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05章 饮马镇
    ,!

    三天之后,傅余年和王胖子来到了饮马镇。

    王胖子说好久没有泡吧了,想去喝点酒,傅余年一想,也好,最近社团事务繁多,而且修行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正好放松一下,那这一次就放开喝吧。

    两人点好了酒水之后,坐在沙发上闲聊,有几名金发女郎走过来,还是外国妞,王胖子一看见外国妞就两眼冒光,赶紧招呼让坐下来。

    “嗨喽。”几位女郎说道。

    傅余年仰起头,环视几名女郎一眼,随后向旁挪了挪,拍拍身边的空位置,含笑说道:“sitdown.”这些女郎都会说中文。

    几名女郎纷纷坐在两人身边的空隙坐下,王胖子也会鼓捣几句英语,说起来是陕西话与英语的结合体,逗的几位女郎咯咯笑。

    坐在傅余年身旁的是名二十出头、姿色平平、浓装艳抹,但身材极好的年轻女郎,丰乳肥臀,尺寸至少在d罩杯以上,虽然姿色一般但却很健谈,与傅余年聊到龙庭帝国的风土人情,各地的名小吃,这位女郎都知道。

    她问道:“先生,你是龙庭北方人吧?”

    傅余年说道:“是的。”

    “龙庭北方人,很豪爽的。”女郎笑道,随后笑问道:“你们这是假期旅游呢还是出来泡吧呀。”

    在女郎眼中,王胖子年纪大一些,而傅余年怎么看都是学生模样,这让她有点吃不准这两人是干什么的。

    傅余年想了想,说道:“做生意。”

    女郎惊讶地看着他,说道:“来到龙庭帝国后就习惯了,二十岁和三十岁看起来差不多,你们保养得很好的。”

    东方人看西方人,尤其是黑人,好像都是一张面孔,焦炭一样黑,而西方人看东方人,三四十岁的人只要保养得好,在她们眼中和二十多岁酗子没区别。

    傅余年仰面而笑,随口问道:“想喝什么,我请客。”

    “谢谢,怎样都行!”

    女郎说得随意,可点起东西来,却一点没客气,专挑些贵的酒品以及点心,当然,傅余年自然明白这些夜莺,俗名叫做“酒托”,宰客之后与酒吧进行分成,她们从中获得提成。对于这些,傅余年看在眼中,心中明了,他没有说什么。

    通过交谈,那几位女郎知道傅余年几人是第一次来到饮马镇,好热情地介绍道:“我知道有一家酒店,服务质量绝对棒,我们刚来的时候就住那家酒店。就在这附近,即便宜,环境又好,你们有没有兴趣?”

    傅余年笑呵呵地看着女郎,沉思片刻,点占头,说道:“也好!”王

    胖子朝着傅余年挤眼睛,后者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这一次他们过来是抢劫的,说不定张家的人,巡城御史彭万里就躲在某个角落呢,现在可不是泡妞的时候啊。

    这一次傅余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正好相反,他想接触到一些江湖人,只有这样才能够从这些地头蛇口中打听出满脸麻子的消息。

    傅余年,想搭上当地地头蛇这条暗线。

    几位女郎见傅余年点头同意,女郎显得很兴奋,脸上的笑容更浓,连连向傅余年劝酒。又向傅余年请教了一些龙庭北方的名小吃,她说她还没有去过鱼跃市。

    傅余年的酒量虽然算不上是海量,但也绝对不差,不一会儿便有七八杯啤酒喝光。而他身旁的那名女郎已有了几分醉意,满面绯红。

    王胖子见傅余年大口喝酒了,而他却不敢喝了,要是出点事情至少还有一人醒着,有个照应。

    等到晚间十二点左右时,傅余年等人才从酒吧里走出来。几名小姐都没有跟出,惟独帮傅余年介绍酒店的年轻女郎跟随两人出来。

    到了外面,傅余年长长吸了口气,这时候,街道上的行人少了许多,基本上没什么游客,在大街上闲逛的都是一排排迷离灯光下的站街女以及嫖-客。

    傅余年转头看向女郎,问道:“你说的酒店在哪?”

    年轻女郎从手袋里掏出手机,说道:“你等一下,我跟那儿的人熟悉,让他们派车接你,我看你也有点微醺了。”

    王胖子吃过了几次亏之后脑子开始转完了,久疏江湖之后,又开始用江湖思维思考了,王胖子皱皱眉头,对傅余年道:“年哥,我看这女的有问题哩。”

    傅余年自然也看出来了,不过他倒想瞧瞧,对方究竟要干什么。

    他微微点头,道:“咱们想要打开局面,就需要地头蛇提供消息,而这会儿就是个机会。”王胖子嘴上答应,但不离傅余年三步,一只手总是放在腰间皮带处,小心提防着。

    女郎打电话的时说的不是英语,不是中文,是另外一种语言,语速很快,叽里咕噜地不知道说些什么。隔了片刻,她把电话放下,对傅余年道:“放心吧,车子一会儿就到了。”

    傅余年双手插在口袋中,含笑点了点头。

    女郎说很快,但一个很快差不多用了四十多分钟,傅余年与王胖子耐心都要耗光了,这时候一辆面包车驶近了众人,司机是一位毛发旺盛的中年男子。

    典型的东北大个,穿着一件白色背心,有胸毛露出,络腮胡子,说话瓮声瓮气,走下车之后与傅余年王胖子两人简单打过招呼之后,道:“和老朋友聊几句。”

    那满脸麻子的汉子站在墙角与女郎一直说话,两个人似乎在讨价还价,年轻女郎拉住他,把手伸到他面前,像是在索要着什么,那大个子应付两句,摆摆手,脸上明显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之后,一只手强行将女郎甩开,大步流星回到车内。

    看到这一幕的王胖子道:“我看这车有问题,这两人都有问题,咱们现在还能决定要不呀上贼船。”王胖子眼神中不无担忧的说道。

    “你怕不怕?!”傅余年道。

    “不怕,怕个球。”王胖子撇撇嘴。

    “那就上贼船,看看他们耍什么把戏。”傅余年说完,自顾自的走进车厢,他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一会儿,一个满脸麻子的大汉开车过来。

    那满脸麻子将面包车后面的车门合上,自己坐到驾驶座,对傅余年等人笑容满面的说道:“都是熟人介绍的,放心,我们的酒店不仅舒适而且价格便宜,最关键的是早餐晚餐全免费。”

    傅余年笑眯眯的看着满脸麻子子,再瞧瞧一旁的金发女郎,心思在急转,直到现在,他也没看出来对方究竟有什么企图,不过,他却能感觉出来这个满脸麻子不简单,在他身上,有一股隐藏的很好的杀气,一般人感觉不出来,但天龙入体之后人的感觉会更加灵敏一些。

    这个满脸麻子与金发女郎,一定在搞鬼,王胖子听到傅余年的话,也不说话,只是小心提醒道:“看来今晚睡不成了。”

    车行速度很快,但却越走越偏僻,越走人烟越稀少,像是走到了郊区,傅余年不由得想起了龙门客栈里头的情形,杀人越货是黑店。

    王胖子脸上的担忧情绪,也逐渐显现出来。

    满脸麻子从后视镜看见,不用傅余年等人发问,那满脸麻子回头干笑道::“就快到了,一会儿的。”

    这句话,一路上他至少说过七八遍了。

    过了良久,汽车终于在一处偏僻幽静的地方停下,透过车窗,傅余年向外一瞧,不是一家酒店,而是一家旅馆,名叫“归家”。

    满脸麻子十分客气,连连摆手,示意两人进去。

    傅余年与王胖子,右手插在腰间,实则双手按在剑柄上,一有情况立马动手,两人小心翼翼的走进这一家处处透着诡异的旅馆。

    几人走进旅馆,逼仄的走廊里边灯光昏暗,整个木板踩上去咯吱咯吱响动,王胖子生怕一脚踩上去木板就碎了,整个房间主题结构还是木质,上面的起皮掉落的七七八八,看起来还是八九十年代的样子。

    前台是一位干瘦的老年人,形容枯槁,物质像枯木,整个人显得瘦弱不堪,仿佛五六级大风就能够吹走似的,老人抬起头看了看两人,用干枯的声音问道:“几位?”

    “两位。”

    “几间房?”

    “两间。”

    傅余年眯缝着眼睛,盯着老头,平淡的说道。

    “等着!”

    老头站起身,从身后的墙壁上摘下两把钥匙,往前台上一扔,头也没有抬,对傅余年说道:“要吃饭就去楼上餐厅。”

    王胖子快行几步,到了傅余年身边,低声说道:“年哥,这家店很奇怪。”

    “是啊!”

    傅余年点点头,半开玩笑的说道:“归家?难道是将我们送回老家?”

    按理说房间住店,要么押金,要么证件,总要押一点东西可这一间旅馆什么都没有要,这不得不让两人起疑心。

    说到吃饭,王胖子说他还真有点饿了。

    经王胖子这么一说,傅余年的肚子还真打起鼓来,两人中午吃了点东西,整个晚上就一直泡吧忘了吃东西,这会儿才想起来。

    “走吧,咱们去楼上吃点晚饭。”傅余年说道。

    王胖子跟在傅余年后面,小声道:“年哥,我怎么感觉到一股杀气了呀。”

    上到二楼,长长的走廊里只有一盏小灯泡,光线昏暗,空气潮湿阴冷,又带些腐臭的气味,走在其中,好像有一种跌入蛇洞的阴冷感觉,让人浑身不自在,皮肤起了鸡皮疙瘩。

    王胖子下意识的伸手摸摸自己的脖子,胳膊。

    好不容易穿过走廊,傅余年推开一扇门,顿时,眼前豁然开朗,这间屋子比较大且灯光明亮,是那种小型吊灯,有三张圆形桌子,每张桌子周围是四条凳子。

    傅余年与坐定之后,有一人走了出来,小个子,双眼冒着金光,笑嘻嘻的问道:“两位吃点什么?”

    傅余年看了看,道:“没有菜单吗?”

    “咱们这儿就只有羊杂,还有猪排骨。”

    王胖子一听,咋一口嘴巴,道:“两碗羊杂,还要猪排骨。”

    “哎呦,可惜没有羊杂了,只有猪排骨。”

    “也行。”王胖子道。

    小个子应一声好的,请稍等之后走进了厨房。

    傅余年环视一周,嘴角挑起,笑了,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小个子的手艺不错,猪排骨用高压锅端上来,整个锅里边冒着香气,色香味俱全,餐厅里顿时充满了令人垂涎三尺的肉香。

    小个子很礼貌的说了一声请慢用,就离开了。

    傅余年道:“这个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记得吗?”

    王胖子捞起一块骨头就要吃,刚放到嘴边就听到了傅余年的话,他喝了口汤,傅余年伸手掏出一根银针,示意王胖子先不要吃。

    王胖子将嘴里的肉汤吐进啤酒杯里边,傅余年试了试,并没有什么异常。

    王胖子咬了一口肉,放在嘴里嚼了嚼,眼神古怪地说:“年哥,这个肉味道不对劲。”

    傅余年看见王胖子的疑惑,心中骇然,他也尝了一口,果然不是猪肉的味道,正想着,傅余年感到肚子不舒服,他示意王胖子先不要吃了,傅余年走进厕所。

    整个厕所弥漫着一股臭味,还是那种水泥地修建的格子,傅余年正在小解的时候,低头一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坑道里有一堆大便,但颜色是白色的。

    看到这儿,傅余年脑袋轰的一下炸裂,整个脑子嗡嗡响个不停,瞳孔放大,胃里早就翻江倒海,整个人顿时面色紧张,嘴角的肌肉突突突直跳。汗珠从额头山滚落下来,两只手手心湿润。

    他知道,狼的粪便是白色的,人的粪便也会是白色的,可那是吃了、、、、、、

    傅余年闭上眼睛,慢慢呼吸调节,有十几分钟,傅余年心境大定,他慢慢走回餐厅,脸上依旧平静,对小个子道;“我们吃完了。”

    “好,那我带你们去房间吧。”小个子说道。

    傅余年点头。

    王胖子看见傅余年脸色有异,就知道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但此时不好开口,只好将要问的话憋回肚子里。

    旅馆的房间很闷,有股发霉的味道,地板踩上去还是咯吱响。

    傅余年坐在椅子上,脑子里依旧是厕所的事情,见王胖子眼神怪异,傅余年示意他坐下。傅余年还没有开口,王胖子道:“年哥,我今晚跟你一起睡吧。”

    傅余年噗嗤笑了,看见王胖子脸上的窘迫,半开玩笑道:“你不会是见色性起,想睡了我吧?!”

    王胖子心不在焉,道:“哪能呢。”

    傅余年睡在沙发上,王胖子则睡在床上,即使万一有麻烦,傅余年的行动肯定要比王胖子灵敏一些,这一点王胖子不反对,睡下之后,王胖子问:“年哥,咱们明天干嘛?”

    傅余年看了看从窗子外射进来清冷的月光,双手枕于脑后,想了半天道:“先联系黑袍堂的兄弟。”

    傅余年说完,看王胖子,这家伙比自己还心大,已经哈哈入睡了。

    傅余年始终出于假寐状态,一旦有动静他就可以立即起身,月到中天,正是午夜凌晨两点左右,这个时间也正是人们睡的最沉最死的时候。

    忽然,王胖子感觉到了一股温热的呼吸,感觉身边好像有人在动,他吓了一跳,本能的要大叫起来突然,傅余年一只手压着王胖子的头部,一只手摁住他的嘴巴。

    “嘘!”

    王胖子睁开眼睛,看见被窝里边的正是傅余年,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像第一次见到傅余年一样,怔了怔,道:“没想到你还有这癖好,可我不搞基啊。”

    傅余年没好气地道:“闭嘴。”

    傅余年看着憨憨的王胖子,嘴角与枕头之间的口水连着一条线,像下雨天屋檐与地面一样被雨水连接着,他一笑,道:“我看不上你。”说完,伸出手指头指了指床底下。

    王胖子已经,用唇语道:“有人?!”

    “嗯嗯!”傅余年点头。

    王胖子脸色一变,细声问道:“是啥东西?!”

    “球知道!”傅余年喃喃说道:“希望不要从床下钻出个人来。”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一只猫,阴冷月光中“喵”的叫了一声,跳下窗子走了、、、、、、

    ·······

    小暖酱写这一章,把自己都吓住了,嘻嘻,有点不敢在房间呆了。我从小就听鬼故事,长大之后对于黑夜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记得小时候奶奶讲鬼故事,我就捂着被子听,听完之后总是出一身冷汗。即使吓得要命,但还是要听,但那时候总觉得奶奶在身边,故事里边的那些鬼怪就不能把我怎么样。

    到现在,奶奶去世,没有人讲鬼故事了,心里倒怕的不得了。连恐怖片都不敢看,一点都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