苏尚卿颤抖的香肩,笑呵呵的,“苏尚卿姐,对不起啊,洗澡也在浴室嘛,你怎么在房间洗澡了!”

    苏尚卿忽然站起来,双手环住傅余年的脖颈,在他脸上轻轻一啄,然后把他推开,一边还握紧了小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记住了,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对,我啥都没看到。”傅余年一边欣赏着苏尚卿罕见的霸道娇媚,一边大快朵颐吃完饭。

    苏尚卿给他添饭。

    傅余年侧过头一直看着,忽然在她圆嫩水滑的翘臀伤轻轻一拍,俯这身子在耳边轻轻说几句俏皮话。

    苏尚卿嘴中发出热气,早就不知所云了。

    苏尚卿一身贴身睡衣坐在床边,伸手给傅余年倒茶。

    一对翘臀微微翘起,此时窗外的微风一吹,松垮的布料禁不住拉扯煽动,一时鼓胀如帆,唯有风过处的布纹涟漪,在臀尖曼妙轻舞,只可惜非风动,非帆动,乃心自动。

    此时傅余年的心,已经如那绿野奔腾的马匹,不知道何处是归处。

    苏尚卿像一头受惊的小鹿一般,转过身有些调皮的笑了笑,瞪了他一眼,咬着牙道:“赶紧喝茶,别噎着了。”

    “咳咳······”

    苏尚卿站在身后,双手在他的背后匀匀的拍打,那一双玉手,时不时在肋下,脊椎处勾动一下。

    傅余年浑身一颤,暗道:我这是被苏尚卿调戏了啊。

    这一种暧昧的小甜蜜,两人特别享受。

    傅余年对十龙十象术第四式的领悟,已经算是登堂入室了。

    在这些日子中,他不断修行十龙十象术第四式,胸中对这一套武学的见解已经大大超越了以前。

    赋予你啊坐地观想,气机汇聚,生生不息,壮大自身。

    而傅余年在梨树之下一坐,便是三天。

    第三天傍晚,傅余年睁开眼。

    洗完澡之后的苏尚卿抱着灰灰,坐在泳池边躺椅上,长发披肩,湿漉漉的搭在肩上,发香入鼻。

    苏尚卿感受着傅余年身上阳刚昂藏的气息,眼神一喜,摇醒了正在打鼾的灰灰,“你突破了?”

    “金刚境一线!”

    苏尚卿替他端上晚饭,茶水,还有亲手熬制的汤药。

    她总是如此贴心,傅余年不禁大受感动,每一次仔细修行,总会有美味等着自己,他走到苏尚卿身后,替她揉了揉肩。

    苏尚卿娇羞地挣开肩膀,嘟起粉嘟嘟的嘴唇:“你去好好洗个澡吧,有汗味呢。”

    “好哇,嫌弃我有汗味。”傅余年大手张开。

    苏尚卿咬着唇,娇艳欲滴。

    一巴掌,拍在苏尚卿蜜·臀上。

    苏尚卿身子酥软,扭着身子躲避着他的袭击,娇喘细细地道:“别闹了,灰灰看着呢,这样不好。”

    苏尚卿窘的轻轻捶打着傅余年的前胸,忽尔眸光一闪,羞得把头埋在傅余年怀里。

    那种女儿家羞态看得傅余年只觉得身子一轻,骨头一酥,精神一荡,真恨不得立刻把苏尚卿就地正法。

    他吸了口气,抱起苏尚卿苏尚卿轻盈的身子放在自已膝上。

    连带着灰灰,也趴在了他腿上。

    苏尚卿轻慢慢仰起头,“想不想听歌?”

    苏尚卿格格笑着逗着傅余年,娇翘玲珑的圆臀微一挪动,忽然触到一个硬如钢铁的东西,她先是怔了怔,接着便双手捂住潮红的脸颊。

    傅余年苦笑一声,他觉得鼻子闷,好象鼻血都要留下来了,赶忙把放凉了的茶水一饮而尽,清咳了两声,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道:“那你唱,我听。”

    苏尚卿张开指缝,偷偷瞄了傅余年一眼,这才慢慢放下手来,含羞带怯地道:“我也是听来的。”

    傻俊角,我的哥,和块黄泥儿捏咱俩个。

    捏一个你,捏一个我。捏的来一似活托,捏的来同床上歇卧。

    将泥人儿摔,着水儿重和过。再捏一个你,再捏一个我。

    哥哥身上也有妹妹,妹妹身上也有哥哥

    等苏尚卿唱完了,她眼眶满含泪花,晶莹的眼泪流过晕红的脸颊,“这是我听明月唱的,她说这是付斯文教她唱的。”

    苏尚卿脸上流泪,忽而就笑了,见傅余年看着自己,羞红了脸颊。

    “小傻瓜。”

    他伸手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苏尚卿乖乖地闭了嘴,眉梢儿却浮起一丝轻松和喜悦,世间若遇知心人,哪怕一日,便是一生!

    傅余年,就是我苏尚卿的知心人。

    傅余年和苏尚卿,仿佛天生的两个半圆,为彼此而生。

    他贪婪地摸了一下苏尚卿光滑的脸蛋儿,他故意打了个哈欠道:“夜凉了,小心着凉,我们回房间吧。”

    苏尚卿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摇摇头,笑问道:“金刚境界一线是不是还不稳固?”

    “还需要一战,才能稳固境界。”

    “那我陪你好了?”苏尚卿攥紧了小拳头,有些淘气的在他鼻头上摁了几下,“我陪你打啊。”

    傅余年满头黑线,苏尚卿修行天下大道剑,实力比他还要高出一线,和苏尚卿动手,自己的屁股恐怕就要遭殃了。

    “不用了,不用了。”傅余年嘿嘿笑着。

    “切!”

    傅余年顺着她斜开口的衣襟看到胸口一抹幼滑的肌肤,那娇小的蓓蕾瞬间闪过,已经初具优美的弧形了。

    傅余年眼一直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顺着她的脊背望下去,一双洁白干净的小脚丫娇俏地在空中摆动着,带动她的裤脚,不时显现出结实浑圆的臀部曲线。

    十八岁的苏尚卿,容貌还有些像花褪残红青的小青杏,可是那具宛宛香臀已经颇具女性美丽的征兆了。

    苏尚卿看到傅余年火辣辣的目光,有些害羞地放下了小脚丫。

    傅余年龙门上去,“苏尚卿,咱们打一场吧。”

    苏尚卿脸颊酡红,扭过去脸不看她,那口型分明说道:“休想!”

    苏尚卿的蜜唇已经被傅余年覆盖上去,发出一阵呜呜咿咿的可爱声音。

    ······

    五天之后,他又回到了龙门市天启社团总部。

    龙门市天启社团有陈少陵和高八斗镇守,傅余年是很放心的。

    高八斗笑呵呵的出来,“年哥,你突破金刚境界了?”

    “修行比较顺利,就提前了几天。”傅余年锤了锤高八斗的胸膛,“要注意身体,以后的路还很长,可别熬坏了身体。”

    “对啊,撸撸更健康。”王胖子笑哈哈的。

    高八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一段时间龙门市是如此的平静,即使很多人都知道章怀义已死,原来的怀义社团被一个鱼跃市的社团合并,但却没有任何一个社团与天启社进行交涉。

    原本与怀义社团有摩擦的那些社团,也都一个个看起来偃旗息鼓了。

    高八斗呵呵一笑,“年哥,你说会不会是这些社团想通过这一次的龙门市分区武道赛,看一看我们的实力呢?”

    傅余年点点头,“有这个可能。”

    “那我们就更要一举击败张昌盛这孙子了。”王胖子撸起了袖子。

    在这一个月中,几个堂主将天启社团上下梳理了个通透。

    苏凉七的黑袍,苏长安的白袍,两个堂口的人已经渗透到了龙门市各个阶层,每天会有无数的消息送到傅余年手***他和高八斗参考。

    尽管他这五六天一直待在别墅,但消息从没有闭塞过,这要归功于黑白袍两个堂口的功劳。

    怀义社并入天启社之后,贺八方几人商量之后,提拔了一批原来怀义社中实力强横,忠诚于社团的小弟。

    这些被提拔的人一跃从基层成了天启社团的中坚力量,这让天启社团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升迁的希望。

    以前那些还有些留恋怀义社,对天启社微微有些抗拒的人,现在都心悦诚服。

    而且,尙纵横与马前卒等人,准备打造一个天启社团的训练基地,培养有天赋的武道新人。

    这也保证了天启社团能够有源源不断的有生力量进入社团,而且训练完成的人员,大多数都能成为社团发展的中坚力量。

    天启社团,欣欣向荣,蒸蒸日上。

    然而,龙门市表面看起来平静祥和,但谁都知道,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

    ······

    当天晚上,天启社高层齐聚一堂。

    苏长安道:“年哥,根据骷髅会的那些舌头透露,这两三天之内,彭万里要和他们有一场交易。地点就在距离龙门市十里之外的饮马河畔。”

    “消息属实吗?”傅余年一腔胸中热血,隐隐升腾。

    苏凉七也点了点头,“黑袍堂口的兄弟也传来消息,应该属实。”

    傅余年抬头,环视周围众人,顿了顿,道:“马前卒天行堂、胖子地坤堂、老贺的八方堂,抽调一部分人,记住,少数人就行,随我潜伏去饮马河畔。老尙负责镇守社团,一切要小心。”

    “是!年哥!”众人齐声应答。

    ······

    小暖酱求收藏订阅,诸位大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