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15章 自带吐槽属性
    ,!

    韩大洲平时性格暴戾,在龙门市也算是数得上名号的人物,但此时见到对方如此阵仗,他亲身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笼罩自己的阴冷感觉。

    他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呼吸了几口冷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问道:“你们······是天启社团的人?”

    带头的年轻人将烟头熄灭,笑呵呵的,“看来你还不笨嘛。”

    韩大洲背靠着座椅吸了吸气,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伸手抹了一把脸,发现上面全是汗,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

    “能······放过我吗?”

    韩大洲很想硬气一回,但他根本就硬气不起来。

    他是大宗师巅峰境界,而眼前的少年,已经是魁首中期了,而且他这些年酒色过度,疏于修行,动起手来,根本不是眼前少年的对手。

    这一点,韩大洲心知肚明。

    带头的年轻人抬了抬手,身边的人举起了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伸进了车子,那少年笑说:“你别在车里面尿了啊。”

    这个时候,韩大洲完全像是被人戏弄的病猫,失去了之前的虎威,蜷缩在车里,“各位老大,你们饶了我吧,要钱要女人,我都有,我都给。”

    年轻人笑了笑,“我们什么都不要,我就就想送你回老家。”

    “各位老大,饶了我吧,以后我不敢跟你们做对了,我要是还敢跟你们作对,我就是你们的孙子。”韩大洲已经完全失了分寸,开始语无伦次了。

    少年笑了笑,一把将韩大洲从车里拽出来,又一巴掌将他手里的刀打飞,“你是我们的孙子,那你把你们爸妈摆到哪儿去?”

    “额,这个······”韩大洲浑身颤抖,双手合十了求饶,一脸严肃的道:“我可以和我老爸老妈商量商量。”

    少年摇了摇头,“我知不知道你们爸妈造你的时候是有多么着急,我反正为你的智商着急。”

    少年人很失望的摇了摇头,“来,抽支烟吧。”

    韩大洲有些魔怔的抽了一口烟。

    “生前一支烟,死后做神仙。”少年笑了笑,银色的匕首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神志有些不清的韩大洲拼命抽了几口烟,嘴里嚎叫着,站起身,然后疯了一样开始向龙门江的方向跑去。

    “放了我吧,我不要回老家!”

    “唉······”少年摇了摇头,一把匕首,闪过一抹月色一样的寒芒,在夜空中划过脖子。

    韩大洲凄厉的尖叫声也在黑夜中骤然而止。

    ······

    丘逢甲在战甲商社和张昌盛悠闲的喝着茶,等着今晚的行动成果。

    在他看来,今晚这一次的行动是必然有收获的,丘逢甲喜滋滋的,“张少爷,我们这边的好多东西出现供货不足的情况,你看是不是······”

    张昌盛笑了笑,知道眼前这人是个认钱不认人的货色,只是语气淡淡的道:“傅余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还是等结果吧。”

    丘逢甲无奈只好点点头。

    很快,商社总部的大门被打开,两人走进了大厅。

    丘八灰头土脸衣衫破碎,气喘吁吁汗水淋漓,身上脸上血迹满满,浑身颤抖嘴巴说不出话,还没等丘逢甲走过来就已经倒了下去。

    丘逢甲尽管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将丘八扶起来,笑着道:“怎么样?”

    “他们······早有准备,带去的三百多人,回来的不足五十人。”丘八语带哭腔,身体一软,就要趴下去。

    “妈的!”听到丘八的话,丘逢甲猛地一怒,一拳将丘八打出去好远,就差拿大刀把丘八砍了。

    这一次,自己是失算了啊。

    不但没有灭了天启社团,而且也没有得到张昌盛承诺的生意上的事情,人财两失,最关键的,丘八带出去的三百多人可都是战甲商社的主力。

    丘逢甲肥硕的脸皮子颤抖,还好,还有韩大洲这边没传来消息,大概是有好消息吧。

    张昌盛看到这情况,就已经明白今晚的计划失败了。

    傅余年是什么样的人,张昌盛可是最清楚。

    既然能在怀义社的地盘设防,怎么可能让自己在郊区的本部留下让你们趁虚而入的空隙呢。

    张昌盛摇了摇头,回头走了。

    丘逢甲笑呵呵的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张少爷,韩大洲实力雄厚,你看要不要再等等,说不定是好小心呢。”

    张昌盛只是礼貌性的摇了摇头,“我看,没这个必要了。”

    看着张昌盛的背影,丘逢甲咬了咬牙,他心中还有一丝希望,虽然韩大洲平时为人嚣张跋扈,但实力还是毋庸置疑的。

    他期望韩大洲能够扫灭天启社团的郊区总部,最好是能够活捉傅余年,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在张巨匠面前换来大额的武学典籍,又是一笔丰厚的收入啊。

    丘逢甲安慰了一下自己,有些焦急的等着韩大洲的消息。

    可是一夜过去了,不仅韩大洲没有消息,就连他带出去的两百多人,都没有一点讯息,渐渐的,丘逢甲的脸色变了。

    他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很快,消息传来,韩大洲昨晚战死在龙门江水边,带出去的两百多人,要么被杀,要么被打散,没有一人回战甲商社。

    丘逢甲听到消息后,仰天叹息,他知道战甲商社危险了。

    这一次没有灭了天启社团,反而招惹了这一只饿狼,一想到天气社团这些天在龙门市的所作所为,丘逢甲心里就开始打鼓。

    想到这儿,丘逢甲心里越来越害怕。

    现在的战甲商社,主力全部被灭,能用的人手不到百人,以这样的人手,根本经不起天启社团的冲锋。

    丘逢甲害怕自己有头睡觉,无头起床。

    他越想越害怕,直接去找张巨匠说明情况,希望能够得到张巨匠的庇护。

    另外一边,天启社团这边算是完全稳定了下来。

    原本怀义社的所有地盘,傅余年都交给了马前卒、尚纵横几个堂主镇守,现在的几个堂主,都有独当一面的风范。

    再加上有白袍黑袍两股隐藏的力量,想要镇守这些商会完全不成问题。

    天启社团在龙门市的本部,也从郊区搬迁到了怀义社团本部,经过这一次搬迁,天启社团也正式从龙门市立足。

    龙门市,四方势力分割地盘,暂时稳定了下来。

    当天晚上,傅余年就接到了一份请柬。

    请柬是以张巨匠的名义发的,上面说明的,就是要在龙门市召开一次社团大会,商议一下对于争议地盘的划分以及商社交易的事情。

    傅余年拿着请柬,低头深思。

    马前卒等人都坐在傅余年周围,没有说话,静悄悄的。

    还是尚纵横先给付斯文使眼色,示意他先开口,毕竟付斯文已经加入了智囊堂,也是年哥身边的智囊之一,而且智囊堂的作用,不就是为了出谋划策嘛。

    付斯文舔了舔嘴皮子,道:“年哥,你打算怎么去?”

    听到这话,王胖子从椅子上蹦起来,“我说老付,年哥还没有答应说要去啊,你怎么直接跳过了。”

    马前卒拉了拉王胖子,“听老付把话说完。”

    付斯文笑了笑,点头道:“天启社团虽然正式立足龙门市,但远没有另外三个社团根深蒂固,我们的劣势很大。这个时候要是不去参加社团大会,那就相当于我们自己孤立自己了,而且而不利于争取其余的社团老大。”

    尚纵横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所以,年哥这一次肯定要去,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保证年哥安全,这是最重要的。”付斯文已经完全适应了天启社团智囊的这一角色。

    傅余年将请柬丢在了桌子上,“老付说得对,我必须去,而且要光明正大的去,不能让龙门市的所有人看扁了。”

    “年哥,这明显就是鸿门宴啊?”付斯文大声道。

    王胖子也大点其头,“年哥,依我看啊,这几个人都不是好东西,鬼头鬼脑的,上一次是鸿门宴,这一次肯定也是。”

    付斯文开始着手准备。

    “那就让他们摆不成鸿门宴。”傅余年笑了笑,站起身,“老七,你通知贺八方,出席会议的时候,我要和他同去。”

    苏凉七站起身,说道:“我知道了,年哥!”

    尚纵横疑惑道:“可是年哥,你这样做就是在保护贺八方,他会知道你的心思吗?不明白的,还以为咱们热脸贴冷屁股呢。”

    傅余年笑了笑,“心诚则灵,其他的不用管。”

    苏长安和苏凉七出谋划策不行,但执行力毋庸置疑。

    付斯文直接转过头,对苏长安道:“老付,你让手下兄弟传出消息,就说张巨匠邀请年哥出席社团大会,消息扩散的越快越好,范围越大越好。”

    苏长安眼前一亮,“好,我马上去办。”

    马前卒,尚纵横等人都眼前一亮,智囊就是智囊,一出手就不一样。

    用这样的办法把消息扩散出去,就会受到龙门市所有人的关注,这个时候张巨匠要是对傅余年动手,那对王朝会的信用将会是一个重创。

    对于任何一个社团来说,信用都是很重要的一笔财富。

    傅余年很欣慰,付斯文确实聪明透顶,有这样的智囊辅佐,将来的征伐之路一定会顺风许多。

    龙门大酒店。

    到了地方,傅余年走下车,后面的车上下来十来个兄弟,一个个都是白袍黑袍两个堂口挑选出来的兄弟,实力至少都在巨擘之上。

    其实傅余年并不愿意摆排场,但手底下的兄弟不乐意。

    不仅仅是排场,更是保护他的安全。

    几辆红旗l5前面开道,后面一辆加长林肯从两辆车中间缓缓驶过,停在了大马路中间。从车上走下来一位中年人,面容沧桑,龙行虎步,举止霸气。

    “他就是王朝会的老大张巨匠。”苏长安在傅余年耳边道。

    王胖子撇了撇嘴“妈了个臀的,真装·逼。”

    这期间,陆陆续续有好多社团老大模样的人走进了酒店,与傅余年与贺八方两人擦身而过。

    这一次的聚会,张巨匠显然安排的十分隆重。

    会议大厅中,那场面极其壮观。

    大厅内吵嚷而不喧闹,人数众多但不拥挤。

    这样的社团会议,就像商业酒会一样,许多人端着酒杯三五成群的战成一块聊天,也有人脸色阴沉的坐在一边,一言不发。

    “妈了个臀的,装模作样。”王胖子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妈的,还挺好喝的,我先吃点东西,年哥。”

    苏长安吐槽了一句,“胖子,你是自带吐槽属性啊。”

    贺八方在龙门市好歹也是四大社团之一的老大,尤其是作为怀义社团的堂主,名声在外,他一出现,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好多底盘与他相近的老大都开始上前套近乎。

    所有人,完全忽略了傅余年一伙人的存在。

    王胖子吃饱喝足,转了一圈回来了,“年哥,你别和,这儿的吃喝确实不错,高端上档次,哈哈。”

    苏凉七撇了撇王胖子,“别忘了自己来这儿干什么来了。”

    “嘿嘿······”王胖子凑上来,笑得有点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裤裆,“秘密武器,就在这儿。”

    苏长安很鄙视的剜了胖子一眼。

    胖子伸出两根手指头,“小型手雷,年哥的安全妥妥的。”

    苏凉七倒吸一口凉气。

    傅余年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你要注意安全,没那么紧张的。”

    “嘿嘿,我刚刚连吃带喝,顺便观察了一些出口什么的,放心吧。”胖子继续拿起酒杯,和那些进来的人套近乎去了。

    晚上七点。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在接待人员的指引下走进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宽阔会议室。

    会议室的座位里外有两层,最里面只有四张椅子。

    主位张巨匠。

    右侧丘逢甲。

    左侧傅余年。

    副陪鬼老三。

    外面的一层,则有七八十张椅子,围着中间的五张椅子排成一个椭圆。

    一般社团之间的斗争,在除了武力解决的情况下,都会通过这样的武道社团会议来协商解决。

    傅余年已经是龙门市无可争议的社团老大,但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说紧张有点过了,但心里还是稍微有些异样的感觉。

    傅余年坐了下来。

    他看到了对面的鬼老三和丘逢甲两人。

    鬼老三刚才见过,这个人身如苍松,脸上表情冷峻,眉目之中有一种沧桑之感,而胖嘟嘟的丘逢甲,善于谗言观色,对谁都笑哈哈的。

    傅余年刚落坐,就有人宠着他大喊道:“小子,你知道这是谁的座位吗?你他·妈哪儿来的东西,敢坐在那儿?”

    “是啊,这是武道社团大会,这么一个小屁孩怎么进来了?”

    “张巨匠在玩什么?”

    “小子,识趣点的话就赶紧滚,不然叫你好死。”

    有好几人已经拨开人群,冲了过来,伸手就要揪住傅余年的脖子。

    傅余年侧脸看过去,带头说的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刀疤,脸色狰狞,一脸的愤愤不平。

    傅余年对他有印象,这个人之前是亲近鬼老三的,他的社团也在南边,势力也比较大,实力中上,人们都称呼他为刀疤。

    一边的贺八方咬了咬牙,一拍桌子,大声的道:“刀疤,你眼瞎了?都闭嘴,这位就是天启社团傅余年老大。”

    “切,什么天启社团,一群小屁孩。”

    “妈的,龙门市是没人了是吧,四大社团之一的位置怎么也轮不到你来坐,小杂碎,你才几岁啊?就在我们这儿装老大。”

    傅余年脸上的笑容一直很温和,但坐在身边的贺八方却感受到了那一股凛冽至极的杀气。

    傅余年转过脸,笑着道:“那你来坐这儿。”

    “这······”刀疤顿时不说话了。

    “你不坐这儿,你就是孙子。”傅余年指着刀疤,“来啊,你认为自己有资格,就坐这儿。”

    刀疤嘴巴撇了撇,没说话。

    今晚的座位那是张巨匠安排的,他可是知道张巨匠的手段,要自己真敢坐那儿,恐怕活不过今晚。

    刀疤以为自己诈唬一下傅余年,能把这个孝子吓住,但没想到人家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这下子,他的这个孙子是当定了。

    贺八方在傅余年身边道:“这个刀疤以前和韩大洲有点交情,我看他就是故意来恶心人的。”

    傅余年微微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