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07章 别墅惊魂
    ,!

    饮马镇最繁华的地段在华林一条街和大西街还有中间的仿古街,三条街成h状分布。

    饮马镇最好的五星级饮马酒店,而且每天接待来来往往的游客,两人选择住在保安措施比较好,人流量又大的地方,行动的隐蔽性也就得到了保障。

    在酒店的房间内,傅余年上网查了查八叉巷的情况,但依旧没看出来个一二三,毕竟在网上查资料等于是纸上谈兵,实际效果并不大。

    王胖子也听得头大。

    傅余年将在报刊亭买到的地图拿在手中,道:“走吧,咱们吃点东西,然后实地查看一下,盲人摸象没什么效果。”

    王胖子赶紧同意,他的肚子早就打鼓敲锣表示抗议了,“年哥,咱们还不联系黑袍白袍的兄弟们吗?”

    “他们有情况了,自然会联系我们的。”坐在酒店里,说的再多,也只上纸上谈兵,意义不大。

    此行不是前去拼杀,侦查的意义大于动手,他要摸清楚八字胡的行动规律,找出这一伙人,最起码要问个明白,搞清楚彭万里的行踪。

    出租车司机是名饮马镇人,十分健谈,傅余年和王胖子坐上车后,他问东问西,说起话来眉开眼笑十分欢快,有时候,傅余年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龙庭帝国各地的方言有相通之处,但各地差异也比较大,除了“我日”“我草”这些常用语都能弄听懂之外,有些方言就只有本地人能听懂了。

    王胖子肚子一直打鼓,他一直爱凑热闹的王胖子不想搭理司机,她对傅余年问道:“年哥,你打算怎么做?”

    傅余年笑了笑,说道:“实地查看,再想想办法,咱们要做的就是了解他的行踪。”

    “没错!”

    王胖子点点头,道:“我看八字胡这个彭万里的狗腿子,武道实力一般,但心机不少,不然也不会成为彭万里的一条狗。”

    “再厉害也就只有一个脑袋。”傅余年笑眯眯道“只要用上合适的手段,咱们一定能收了这孙子。”

    王胖子皱皱眉头,反问道:“要是油盐不进呢?”

    傅余年一笑,淡然第说道:“那咱们就钻个窟窿,从肚脐上塞进去,不用经过嘴巴肠胃就是了。”

    王胖子一听,一脸兴奋,道:“这个办法好。”

    两人走进八叉巷,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八字胡的住所。

    八字胡的住所是间二层小别墅,独栋,院子里边都是花木,此时正是夏季,一片姹紫嫣红,煞是好看。其周围,还有几作与之规模、样式差不多的豪华别墅,但相距都很远,足有六七百米。

    傅余年让司机围着该区域转一圈,傅余年边留心观察边暗暗点头,从八字胡的住所来看,倒是挺适合自己下手的,想着,他嘴角挑起,幽幽而笑。

    当汽车转过一圈,折回来时,傅余年让司机停车,付过钱后,和王胖子在路边漫步而行。

    傅余年双手插进口袋中,环视四周,并没有发现设么扎眼的人,这一片都是富人区,整个街区绿树遍地,生机盎然,道路两旁都是绿植,安静优雅,一片静谧。

    王胖子大点其头,说道:“真是个修养的好去处。”

    傅余年笑道:“是啊,同样也是做坏事的地方。”

    王胖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之后往前走走,问道:“年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傅余年向前扬扬头,说道:“走走看看。”

    王胖子机警的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咱们还是小心点。”毕竟这是八字胡与彭万里的地盘,再者距离人家住宅这么近,况且八字胡已经和他俩之前交过手,说不定哪儿就布了眼线呢。

    傅余年明白他的担忧。

    “在别人地盘上,咱们本来就像是瓮中鳖,指不定对方啥时候下手呢。”王胖子语带担忧。

    “不是有句话,叫做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嘛。”傅余年看了看王胖子,知道他对小旅馆惊魂一夜还在念念不忘。

    “扯犊子,我还说富贵险中求呢。”

    傅余年见状,忍不住爽朗的大笑起来,笑容在他脸上极灿烂,好像个孩子。

    等二人路过八字胡的别墅,不约而同地放慢脚步。透过别墅大院的铁门,将里面的环境仔细大量一番。

    两人速度很慢,正走着,别墅内的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魁梧大汉看着两人,隔着铁门,大量傅余年和王胖子二人。

    过了片刻。

    他问道:“有事?”

    傅余年一笑,摇摇头说道:“没事”

    “没什么事,瞎转悠啥?!赶紧滚!”那大汉甩甩头,语气不善地说道。

    傅余年也不介意,耸耸肩,笑呵呵地装备离开。

    可正在这时,路上飞速行来一辆黑色轿车,速度之快,如离弦之箭,有破风之声传来,几乎是眨眼工夫就到了别墅的正门前。

    突然间,车子速度不减,傅余年本能的拉着王胖子侧身躲闪,但速度太快了,两人几乎是于车子擦肩而过。

    傅余年身子撞倒在地,而王胖子更是先撞到铁门,之后由于惯性身子落地摔了个结实,在地上四仰八叉的打滚。

    变故发生得太快了,别说门内的那名大汉没有反应过来,即便傅余年也没有反应过来,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哪个飙车党玩漂移呢。

    傅余年刚一抬头,就有两把明晃晃的开山刀一起砍下来。

    当!当!

    傅余年刚才躺着的大理石上多出来两道口子,傅余年吸一口冷气,王胖子顿时反应过来,这帮人的目的就是傅余年。

    王胖子趴伏在傅余年身上,两眼紧盯着轿车,来人又气势汹汹的砍过来,没有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

    王胖子伸手摸向皮带,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坏了。今天睡醒之后换了裤子,出门又急,忘了携带软剑。

    眼看着对方两把开山刀劈砍下来,傅余年一手将王胖子推到了铁门出,反手抽出软剑刺出,那两人明显震惊了一下,发出啊的一声。

    趁着这个空档,王胖子大叫道:“还不开门?”

    那守门汉子一听到王胖子的叫喊,魁梧大汉眼神一滞之后方如梦方醒,随后手忙脚乱的打开别墅大门。将铁门拉开,没等他说话,傅余年与王胖子立跃进院中。

    当!当!当!

    大汉还没来的及把铁门重新关上,铁门中央的栅栏突然闪起一串火星,汉子只觉得肚子一热,伸手一看,妈呀,吓得大叫起来,肚子上被刺出一刀。

    到这时候拿魁梧汉子才醒悟过来,他伸手拔出藏在铁门背后的长刀,隔着铁门就刺出去,估计有人受了伤,外面也传来一声大叫。

    刺完之后,魁梧汉子顺势躲在了墙角,看了看傅余年手里的软剑,壮着胆子问道:“你们两个是谁?干什么的。”

    “我们他·妈就散步,谁知道这几人干什么的?!”王胖子抬头看了看铁门外面,又有几辆车停下来,从车上走下来十几人。

    不过听完他这话,大汉倒吸口冷气,脸色也同时一变。

    傅余年瞄了他一眼,心中暗笑。

    他靠在墙上,用力调节呼吸,刚才被车头那一撞,虽然在正面是躲开了,可还是被刮到,这时候整条手臂都有些麻木。过了好一会,他才渐渐缓过这口气,觉得胸腹舒服了很多。

    傅余年呲牙咧嘴,但没有叫唤一声,转头看向身旁的王胖子,王胖子正在龇牙咧嘴的大声喊娘。

    傅余年道:“你受伤了?!”

    王胖子双手下意识在全身摸摸,道:“没发现伤口,但全身就是疼。”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喘了口粗气,他心有余悸地叹道:“刚才那两刀,实在是太凶险了。”

    这时,傅余年才注意到王胖子的后背,衣服几乎都破了,而且身上有无道血印子,想必就是刚才撞到了贴门上所致,幸好不是什么大伤,傅余年也就微微松一口气。

    看着王胖子苦巴巴的脸,傅余年笑了,低声说道:“放心吧,趴在女人肚皮上的时候,女人是看不到的。”说完,朝着王胖子挤挤眼。听闻这话,王胖子大翻白眼,嘿嘿的笑了。

    傅余年表面轻松,心里也是非常紧张的,八字胡与他都是相互认识,一旦这个魁梧大汉发现了什么,那可就是两面受敌了。

    “你没受伤吗?”

    这时,那魁梧大汉眉头深皱,满面疑惑地打量着傅余年,有些忌惮的看着他手中软剑,刚才被车头一撞,居然还能这样灵活说话,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傅余年边聆听墙外的动静,边说道:“你说呢!”

    汉子暗道一声奇怪,大汉还想发问,傅余年竖起食指,示意他禁声,随后又指了指墙外。

    嘭!

    外面传来车门打开的声音,接着,有脚步声传来。

    王胖子静静听了一会,伏在傅余年耳边,低声说道:“对方应该有四人。”

    傅余年默默地点下头,这个他也听到了。他手腕微微晃动,软剑发出轻微的清音,只有他自己能听得到。

    沙沙!

    急促而又细密的脚步声响起。

    在越来越近得脚步声中,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三个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铁们口处,有刀光在太阳下闪耀,刺眼。

    当脚步声已近到咫尺的时候,三把细长钢刀伸进墙头,傅余年看到了地上被拉长的影子。傅余年与魁梧汉子,几乎与对方同时出手,一刀一剑,正好刺进胸口。

    墙头上的两人立足未稳就被捅下墙头,墙壁外面发出两声噗通落地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了轻微的叫声。

    躲藏在另一边墙壁后的傅余年和王胖子看得清楚,暗暗点头,好快的反应速度,很厉害的身手。

    几乎同一时间,别墅的一层房间一开,从里面飞速跑出两名大汉,同时大声叫喊道:“阿彪,怎么了?这是?”

    “快趴下!”名叫阿彪的魁梧汉子话音未落。

    后出来的二人身子一僵,身子僵硬倒栽葱一般摔到了地上。身子一滚,轱辘到小路两旁的草丛中,虽然受伤但依旧能够出手。

    扣动扳机!

    傅余年与王胖子对视一眼,这是用上枪械了。

    因为有院墙隔挡,傅余年三人看不到外面的敌人,但后出来这两名大汉可是能通过院门清楚地看到对方,两人的枪法都很精准,但对方的反应也不慢。

    双方一通对射,双双扑了出去,对射持续了几分钟,杀手中又有人受伤,眼见这边打斗的声音可能会引起附近居民的惊慌报警,杀手纷纷退回车内,轿车如风一般,‘嗖’的一声,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听到车声渐远,傅余年和王胖子二人同时长出了口气,暗道好险,要不是魁梧汉子开了铁门,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阿彪立马跑过去,问问趴在院子两边的两人,都是肋骨出被射中,两人躺着的地方均是一滩鲜血。就在此时,三人交换眼神,枪口对准了傅余年与王胖子两人。

    “我们是路过,没想到遇到了杀手。”傅余年看出来了这些人眼光怀疑,于是立马解释道。

    傅余年长得清秀,身材也消瘦,看起来像个大学生,毫无出奇之处,至于王胖子,虽然背部受伤还都是乐呵呵的样子,对三人笑着打招呼,自来熟。

    阿彪三人肯定不认识傅余年与王胖子,将手枪小心翼翼的收起。

    傅余年暗叹口气,看来八字胡还没有想到两人会这么快找到它的住所。

    “哦!”

    两名大汉应了一声,有些惊魂未定的对傅余年说道:“现在没事了,你们赶紧走吧。”

    “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啊?为啥突然要下手?”另一名大汉向地面的尸体努努嘴,面色凝重地说道。

    他三人议论纷纷,傅余年和王胖子二人相互看看,转身便要离去。可二人还没走出几步,阿彪突然说道:“等一下!”

    傅余年暗叹口气,眼中杀机顿现,停住身形,双手自然下垂,但手指弯向腰间,慢慢转回身,一脸天真无邪,道:“有什么事吗?”

    “走吧。”阿彪摆摆手,没有在说话。

    两人走出铁门,傅余年示意王胖子蹲在铁门两侧,因为在那一刹那,傅余年从阿彪的眼神中同样看出来了杀意.

    院中的阿彪与两人一商量,觉得傅余年与王胖子两人实在太可疑。

    阿彪手里握着长刀,小心翼翼的打开铁门,走了出来。

    傅余年与阿彪同时发现了对方。

    四目相对。

    “你们在干什么?”阿彪问道。

    傅余年与王胖子分别站在两侧,傅余年笑着道:“没看出来吗?嘘嘘啊。”

    阿彪满面狐疑地走到傅余年近前,低下头来,看了看傅余年腰间还露出一截的剑柄,道:“你的身手很不简单。”

    傅余年双手摊开,笑说道:“三脚猫而已。”

    阿彪脸色难看,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快速的身法,他心中狐疑,脸上神色更加难看,脸都黑了,他认定傅余年在说谎。

    傅余年跨前一步,招招手,示意他靠近,傅余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听说过傅余年这个名字吗!就是和你们老大八字胡有过节的那一位。”

    听闻这话,阿彪的眼睛猛的张圆,骇然道:“你就是傅余、、、、、、”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突然间,感觉自己的心口一阵冰凉。

    他脸上表情僵住,难以置信地低下头,只见在自己的心口处,软剑剑尖深入心口,他眼睛眨了眨,想要举起手中的长刀,试了数次,都没有举起,反而额头上的冷汗不断的流出。没有发出任何的叫喊,阿彪两眼翻白,瞳孔放大,身子椅几下,迎着傅余年直挺挺地倒下。”

    傅余年一把扶住了阿彪的身体,让身后的两人看不出什么异常。

    另外两名大汉站于阿彪的后面,由于他身体的隔挡,并未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见阿彪靠到傅余年身上,皆感奇怪,不解地对视一眼,随后说道:“阿彪,你这是干什么?”

    傅余年身法极快,闪电一般的步伐瞬间就到那人眼前,剑光在太阳下极其耀眼,那人下意识的遮挡一下视线,可还不等手臂举到眼前,整个动作缓缓的停下来。

    嗯、、、额!

    男子有气无力的呼吸,脸上还带着惊讶,双眼睁的大大的,但脖子已被软剑切豆腐一般划过,身子不由自主地缓缓倒了下去。

    另外一名大汉冷热见同伴被杀,本能的惊呼一声,回手准备掏枪,而此时傅余年身旁的王胖子已身形似箭的向他串去,他刚把手枪抽出,王胖子已到了他近前,身形跃起,膝盖高抬,重重掂在那大汉的胸口上。

    “啊、、、、、、”大汉痛叫出声,仰面摔倒,未等他从地上爬起,王胖子就势一滚,轱辘到他身旁,已胳膊肘根击他的脖颈。

    想不到这哥看起来身材臃肿的王胖子身手如此敏捷,如此的狠毒,大汉急忙侧滚,将王胖子猛击过来的一肘险险避开。

    他是躲开了王胖子,但却忽略了另外的一个人,傅余年。

    不知何时,傅余年已到了他的身后,等他身形稳住时,双眼正好对上了傅余年的双眼。汉子吓得一哆嗦,本能回头。

    当!

    汉子回头,额头撞到长刀刀面上。

    紧接着大汉的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咕噜声,还没有举起的双手如失去了牵引一般,颓然落到了地上,整个人身子后仰倒去,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三名大汉,一流的保镖,不出一分钟便全部交代在两人手中。傅余年看着倒下去的三人,指着王胖子道:“赶紧收拾,这一带摄像头太多,稍有不慎咱们就走红了。”

    王胖子点头。

    他两人刚把三名大汉的尸体伴奏,别墅外传来一阵马达声,接着,一辆豪华的卡宴驶进别墅。进入别墅大门,轿车停下,车门打开,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下车。

    八字胡一抬头,突然身子一震,与傅余年四目相对,双方都是震惊,仇人相见,可谓是分外眼红,两人都没有说话。

    真是巧啊!

    八字胡早不回来,晚不回来,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傅余年抬头看看王胖子,暗使眼色,将尸体慢慢放下。

    “你们想要干什么?!”八字胡大声道。

    “嘿嘿,我们刚来,然后他们三个就被一帮黑衣人干掉了。”傅余年一摊手,笑着说道。反正嫁祸到黑衣人身上,也没有什么不妥。如果他们是一伙的,说不定还能引起内乱,这正是傅余年想看到的。

    “放狗屁,还他·妈黑衣人,再扯淡。“八字胡吹胡子瞪眼。

    “我都说了,你怎么就是不、、、、、、”说话间,别墅外面传来了一阵刹车声,傅余年举目一瞧,只见别墅门外的道路上停有数辆轿车,车窗外都是枪筒子。

    来不及细想,傅余年大喝一声危险,拉住王胖子和八字胡,向车内扑到。

    “扑,扑,扑。”

    无数的子弹从别墅外倾洒进来,摩擦空气,发出嗖嗖的呼啸子弹撞击轿车的铁皮,噼啪作响。

    车内,傅余年和王胖子压在八字胡身上,连头都抬不起来,对开车司机道:“他·妈的开车。”

    司机哪见过这样的场面,早已吓傻了,听到傅余年的呼喊,才算反应过来,启动汽车,一脚将友们踩到底,直向别墅内的小洋楼驶去。

    八字胡脸色紫红,道:“我们的人来了,你要完蛋了。”

    傅余年一笑,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