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18章 知道自己的结局
    ,!

    鬼老三总算回过神来,躺在地上的他大口喘气,汗流浃背,怒视着贺八方,他咬了咬牙,血灌瞳仁。

    闻言,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知道今晚不拼死一搏,就是死,心底一横,豁出去了。

    “妈的。”他怒骂一声,再不多说废话,抡拳,拳风如滚石,轰隆落击贺八方的脑袋。

    他身形向下一低,巨大的身躯顿时如游鱼一般躲过鬼老三的滚石拳风,等鬼老三转回身形再找他时,忽觉得大腿一阵刺痛。

    鬼老三低头再看,原来他的大腿不时什么时候已被划开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他不由自主地向后踉跄了一步,表情惊骇地抬头看向贺八方。

    只见贺八方正一脸憨厚地笑着,冲着他嘿嘿地笑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啊。”

    鬼老三气得脑袋嗡了一声,堂堂龙门市四大社团之一的老大,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戏弄侮辱过。

    他‘啊’的怪叫一声,张牙舞爪地再次向贺八方扑去。

    贺八方照样和刚才一样,身子提溜一转,再次从他腋下钻了过去,与此同时,鬼老三又感到另条腿一阵刺痛。

    堂堂的哭弥勒老大,什么时候受过这一种屈辱。

    这回他的另条大腿也多出一条口子,而且比刚才的口子更长更深,破裂开的皮肉都在外翻。

    身子一阵椅,险些坐到地上,急忙伸手扶住一旁的汽车,没让自己摔倒。

    形势不由人!

    此时的鬼老三气机涣散,斗志全无,心惊胆寒地看着笑呵呵的贺八方,望着贺八方那张憨厚的脸,鬼老三就从心底打寒颤。

    听贺八方说话,就像是听到了阎王的召唤一样恐怖。

    他哪里还敢再打下去,咧着大嘴,踉踉跄跄的向一旁跑,边跑边大叫道:“救我,小弟们,救我·······”

    他喊出还没两句,追上他的贺八方已一刀捅在他的后腰上,笑嘻嘻地说道:“生吃我啊,生撕我啊,我就在你面前。”

    鬼老三终于站立不住,向前扑倒,他五官扭曲,一边奋力的向前爬,一边回头怒骂道:“小子,我杀了你。”

    “还敢骂,我今天生切了你。”说话之间,贺八方已经到了鬼老三面前,毫无预兆的,又是一刀。

    刀刀见血,刀刀入肉,刀刀又不伤及要害!

    鬼老三这辈子也没吃过这样的亏,遭过这样的罪,他直被贺八方捅得连连尖叫,刚开始声音还很大,渐渐的,他的叫声越来越弱。

    贺八方还要继续。

    王胖子扛着战锤来到了贺八方身后。

    鬼老三看见王胖子那一张呆萌的脸,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立马叫到:“胖子,替我向你们的老大傅余年说一声,我愿意放弃哭弥勒,给你们五个亿,不,十个亿,我再也不听张巨匠的话了,留我一命吧。”

    王胖子笑呵呵的,呆萌的脸上毫无杀气,听到胖子两个字后猛地变色,再听到鬼老三直呼傅余年的名字,气的七窍生烟,脚底抹油直接跳起来,在鬼老三脖子上踩了一脚,“妈的,敢叫我胖子,弄死他!”

    鬼老三怪叫了一声,“小胖子,咱们好好谈谈啊。”

    “还敢叫小胖子?!谈你奶奶个腿,趁你病,要你命。”胖子将战锤砸在地上,回头向火拼的战场那边望望,哭弥勒的人伤的伤,散的散,逃的逃,已经没有几人站在场内了。

    王胖子点点头,低头冲着昏死过去的鬼老三冷笑一声,不解气地又踢了两脚,骂道:“直呼年哥的姓名,还要灭了我们天启社团,你这是找死。”说完话,王胖子一锤砸在鬼老三头顶。

    还未砸下去,贺八方脸色顿变,语气变得尖厉,冲着王胖子喊道:“等等,等等!”

    “嗤嗤!”

    一股股血色的气雾,不断的从鬼老三体内喷射而出,最后这些血色气雾缓缓回缩,竟是在鬼老三的身体表面,凝聚成了一层薄薄的血枷,而其双掌处,也是被血枷所包裹,指尖处,血刺凸出,泛着阴厉的寒芒。

    这些变化,都是在短短一瞬之间完成,而也就是血枷凝聚而成,那鬼老三的气息,竟然是再度在众多震惊目光中,继续攀升!

    如今的鬼老三,本就已是魁首中期,这个境界,再增强,便是金刚境界,要比马前卒等人高出一境界。

    “这是······”贺八方望着那身体缓缓被血枷包裹的鬼老三,似是想到了什么,目光中蕴藏着一丝震惊。

    “以血祭气。”一旁的苏凉七,声音低沉的道。

    “以血气祭奠气机!”尚纵横,王胖子等人一怔。

    “一种极为狠辣邪恶的秘籍功法,施展此法,能够汲取体内气血,从而短时间内令得实力有所涨幅,只不过后遗症极大,这一次施展,那鬼老三,恐怕至少得休养半年时间才能康复!”苏凉七见多识广,缓缓的道。

    “那这鬼老三实力能涨到什么地步?”贺八方急忙道,心底直恨刚才没有给鬼老三脖子上抹一刀。

    “应该是金刚境界了。”马前卒苦笑了一声,道,“咱们要有一场苦战了。”

    “金刚境界······”,听到此话,哥五个面色有些难看。

    “你们几个小鬼,能把我逼到这一步,就算是死了,也该无憾了······”鬼老三身体已是尽数被掩盖在那层薄薄的血枷之下,一对充斥着猩红的双眼,有着浓稠的血色涌动,盯着四人,宛如野兽吃人一般。

    苏凉七猛然抬起头,“这样邪恶的修行之法,你怎么会有?”

    “我怎么会有?哈哈······”鬼老三放声大笑,声音如洪钟,“你这小杂碎,还是见识太少,这世界上有种武学叫做禁武,知道吗?你能认出来,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不怕告诉你,我修行的就是禁武,血族之书,以血祭气,所向披靡。”

    苏凉七笑了笑,“可你知道,这是世界政府明确禁止修行的武学,这种邪术,还是不要修行的好。以后,你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是所有修行者唾弃的对象。”

    鬼老三笑了笑,“被人唾弃又能怎么样?”

    “你个丑鬼,他·妈的脑子怎么就不好使呢,被人唾弃,你就成了过街老鼠了啊。”贺八方吐了吐口水,忍不住骂道。

    “成了过街老鼠又能怎么样?”

    “你个丑鬼,那就会人人喊打啊。”贺八方忍不住鄙视了鬼老三一眼。

    “人人喊打又能怎么样?”

    “哎,你······”贺八方发现自己和鬼老三没办法沟通,伸手指着他,“你个丑鬼,别和老子弯弯绕。”

    鬼老三哈哈大笑,极其放肆,“人人喊打又能怎么样?那我来告诉你,我把喊打的人全杀了,你就行了?”

    王胖子舔了舔嘴唇,“妈了个臀的,今晚所有人都看见了你修行邪术,你的小弟们也看到了,难道你要把他们都杀了?”

    “有何不可?!”鬼老三双手一挥,血灌瞳仁,被这对猩红双眼盯着,马前卒等人也是警惕了起来。

    贺八方转过身,对哭弥勒的那些小弟喊道:“听见了吧,你们老大要杀了你们,你们还给她卖命,这尼玛傻乎乎的。”

    那些小弟一个个神情呆滞,没想到追随了十多年的老大,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好多的小弟,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开始慢慢的向后退去,已经完全没有了斗志,企图脱离战场。

    “砰!”

    鬼老三猩红的双瞳盯着傅余年,旋即猛然一脚踏出,整个身体,直接是化为一道红绿珠,暴掠而出,这等速度,比起先前,不知道快上了多少。

    “别想着要跑,今晚,你们都得死!”鬼老三恶狠狠的放出一句话,开始出招。

    红影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马前卒等人面色凝重,凭借着上百的战斗经验,因此当下脚步纷纷急忙侧移一步。

    “嗤!”

    就在贺八方身形侧开的霎那,一道红光便是从其先前所站之处划过,泛着血腥味道的凌厉罡气,直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数尺深的痕迹。

    鬼老三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贺八方,“哼!小子,就属你嘴贱,我想宰了你!”

    一击落空,那鬼老三眼中红芒更甚,凝固在手掌之上的血刺,直接是横切而过,那目标,就是贺八方的喉咙,这家伙,果然是在下狠手。

    “小子,我今天要生生炼化了你!”

    鬼老三的攻击速度,显然也不是刚才能够相比,红芒一闪,便是临近贺八方喉咙,眼见就要直接捅了进去,贺八方身形却是突然凌空飘退而开。

    而此时的马前卒,则是身体如一杆大刀,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一阵龙吟虎啸之声,那一杆气机凝结的巨大枪芒脱手而出,狠狠刺向鬼老三。

    尚纵横闪电一般凝聚一道拳罡,电光闪烁之见,那一柄手掌之宽的罡风激射而出。

    王胖子肩上的战锤,同样凝聚着强悍的刚猛力道,砸向鬼老三。

    苏凉七一拳轰出,气浪如潮。

    四道锋芒爆射在鬼老三身体血痂表面,鬼老三那不似人类的猩红的双眼中,也是闪过一抹郑重之色。

    紧接着,他的步伐也是停了下来,反手一掌拍在胸膛处的血枷上,而后,那包裹在他身体之上的那层血枷,竟然是缓缓的融化起来。

    随着血枷的融化,一丝丝血流,开始汇聚向鬼老三的手掌,顿时,那一条手臂,便是变得猩红可怕,宛如地狱魔手一般。

    血臂凝聚,那鬼老三没有给几人任何的准备时间,膝盖微曲,然后便是如同一头捕食的恶狼一般,闪电般的对着贺八方暴露而去。

    “六品武学,地狱血魔手!”

    厉喝响起,血光在整条街道之上爆发而开,紧接着,一道足有丈许大小的血色光印,便走出现在了鬼老三掌心。

    血臂凝聚,气势暴涨。

    那鬼老三没有给几人任何的准备时间,膝盖微曲,然后便是如同一头捕食的恶狼一般,闪电般的对着贺八方暴露而去。

    “六品武学,地狱血魔手!”

    厉喝响起,血光在整条街道之上爆发而开,紧接着,一道足有丈许大小的血色光印,便走出现在了鬼老三掌心!

    “枪挑山河!”

    “铁牛推山!”

    “怒龙冲霄!”

    “三阳启泰!”

    望着下方急速涌来的血腥之气,马前卒、王胖子、尚纵横与苏凉七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厉色,四声低喝,四道气机锋芒在一次呼啸而出!

    在那众多震惊目光注视下,血光与旋风般的四道锋芒,直接是在半空狠狠相撞!

    “砰!”

    巨声,如同一道晴空炸雷,在大街之上响彻而起,狂猛的劲风冲击,将地面直接炸裂陷落出一道十丈之宽的深坑。

    地面更是破碎为细沙。

    众人抵御着那等劲风吹拂,目光,却是眨也不眨的盯着半空处,在那里,血光与法器锋芒,在霎那后同时爆炸开来!

    “轰!”

    爆炸之中,一道身形暴退而出,砸落在地面上,腾起一阵烟尘。

    闷哼之声,从其嘴中传出,而其面色,也是苍白得可怕,一丝血迹,挂在嘴角,不断噗噗流出,最后狠狠的落到地面上,塌陷出一个丈许深坑,方才缓缓稳住。

    “鬼老三!”

    望着那一道狼狈落地的身影,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在霎那间投射了过去。

    而当他们在见到那一道狼狈而苍白的脸庞时,皆是不由得惊叫了起来,声音之中,透着一种难以置信。

    在那些惊叫之声下,鬼老三面色也是涌上一阵潮红,一口鲜血喷射而出,旋即他的眼中,再度掠过一抹狠色,不过,就在他刚欲挣扎着爬起身来时,一刀闪电刀光直接落在鬼老三的脖子上。

    身体僵硬时,鬼老三的目光,微微移动,喉咙滚动了一下,他丝毫不怀疑,若是现在的他再敢动弹,那锋利的短刀,会在顷刻间洞穿他的喉咙。

    鬼老三咽了一口血水,“诸位,绕我一命吧。”

    “饶你奶奶个腿!”王胖子刀身一转,将鬼老三击晕乎,“有什么话,见到我们年哥再说吧。”

    一夜之间将,鬼老三重伤被抓,哭弥勒被灭,所有小弟被打散,所有地盘,都被新来的天启社团占领。

    天亮之前,哭弥勒所有的武学典籍、商会生意、社团地盘、地下交易场悉数归于天启社团所有。

    一轮金阳冉冉升起,王胖子等四人抓着鬼老三到了贺八方的别墅。

    此时此刻,贺八方心里那个五味陈杂啊。

    他也不傻,显然这一伙人把鬼老三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大张旗鼓的带进他的地盘,这是经过傅余年精心的安排的。

    如此一来,就算自己和鬼老三的死没有关系,但说出去谁会信啊?

    自己这一回可是被傅余年坑惨了?

    他现在是黄泥巴落裤裆,再也说不清楚了。

    贺八方心里是又气又急。

    旁边的傅余年倒是神采奕奕,给自己倒上茶,还叫人送来了早餐,招呼自己的兄弟坐下来喝茶。

    王胖子笑呵呵的,一脚踹醒了鬼老三,“丑鬼,别装死了。”

    鬼老三对傅余年这个人还是有所耳闻的,他知道自己落到了傅余年的手上,恐怕是没有好下场的。

    但他心中还是有一丝幻想,毕竟傅余年才十六岁,年轻气盛,说不定说点好听的,就会脑子一热,放了自己。

    鬼老三露出一个比鬼还难看的笑容,趴在地上,“你是就天启社团老大傅余年吧,可真的是年轻有为啊。”

    “你的这一群兄弟实力很强悍,唉,我是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是该退了,回家养老喽。”鬼老三脸露唏嘘之色。

    “本来我早就想着要退了,只不过一直被张巨匠逼着做事情,现在好了,我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张巨匠该放了我了。”

    “其实啊,天启社团抓了我,正好是救了我,我还要感谢你们呢。”鬼老三脸上的笑容又真诚又坦白,看起来就像是个刚刚脱离苦海的苦哈哈在庆祝自由。

    傅余年擦了擦嘴,洗了次手,听了鬼老三半天的废话,笑呵呵的,“你也别给我戴高帽子,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自己的结局。”

    鬼老三听到这话,身体一颤,他闭上眼睛,知道今天要完了。

    傅余年坐在了鬼老三的面前,“鬼老三,我来问你,张巨匠答应过你什么,对天启社团动手?”

    鬼老三面带惊恐的摇了摇头,“没有,真的没有!”

    “呵呵······”傅余年只是笑了笑,对鬼老三的演技,他真是有点服了。

    倒是一边的贺八方忍住,一脚将跪在地上的鬼老三踹的翻了两个跟头,“妈的,你跟着张巨匠,这些年欺负我们南边的一些社团还少吗?”

    “这······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啊?!”鬼老三大摇其头,一副自己比窦娥还冤枉的表情,“都是张巨匠逼着我做的。”

    “不用辩解,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解决。”傅余年喝完了一杯绿茶,懒得和鬼老三浪费口水。

    鬼老三终于闭上了眼,一句都不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