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16章 这个小杂碎
    ,!

    这时就听到门口有人喊出‘张巨匠’这个名字。

    傅余年深吸一口气,转脸看向大厅门口,

    一群黑衣人拥护着一位中年人,张巨匠面如枯瘦,神情猥琐,狭小的双目之中透露这奸猾,有些阴鸷,暮光闪过,带着一丝凛冽的寒光。

    鬼老三站起身,微笑着走了上去,伸出手,说:“大哥,你来了啊,各位老大也都到场了。”

    跟在鬼老三身后的丘逢甲见了张巨匠,更是弯腰屈膝,点头哈腰,那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大型社团的老大,而像是一个谄媚的商人或者摇尾的哈巴狗。

    张巨匠微微看了鬼老三一眼,缓缓伸出手,嘴里却冷冷地说:“听说那个掌握了龙门市南边势力,吞并了怀义社的年轻人也来了?”

    鬼老三咬了咬牙,眼光瞥向了傅余年。

    张巨匠一双眸子阴沉,不满地哼道:“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目中无人啊。”说完,气呼呼地走了过来。

    “傅余年,很年轻嘛,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张巨匠看着傅余年,握紧了拳头,淡淡地笑了。

    苏长安站前一步,骂到:“妈的,你敢?!”

    傅余年修行十龙十象术之后的神识何其敏锐,再加上有体内天龙的嗅觉,都感觉到张巨匠此时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杀气。

    这就说明张巨匠此时只是想给傅余年造成心理压力,或者是打压一下他,给武道社团大会定一个基调。

    傅余年明白了张巨匠的意图,心中暗道:好一条老狗。

    张巨匠瞥了一眼傅余年,冷哼一声,坐在了上首。

    这时鬼老三清了清嗓子,视线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沉声说:“欢迎大家参加这一次武道社团大会······”

    这个时候,坐在外围傅余年身后的刀疤突的站起来,怒道:“鬼老三,你说说,举行这次武道大会的目的是什么?”

    “解决纠纷,调和矛盾!”

    鬼老三的话被人打断,他脸上闪过一抹不悦之色,但还是咬着牙耐着性子说道。

    “那就好。”刀疤说完,伸手指着傅余年,“小杂碎,老子很不爽你,本来龙门市的南边是我掌控的,我现在要挑战你,你敢应战吗?”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一直笑哈哈的丘逢甲看了看张巨匠,又瞧了瞧傅余年,添油加醋的笑着道:“刀疤,这是会场,不是擂台,要解决矛盾也不是现在。”

    刀疤一拍桌子,“不行,我想现在就杀了他。”

    傅余年暗暗咬牙,真是好言难劝送死的鬼。

    这个时候,坐在最上首的张巨匠忽然出手,几乎是在闪电之间,周身气机潮涌,一拳在刀疤的肩膀上砸下。

    刀疤身体‘咔嚓’一声,完全被砸成了一堆烂肉。

    这一拳的力道,完全将刀疤的身体骨骼砸碎,鲜血溅射在周围的座椅上,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一拳砸死了。

    张巨匠笑了笑,看着滴血的拳头,“我最烦这种罗里吧嗦的人。”

    刀疤的鲜血落在了周围,好多老大惊呼出声,面带惊恐,看见张巨匠的脸色,也都变成了惨白色。

    傅余年依旧咬咬牙,缓缓了坐了下来。

    张巨匠瞅着傅余年,眼神阴沉,笑容有些邪魅,横看竖看都有些邪气,道:“你的椅子上沾满鲜血了,要不换一下?”

    “不用了。”傅余年笑了笑。

    一直狂吠的刀疤就这样死了。

    随着傅余年安稳的坐了下来,周围顿时一片安静,没一个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话,所有人都静悄悄的。

    鬼老三面无表情地说:“这是会场,不是擂台。武道社团大会,是龙门市的规矩,谁都不能破坏。”

    傅余年心中对张巨匠重新估量,这个人的武道实力,大概已经触及到了金刚境界了。

    刚才那一拳的力道,在场的人中,恐怕没有几个能承受下来。

    几个小弟将刀疤变成的一堆肉的尸体抬了出去,周围几个知情的大哥开始低声言语:“刀疤啊,何必装·逼呢。”

    “嗨,以前武道大会的时候没有张巨匠,装·逼也没什么事,顶多就是被呵斥几句。今年不行了,刀疤才说了几句话,就被人一拳打死了。”

    鬼老三淡淡笑到:“今年的武道社团大会不谈别的,只谈合并!”

    “什么?”

    “和我们你扯犊子呢吧?”

    “合并?他·妈的,没事干合并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老子不同意。”

    张巨匠此话一出,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几个社团老大不爽地站起身,叫到:“张巨匠,你们王朝会什么意思?想要黑吃黑啊,吞并了我们。”

    “就是!龙门市四家分立,其余社团各自独立的时代持续了几百年了,突然说合并,老子第一个不同意。”

    “再说了,龙门市除去四大社团,其他社团不下上百个,这怎么可能。”

    张巨匠认真的听完了所有人的话,然后淡淡的说:“我想问一句,大家创建社团,目的是什么?”

    “钱财、女人、地位······”那个老大说完,伸手挠了挠头,眨了眨眼,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还有钞票,漂亮女人。”

    这个老大的话一出,在场的许多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

    傅余年也是暗暗摇头,这样的人也能做一个社团的老大,那他手下的小弟得是有多白痴?

    “创建社团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集合修行者的力量,与世界政府和当地镇守将军对抗,获得高品级的武学,提升自身的修行实力。只是我们合并不合并,都不会影响到这个目的,所以我看,没必要合并。”贺八方站出来,大声说道。

    “嘿,兄弟,你这话说的不对了。提升修行实力是为了干什么啊?还不是为了女人、钱财和地位嘛?”

    贺八方一边抠着鼻孔,一边摇了摇头,“我们交易武学典籍,是为了获得武学,然后修行。你们交易武学典籍,只是把它当成了获取利益的商品,而不是为了修行,我们的目的不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

    张巨匠笑到:“大家可以放开了讨论讨论啊。”

    坐在上首的张巨匠又握紧了拳头,愤然道:“人多力量大,你们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真是一群白痴!”

    张巨匠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此话一出,周围的反对声顿时少了许多。

    毕竟张巨匠在龙门市算是境界最强者,最关键的,张巨匠也不知道从哪儿开辟的渠道,有无数修行典籍可以供应,即使连一些世界政府明文规定的禁止流通武学,禁止修行武学都可以搞得到,能和张巨匠攀上关系,那就等于攀上了一座金山啊。

    所以张巨匠此话一出,有很多人开始点头同意了。

    傅余年叹了口气,正如贺八方所说,最初的修行者为了共同修行,对抗世界政府所以创建了社团。

    而这些创建的社团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发展,其初衷和本质早就发生了变化,更多的人,则是把武学典籍当成了一种攫取利益的商品罢了。

    张巨匠拥有得天独厚的武学典籍获取渠道,那他就是一座金山,许多社团的老大自然要攀上关系,甚至是依附张巨匠所在的王朝会。

    张巨匠的如意算盘打的简单粗暴,但直接有效。

    傅余年和贺八方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

    但很多人还是提出了疑问:“社团合并之后人员怎么分配?各自的地位怎安排?尤其是生意和地盘,怎么划分?”

    这些人讨论的不亦乐乎。

    苏长安在旁边底声说:“年哥,张巨匠这是把刀架在我们脖子上了啊。”

    傅余年笑了,说:“天启社团,决不依附任何人。”

    张巨匠抛出社团合并这个问题,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大厅中的社团老大从开始讨论到逐渐分成了两派,亲近张巨匠的自然同意合并,对张巨匠无感的,则反对合并。

    渐渐的,人群分成了两拨。

    站在反对行列的,以傅余年为首,身后有十来个老大,与对面的阵容相比,看起来有点形单影只。

    张巨匠两只眼睛如虎狼一般盯着傅余年,下一瞬间,一掌将整张桌子拍成了碎片,众人被刚才的气浪震的退后一步。

    只有傅余年和贺八方安稳不动。

    张巨匠眯起眼睛,“既然不同意,那就只好让你们同意了。”

    “张巨匠,你想怎么样?”

    “是啊,你太霸道了。”

    “张巨匠,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答应合并,谁都愿意自己做老大,谁愿意给别人当孙子?张巨匠,你休想!”

    张巨匠摆了摆手,笑呵呵的道:“你们也别跟我放狠话,既然你们不同意,那我就杀了你们,这样,你们就算是默认了。”

    张巨匠说完,杀气沸腾,哼道:“傅余年,我知道你们只是个外来势力,你的意思呢,怎么样,做好死的觉悟了吗?”

    傅余年丝毫不畏惧,依旧身材笔挺,不动如山,“张巨匠,今天这个会议,所有龙门市的人都看着,你就这样背弃王朝会的信用?”

    “呵呵。”

    张巨匠的小哦让那个有些暴戾,握紧了拳头,在眼前晃了晃,“信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算个屁。”

    “呵呵,那这么说,我们这一群人都要死了?”傅余年转过身,看了看那十几个老大,有些人脸色十分难看,而有些则是有些动摇了。

    贺八方一把将凳子掀翻,“妈的,酒无好酒,菜无好菜,张巨匠,你够厉害啊,王朝会连脸都不要了吗?”

    鬼老三嘴皮子一阵颤抖。

    看来双方的形势,已经发展到你死我活的程度了。

    张巨匠拨开人群,缓缓走过来,大笑两声道:“整个龙门市安定了上百年,我绝不可能允许一个外来势力打破平衡。傅小子,你说呢?”

    “张巨匠,鸿门宴也太明显了吧?”傅余年满脸的无所谓,说完还微微一笑。

    “那又怎么样?”张巨匠死死盯着他,周围的老大也都无不发出惊呼。

    傅余年将双手摊开,摇了摇头,说:“社团争霸,肯定是要死人的,这个是没办法避免的。天气社团就是要在龙门市立足,这是我们的决心。”

    张巨匠的眼里冒出火花,重重一跺脚,整个人都被气乐了:“呵呵,小子,口气也太大了吧。我可以告诉你,你在我手里,根本就活不过十个回合。”

    傅余年摇摇头,说:“人有上万种死法,但你知道最离奇最搞笑的死法是什么吗?就是吹牛的时候吹死的。”

    见张巨匠没说话,傅余年继续道:“你是很厉害,但是想要违背这么多老大的意志,逆天而行,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那又能怎么样?”

    张巨匠勃然大怒,“我告诉你,在龙门市,是我张巨匠的天下。”

    这个时候,会议大厅的大门被打开,胖乎乎圆滚滚的钱不吝出场了,他身后还跟着一支上百人的队伍,荷枪实弹。

    钱不吝的出现,让现场的气氛陡然凝固。

    所有人都知道,钱不吝这个人的性格和名字敲相反,十分吝啬,爱财如命,除了钱的事情,基本是不管事的。

    钱不吝曾经放话,社团斗争,闹出人命没关系,只要不见报就可以。

    钱不吝处理龙门市的社团争斗事务,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是两只眼都他娘的闭着。

    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此突兀的出现在了龙门武道社团大会的现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这个时候,唯有傅余年长出了一口气。

    钱不吝的眼光先是在人群中扫过了一圈,然后盯上了傅余年,大腹便便的走过来。笑呵呵的,“小傅,家宴早就开始了,等你好久了还不来,我亲自来请你来了,够给你面子了吧。”

    钱不吝拉住了傅余年的肩膀。

    傅余年笑了笑,一脸的歉意,“哎呦,钱叔,对不起,是我不好,今晚讨论的太激烈,忘了看时间了。”

    钱不吝道:“那就走吧。”

    “等等!”张巨匠站了出来,“老钱,你今晚是怎么了?”

    钱不吝虽然不管事,但不并代表着他怕事,身为堂堂的龙门市镇守中将,手下统治一旅,兵力近万人,面对区区一个社团老大还是不虚的。

    钱不吝拍了拍肚皮,前一秒脸上还笑哈哈的,下一秒便变了脸色,“怎么,张巨匠,你撒野到了我头上了?”

    张巨匠皱了皱眉,他有点搞不清楚了。

    钱不吝平时这么一个爱钱不管事的人,怎么今天一定要管傅余年的事情呢?

    其实刚才钱不吝说什么家宴的一套废话糊弄不了张巨匠,他敢肯定傅余年和钱不吝之间有交易。

    但不知道交易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交易,能让钱不吝亲自出面花费这么大的力度去捞人。

    “老钱,这个傅余年是我要留下的人!”张巨匠脸色阴沉,双目阴鸷,笑容阴冷。

    钱不吝努了努嘴,大摇其头,“我不管,在龙门市,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没有我带不走的人,也没有敢和我顶嘴的人。”

    钱不吝说完,抓起傅余年的手腕,就要走。

    “钱不吝?!”张巨匠大声道。

    钱不吝也硬气,没有转过头,只是下令道:“枪手,准备!”

    “咔咔!”

    钱不吝手下将近一百人,直挺挺端起枪口,对准了张巨匠那一拨人。

    即使这些老大中有修为身后的人,但大多数境界低微,尤其像丘逢甲这一类人,面对黑洞洞枪口,还是忍不住倒吸凉气。

    傅余年分明感受到钱不吝抓着他手臂的那一只手,在微微颤抖,看来这位老兄也是有些底气不足啊。

    傅余年可顾不上这些,他笑了笑,“贺八方,还有这些兄弟,都是要赴宴的客人,钱叔,您看?”

    “都走!”钱不吝挥了挥手。

    贺八方察言观色,自然不傻,知道这个时候脱身才是关键。

    他一挥手,招呼刚才和他同一阵营的十几个老大一起走。

    那十几个老大如同大赦一般长出一口气,纷纷对傅余年投过来感激的目光。

    张巨匠拳头握的嘎嘎响,沉寂了一会儿,望着傅余年的背影,笑着道:“傅余年,小杂碎,我就让你多活几天。”

    “我谢谢你全家,谢谢你家户口本。”傅余年挥了挥手,没回头,径直走出了大厅。

    等走出了大厅,钱不吝立马松开了傅余年的胳膊,他胖乎乎的手上全是汗水,就连傅余年胳膊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钱不吝扬天出气,过了大约两三分钟,这才缓过气来,胖手伸过来,“给我。”

    “什么?”傅余年皱了皱眉。

    这时候,几辆车子停了下来,付斯文从车上下来,笑呵呵的将一一张支票交到了钱不吝的手上,“多谢钱将军帮忙。”

    钱不吝的脸色总算恢复了正常,“妈的,我今晚也是豁出去了,你知道吗,张巨匠一旦动起手来,那就是不要命的杀神啊。”

    “还好我们成功了,不是吗?”傅余年摊了摊手,也是有点心有余悸。

    “呵呵······”钱不吝摇了摇头,“记住了,今晚这只是一次相互利用的交易,我们以后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还有啊,友情提醒一句,张巨匠这个人就是个疯子,别招惹他,对你没有好处的。”

    “谢谢你的提醒。”

    钱不吝双手捧着支票,得意洋洋的在扉页上亲了一口,喜悦的神色就像是孝子得到了羡慕已久的玩具一般。

    他开心的自言自语道:“哈哈,这一张支票,够我奋斗三年了,哈哈······”

    傅余年笑呵呵的,“那就先恭喜钱将军发财了。”

    钱不吝注意到自己有点失态,于是擦了擦脸上的汗,板正脸色,“我走了,记住了,我们以后没有任何关系,这只是一锤子的买卖,了解?!”

    “明白!”傅余年点头。

    钱不吝很开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带领军队急匆匆的离开了。

    第117章

    这个时候,贺八方走了过来和傅余年高别。

    和贺八方那个一起过来的,还有三四个老大,其他一起走出来的老大,全都逃命一般的跑了,连说一声感谢都忘了。

    傅余年暗暗摇头,逃命一样走的那些人,真的是太丢人了。

    不过他还是深深的记住了和他告别的这几个人,对天启社团来说,这几个人的对他的威胁更大一点。

    毕竟天启社团要扩张,想要成为龙门之王,那就要清除硬骨头,而这几个等着和他告别的人,算是硬骨头了。

    他已经开始盘算,在清除了张巨匠之后,就要对这些人下手了。

    等到与贺八方分别之后,傅余年一伙人坐上车,才算是真正安全了。

    傅余年靠在座椅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