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14章 别让我看不起
    ,!

    两天之后,傅余年等人回到龙门市。

    晚上吃过饭,在傅余年的书房开会。

    首先讨论的就是天启社在龙门市的发展,经济方面有上官狗剩掌舵,社团发展有高八斗矫正,傅余年还真没有什么担心的。

    傅余年道:“听说最近张巨匠很活跃?”

    “是啊,王朝会的人看不惯咱们,一直想要找麻烦呢。”尚纵横抖了抖腿,咬紧了牙关,“最近受了不少窝囊气。”

    高八斗早就料到了傅余年会说这个,“呵呵,我们发展这么迅速,基本上已经控制了南边,王朝会自然不乐意。”

    “妈的,不服又怎么样,咱们现在已经站稳脚跟了,王朝会要是不服气,咱们连他们一起灭了。”马前卒依旧霸气,社团强大了,说话的底气自然也就足了。

    王胖子举起手,“妈了个臀的,要干,我打头阵。”

    傅余年笑了笑,对大家的昂扬斗志很欣赏,道:“对王朝会的战斗,要那种准备,另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高八斗有些疑惑,能让傅余年惦记的事情,自然不是什么小事情。

    傅余年微微一笑,“付斯文。”

    众人恍然。

    ······

    付斯文最近有点失落。

    钱包空了,囊中羞涩,最关键的是,他失业了。

    他本来去找工作,却发现整个龙门市南边,几乎都成了天气社团的地盘。

    天启社团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位是老大看重的人,上到几位堂主,下到天启社团的小弟,见到他都是客客气气的,这让夜不归酒吧的老板都不敢随便安排他的工作。

    就这样上不上下不下,付斯文反而没了个去处。

    下午,付斯文拿回了定做的蛋糕,还有蜡烛,他慢悠悠的走回了家里,坐在院子中,心情稍微有些失落。

    他希望自己的爱妻能够康复。

    他希望自己能够追随傅余年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

    其实自从苏凉七的口中听说了最近发生的一切事情之后,他对于傅余年的能力就佩服的五体投地,试问自己如果面对贺八方,也很难有如此的大局观,能做到应对自如,掌控一切。

    能够一辈子追随这样的老大,是他的幸福。

    但是,付斯文就差临门一脚,下定决心了。

    他苦笑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夕阳的余晖,整理了一下心情,洗了一把脸,不管怎么样,今天是明月的生日,他要给她带来一些欢乐。

    付斯文走进房间,脸色顿时惨白。

    明月居然不在房间。

    付斯文浑身一颤。

    电话响了,付斯文从口袋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他咬了咬牙,定了定心神,接起电话,“你们是谁?”

    “年哥被围堵了,你的妻子也在,地点就在鬼老三的私人别墅,十万火急,你赶紧来吧。”电话中苏长安的声音十分着急。

    付斯文心里一惊,以傅余年众人的武道实力都被堵了,难道是李屠龙出手了?

    但此刻不容他多想,他知道这个时候多耽误一分钟那傅余年和妻子就越危险,拿起身边的衣服一边朝外跑,一边大声道:“是谁干的?”

    “快来吧。”说完,苏长安挂了电话。

    付斯文是个普通人,并不是武道修行者,跑出了巷子,飞奔到了街上,拦下一辆车,不断催促着司机加速。

    付斯文骨子里是个有些书生气的人,办事说话讲究轻缓慢,但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若是自己的爱妻有事,那他的后半生将会怎么过?

    刚刚燃起了征伐天下的热血之心,难道就要随着傅余年等人的被堵而熄灭了?

    付斯文很不甘心。

    原本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在付斯文近乎疯狂的呼喊和威逼之下,四分钟就到了。

    一路上,付斯文几乎是在和司机互骂互殴,司机也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少红灯,反正就是各种违反交规。

    打开车门,付斯文直接将自己的钱包丢给了司机,“这是我的全部身家,一千两百块,你拿去吧。”??说完急匆匆的就跑了。

    留下司机一个人撇嘴,在风中凌乱。

    付斯文一个人横冲直撞的狂奔进了别墅,直接到了大厅中,带头的傅余年,然后是苏尚卿,紧接着是王胖子,苏长安,刘土苟,马前卒付斯文等天启社团的高层,几乎都在这儿了。

    人群中间簇拥着,坐在轮椅上的一位美女,正是自己的妻子明月。

    “叫付哥。”傅余年的声音响起。

    “付哥好。”在场的恶意或人开始喊起来。

    这时候付斯文才发现,整个大厅中所有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还有一些原本是哭弥勒的加盟生意伙伴,所有人都围在自己和妻子周围,一些女孩子手上还点燃了闪亮烟火。

    就在这时,傅余年一拍手。

    大厅中央飘下二十四条大红横幅,上面写着:付斯文祝爱妻明月生日快乐!

    付斯文明白了这一切,他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长出了一口气,像是结婚时候一样,缓缓的走到了妻子明月眼前。

    眼前的妻子,挽着简单的小发髻,穿着一件淡雅的白色旗袍,上面是雏菊的淡淡花纹,领口、袖口与裙摆处锁着精致的白边,整个人就像是一朵恬淡美丽的雏菊。

    付斯文清晰的记得,上一次明月穿旗袍,应该是三年前新婚的时候了。

    付斯文的手有些颤抖,眼眶湿润,半跪在明月面前。

    明月伸出一双玉手,准确的环上他的脖子,将付斯文揽在自己胸前,两人相拥。

    一对璧人,相拥而泣。

    当蜡烛点亮的一刻,付斯文低着头,偷偷抹去眼角感动的泪水。

    也替爱妻擦去泪水。

    在众人叫好声中,明月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

    生日宴会,正式开始。

    明月显得特别的开心,整个人依偎在付斯文的怀中,那一个眼神望过去,满满都是快要溢出来的爱意。

    傅余年笑呵呵的,“要不要给你放个假,让你和嫂子再度一个蜜月怎么样?”

    付斯文罕见的老脸一红,“年哥就不要取笑我了,都老夫老妻了,这样健健康康的活着就知足了。”

    明月也点点头,不失时机的道:“在家,老付照顾我,在外,你们就多照顾老付。”

    傅余年暗暗点头,多么聪明的一个女人啊,答道:“进入天启社团,就是兄弟,亲如手足,那是当然!”

    生日宴会一直到凌晨才结束。

    临走之前,付斯文拽住了傅余年的胳膊,“年哥,谢谢你啊,这是我们两个人自从结婚之后,最开心的一天,以后,我全心全意的跟着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能让这样一个温文尔雅又成熟稳重的王佐之才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有些不容易的,但傅余年还是办到了。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傅余年拍了拍付斯文的肩膀,“我不要你们死,我要你们跟着我,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

    付斯文点点头,神色特别的认真。

    ······

    天启社团的出现,一夜之间打破了龙门市上百年的社团平衡。

    整个龙门市南边,几乎都成了天气社团的地盘。

    这时候,张巨匠有些坐不住了。

    傅余年掌控了怀义社团,而且将章怀义周边的所有小型社团老大都收服,完全占据一片地盘,有了立足之地,而且已经站稳了脚跟。

    剩下的两大社团,王朝会和战甲商社。

    王朝会的老大张巨匠自然不愿意看到天启社团坐大,威胁到王朝会的利益。

    所以,张巨匠把主意打到了丘逢甲的身上。

    丘逢甲这个人极其吝啬,特别爱财,最近在张巨匠归来之后,从王朝会攫取了觉得利润,对于张巨匠的话,自然是马首是瞻,丝毫不敢违拗。

    而且,张巨匠还派过来自己的儿子,张昌盛辅佐丘逢甲对天启社团的打压,丘逢甲心里门儿清,说是辅佐,其实是监督。

    只不过丘逢甲不计较这些,只要张巨匠能给他足够的利润,打谁杀谁都无所谓。

    丘逢甲手上有两大战将,一个叫丘八,一个叫做韩大洲。

    夜晚,丘逢甲派出商社主要力量的六百多手下,分成两伙,由丘八率领四百人攻打天启社团占据原来章怀义的地盘。

    韩大洲带领两百多人攻击天启社团驻扎在郊外的大院本部,企图能够双管齐下,一举将天启社团在龙门市的有生力量消灭掉。

    韩大洲在战甲商社的地位不低,而且实力雄厚,已经是大宗师巅峰,还差一步便突破到了四大境,这些年在战甲商社,也算是个大人物了。

    韩大洲在战甲商社说一不二,就连爱财的丘逢甲也要让他三分,孤傲自大,尤其对于丘逢甲这一次的安排特别不满意。

    安排丘八攻打章怀义原地盘,一旦抢下来,这就是大功劳。

    而他则是去攻击身在郊区的小小天启社团,韩大洲心里十分不满,心中暗骂丘逢甲不是个好东西。

    仗着自己也姓丘,和丘逢甲是同姓三分亲的狗·屁理由,就和丘逢甲眉来眼去,不断的挤压排挤他。

    “妈了个把子的,丘王八,老子希望你死在那儿。”韩大洲骂骂咧咧的,入夜之后,带着二百号人浩浩荡荡从战甲商社出来,直奔郊外天启社团本部驻扎地而去。

    不过韩大洲虽然骄傲自满,但也不是傻瓜,这么多人浩浩荡荡的出行,必然引起社团所有人的注意,所以他安排两百多人分批次赶往郊区。

    韩大洲带着几个贴身心腹,坐车而来。

    韩大洲自以为着一些计划的紧密,但却逃不过天启社团黑袍的眼睛,从他们一出战甲商社就被黑袍堂的人盯上。

    黑袍盯梢的人员将情况反映给苏凉七,很快,傅余年便知道了这件事情。

    张巨匠不会动用自己的力量,而是先用丘逢甲的力量来消磨他们的实力,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

    傅余年安排了下去,“长安,老七,你们负责韩大洲。”

    “是!年哥!”

    胖子嘿嘿一笑,站了出来,“年哥,我去哪儿?”

    “你留下来,保护咱们的大管家,老付。”傅余年安排完了,站起身,道:“丘八和韩大洲实力一般,但大家也不要轻敌,大家分头做准备吧。”

    “是!”

    汽车在暗夜中飞快驶向龙门市南郊天启社团本部,坐在车上的韩大洲一边抚摸这刀柄,一边骂骂咧咧的。

    韩大洲大声说:“丘王八算个什么东西,实力不如我,计谋不如我,就仗着自己也姓名丘,一直在老大面前恶心我。”

    “妈的,这一次我闪电拿下天启社团本部,宰了那一群杂碎,去了看丘八怎么说。”韩大洲擦拭了一下刀刃,寒光闪闪。

    韩大洲的心腹一个个胆战心惊。

    他们这位老大脾气暴躁,动不动就要杀人全家,打人骂人那都是最平常的事了,所有人都习惯了。

    见韩大洲心情郁闷,旁边一个看起来尖嘴猴腮的机灵小弟笑呵呵的,道:“韩大哥,你也别郁闷,这一次咱们要是亲手抓了傅余年那小子,说不定李屠铁拳王一开心,直接让你去王朝会了,还用和丘八争位置?!”

    韩大洲想了想,自己这个小弟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韩大洲点了点头,随即一巴掌挥出去,‘啪’的一巴掌,那小弟的脸上留下五道深深的巴掌印“妈的,这话只能底下说,不能让其他人听到,知道吗?”

    “知道,老大。”

    这一巴掌打下去,就连开车的司机都吓的身体一颤,方向盘差点脱手,车子一晃,韩大洲一个没坐稳,脑门撞在了车椅上。

    “妈的,再有下一次,老子宰了你。”

    “是是是!我错了!”

    “妈的,开快点,办完事还要去找姑娘呢!”

    说道找姑娘,韩大洲身后的小弟们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车里的气氛也轻松了不少。

    开车的小弟暗暗擦了擦汗,心里暗暗祈祷,今晚的一切可都要顺利啊。

    很快,车子就到了预约市南郊。

    这里已经属于城郊,公路两边没有行人,偶尔有车辆经过,周围两边都是不高不低的小山,显得有些阴沉。

    车子越来越接近城郊,车上的众人都感受到了漆黑夜晚中的一丝诡异,今晚的城郊,似乎安静的有点不寻常了。

    车上的众人也不说话,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韩大洲咳嗽了两声,问道:“兄弟们埋伏的怎么样了?”

    刚才挨巴掌的机灵小弟凑上去,还是笑呵呵的,“老大大,你放心吧,我安排的,妥妥的。”

    “嗯嗯。”韩大洲点了点头,

    车子继续前行,忽然间,“砰”的一声,车头陷了下去。

    车上的众人,都感觉有些不妙。

    这时候,从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大约有七八个人,将车子团团围住,站在前面的少年嘴里叼着一支烟,在暗夜中一明一暗的。

    “车上坐着的,可是战甲商社的韩大洲?”

    “没错!”车上的人愣了愣,感觉有点不对经,刚才说话的机灵小弟探出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们是谁?韩大哥的朋友?”

    “我们不是他的朋友,而是送他回老家的人。”

    “去你妹的,什么回老家?”机灵小弟一听这话就怒了,伸手指着眼前的少年,“你他·妈的杀了狗眼了,敢在这儿碰瓷?知不知道车上坐的是韩大洲老大,分分钟弄死你。”

    这机灵小弟平时脑子够灵活,但这个时候却有点糊涂了。

    他把黑袍苏凉七,当成了城郊碰瓷的徐混。

    “我先送你回老家。”苏凉七闪电出手,一把将机灵小弟从车窗拉下来,没见手上有动作,只听见脖子‘咔吧’一声,那机灵小弟已经死翘翘了。

    坐在车里的韩大洲并不傻,刚才机灵小弟说话的时候他就暗暗观察,现在看来,这些人不是什么碰瓷的徐混,最有可能的就是傅余年的人。

    韩大洲暗感不妙。

    他一巴掌拍过去,将陷入震惊中的司机拍醒,“妈的,快点开车跑。”

    司机也被吓着了,只不过车子前轮陷入到了大坑中,根本不可能开动,司机猛地打开车门,“去你·妈的韩大洲,一直欺负我。老子先跑了,你继续等死吧。”

    韩大洲愣了愣。

    那司机还没跑出几步,就看到眼前已经战了一排人,将他的前路堵死,司机立马跪了下来,“各位老大,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个开车的。”

    前面的一人,一拳砸在司机脖子上,直接砸晕乎了。

    韩大洲咬了咬牙,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敌人的手中,说不定他派出去的所有人,都已经被人弄死了。

    韩大洲咬了咬牙,握紧了刀柄。

    抽烟的少年敲了敲车窗,“韩大洲,别让我看不起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