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10章 回马枪
    ,!

    他的保险柜虽然藏在暗处,这可是他一辈子积攒的财富。

    当他进入自己的卧室,低着身子从门口走到房间中央,走了五步半,之后伸手将其中一块木板撬开,木板之下出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八字胡伸手一摸,长出一口气,道:“东西还在呢。”

    傅余年一笑,道:“你放心拿吧,我看不上你那点身家。”

    八字胡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

    他淡然一笑,说道:“速度快一点,彭万里的人就要到了,难道你还不了解他吗?”

    说道彭万里,八字胡身子一震,伸手擦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连忙说道:“我知道了,知道了。”

    八字胡连连点头答应着,快速地按动保险柜的密码,随后掏出钥匙,将其打开,只见保险柜里,有几张银行卡,其余的则是一些零钱,其中还有一些黄金。

    八字胡一边收拾,一把擦汗,一边又瞄着傅余年,这幅样子实在滑稽可笑,傅余年看着他那副猴急的样子,都忍不住摇头而笑。

    正如八字胡所说,他的这点身家,的确不入他的眼。

    天启社团每个月的净收入都将近千万以上,以傅余年的身份,要是想拿钱的话,还不是开口说句话的事情。

    另一边,苏长安与王胖子等人来到旅馆的餐厅,随后,众人将车上带来的木桶打开,里边是早就包装好的汽油,一边泼洒汽油,另一边则是将旅馆的后门后门堵死。

    众人面色一正,答道:“年哥,都布置妥当了。”

    傅余年看看手表,说道:“估计彭万里的人也该到了。”

    他的话音刚落,外面便传来马达声,紧接着,房门一开,旅馆周围的车灯齐刷刷的亮起来,亮如白昼。

    小老鼠走进来,道:“苏堂主,好像是彭万里的人来了,四十往上,有六辆车。”

    “做得好!”

    苏长安双手一拍,笑眯眯地说道:“大家准备动手。”随着他的话语传开,王胖子将蛇皮袋子提起向桌子上一放,接着道:“都带上自己趁手的家伙,干了!”

    “好,干了。”众人齐声道。

    傅余年与苏长安,王胖子等人站在旅馆二楼门后,窗口等处隐蔽好,蓄势待发,只等对方发起冲击,给他们以迎头痛击。

    彭万里不愧是独居龙门市的巡城御史,他的手下行动起来确实迅捷,甚至比周鼎安手底下还要训练有素,而且这些人一个个手持武器,明显不是来过招的,而是想快速解决掉他们所有人。

    很快,在旅馆的前方,后方都有黑影晃动,如风吹过田野,有一片麦穗弯腰。

    进入旅馆的大院,飞快的向傅余年等人所在的小洋楼跑过来。

    不用傅余年下令,苏长安带领的白袍堂的兄弟也算是经验丰富,双方几乎同一时间扣动板机。

    “哒、哒、哒······”步枪的枪声射响一片,冲在前面的数条黑影躲闪不及,被流单扫中,惊叫着摔倒在地上。

    其余等人反映极快,立刻趴在地面上,展开还击,还有一拨人马,大概在十人左右,站在旅馆大门旁边,寻找掩体之后展开对射,生死,皆在一线之间。

    其中一些武道实力较弱的人,反应不及,直接倒地。

    八字胡整个人早就失去了锐气,下意识的躲在墙角,怀里揣着那些财物发抖,有子弹冲破墙体在屋子嘣响,八字胡身子就颤抖一下,耳轮中听着密集的枪声,他脸色难看,身子打着哆嗦,双手紧紧抱着装满钱财和珠宝的皮包,蹲在角落里一个劲的擦冷汗。

    即使成为彭万里一把手的八字胡,也从来不知道彭万里会有何种隐藏手段,这一份心机,当他想明白的时候就浑身颤抖。

    他也曾经以为彭万里是真心实意的栽培他,要把当成第三个副御史来培养,把他扶上那个位子。

    那个时候,八字胡意气风发,只要彭万里说的事,不管能不能做,他都要做,更不管是大事小,他都要亲自过问,而彭万里对于他,更是十分满意。

    甚至有一段时间,在他接触的彭万里身边的一些手下传言,把自己已经成了彭万里的心腹,地位早就超过了周鼎安和周定邦两位副御史,成为了手握实权的人物。

    而他也确实飘过,听到这些言论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即使这样,彭万里依旧在人前人后夸奖他,赞美他。

    八字胡觉得自己坐上那个位子,指日可待。

    直到傅余年的出现。

    之前,他对傅余年恨之入骨,他不想一帆风顺的自己被这么一个小屁孩使了绊子,他固执的想要解决掉傅余年。

    小旅馆的时候,是他主动请缨。

    可等到后来这一切事情发生的时候,身在迷局之中的他总算认清了一点事实。

    傅余年说的没错,彭万里实在培养他,可却是在培养一把锋利的杀人工具,他只不过是别人眼中的一条狗而已,而彭万里的手段,他一点都不知道。

    这时候想起来,难免背后生凉。

    八字胡看了一眼傅余年,五味杂陈!

    苏长安手中握着一把短刀,站在傅余年的面前,几乎所有扫过来的子弹武器,只要靠近的敌人,都会被他斩杀。

    八字胡望见这股气势,心中更是震撼不已。??

    今晚的双方,都没有想着用武道和冷兵器解决问题,而是用大面积的子弹扫射,以求速战速决。

    随着交火的继续,双方对峙了将近十分钟,打出的子单皆有数百发,首先是王胖子的弹药开始告急,随后其余人的弹药也出现紧缺,毕竟不像是彭万里,可以从容的换弹夹。

    他们的射击也不象刚开始那么疯狂猛烈,能不开枪则不开枪,实在不行,也是采取单发点射。

    这也是傅余年的策略,能不打就不打,给对方造成一种伤亡惨重,已有寥寥几人顽抗的假象,诱惑这些人冲进旅馆。

    见时机已差不多,拖的时间也够长了,傅余年当机立断,下令:“全部撤退。”旅馆的前后左右都是敌人想向外面撤,当然是不可能的了。

    傅余年等人撤退的方向是旅馆另外一条通道,这早在他们来之前便已商量好了。

    彭万里不知道旅馆有这么一个底下通道,因为这里是八字胡苦心经营的地方,而那一条地下通道,也是八字胡假想,万一有一天彭万里对自己发难的时候或许能够用得上,可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就到来,而自己,却是和先前的敌人在并肩作战,这一切显得多么可笑。

    此时的八字胡,有些哭笑不得。

    众人速度极快,片刻也不耽搁,纷纷收起枪械,在八字胡的指引下,众人猫腰跑到台阶处,在台阶后方,墙壁有扇小暗门,将其打开,里面是黑漆漆的甬道。

    八字胡刚要开灯,被傅余年拦住,“这样会暴露位置。”说着,他从口袋中拿出一只手指粗细的小型手电筒,打开,向里面照了照,率先走了进去。

    王胖子亲自殿后!

    这一条地下通道与傅余年先前进来的又有所不同,那一条通道是从旅馆床下暗门进入,大饭店是出口,而这一条则是从房间墙壁进入,直接进入郊区后面的河滩。

    河滩周围又有树木隐蔽,只要从这里逃出来,十分难找。

    储藏室的甬道是条长长的向下台阶,众人纷纷进入其中,王胖子留在最后,在床底下放了一把火。

    火势不显,很难发现。

    地下通道气味难闻,有水滴不断从石壁上流下,空间狭长,两边摆放杂物,众人在通道中小心翼翼前行,走到半路的时候,整个旅馆传来了强烈的震动,通道中也有碎石滑落,

    傅余年与苏长安坐在通道中,安静的听着上面的动静。

    上面的枪声越来越弱,时间不长,是一阵破门而入的声音,之后便是踩踏木板蹬蹬蹬的声音,当众人冲进旅馆的时候,发现整个旅馆房间根本没有任何人。

    “不好。”

    有一人反应极快,说着便冲出房间。

    但,为时已晚。

    旅馆的大门据八字胡的介绍,使用了一块十吨的大理石制作完成,之后再大理石上面钉上木板,外人开起来就是普通的一扇门,怎么可能知道这一扇门别有洞天呢。

    又等了片刻,突然间,上面传来“轰”“轰’两声闷响。

    八字胡说道:“他们进屋了,咱们往里边走吧,炸药威力挺大的。”

    傅余年点点头,向身后的众人挥手示意,众人纷纷点头,一个个从通道站起身,往更深处走去。

    当彭万里手下众人走进旅馆之后,发现房间起火,这时候房间的木板承重压增大,引动门栓导致旅馆大门关闭,想要在短时间里内破门而出,几乎是不可能的。

    除非他们使用炸药,而炸药,则是傅余年为他们准备好的另外一顿大餐。

    轰隆隆!

    这一声巨响,可谓惊天动地,地动山摇,众人感到脑袋嗡了一声,整个通道中也是如地震一般椅不止,石壁上的石块哗啦啦的砸下来,令人吃疼。

    接着,又连续传来第二声巨响,随后是第三声,第四声······

    巨大的爆炸声到最后连成了一片,人们已站地不住,纷纷趴伏到地上通道中土石滚落下来,将众人的脚面掩盖住。

    幸好不是什么巨石,不然也会出人命。通道中什么都看不见,众人只能紧紧趴在地上,接受着地面上传来的地动山摇。

    众人被震了个七荤八素,有几个运气不好的被小石子砸中,脸上挂了彩,灰尘将众人呛得灰头土脸。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很长很长,爆炸声终于结束,但回音却久久不散,嗡鸣声音在通道中回响,接着便是刺鼻的油烟硝烟味道。

    傅余年趴在地上,感觉有人椅自己的胳膊,他费力地转头一瞧,原来是王胖子,两个人的脸凑得十分近,几乎是嘴对嘴了。

    傅余年能闻到王胖子的口臭味,唾沫子飞到他的脸上,王胖子使劲的椅他的身体。等瞳孔适应了通道中的黑暗,傅余年隐隐看见王胖子嘴唇在动,但说了什么,他根本听不见,脑子中全是嗡鸣声。

    缓了足足三四分钟时间,傅余年的耳朵总算能听到一些声音,定下心来,这时候众人都长出一口气。

    傅余年道:“大家都没事吧?看看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能拉下,肩扛手挑都要带出去啊。”众人听到他的话,都笑了。

    白袍堂的兄弟毕竟一直跟着苏长安惯了,对于社团的老大傅余年,倒是很少有接触的机会。

    只不过经过今晚的行动,他们对于傅余年的头脑机敏,对时局的判断,以及王胖子的大义断后,都有了好感,原先颇有微词的几个也都竖起了大拇指。

    傅余年长嘘了口气,想不到区区的炸药威力这么大,好在众人又安然无恙,这时候傅余年才想起八字胡,赶紧问道:“八字胡呢?”

    “活得老精神呢。”王胖子答道。

    “要是当年我偷工减料了,恐怕今日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八字胡怀中紧紧抱着保险箱。

    “这就叫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做人可以骗别人,却不能骗自己。”傅余年笑着说道。

    几人缓步走出通道,有星星点点的白光传过来,众人知道那是通道口到了。傅余年担心外面还有敌人,小老鼠率先走出洞口,不久,他呼叫大家出来。

    众人听到小老鼠的声音,鱼贯而出。

    等众人到了外面,看清楚情况之后,忍不住暗吸一口凉气,整个一个旅馆,已经成为了一堆废墟,时不时还有火星亮起。

    八字胡有些伤感,自己当年苦心经营的大本营,转眼间就成了一片废墟。看到眼前别炸为平地,变成废墟的旅馆,众人皆是心惊不已,一个个灰头土脸但露出了笑容,死里逃生之后的笑容。

    傅余年道:“跟我去杀一个回马枪。”

    “好!”

    经过这一次的战斗,众人十分解气,此时的战斗愿望也是十分强烈。

    此时,彭万里手底下的人全部聚集在旅馆的正门,面对着倒塌的大门研究半天,才知道这一道大门被人动了手脚,事情传到彭万里耳朵里,彭万里气的大骂八字胡。

    进入旅馆的十二人,没有一个回来,随着旅馆屋顶被炸上了天。

    这些人,都是彭万里花重金培养的人员,个个都是精英啊。

    正在这些人搜寻旅馆众人的逃生通道之时,他们的身后响起了枪声。

    “嘭、嘭、嘭”

    随着一阵沉闷的枪响,三名大汉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急忙回头,可就在此时一连串子弹射出,有几人身子挺直,不一会儿便倒地不起。

    不一会儿,便有五六人倒地。现在的他们面临傅余年等人的前后夹击,根本找不到可靠的掩体,缠斗下去只能是等死。

    “我日。”

    随着一声野兽吼叫,王胖子也冲了上来,一名正连连后退的大汉被王胖子撞个满怀,还没等那人身子站稳,王胖子一点也不客气,双手抓起那人身子甩向车子。

    那人身子在空中闪避不及,直撞在一旁的汽车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在原地椅几下,车身出现一块凹面。

    眼见腹背受敌,再消耗下去就有可能全部完蛋,有几人行动迅速,几人立马跃上车子,踩着油门飞出去,不过等几人停下来之后,发现车子根本没有动,原来车子的轮胎早就被小老鼠卸掉了。

    众人围住车子,傅余年将车上一门揪下来,道:“认识我吗?”

    看清楚这青年的模样,中年人脸色大变,惊道:“你就是傅余年?!”

    “聪明,是我。”傅余年笑眯眯的道。

    “你没有死?”青年声音有些颤抖。

    “当然没有,不然站在你面前的,就是鬼魂了。”傅余年笑呵呵,靠着车门,其余人已经被众人从车里揪出来,早就揍了个半死。

    “你想怎么样?”

    此时,傅余年这边的人已纷纷走了过来,团团围住车子。

    青年人这时候倒平静起来,道:“做个交易怎么样?”

    “说。”

    “你放了我,我给你一百万。”青年竖起一根手指头。

    傅余年仰面而笑,猛然回身,一脚踢在中年人的肚子上。

    中年人吃痛,五官拧成一团,刚刚站起的身子又蹲了下去。

    傅余年摇了摇头,笑着道:“我需要的,实力脑袋里的东西。”

    青年看着傅余年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以及他阴狠,凌厉又亮得惊人的目光,中年人忍不住打个冷战,呼吸逐渐加重,汗水滋遛滋遛的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年轻人战战兢兢的道:“我给你一千万。”

    “巡城御史的手下,都这么有钱吗?你猜错了,不是钱的问题。只要钱能解决的事,就不算事,可在我这里,也有钱不能解决的事。”傅余年一字一句的说道。

    傅余年转过身,道:“带归去。”

    青年人像一串抹布一样趴在地上,全身像是抽干了力气一样,绝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