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12章 攘外必先安内
    ,!

    现在的饮马河岸之中,只有傅余年站立的百米土地存在,周围十几里的泥土统统消失了。

    在看看周围,一片焦黑,全身都劈成焦炭了,不过依然可以高手到其中那不断暴涨的生机。

    此刻冲向彭万里的傅余年,绝不像油尽灯枯之人!

    那如虹气势惊人之极,让围观者齐齐震动!

    “雷声大,雨点小嘛。”

    彭万里面带讥讽,此话一出,还不到一喜息,彭万里陡然变色,望着傅余年手中那一颗雷电光球,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危险感觉。

    他此刻和傅余年太过接近,而且妖刀刀芒刚刚劈斩而出,正是气机交替,力竭之时,根本无法瞬间避开。

    彭万里决定硬扛下来!

    傅余年气势依然摄人,浑身雷电仍然炽烈,眼中神采反而愈发病态般明亮!

    “轰!”

    忽然间,傅余年气机鼓动,将潜藏在身体之中的那不断被压缩的雷霆之力猛地轰出,雷电光球带着嘶嘶的死亡呼叫声,朝着彭万里劲射。

    被压缩成圆球的雷电光球表面泛着剧烈的炸裂之力,一道道的火蛇喷涌出嗜血的光芒,紫电缠绕,犹如置身于无间地狱。

    “爆!”

    傅余年沉喝一声。

    一声震动了整个彭万里山的狂暴雷轰,陡然从彭万里身前一米处传出,恐怖之极的爆炸波,直接将彭万里山整个河岸炸裂,十丈之内的所有石块,统统化为齑粉。

    苏长安与王胖子身边那些人,一个个被冲击波反震的扑倒在地上,气机紊乱。

    灰尘落定,一个方圆十丈地大的深坑,深坑直达石地下两米!

    河岸内,彭万里不成人形地倒在当中,正浑身抽搐着,浑身血迹,面色苍白,胸腔上有着十几个深可见骨的血洞,森白的骨头碴子露在外面,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

    身体如半截子破布,在夜风中飘荡。

    气息萎靡。

    所在有人瞠目结舌的时候,傅余年忽然再次冲来,龙行虎步间走到彭万里面前,然后,在天启社几十双眼睛的见证下,傅余年一刀将彭万里的人头斩落。

    果然,十几个反应过来的彭万里手下反应过来,齐齐开枪射向傅余年,几人端起枪就朝傅余年这边扫射而来。

    傅余年身体不动,气机如浪,躲避这犹如雨点般的子弹。

    傅余年呼了口气,自己可以躲开这些子弹,但是天气社团的其他人却不能,他大声道:“躲开。”

    傅余年笑了笑,一边持枪,一边射击,把那些对他们形成包围圈,在还没成功之前将这些人解决!

    更让他担心的是对方还有个狙击手,这就不太好办了。

    王胖子他们奋力的开始突击。

    彭万里虽然死了,但是他的这几十个精锐部下确实是个大麻烦,要不把这些人解决与了,他们今晚也不可能安然的活着离开。

    “年哥,你没事吧?”苏长安边跑边问道。

    傅余年笑了笑,道:“没事,消耗了一些力气。”

    听到傅余年没事,苏长安呼了口气道:“只要能够把这些杂碎清除了,我们才能把今晚抢到的东西带回去!”

    傅余年没在说话,因为他已经感觉到那些人靠近了。

    闭上眼睛仔细的听,傅余年听到了他们踩在松软草地上的沙沙声,大概判断一下,他们离自己大概还有上百米的距离。

    彭万里这一来的真够黑的。

    他不但在交易现场安排了人手,而且在交易地点之外埋伏人手,还真是个心机深沉的人啊。

    “年哥,你左边有两个正在朝你接近,后面还有好几个精锐,有人持枪,有人拿刀,离我们这里比较近。”王胖子报告道。

    “好,老七解决右边的三个,左边的两个我负责解决,胖子去解决岸边方向的两个敌人,苏长安随时准备收割!”傅余年紧了紧衣服道。

    于此同时,王胖子也动手了。

    傅余年又一次站了起来,谁知道那人很有耐心,就那么一直爬着没动,当傅余年一冒头子弹就射了过来。

    傅余年连忙蹲下,想了想,对苏长安道:“我负责勾引,闪身出去,对方狙击手肯定会攻击我,我要你在他开枪之前将其解决!”

    “好的!”

    苏长安冷静的回答,他知道傅余年很信任自己,否则也不会这样决定,自己稍微慢一拍就可能让傅余年送命!

    傅余年心里其实并没多担心,刚才已经知道对方的狙击手根本不专业,自己突然出去他肯定还要准备瞄准的时间,而有这个时间苏长安已经能解决他了。

    “准备好。”说完话,傅余年朝左侧就地一滚闪身出去。

    那些巡城御史的精锐一直在观察着傅余年,他的位置通过缝隙刚好能看到傅余年藏身的那棵岸边大树。

    现在傅余年这么一滚,立刻超出了自己的可视范围,那人皱了皱眉头将身子朝右边移了移,企图找到傅余年并干掉他。

    小心的移动后,巡城御史那人终于瞄准了傅余年,但他却没注意到此时自己的右肩已经在苏长安的攻击视野之下。

    论狙击,苏长安显然更胜一筹。

    嗖!

    那人还没来得急开枪射杀傅余年,左肩就被苏长安打中!两个小弟连忙上前给他包扎伤口。

    呼了口气,傅余年看着王胖子他们的方向道:“这边全部解决,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右边的三个全部解决。”王胖子回答道。

    “一人被击毙,还有两人重伤,虽然没死但也暂时丧失了攻击力。”苏长安淡淡道。

    “我这边,对方全部死亡。”苏长安有些不爽,大家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就他还没解决对手。如果是近战他早就把对手全部放翻了。

    “射杀拿枪的,带刀的我们用武道解决!”

    傅余年阴阴一笑道。

    “砰!”

    一声沉闷的狙击声,王胖子解决了苏长安那边的最后一个精锐小弟。

    彭万里暗中埋伏的几十个精锐,全部被傅余年等人解决。

    几人来到军火车前,苏长安兴奋的嘿嘿一笑,然后拉开门钻了进去,不一会他抗着个火箭筒跳了下来惊讶道:“我靠,这骷髅会真的是豪气啊,这样的大家伙,真的是有价无市啊。”都能搞到。”

    笑了笑,傅余年心中暗道:不过是火箭筒而已,有什么好惊讶的,只要你出的起价,北境之国的这些大黑熊,什么都能给你弄来

    “好了,回去了慢慢看。”傅余年对苏长安道。

    “年哥,咱们现在怎么办?”王胖子道。

    “怎么办?带上这些东西,回去呗。”傅余年有些好笑道。

    “年哥,这些武器太惹眼了,咱们用不上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般的社团争斗,直接使用武器,会被同行耻笑的。”苏长安有些搞不懂。

    傅余年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用不上?用不上留着看不行啊?在不行拿出去卖了也是好的,这可是咱们拼命赚回来的。”

    “年哥,你看这个?”王胖子盯着一摞大黑箱子高兴的跳了起来,嘴巴咧开的很大。

    一伙人走了过去,原来箱子中全部都是钱。

    傅余年哈哈一笑,“都带回去,慢慢数。”

    王胖子哦了声不在说话,小车渐渐驶入饮马镇。

    ·······

    傅余年这一次开门见山的道:“现在社团内部稳定,而且巡城御史这个未知的敌人也消除了,接下来该是龙门市其他的社团了。”

    贺八方看到了傅余年等人这一行的巨大收获,自然也想干一票大的。

    一听傅余年的话,第一个站起来说:“年哥,我们现在士气正旺,而且龙门市最近也很动荡,各种社团之间的摩擦不断,正是我们扩张的好机会啊!”

    贺八方好战,“年哥,无论对谁动手,都让我八方堂的兄弟当先锋。”

    傅余年还没说话,尚纵横然后大声说道:“老贺,你口气也太大了,还是让我们纵横堂的人来吧。”

    “妈了个臀的!要打也要我们地坤堂打前锋,你们俩都得靠边站!”王胜也大声道。

    见兄弟们都这么激动,争着抢着要打前锋,傅余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生气,听着他们不停地吵,傅余年装做生气的样子大喝一声:“都闭嘴再吵谁都别想去!”

    见傅余年生气了,几人都乖乖的闭了嘴。

    “八方堂与纵横堂暂时还在重建中,手底下兄弟还需要磨炼,一上去就干,显然不太合适,把手下小弟训练好才是你们的任务!”傅余年先是看着贺八方和尚纵横道。

    见两人象霜打的茄子般,傅余年心里暗笑,又看着王胖子道:“地坤堂这一次损伤有些大,接下来要多休养。”

    王胖子撇着脑袋刚要准备出言反驳,傅余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也只好乖乖的不吭声。

    “这一次,让天行堂的兄弟们热热身,好刀不用,也就生锈了。”

    马前卒也算是见过大世面,坐得最稳。

    “狗剩,天气社团的经济情况怎么样?”傅余年转头问老马道。

    上官狗剩说:“一切都好!”

    傅余年笑了笑道:“好,你说好就好。”

    生意上面的事情,傅余年确实不太懂,对于不懂得东西,他不会去干涉,而是放心的交给信任的人去做。

    上官狗剩是他选择的人,自然无条件信任,而且上官狗剩的性格他是了解的,从不说大话。

    既然他说很好,那就是真的很好。

    王胖子站了起来,“年哥,那我们讨论了半天,到底对谁动手啊?”

    “不急。”傅余年点了点头,“在对龙门市其他社团动手之前,我们还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贺我们周围相邻的社团打好交道,稳定后方,保证这些小社团不会捣乱。”

    一直没说话的高八斗点了点头,“这个我同意。”

    ······

    第二天晚上,原本怀义社周围的七八个社团的老大,都被傅余年叫人请了过来。

    傅余年驾临龙门市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已经完全接手怀义社团,消息一经传出,真个龙门市震动不已。

    天启社团的崛起速度太恐怖了,这种扩张已经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龙门市四大社团之间相互牵制,保持平衡的默契已近几十年,而傅余年的出现,则一举打破这种均势。

    这就让所有人,都不得不重新审视傅余年带领的天启社团了。

    而傅余年的目的,显然也是独霸龙门市。

    所有人也都拭目以待,傅余年和王朝会的张家父子之间,必有针尖对麦芒的一场大战。

    只是资深的龙门市人,还是比较支持张巨匠的。

    毕竟张巨匠境界高,实力雄厚,而且是上百年的老牌社团,这样的社团底蕴丰富,人才济济,可不是好惹的。

    傅余年和高八斗谋划的第二件事情,那就是攘外之前先安内。

    在对其余两大势力动手之前,天启社团首先要做的,就是要稳定后方,解决这些小型社团的依附问题。

    以天启社团为首的武道会议,在龙门市大南边召开。

    会议之前,苏凉七带领黑袍的人已经将大南边的势力摸排的清清楚楚,由他安排,十分妥当。

    会议开始前五分钟,傅余年现身,他身边跟着马前卒以及新加入的贺八方。

    傅余年正了正脸色,缓缓走到会议大厅外面。

    在大厅中,就有许多的小弟充当耳目,不断观察着地势,看起来像是要为随时逃命做准备一样。

    他一出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傅余年笑着摇了摇头,这些老大没有一点城府,而且如此怕死,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失望的。

    不过在他心里,他希望这些老大都是窝囊废,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会少消耗一些力气来对付这些人了。

    穿过人群嘈杂的大厅,刚走到会议室门口,傅余年几人便听到里面吵杂的声音。

    “我说,这个傅余年真把自己当成是大南边的当家人了,我们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他还不来,装什么装啊。”一个老大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一脸的鄙夷。,双腿叠放在桌子上,

    “是啊,铁拳王,他以为是咱们怕了他们了?”

    “妈的,一个外来势力就敢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以前鬼老三在的时候,也没敢这么嚣张,更别说贺八方了,奶奶个腿毛的。”

    “铁拳王,待会儿那杂碎来了,你可要好好说说话。”

    “那是当然。”被称呼为铁拳王的男子笑哈哈的,对于天启社团,还真是没有看在眼里。

    对于铁拳王这个人,傅余年还是知道一点的。

    他自称为铁拳王,实际上也差点成为龙门市南边之王,只不过向后被鬼老三压制,后来又被后起之秀贺八方超越,在南边沦为了二流势力。

    不过铁拳王在南边这些小型社团中,实力也是首屈一指的。

    也难怪他有那么足的底气。

    傅余年站在门就听了听,看着身边的两人,三人哈哈一笑。

    贺八方上前推开门,傅余年和马前卒走了进去,而那些老大一见他们来了,叫嚣正顿时消失,整个会议室安静了下来。

    整个会议室烟雾缭绕,好像群魔乱舞似的,有些老大双脚搭在桌子上,有些则干脆坐在桌子上,站没站相,坐没坐姿,完全的徐混做派。

    傅余年皱了皱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