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17章 鬼头蛤蟆脸
    ,!

    这个时候,有三四个老大走过来向傅余年告别,其他一起走出来的老大,全都逃命一般的跑了,连说一声感谢都忘了。

    傅余年暗暗摇头,逃命一样走的那些人,真的是太丢人了。

    不过他还是深深的记住了和他告别的这几个人,对天启社团来说,这几个人的对他的威胁更大一点。

    毕竟天启社团要扩张,想要成为龙门之王,那就要清除硬骨头,而这几个等着和他告别的人,算是硬骨头了。

    他已经开始盘算,在清除了张巨匠之后,就要对这些人下手了。

    等到与那些老大分别之后,傅余年一伙人坐上车,才算是真正安全了。

    傅余年靠在座椅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尚纵横递过来一瓶水,笑容很平静,“年哥,张巨匠的境界很强大?”

    “触及到金刚境界一线了,很难对付。”傅余年清楚的感受到张巨匠一掌拍碎桌子的那一股霸道邪门的气机。

    气机波及之处,似乎能够渗入肌理骨髓一般,就连他身体中那一条沉睡的天龙,都隐隐感受到了威胁而睁开了眼睛。

    “如果年哥和他单挑的话?”尚纵横示意司机开车。

    旁边的胖子有话就说,“单挑什么?咱们天启社团这么多人,直接上去轮了他,我就不相信乱拳打不死那个王八蛋。”

    傅余年笑了笑,没理会胖子,仔细的想了想,道:“要是你死我活的话,最后的结果就是他重伤,我死。”

    尚纵横做到胸有成竹,开始慢慢的盘算,良久,才道:“年哥,这一战几乎不可避免,看来,年哥接下来要好好修行一段时间了。”

    “是啊,不过在这之前还要做一件事。”

    “一件事?”

    傅余年点了点头,“灭了鬼老三。”

    “可是······这个人的实力还是比较强大的,我们有多少把握呢?”高八斗有些拿不定主意。

    “鬼老三的实力是比较强悍,但同样没有朋友,所以对他动手,没有人会出手帮忙的,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傅余年沉默了一会儿,道。

    王胖子差点跳了起来,“对,我们的机会,干吧!”

    胖子是好战分子,一听说可以干架,体内的热血就开始沸腾了。

    ······

    王胖子、马前卒、尚纵横、贺八方、苏凉七站成一排,身后跟着一百多天启社团兄弟。

    天启社团的帮众人数接近六百人,这一次来的都是经过几位堂主精挑细选的精壮人员,个个身强体壮,战力非凡。

    一群人将鬼老三的人堵在总部街道的中央,紧接着,人们齐齐盯着总部,有人肩扛大刀,手持大刀,腰挂钢刀,长剑在背。

    鬼老三总部,大厅中的鬼老三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顿时心里觉得而有些不妙,“怎么回事?”

    “天启社团的人!”

    “天启社团?!”鬼老三大骂一声,“这一群小杂碎敢来这儿闹事,跟我出去,一起宰了他们。”

    “哈哈,鬼老三,我看你老小子鬼头蛤蟆脸,真的是丑到了灵魂深处。怎么样,现在跪下来叫爷爷,我就不打你了。”王胖子双手拄着宽刃大刀,一脸的憨厚,笑呵呵的。

    听到这话,鬼老三脸色瞬变,傻子都知道天启社团的人来干嘛了。

    “妈的,天启社团狗,敢来我们鬼老三的地头上撒野。”鬼老三缓缓走出总部,不断散逸周身强悍的气机,脸色冷峻,鹰眼,塌塌鼻,钢筋铁骨,皮肤黝黑,相貌凶恶。

    鬼老三大嘴撇撇着,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下面,冷笑着,手舞足蹈地大声嚷嚷道:“天启社团的野狗敢来送你,你们就不要手下留情。”

    “是!老大。”

    鬼老三众人刚刚杀了许多小型社团的老大以及手下,正是杀意沸腾的时候,望见对面的天启社团众人,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

    潮水一般,狂奔而来。

    “哈哈,我休息了太长时间了,今天也该热热身了。”尚纵横露出憨厚的眼神,望见这一幕,非但没有害怕,而是下意识有些兴奋的舔舔嘴唇。

    王胖子听到尚纵横这话,转头道:“妈了个臀的,少啰嗦,直接干。”

    马前卒和贺八方,周身气势骇人。

    苏凉七带领黑袍的人站在暗处,像一柄随时准备出鞘的利刃。

    尚纵横说完,手提钢刀,体内气机暴涌,先是环视一圈周围的敌人。

    最后,目光落在鬼老三的脸上,哼笑一声,接着跨前两步,大声说道:“前面那个老鼠眼,塌塌鼻,鬼头蛤蟆脸的就是鬼老三吧。”

    听闻他的话,鬼老三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最气氛的就是别人骂他长得丑。

    他一侧头,抬手指向尚纵横,叫骂道:“你小子谁啊?是嫌命长了,送死来了?”

    “天启社团,尚纵横。”

    “杂碎,我今天就撕碎了你。”说着话,他看了看左右的鬼老三小弟,咆哮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

    鬼老三听闻尚纵横的话,他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最气愤的就是别人骂他长得丑。

    他一侧头,抬手指向尚纵横,叫骂道:“你个小杂碎是谁啊?是嫌命长了,送死来了?”

    “天启社团,尚纵横。”

    “杂碎,我今天就撕碎了你。”说着话,他看了看左右的鬼老三小弟,咆哮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

    “丑鬼,来啊,和我单挑啊。”尚纵横继续挑逗鬼老三。

    听到这话,鬼老三脸色涨红,尚纵横骂他是丑鬼,完全是触犯了他的逆鳞了,鬼老三简直要气炸了。

    “我要生吃了你!”鬼老三两颗眼珠子瞪着尚纵横,气的七窍冒烟。

    随着他一声令下,三百来号鬼老三帮众齐声呐喊,钢刀,大刀同一时间举了起来,人们龇牙咧嘴,满面狰狞,一齐向尚纵横,王胖子等人冲了过去。

    一名小弟速度最快,三步并成两步,来到马前卒近前,二话没说,抡刀就砍。

    他的刀快,马前卒的脚更快,他一脚蹬出,正中对方的小腹,那小弟怪叫一声,倒飞出去,抡出去的钢刀也被马前卒一拳轰碎。

    在马前卒的这一脚一拳之下,也彻底拉开了双方大火拼的序幕。

    王胖子最喜欢的就是乱中取利,他膀大腰圆,虎背熊腰,一身千锤百炼的身躯如狼如虎,冲入对方的人群里,简直是要风有风,求雨得雨。

    他双手持战锤,一锤砸在地上,青石板街道立马塌陷一个深坑,大锤抡过去,时不时有人高声哀嚎,低声惨呼。

    大手抓过一人,便将那人高举过头顶,紧接着向前用力抛出,耳轮中就听哗啦一声,被他扔出的帮众砸倒后面三四名同伴,众人在地上翻滚成一团。

    “嘿嘿······来啊,鬼老三的孙子们。”王胖子继续碾压着鬼老三的小弟们。

    马前卒魁首中期境界的修为,站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烈火一般的气机从体内爆发,直接将周围三人轰飞,几乎他身边三丈之内的人都在倒下。

    尚纵横与鬼老三一战而退,再战再退,不是他的实力不济,而是有意消耗鬼老三的气力。

    鬼老三是初入魁首境界的人物,而尚纵横也是魁首境界,这两人本就打一个平手,谁也弄不死谁。

    尚纵横也没有想着直接单杀鬼老三,而是最大程度消耗鬼老三的气力,然后合而围之,再聚而歼之。

    尚纵横边战便退,连连拍大腿,嘴巴也没闲着,嘟嘟囔囔地说道:“打啊,倒是追我啊,鬼老三你个龟儿子,你追老子啊,龟孙子你会不会打架啊,哎呀,可愁死老子我了······”

    这样的混战,鬼老三想要近身也不容易,况且尚纵横实在太灵活,刚一交手就跑,滑溜溜的像泥鳅,偏偏能听到尚纵横这样的刺激。

    鬼老三气的全身发抖,一脚踏下去,周围的青石板寸寸崩碎,嘶吼着,“尚纵横,我要抓到你,一定生撕了你。”

    “你来啊,老子等你呢,你倒是来啊儿子,丑鬼,这尼玛丑死了。”尚纵横一边呵呵笑,一边叫嚣着。

    这时候,有数名鬼老三的人向尚纵横所在的方位而来,看到这两人,一名大汉窜入近身,挥手对尚纵横就是一刀。

    尚纵横吓的一缩脖,险险把这一刀躲开,紧接着,他回头大叫道:“妈的,来啊,我大天启社团怕过谁啊。”

    贺八方逐渐向鬼老三逼近,刀气森森,杀意凛凛。

    尚纵横聚气在拳,的气机凝聚在手掌之上,一掌看似没怎么用力,但气机如一面城墙一般,将那人的身体拍飞,尚纵横转头不满道:“赶紧弄死他们!”

    贺八方威风凛凛,突然见到刚才被尚纵横一掌拍飞打晕的那个大汉似乎苏醒过来,正颤巍巍地抬起头,手里提着刀朝着尚纵横的后背猫着腰身走过来。

    贺八方暗叹口气,跨步走过去,但一走一过之间,他的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巧’踢在那人的脑袋上,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那人两眼翻白,彻底昏死过去。

    贺八方与尚纵横,马前卒不断汇合,迎面便大喊大叫着冲过来一名手持大刀的小弟,来到他近前后,对着他的脑袋就一枪探过来。

    贺八方微微侧身,闪过对方的锋芒,剑光一闪,悠然如一道闪电,眨眼之间大刀断裂,贺八方面色如常,扣住那名小弟的手腕,只是随意的向外一掰,就听咔嚓一声脆响。

    那小弟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再看他的胳膊,前臂反折到另一侧。

    那名鬼老三的小弟抱着骨折的胳膊,站在原地连声怪叫。

    尚纵横笑了笑,“哎呀,你下手太狠了。”

    贺八方并没有理会尚纵横。

    可能是他的叫声实在太难听太惨烈,让原本已打算走开的尚纵横又退了回来,他看看清楚那小弟,笑着道:“你和你老大真像,一样的丑。”说完,再瞧瞧他骨折的手臂,随即‘好心’的在面门补了一掌。

    那小弟如前一名持刀小弟一样,被尚纵横强悍的掌力气机直接拍飞出去三四米,躺在地上再也没起来,动也没动一下。

    王胖子如猛虎下山,不断在人群中搅合,翻腾,一丈之内的小弟一个个在地上翻滚,一名小弟准备从后面被他扫中面颊的那名大汉身体打着横摔倒在地,像个人形大沙袋似的,扑通一声砸在地上,一动不动,当宠死过去。

    另一名被他脚尖点中肚子的大汉一连退出五、六步,站立不住,跪坐在地,脸色难看,以片刀支撑着身体艰难的又站了起来。

    他咬着牙向前还走出两步,可紧接着,他的身子突然弯了下持刀斩杀王胖子,那只被那脑袋大的战锤打中,直接飞出去。

    又有一名小弟,别王胖子一脚掀翻,双手抱着肚子,侧身翻倒,躺在地上,如同一只被煮熟的大虾,身子佝偻成一团,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面颊不断滴淌下来,牙关咬得咯咯响,人已疼得叫不出声来。

    三百余名鬼老三帮众,围攻马前卒、贺八方等三百余人,刚开始,场上的局势还一片混乱,人喊马嘶,分不清谁优谁劣。

    苏凉七带领的黑袍人员,个个出手狠辣,一招致命,一拳一脚之下,就有鬼老三的人被掀翻在地。

    这样的战斗力,实在让鬼老三的那些小弟有些泄气。

    而随着火拼的持续,场上的局势也渐渐变得明朗化,鬼老三的人已有过半被打倒在地,哼哼唧唧地爬不起来,反观天启社团那边,三百人中损伤不到三十人。

    也就是说鬼老三躺在地上的一百五十多人,几乎都是被这四人掀翻的。

    此情此景,让鬼老三看傻了眼,他做梦都没想到,天启社团的人竟然会这么强,强到己方三百多号人都打不过他们四个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更别说天启社团还有三百小弟加入战场,这完全就是一边倒啊。

    见己方的局面越来越被动,鬼老三也不由自主地一点点地向后退,看来今晚自己被人算计了。

    他试图在人群中寻找黑典韦的身影,这时候,苏凉七看着他,冷声道:“别找了,他已经死了。”

    这个消息对鬼老三来说,无异于晴天炸雷。

    鬼老三听到一阵心惊肉跳。

    鬼老三虽然愤怒,但并不傻,对于一个心狠手辣,善于使用阴谋诡计的人来说,要比寻常人更加看重自己的生命。

    就在他想退回到鬼老三总部的时候,突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

    马前卒手里还拿着一座血迹斑斑的一杆银枪,看到鬼老三,他断喝一声,奇迹涌动,御空而来。

    鬼老三未战先怕,虽然他的境界修为不必天启社团事儿堂主中任何一个人底,但也禁不住四人的联手攻击,何况刚才尚纵横是有意要消耗他的气力。

    鬼老三不是看不出来,平日里的胆量一瞬间也不知道都跑哪去了,他对身边的几名贴身小弟连连叫道:“拦住他!杀了他!别让他过来!”

    他推出手下小弟去拦挡马前卒,他自己则直奔鬼老三总部,夺路而逃,亡命狂奔。

    估计鬼老三这辈子也没有哪回跑得像今天这么快,气机涌动到了极限,身形化为道道残影,等他来到总部门前,正要破门而入,猛然,在他的背后踹来一脚,一股罡风扑面而来。

    鬼老三来不及闪躲,只好双手抱拳在胸防御。

    尚纵横这一脚,完全是魁首中期境界的劲道,一脚踢出,罡风如刀锋,凌厉异常,直接将总部大门划碎,切成碎片。

    鬼老三被这猛然的一击轰击的身影暴退,同时心底生寒。

    “你不是要生吃我呢吗,来啊,我看看你的胃口怎么样,我已经洗白白了啊。”尚纵横肩上扛着刀,刀身在滴血,赫然出现在鬼老三的面前。

    “啊?!”鬼老三忍不兹出生。

    马前卒、王胖子与苏凉七,贺八方五个人围成一个圈,将鬼老三包围起来。

    “来啊,吃我啊,龟儿子。”尚纵横不断地刺激着鬼老三脆弱的神经。

    “你······”

    鬼老三总算回过神来,怒视着尚纵横,闻言,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知道今晚不拼死一搏,就是死,心底一横,豁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