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09章 来而不往不是我的风格
    ,!

    正当几人为了那些危急时刻出现的渣土车而感到庆幸的时候,傅余年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喂,哪位······”

    “哪位个屁,老弟,丰都别墅,快过来。”声音很温暖,除了苏尚卿还有谁呢。

    “你怎么来了饮马镇······”傅余年开门见山地发问,可没等他问完,苏尚卿含笑地把他的话打断,说道:“什么你你的,这么没礼貌,叫老姐。”

    傅余年顿了一下,苏尚卿又说道:“快走。”

    到了地方,傅余年和苏长安苏凉七两人打过招呼后,才走到苏尚卿的房间,傅余年道:“老姐,社团的事情你还是别操心了,你不准备和张昌盛的比试了?”

    苏尚卿百媚一笑,纤细的玉白手指在傅余年胸口如蛇一般游走,摸索着,有点挑逗的意味笑着道:“他下的战书,指名道姓说的是你,我不能参加。我来饮马镇,一边是看看风情,另外看你有没有好好修行武道而已。”

    “饮马镇的风景很独特吧。”傅余年说罢,笑了笑。

    苏尚卿穿着一件粉色连衣裙,刚刚著到大腿,领子上的荷叶边衬托出了她的美丽,衣服上没有任何耀眼奢华的装点,却给人感觉那样美丽、淑女、文静、让人的目光在上面停留著,久久不肯离开,腰间系著一个蝴蝶结,将纤细美丽的腰身显现了出来,也让人感觉她的腿是那样修长,给人以文静、美丽、可爱的气息。

    “怎么样?是不是被我迷倒了?”苏尚卿粲然一笑,傅余年脑海中又回想起那晚的情形。

    “亮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傅余年替苏尚卿倒上一杯茶。

    苏尚卿伸手摸了摸傅余年的头发,笑呵呵的道:“老弟,既然你没事,那我就回去了,你要多小心,这一条路,可不好走啊。”

    “放心吧老姐。”傅余年心里一暖,坚定地道。

    傅余年这一路上可没有少吃苦,原来都是彭万里在里边搞怪,他可不信佛,别人给你一拳一巴掌,还要说再来一圈一巴掌,以德报怨那一套,在他这里完全就是扯淡。

    而且,他这一趟的目的,本来就是想打劫彭万里和张家的交易,要是再考虑的长远一点,他甚至还想把彭万里一块儿宰了呢。

    只是没想到,出师不利,刚到饮马镇就被人察觉,有些出师不利的感觉。

    只不过在傅余年的世界里,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才是男儿该有的解决矛盾的方式!

    傅余年松了一口气,现在,他觉得自己该和八字胡好好谈谈了。

    别墅地下室的房间内,八字胡心烦意乱,在房内走来走去,他的年轻女朋友则坐在旁边喝茶看电视,正是播放了三百多集,灰太狼还是没有吃到一只小羊的喜羊羊,不时的掩面而笑。

    八字胡坐在床边,愁眉苦脸。因为受到傅余年的牵连,现在有家而不能回,关键是彭万里也要除掉他,落了个里外不是人。

    尽管他不相信傅余年说的话,但他仔仔细细的琢磨下来,还是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彭万里,最终还是那个阴狠的彭万里,年纪大了但做事方式一点都没有变。

    傅余年这个年轻人,初到龙门市,就接手章怀义的社团,而且连续斩杀周鼎安和周定邦俩个副御史,这让他心里更加惶恐。

    对于那两位副御史的实力,他也是清楚的,要是傅余年能够单杀这两人,那么捏死他,只不过是喘口气的功夫而已。

    王胖子和苏长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苏凉七的眼神时而像一条恶狼一眼盯着八字胡,这让八字胡更加心惊胆寒,时而又像猎鹰,面无表情地站在窗台前,通过监控屏幕盯着别墅外面的情况。

    他知道那些街上看起来走路随意的食客,坐在啤酒摊吃着便宜烤串的汉子,或者是拉着小拖车卖红薯的老汉,说不定就是彭万里的狗腿子。

    苏凉七看了几分钟,就分辨出不下六七个人时不时盯着丰都大别墅,只要这里有风吹草动,彭万里肯定第一时间知道消息。

    没想到躲到这里,彭万里依旧没有放弃,他轻声骂了一句:x他·妈的!

    “喂!”八字胡突然停住身形,打断苏凉七的沉思,问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苏凉七只是抬起头,冷冷的瞧了他一眼,神情有些木然。

    王胖子也有回答,对于八字胡的处理办法,只能等到傅余年开口了。

    “说话啊!吱一声啊。”八字胡看着王胖子怒声吼道。

    “说点什么?”随着门口传来的话音,房门打开,傅余年走了进来,两眼弯弯,笑眯眯地看着八字胡,手里拿着一盘水果。

    八字胡的身子先是一震,随后快步走向傅余年,喝道:“傅余年,你究竟想要怎样?”

    傅余年耸耸肩,笑道:“不是我把你怎么样,而是彭万里会把你怎么样。”

    “你放屁,他不会对我动手的。”八字胡说话的时候,声音小了许多,双腿有些颤抖,“你知道我跟了他多少年吗?二十六年啊!”

    傅余年笑着坐下,对八字胡道:“你看,你也有点底气不足嘛,不然怎么会这么说呢。何况,你与彭万里相识多年,他的处世为人你最清楚。”

    “他不会杀我的。”八字胡有些惊恐的摇摇头,傅余年看出来了,八字胡确实是有些底气不足。

    傅余年说道:“你要知道,我现在把你关到这儿,反而是为你好,只要你走出别墅,你活不过明天。想明白了,说说他的情况。”

    八字胡听完,脸色顿变,身子气得直哆嗦,道:“你这是绑架。”

    “随你怎么说,你干的还少吗?”傅余年双手一摊。

    “你······你他·妈的”八字胡为之语塞。

    他作为彭万里的爪牙,为了钱财,做了很多自己原本不愿意做的事情,这种事情一旦涉入其中,便就是无底深渊,没完没了,直到死才能解脱,但好不容易来这世上一遭,谁又愿意早点死呢。

    他看着傅余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老脸憋得通红。

    傅余年看了看苏尚卿,笑着道:“你知道什么东西拉的屎是白色的吗?”

    苏凉七一下子愣住了,过了半天才神色恢复正常,道:“我知道狼拉的屎是白色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你说的不全面,要不让八字胡给你说说?!”傅余年看着八字胡,脸上依旧笑眯眯,道:“你的易容技术不错,比化妆师还要好,可那终究是旁门左道,上不了台面。”

    八字胡听到傅余年说这个,面色陡然苍白。

    “傅余年,你不要······”八字胡身子颤抖,嘴边的肌肉突突的跳,双眼如充血一般血红,身体不住地颤抖。

    “怎样,八爷,现在可以开口了吗?我不想破坏你做个好男人的形象,谁都有自己爱的女人嘛,更何况祸不及妻儿,我不想让你丢尽老脸。”傅余年对于眼前八字胡,没有一点好感,仅仅只是觉得他身边的这个年轻女子可怜而已,终归,这还是一个男人的世界,女人只是扮演者锦上添花,居家花瓶的陪衬角色。

    “看来你是不愿意说了?”王胖子蹬蹬蹬的走过去,双目圆睁,到了他近前,王胖子猛然提起拳头,对着八字胡的脑袋就是一记肘击。

    八字胡吓得双腿发软,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时,只听头上传来嘭的一声震响,王胖子的大拳头重重击打在墙壁上,八字胡清楚地感觉到,整个墙壁都为之一震。

    他身子瘫软在墙角,四肢并用,疯了似的向一旁爬去,可没爬出几步,王胖子一脚踏在他的后背,将其死死踩在地上。

    八字胡感觉自己背后好像压了一座大山,要将自己的身体活活压碎,压扁似的,他趴在地上,四肢挥舞,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一动都不能动!

    那女子见状,急忙冲上前去,想拉开王胖子,可是她的那点力气,对于王胖子来讲,简直微不足道,他单手伸出,一把抓住女子的脖子,将其活生生提了起来,随后手臂一甩,没见他如何用力,女人已尖叫着摔倒床上,摔了个七荤八素,分不清楚东南和西北。

    时间不长,八字胡的叫声已越来越微弱,苍白的脸色先是变红,随后又转白,最后变成青紫色。

    他双手微弱地拍打地面,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我认、、、我说、、、”

    闻言,傅余年脸上的笑容加深,向王胖子点头。

    王胖子会意,慢慢收力,将脚抬起。

    他的脚虽然是拿开了,可八字胡仍趴在原地,半晌缓不过这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从地上爬起来的八字胡大口喘气吸气,好像他的肺子已被王胖子踩扁,现在急需要空气来填补似的。

    又过了良久,他艰难地向胖爬了几步,用倦身的力气,支撑起上半身,靠墙而座胸脯起起伏伏,显然王胖子那一顿踩压,把老头子折腾得不轻。

    “我说,什么都说。”

    八字胡顺口气,脸色如猪肝,看来真是被折腾的不轻,八字胡抬起头,有些颤栗的问道:“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

    “会。”

    “你确定?!”

    “我自认为不是好人,但说话算数。”

    八字胡点头。

    “那旅馆现在还在吗?”傅余年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直接问道。

    “在!”

    “那里边的东西呢?”

    八字胡当然知道傅余年所说的东西,只是这个时候掩盖一下或者虚虚实实的,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认命似的出一口气,道:“以为你们完蛋了,就没收拾,都在。”

    “没有整修吗?”

    “根本没有时间,来不及,那儿现在没人了。”

    “知道了。”

    “······”

    接下来,傅余年问了很多有关于彭万里的问题,其中有一些都是黑袍白袍两个堂口都没有搜罗到的消息,傅余年当然没有放八字胡离开。

    傅余年笑了笑,站起身,“最后一个问题,这次骷髅会派来和彭万里交易的是谁?地点在哪儿?”

    “这你都知道?!”八字胡瞪大了眼睛。

    “回答问题。”

    “于胸臆,我们这边是彭万里亲自负责,三天之后,郊外饮马河畔。”

    傅余年皱了皱眉头,“于胸臆,这个人是谁?”

    “龙门市曾经的大佬是于家,这人就是于家家主的侄子,现在的于家早就失去了昔日的光辉,沦为三流家族,于是便成为了骷髅会组织养的一条狗。”

    “我知道了!”

    ······

    等一行人走出地下室,苏长安才道:“年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傅余年咬了咬牙,“来而不往不是我的风格,咱们也给彭万里送个惊喜。”

    王胖子一听这个,立马来了兴趣,这几天一直被彭万里耍的在团团转,很狼狈,听到报复的机会来了,自然开心不已,“年哥,你吩咐。”

    “还记得那个小旅馆吗?”傅余年有些神秘兮兮的道。

    苏长安和苏凉七通过侦查,早就知道。

    王胖子自然是清楚的,努力的点了点头。

    傅余年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彭万里既然不想八字胡吐露有关于他的消息,那必然是想方设法除掉八字胡,我们就把八字胡送给他得了。”

    王胖子急的快要跺脚了,“年哥,这可不行,这不是放虎归山嘛。”

    苏长安笑了笑,“年哥的做法,不是放虎归山,而是放个诱饵,让彭万里自己上钩。”

    半天之后,王胖子这才反应过来,“妙啊,妙······”

    ······

    “啊?!”

    八字胡有些愣住了,想不到傅余年要陪他回到旅馆,帮他蓉自己的财物,虽然很想拿回那一笔钱财,但还是是连连摇头。

    他心里清楚,傅余年没有宰了他,是因为还有利用价值,而他已经对傅余年吐露彭万里的秘密,后者更不会放过他。

    现在他的处境,算是进退维艰啊。

    王胖子跨前一步,“你不去,我立马让你血溅当场。”

    傅余年一笑,说道:“他给咱们使绊子,就不许咱们撩阴腿啊。”说着话,他指指自己肩膀上的伤痕,冷笑着说道:“既然他们想要掰腕子,那咱们就弄断他的胳膊。”

    傅余年对身边众人笑道:“直接拿上武器,速战速决。”随着他的话音,周围黑袍白袍两个堂口的众人精神一振,纷纷跳上卡车,拿起车厢内的武器,快速地往自己身上塞。

    正如苏凉七说的那样,在别墅的周围,分布了无数彭万里的耳目,只要他们一行动,消息自然第一时间就会传到彭万里的耳朵。

    车队出了别墅后,马上分散开来,东一辆,西一辆,拐着弯向不同的方向而去,这又让这些苍蝇不知道应该跟踪那一辆,突然找不到了重点。

    且说傅余年,他和八字胡同坐在一辆面包车内,与之一起的苏长安身边的三个人。

    他们没有绕弯道,直奔旅馆,毕竟今晚就要刚正面,对着干。

    凌晨两点,郊外旅馆。

    傅余年等人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先在旅馆外缓缓转了一圈,观望旅馆内外的动静。

    旅馆里黑漆漆的,异常安静,和那晚傅余年与胖子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旅馆一侧摆放着很多烧焦了一头的木板木头,椽子之内的东西。

    另外一辆迂回的面包车也到来,紧接着是皮卡,面包车最终在旅馆的后门停下,苏长安对一个白袍堂的兄弟道:“小老鼠,去探探虚实。”

    这个兄弟身材瘦小,两只眼睛在夜晚滋遛滋遛转动,一看就知道以前是溜门撬锁的主,真不知道苏长安是用什么手段将这一类人收服的。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本事,只要能够为其所用,而且忠心耿耿,那就是本事。

    这一方面,苏长安做得确实很出色,把白袍堂交给苏长安,也是一个十分正确的选择。

    “好!”

    苏长安点点有,叮嘱到:“多小心!”

    “明白!”

    小老鼠拉开车门,从车内跳出。

    他机警地向左右瞧了瞧,随后,慢慢走近旅馆内,手也随之自然而然地放在腰间,猫着腰,一会儿便与黑夜融为一体。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小老鼠从旅馆内跑出来,到了面包车前,他低声说道:“堂主,里边没人。”

    傅余年点点头,弯腰从面包车里走出来。

    苏长安紧随其后,两人还特意在外面站了一会,左顾右盼,然后才走进旅馆内。他这个举动,明显是在告诉旅馆外面的探子,爷爷我来了。

    彭万里立马得到了消息。

    进入旅馆内,八字胡迫不及待的跑上二楼。

    ······

    小暖酱求订阅,各位大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