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06章 巡城御史前哨站
    ,!

    一声轻微的吱吱声响起,接着,传来轻轻的喘息声。

    傅余年推测,应该是有人从床下的暗门出来了。

    王胖子躺在床上,整个人呼吸急促,汗毛倒立,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傅余年,这他·妈不会是鬼吧。

    王胖子下意识的靠近傅余年,傅余年一伸手,眼不见为净,“装睡。”

    王胖子暗咽口吐沫,急忙闭上眼睛,心里却在打鼓,整个人身体之中自然升腾起一股温热,汗珠子也滋遛滋遛的流下来,盘子整个人身子有些颤抖。

    王胖子以前也装神弄鬼,但那是自己下别人,这一次轮到别人吓自己,还真是吓个半死。

    时间不长,床下黑影晃动,缓缓地钻出一个人影,穿着黑色衣服。

    他小心翼翼地挺直身子,生怕弄出一点声响,像是午夜幽灵一般,高抬脚低迈步,无声无息地站在床前,双手握着一把钢刀。

    傅余年眯缝着眼睛,心中紧张但脑子清醒,认真观察着对方,窗外月光倾泻在地上,但由于身高的原因,黑衣人的脸面始终躲在阴影里,看不清楚。

    不是穿着白色背心的青年,也不是说话声音熟悉的小个子,更不是枯瘦老人,到底会是谁呢?

    傅余年脑子快速运转。虽然看不清楚对方的样子,但能够确定,那人在笑,在无声的大笑。

    黑衣人全身上下透露着冷意,杀气腾腾,傅余年明显感觉到王胖子打个冷战,呼吸也逐渐变得粗重起来,身上的汗水已经将贴身衣服湿透。

    黑衣人蹑手蹑脚的走向两人床边,依旧没有任何声音,那人伸手要摸王胖子的脖子,大概是想直接掐死他,但王胖子此时很合适的翻了个身,不知是说梦话还是有意的,翻身说了一句:“我日,我草你二大爷。”

    黑衣人听着这话,明显吓了一跳,急忙把手缩了回去,静站好一会,见王胖子没有醒,他方放下心来,随后恶狠狠地看向傅余年,两只眼睛肿全是嗜血的光芒。

    黑衣人慢慢的走到傅余年睡着的另一边,举起手里的钢刀,整个刀身与傅余年的脖子形成一个十字架形状,这一刀下去,脖子立马滚到地上,手起刀落。

    傅余年见钢刀落下,整个人骇的一声,傅余年要移动头部,时间肯定来不及,他一脚蹬在黑衣人的裆·部,借着力道与王胖子两人滚落到地板上。

    黑衣人显然没有想到傅余年竟然在一瞬间躲开,黑衣人下意识地愣了一下,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伸手摸向腰间,顿时一道水银泻地,月华当空,腰间软剑刺出,黑衣人又是一阵惊骇。

    傅余年这一剑刺出,黑衣人明显有些措手不及,手腕被刺出一个血洞,血液滴滴答答留在地板上,房间中瞬间血腥味弥漫。

    王胖子站起来,突然大喝一声,“嘿,孙子!”房间灯光突然大亮。

    黑衣人下意识捂住脸,但正是这一刹那的机会,傅余年又是一剑刺出,黑衣人整个人自倒在地上,望着眼前的傅余年,软剑还在手中曾曾曾长鸣不止,但黑衣人已经气息萎靡。

    黑衣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一道血柱喷出,整个人颓然倒在地上。再无半分气息可言,这一剑,傅余年根本就没有打算留活口。

    王胖子这时候也已走进黑衣人,看着那濒临死亡的黑衣人,他仰起脖子长嘘一口气。

    “这他·妈是什么人?!”傅余年低声哮囔道。

    王胖子盯着尸体摇了摇头,猛然,她想起什么,道:“会不会是彭万里安排的前哨啊。”

    傅余年一点即通,道:“那么,那个老人是谁?!”

    王胖子点点头,两人顿时惊骇。

    傅余年笑了笑,道:“走,下去看看。”

    王胖子嘿嘿一笑,挽了挽衣袖,蹲下身来,在尸体身上乱摸,同时说道:“真他·妈残忍,半夜举刀杀人。”说着话,他从尸体的后腰上摸到一把手电筒,指着床底下的暗门道:“年哥,去看一下。”

    傅余年点点头。

    “老子豁出去了,我要宰了这一帮子王八蛋。”王胖子气的腮帮子鼓鼓的,义愤填膺的说道。

    说完话,他弯下腰身,趴在地上,向床铺底下钻去。在窗下的地板,有道暗门,暗门和地板是一模一样,如果不仔细辩论,根本看不出来,傅余年向里面望望,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他又探身形在里面摸了摸,没有见底,不知道下面有多深。

    他深吸口气,回头说道:“保持五步距离。”

    王胖子点头。

    傅余年将手电打开,向里面照了照,下面竟然是一条一米高的隧道,半个脚掌宽的台阶,他眯了眯眼睛,翻身跳了进去。

    地下隧道很窄,只容得下一人通行,傅余年拿着手电前后照了照,然后猫腰向隧道的里端走去。

    示意王胖子保持距离,即使一面受敌也有转圜的空间。隧道内空气潮湿,腥臭味、霉味混在一起,令人想做呕。

    傅余年眉头紧皱,忍不住吐一口唾沫,真他妈是个鬼地方。隧道的岔道很多,显然是通向不同房间的,傅余年没有理会,只一个劲的向深处走。

    越走,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浓,大约缓慢行进了七、八分钟,前方被堵死,再无路可走。

    傅余年快步冲到近前,定眼一看,原来是一扇铁门,傅余年伏地一听,铁门另一边传来了几人哈哈大笑的声音,好像还在喝酒猜拳,傅余年暗骂一声。

    “有多少人?”王胖子轻声问道。

    “听声辨音,不下十人。”

    王胖子暗暗砸了一口口水,心中偷偷思量了一下,摸摸手里的软剑,道:“咱们干的过吗?”

    傅余年眼神不明。

    如果彭万里确定在这里,那么这些人必然是巡城御史的心腹,一定不好对付的。

    傅余年抬起头看了看黑黑的地道,明面上的敌人不可怕,最可怕的则是躲藏在暗处的,一旦他们两人被包围在地道中,那可就插翅难逃了。

    “走。”傅余年神情笃定的说道。

    王胖子点点头,“听你的。”

    傅余年仔细分析了一下目前的状况,他们只有两个人,而对方人数听声音不下十人,一旦开打他们左右受到掣肘,肯定不是对手。而且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隐藏的手段。

    傅余年果断取舍,退出去。

    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端了老窝。

    正在这时,地道外面有声音传来,“朋友,既然来了,那就留下点什么吧。

    这时候,两人已经在暗道呆了快八小时了。

    “留尼玛,你想要点啥?”王胖子骂道。

    “嘴硬,那就先要你的嘴巴子好了。”声音洪厚,苍老,带着一股自信,而这声音是从房间传出。

    傅余年大叫,道:“王胖子,打开暗门。”

    王胖子也脸色大变,便要朝着暗门跑过去,却被傅余年一把拉住,示意撞铁门。

    王胖子眼中闪过意思明光,立即明白了傅余年的意思,这是暂时吸引暗门周围众人的注意力。

    王胖子身形巨大,在狭窄的地道里如一阵飓风狂卷过去,双脚离地,重重的踩在铁门上,处在潮湿阴暗环境下的铁门被生锈腐蚀,王胖子生生撞开一个缺口,傅余年拿起几块石头掷向暗门,他听到暗门有人叫喊。

    傅余年摸出软剑,一剑开山,开山裂地,铁门破开,傅余年与王胖子冲出去。

    王胖子前行几步,一把将暗门关上,暂时阻挡了这些人的进入。

    傅余年示意往里面走,是旅馆的后门,里边果然有十人穿着大褂,坐在厨房里边打牌喝酒。

    他们一看到傅余年与王胖子两人闯出来,脸上带着震惊之色,“你们是什么人?”带头的汉子刚刚站起来,就被傅余年一脚踹晕。

    在众人的惊慌中,傅余年三人没有说话,直接穿过厨房,向旅馆大厅走去,不一会儿这些人反应过来,一个个手拿菜刀猛冲过来。

    这时,一名四十多岁,身材臃肿的厨师端着一盘菜,问道:你们吃点什么啊?”但一看这两人的神情不对,又看看后面厨师追过来,肥胖厨师顿时大喊:“抓住他们。”

    众位食客看到这场景,一个个惊慌失措,吓得趴在桌子底下。

    王胖子一看厨师大声哇哇叫,顿时暴跳如雷,暗道一声该死,一掌劈在厨师脖子上,厨师晕厥过去。

    傅余年暗道:“该死的。”

    “咱们冲出去吗?”王胖子问道。

    傅余年左右瞧瞧,这是饭店一楼宴会厅,有很多人在这里吃饭,看来小旅馆与大饭店是连体的,通道就是地下通道。

    这伙人在大饭店宰客或者盗窃客人的财物之后通过地道从小旅馆走掉。表面上看起来小旅馆图与大饭店是相邻竞争关系,其实则是暗通款曲,勾勾搭搭或者说根本上就是一家子。

    这一切么都能从厨师以及那些伙夫的脸上看出来。

    傅余年摇摇头,皱眉说道:“他们应该堵上了饭店门口,出去了反而更危险!”

    王胖子向后看了看,说道:“但这儿也不能留啊,万一他们瓮中捉鳖。”

    说话间,两人到了饭店的偏厅,四下一望,待在里边战战兢兢的客人还真不少,傅余年暗道:都是些挨宰的羔羊。傅余年眼珠转了转,说道:“让他们冲出去,掩人耳目!”

    王胖子没反应过来,疑问道:“怎么才能让他们冲出去?”

    傅余年神秘一笑,顺势将脚下两人打晕,立刻换上他们的衣物,傅余年溜进厨房抓了一只鸡,一刀下去鸡血飚出来,不由分说抹了王胖子满脖子都是鸡血,傅余年将鸡血洒向空中,王胖子双手捂着脖子嘶声裂肺的叫到:“杀人啦,厨房杀人啦。”

    “啊!!!”

    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趴在地山浑身颤抖,看见王胖子的样子,身子哆嗦的更厉害,嗓子像是塞了什么东西,一口气没喘上来两眼一翻白,噗通晕了过去。

    “这他·妈也行?!”王胖子气乐了,笑骂一声,一脚将中年人从桌子底下踢了出去。

    众人一看到王胖子的恐怖样子,再看到中年人就倒下去,他们终于被吓醒了,一个个从桌子底下钻出来,连钱包手机都忘带了,众人像潮水一样涌向大门。

    这时候,傅余年抬头一看,见到了那个八字胡,只见他慢慢摘下了胡子,假发,粘在脸上的老人斑的面皮,跑出去的人正被十几个人分成三四波,而八字胡则站在一辆丰田车顶看着跑出来的众人,等检验无误之后才会点头示意可以走了。

    傅余年一拉王胖子,眼神示意退回去,这样出去只能被八字胡他们会抓住,正好是撞到了他们的枪口上。

    “咱们怎么办?!”王胖子伸手摸摸脖子上的鸡血,血腥味扑鼻,让人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傅余年眼神示意厨房。

    众人都是跑出去,而两人来了一个逆流而上,拨开人群冲进了厨房,这时候整个厨房之后肥胖厨师坐在椅子上骂人,骂一句喝一口酒。

    “挺乐呵啊。”王胖子走上去。

    肥胖厨师刚要出身喊叫,就被傅余年一把捏住了脖子,“再叫一声我就剁了你。”

    傅余年随手拿起一把菜刀在肥胖厨师脖子上蹭了蹭,这一下可把肥胖厨师吓坏了。

    两人将肥胖厨师带到了角落,傅余年把菜刀摁在厨师脖子上,双眼恶狠狠发着明光,大口一张仿佛要把厨师生吃了,“现在,我们一句,你说一句,一句不真,人头落地。”

    肥胖厨师艰难的点点头,额头上的汗珠滴答滴答的滚落到地上,双眼睁的巨大成了牛眼,脸上的肌肉突突的跳,赶紧点头答应。

    “你们的老大是谁?”

    “八字胡。”

    “说实话。”

    傅余年的刀剑刺进了肥胖厨师的脖子,瞬间豁开了一道口子,有血流出来,厨师被这一下吓傻了,整个人的精气神顿时萎靡下去。

    傅余年看出王胖子眼珠子轱辘轱辘转,因而有此问。人在说谎的时候,眼珠子则要比平常转的快,那便是他们实在思考应对之法。

    “下一次,哦······”傅余年叹口气,“没有下一次了。”说着突然眼中射出精光,手上用力,刀刃又滑进去几分。

    “我说,我说,几位爷爷留我一条贱命。”肥胖厨师告饶。

    “老大是谁?”

    “是彭万里。”

    听到彭万里,傅余年身子一震。

    “八字胡和彭万里是什么关系?”

    “八字胡认彭万里为义父,是彭万里手下最大的一张牌。”

    “还有呢?!”

    “八字胡说有一个叫傅余年的,就是你,说你杀了周定邦和周定安,叫我们留意你。”

    “酒吧那个金发女子呢?”

    肥胖厨师愣了一下,指着自己的脖子,示意呼吸困难,傅余年微微一松,“那个女子只是为了赚钱,与我们搭上线,并没有关系。”

    傅余年那字飞速运转。

    “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这·······”

    傅余年手臂勒紧,刀刃也再度逼近脖子,直接划出了一道口子。

    “张巨匠提供的消息。”

    “彭万里呢?”

    “爷,这个我真不知道,我只是个给人打工跑腿子的,接触不到内幕的。”

    傅余年点头,“王朝会和你们的巡城御史,联系很紧密吗?”

    肥胖厨师先是摇头,继而点头,道:“相互利用,一起发财。”

    傅余年点点头,看来肥胖厨师说的是对的。

    王胖子嘿嘿一笑,将肥胖厨师打翻,傅余年走过去一拧脖子,发出咔一声响。

    王胖子一惊。

    傅余年道:“他知道了我们两个,以后就没有办法露面了。”

    “嗯!”

    外面的吵闹接近尾声,这就预示着八字胡发现他们踪迹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只要确定他们两人买有逃出去,那就只能来一个瓮中捉鳖了。

    傅余年与王胖子两人重新走进递地道,小心翼翼,一直都没有发现有人的踪迹,看来所有人都撒在饭店门口了,傅余年率先走出暗门爬道房间,王胖子很吃力的爬上来。

    那个黑衣大汉还躺在房间。

    两人猫着腰弓着身子走出旅馆,傅余年打开打火机,从容的点上一支烟,在月不黑,风不高的夜晚,杀了人,放了一把火。

    看着旅馆一角冒着浓烟,两人笑眯眯的离开。

    走到安全区域之后,王胖子大口喘气,地道的漫长潜伏等待,大厅的鸡血杀人吼叫,再加上来回折腾最后终于逃出生天,还算是功德圆满。

    当王胖子在地道听到上面传来的话的时候,已经觉得自己成人家瓮中之鳖了,前后夹击封锁,他看不到走出地道的希望,但走出去了。

    在大厅的时候,被伙夫盯上,他觉得这一回要完蛋了,但之后傅余年用鸡血吓跑了众人,跟随着人潮往外跑的时候,王胖子看到了逃跑的希望,但这一次又被傅余年打碎了。

    当时觉得傅余年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好不容易有机会离开了。

    幸好,自己听了傅余年的话。

    不然也就不会有这么多收获了。

    王胖子脸上疑惑,点上一支烟,慢悠悠的吸一口,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很圆,但不一会儿就被风吹散。

    王胖子嘿嘿笑着,样子很憨厚,心道:临危不惧,做事缜密,心思如发,想必以后定有大前途,我王胖子是跟对人了。

    “走吧,这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傅余年伸一个懒腰。

    “得嘞。”

    ······

    从老家回来了,以后每天至少七千字,呵呵,请多收藏订阅,小暖酱拜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