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21章 这么霸道啊
    ,!

    擂台上,又是一轮游走缠斗。

    张昌盛脸上有些不耐,毕竟自己成名已久,若是这样拖下去,对于自己的名声也是一种无形的折损。

    当傅余年闪到身侧的时候,他脚下猛地发力,身形如鹰击长空一般,右腿横扫而出,风声凛冽,四野震动。

    “猛虎爬山,横扫千军!”

    面对于此,傅余年吸了口气,运转气机,没有仓促躲避,反而坐地观天,身体如山岳一般沉稳不动。

    刀枪不入龙鳞身!

    这一脚横扫过去,好似携有千钧之力,风声过处,有雷霆之力激荡四周,擂台之下观战的人群,面色一寒,被那劲风波及,宛如寒风扑面一般。

    啪!

    他身体凌空,横扫而来。

    傅余年身如山岳,不动如山。

    嘭!

    手臂与腿脚相击,发出火焰爆裂一般的声响。

    张昌盛的身躯晃动了一下,跌跌撞撞往后,差点跌坐在地上,落地之后,他根本来不及调整气息,因为傅余年的攻势到了。

    傅余年以不动如山化解张昌盛横扫千军的一击,同时得势不饶人,双拳如雷霆火蛇一般,不断轰击张昌盛的防御。

    气氛在一瞬间变得剑拔弩张。

    许多人对张昌盛充满信心,他拥有着魁首境界的修为,而且晋入魁首境界已有一年有余,境界稳固,实力超群。

    反观傅余年,他的名气只在武道院很响亮,除了武道院,谁还知道他是三届武道院的院魁啊。

    张昌盛边打边退,老脸一红,虽然地挡下了傅余年如闪电雷霆一般的攻击,但也再一次的受到波及。

    傅余年和张昌盛,分立在擂台两边。

    张昌盛调整了一下气息。

    傅余年泰然而立。

    场中,张昌盛傲然而立,“来吧,别藏着掖着了,拿出你的看家本领吧。”话音还未落地,他浑身骤然旋起一阵可怖的气机风暴,空气嘶嘶作响,衣衫猎猎摆动。

    这一瞬间,台下不少人脸色微变,好强的气势!

    这就是魁首境界的真正实力?

    傅余年和张昌盛之前的交手,所有人也都门儿清,那只不过是相互试探罢了,真正的决战,现在才要上演了。

    张昌盛手下的那些人,看到自己的老大开始展现真正的实力了,一个个开始大呼小叫起来,声势震天响,极为嚣张霸道。

    仿佛张昌盛已经是胜利者了。

    苏尚卿、王胖子以及马前卒等人也不禁面露一抹凝重,人的名树的影,仅凭这种气势,就足以证明这张昌盛果然名不虚传。

    “在境界上,我压制你一头,公平起见,我让你先出手。”张昌盛淡然开口,眸光开阖如闪电,气势凌云。

    “不用了。”

    傅余年微微一笑,周身三丈之内气机呼啸,犹如潮涌一般遮天蔽日而来,“因为,我也是魁首境界。”

    “什么?”

    “傅余年也是魁首境界?这怎么可能······”

    “龙争虎斗啊,龙门市出了两个少年天才啊。”

    傅余年此话一出,台下所有观战者都不淡定了,因为所有人都没想到,傅余年居然也晋入了魁首境界。

    原本兴高采烈的议论着张昌盛魁首一出,几秒钟就可以击倒傅余年的家伙,脸上悻悻的有些难看。

    宋鸿图脸色微变,抬头注视着傅余年,对于眼前这个少年,就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从一开始接触他就没有看透过。

    傅余年握掌为拳,简简单单一击砸出,贯穿空气,掀起一股可怕的气机洪流,奔腾若雷霆降世,闪动似龙啸虎跃出山林。

    这一拳一出,所有人脸色顿变。

    一拳之下,风暴骤然而起,如大潮遮天,气浪蔽日,瞬间拔高的气势有着吞云吐日的无匹气势。

    张昌盛脸色渐变,身体传来微不可查的一颤。

    傅余年握掌为拳,简简单单一击砸出,贯穿空气,掀起一股可怕的气机洪流,奔腾若雷霆降世,闪动似龙啸虎跃出山林。

    这一拳一出,所有人脸色顿变。

    一拳之下,风暴骤然而起,如大潮遮天,气浪蔽日,瞬间拔高的气势有着吞云吐日的无匹气势。

    张昌盛脸色渐变,身体传来微不可查的一颤。

    “咦,这一拳如猛虎出山,只是看他拳法之势,气机之强,竟然已经达到魁首境界,凝聚出了属于自己的拳势!”有人惊异。

    “没想到,龙门市会有这样的修行天才出现。”有人感叹道。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啊!”有人对擂台上的两人有些惋惜

    擂台上,张昌盛望着傅余年的拳势,眼神冷峻,“小子,别留手了,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他猛地臂膀一旋,双拳凝聚,犹如山丘一般,狠狠冲出。

    呼呼呼······

    只见他那如钻拳头之上,骤然浮现出一片气机风暴,将空气都撕裂,发出刺耳欲聋的炸裂之声。

    青城金刚拳,开山鉴!

    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一变,又是四品武学青城金刚拳,此开山鉴一处,四方云动,八方风涌,拳风如啸,破灭乾坤!

    这一招开山鉴,气势如虹一般笔直而来,拳势风暴所过之处,犹如开山斧一般,将擂台劈开一道深痕。

    轰隆隆······

    两人拳头硬碰硬撞在一起,产生出震耳欲聋的破杀之声,劲风肆虐,擂台之上无一处完好,沙尘肆放,尘土飞扬。

    蹬蹬蹬!

    对拳之后,傅余年嘴角含笑,看来张昌盛确实不简单,能在龙门市屹立这么久没有遇到对手,实力不容小觑啊。

    这一次自己只是动用气机,简单的一招试探,张昌盛以强悍之姿挡了下来。

    台下的王胖子和马前卒都皱了皱眉,单看这一次对拳,傅余年似乎有些不敌,这让他们心底浮起一层忧虑。

    毕竟张昌盛晋入魁首境界一年有余,而傅余年时间太短,根基不可避免的有些不稳。

    一旁的苏尚卿倒是表情轻松,摇醒了还在打盹的灰灰,给它为了一口狗娘,抚摸着毛茸茸的毛发,心里有些温暖。

    “别试探了,你要是再这样,就是对我的侮辱,明白了吗?”擂台对面,张昌盛声势如虎,两道虎目注视着傅余年。

    傅余年点了点头,“好啊,那我就要认真了。”

    张昌盛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养了养神,经过前几次的对战,他也深知傅余年不好对付,刚才这一拳看似占尽优势,但傅余年也只是出手试探一下而已,并没有使出全力。

    张昌盛调整气息,“尽管来吧,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你输。”

    “战斗才开始,你就这么着急下结论?”傅余年深吸一口气,轻笑出声,“最后输的,会是你。”

    “呵呵,耍嘴皮子,我说不过你的,手底下见真章吧。”张昌盛淡然出声,摆出出招架势,显然接下来的战斗,才是决定着一场决战胜利归属的时间。

    砰!

    傅余年不再废话,龙行虎步,刹那向前,依旧是龙象般若功法,刀枪不入龙鳞身,出拳干净利落,招式攻防兼备,威风凛凛,气势飒爽。

    龙象般若功只不过是四品武学,现场观战的许多修行者也都修行过,只是这一套拳法用在傅余年手中,则有一种气吞山河,摧枯拉朽般的大气魄。

    拳法施展,浑然天成,丝毫没有刀刻斧凿的痕迹,能够将一套中级拳法修行到如此程度也算是一种独到的天赋了。

    光是这一招出手,就让在场的所有人眼前一亮。

    同样修行过龙象般若功的修行者,更是连连摇头,自愧不如啊。

    张昌盛紧咬牙关,气机轰散,拳势一出,力道锋利,他的青城金刚拳走霸道凶悍一路,招式一处,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压迫之力。

    眨眼之间,两人已经交手。

    两人厮杀在一起,一时之间,场中拳风呼啸,声如惊雷,震荡四野,大地起惊雷,四野响雷霆。

    所有人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金刚拳散发出来的威势,而傅余年也在这样的交战中稍稍处于劣势,只不过张昌盛,就是不能将傅余年击倒。

    无论是拳势刚猛,还是境界压制,斗战经验,张昌盛都要稍胜一筹,但面对傅余年,总是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而傅余年,把一套入门级别的四品武学龙象般若功修行到如此的境界,也让在场的所有人竖起大拇指。

    尤为让人惊讶的是,自始至终,傅余年一直使用的是龙象般若功,这种在帝国被无数的修行者当做奠基入门的拳法,却被傅余年当成了抵抗张昌盛杀招的武学,而且还能够游刃有余,看见修为之精深。

    “老大啊,加油······”

    “打倒傅余年,老大,你就是最厉害的。”

    “打死傅余年······”

    擂台上的张昌盛有些气馁,台下的小弟们更是生气,这个傅余年怎么像个不倒翁一样,总是打不到打不死。

    所有的小弟,开始给张昌盛加油打气。

    “妈的,来吧。”场中的张昌盛一声冷哼,紧咬牙关,纵身如矫龙,一招沉雷破,拳头缠绕黝黑的闪电之力,暴杀而下。

    沉雷拳,闪电轰杀!

    只是一瞬之间,无数道黝黑雷电从拳头爆出,在苍穹之下迸发出灿烂耀眼的光芒,无数人被这炽盛的闪光光芒刺目的闭上双眼。

    那一股雷电之力,丝丝缠绕,犹如火蛇一般在拳头之上盘旋,炽热昂扬的战力,让在场所有人心头一惊,看来张昌盛已经被耗的有些不耐烦了。

    一刹那。

    张昌盛便施展出了自己的杀招,想要尽快解决傅余年,显然也是认识到傅余年的顽强,他要用自己的杀招,一拳解决这个小强。

    张昌盛,不敢再有保留。

    于此同时,注意到张昌盛气机突变,威势尽现的杀招,他只是微微一笑,开始发力。

    傅余年一双好看的丹凤眼中闪过一抹决然,浑身气机沸腾,不断如潮汐一般澎湃,瞬间其实拔高,如巨浪奔腾,洪水决堤一般。

    “来吧。”张昌盛双拳携闪电雷霆之力,浩荡而来。

    傅余年丝毫没有闪避,“好啊!”

    暗黑之神魔般若!

    龙象般若功最强一招!

    双拳,发出绚烂刺目的光芒,随之而来的,则是震耳欲聋的轰天响声。

    轰!

    惊天动地的碰撞响起,傅余年身体倒退五步,咳嗽三声。

    再看张昌盛,身影竟也退出四五步,这才稳定了身影,他看着眼前傅余年的身影,眼神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

    张昌盛,不简单啊。

    张昌盛很肯定,目前为止的傅余年,依旧没有使用自己的杀招。

    他的确没想到,傅余年竟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顽强一些,若是换成其他人,魁首境界的对手根本扛不住自己这雷霆一击。

    而眼前的傅余年,依旧完好无损。

    擂台下睁开眼睛的所有人惊呼出声,似乎都有些难以置信,无法想象傅余年怎么可能挡下这一击。

    这可是张昌盛纵横龙门市,无往而不利的杀招啊。

    台下的惊呼声不断,议论声更是如潮水一般,?这让擂台之上的张昌盛脸色有些难堪,他一年魁首境界修为,居然没有打败傅余年,太出乎人意料了。

    好多原本押注在张昌盛这边的人开始了嘲讽模式,声音越来越大。

    “我还有力气,你怎么样了?”傅余年脸色平静,呼吸平稳,气息畅通无阻,“接下来,该我发力了吧。”

    “我就呵呵了!”

    张昌盛虽然能够免疫傅余年的话,但台下的群嘲之声还是让他有些愤怒,他脸色一变,棱角分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凶悍霸道的戾气。

    他冷哼一声,浑身气势竟又是拔高一筹,仰天长啸一声,周身气机凝聚为一层黑色护甲,掌指一翻,聚气成刃,一柄战戟出现在手中,凌空劈斩上去。

    “傅余年,我承认你很难缠,但我要认真起来,你就输了!”

    张昌盛大喝,声震天地,他手持战戟出击,身影如电,张昌盛凌冽如钢针,包裹其身,一步跨出,隐隐有风雷之声传出。

    轰!

    张昌盛持矛冲杀,指天打地,神威无匹,一柄通身漆黑的战戟在他手中犹如化为迅疾的黑色雷霆,威势可怕至极。

    擂台下的王胖子握紧了拳头,“妈的,不是说禁止械斗嘛,这是怎么回事?张昌盛真他·妈了个臀的,不要脸,公然作弊。”

    马前卒面带疑惑之色。

    倒是身边的宋鸿图呵呵一笑,“禁止械斗没错,毕竟这条规矩是面对四大境之下的修行者而言的。可擂台上的这两位聚气成刃,这就······”

    王胖子撇了撇嘴,明显不服。

    马前卒倒是平静,因为他了解傅余年,台上那个让他决心一辈子追随的人,是不会输的。

    即使张昌盛能够聚气成刃又怎么样?

    苏尚卿对着怀中已经在打鼾的灰灰碎碎念,神情恬淡又温和,丝毫没有担忧之色。

    傅余年同样聚气成刃,手持一剑。

    瞧得傅余年有些嚣张的举止,张昌盛笑了笑,擦干了手掌上的血迹,战戟一扬,“傅余年,来吧,这一战定胜负”

    闻言,傅余年微微点了点头,“好!”

    傅余年轻笑了一声,脚掌轰然踏在地面之上,随着一道爆炸声响,其身体猛然飙射而出,转瞬间,便是与张昌盛只隔着丈许。

    风雷涌动,剑气四溢,寒芒所过之处,令人侧目,傅余年这一瞬间的气势,拔高无数,凛张昌盛心悸。

    这一次,傅余年率先出手。

    两人视线交错,傅余年嘴角缓缓挑起一抹微笑。

    张昌盛脸色有些难堪,他望着那近在咫尺的傅余年,眼瞳深处掠过一抹惊讶,即刻体内的气机暴涌而出。

    傅余年刚才出手的气势,与之前被动接招完全不同,他主动出手了。

    张昌盛面色一扬,脸上闪过一抹厉色,战戟挥舞,有雷暴之声传来,刀锋划过空气,似乎被撕裂一般,“那就来吧。”

    “好啊!”他冲着极速而来的张昌盛微微一笑。

    傅余年脚掌再次猛踏地面,一声爆响,身形陡然出现在张昌盛身前,手中长剑寒芒闪过,带起剧烈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后者胸膛凌空劈斩而去。

    迎面而来的剧烈风压,让得张昌盛脸色再次一变,心头骇然。

    傅余年的实力表面上是魁首境界,但这一剑所含的威力,远远超过他这个一年魁首的高手,他虽然也是魁首境界,可似乎面对同境界的傅余年,隐隐处于下风。

    难道,这就是傅余年真正的实力?

    张昌盛心头的念头一闪而过,把牙一咬,现在他已经完全被傅余年的攻击所笼罩,以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开,所以,他只得强行接下傅余年的攻击。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