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22章 魁首无敌手
    ,!

    张昌盛将体内气机狂灌进手中的战戟之内,然后咬着牙,手中战戟带起一股尖锐的破风声响,同时是直直的刺向傅余年胸膛。

    “嘭!”

    巨大的剑气锋芒,在半空飞速掠过,最后重重的轰砸在了张昌盛胸膛之上,顿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剧烈的疼痛,让得张昌盛眼瞳中闪过一抹怨毒。

    在身体倒射的霎那,手掌猛然轰击在战戟之上,锋芒脱手而出,在张昌盛狰狞的目光中,刺中了傅余年胸膛。

    在傅余年的这一击狂猛攻击之下,张昌盛的身体,犹如被打飞的炮弹一般,在地面上狂搓了一段距离,最后狠狠的撞在擂台边缘,梨花瓣崩碎,再次一口鲜血喷出。

    战戟携带着凶猛的劲气,狠狠的插在傅余年胸膛之上,张昌盛这倒地之前的一击,竟然是让得傅余年差点跌倒。

    张昌盛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着道:“好久,没有被人打倒在地了没有流血了,真怀念啊。”

    “呵呵······”傅余年从张昌盛身上看到了一种气势,一种洒脱和一往无前的武道气势,“那我就让你多倒地几次。”

    此时的张昌盛,双臂一展,完全放开,也不废话,雄浑气势涌动,对着傅余年勾动手指头,“那就来吧。”

    张昌盛虎目盯着平静微笑的傅余年,张昌盛战戟缓缓举起,体内的气机,在磅礴战意的催动之下,开始了迅猛的奔腾。

    他的身体表面之上,黑雾的气机,逐渐的破体而出,最后在体外形成一道磅礴的的黑雾瀑布,奔腾不息。

    傅余年面前那由气机凝聚而成的通明剑气寒芒,裹挟着丝丝闪电雷霆,直冲张昌盛爆射而去,梨花瓣掠过他的脸庞,带起了一缕血丝。

    傅余年的双眉也是在此时犹如剑般扬起,脚掌一跺,身形崛起,而其身体却是犹如猎豹一般,笔直的对着眼前张昌盛暴射而去。

    张昌盛见状,淡淡一笑,“还真霸道啊。”旋即手掌一挥,只见得梨花瓣凝聚,聚气成刃,竟又是化为一杆战戟,凌厉无匹的对着傅余年暴刺而去。

    傅余年身形前扑而去,一拳直接击碎三尺战戟。

    “说你霸道,你还真霸道。”

    张昌盛见状,笑着赞了一声,但那下手却是越来越狠,手掌一扬,数道战戟凝聚,划起刁钻狠辣的弧度,对着傅余年周身要害笼罩而去。

    傅余年身形敏捷的挪腾着,不过依旧是被一柄战戟划过了胸膛,衣衫破裂,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顿时就是渗透了出来。

    不过他却是根本没有去理会胸膛处的鲜血,猛的数步掠出,终是接近了张昌盛。

    后者见状,却是微微挑眉,“这么霸道?!”

    显然,傅余年的战意也出乎了张昌盛的而意料。

    张昌盛朗声一笑,手掌一握,只见得漫天梨花瓣对着他掌心汇聚而来,直接是凝聚成了一柄犹如液体般的梨花瓣战枪,战戟之上,仿佛是有着雄浑气机蔓延。

    战戟一点,气贯长虹,三尺锋芒,寒光闪闪。

    傅余年双掌紧握成拳,莹光涌动,两道白光之印顿时携带着霸道气机波动浮现而出,然后毫不犹豫的对着张昌盛狠狠的轰了过去。

    拳郁啸而过,直接将梨花瓣轰碎,撕裂,呜呜的破风声,令得张昌盛都是微微一怔,显然是没想到傅余年竟然能够以初入魁首的实力,施展出如此霸道凶悍的攻势。

    而且,傅余年所拥有的实战经验居然如此丰富老道。

    “来吧,酣战一场!”

    张昌盛单手扬起,大风猎猎,风起云涌,手中长戟猛的一震,竟是爆发出一阵嗡鸣破空之声。

    那战戟犹如水蟒般席卷而出,重重的轰击在了那两道撼山龙拳白光之上,狂暴的气机席卷而开!

    气机暴散席卷,拳势奔涌如潮,排山倒海,排空而来。

    张昌盛手中战戟轰然折碎,他的身体竟是被震得步步倒退,那两道撼动昆仑的拳影也被震荡的快要消散。

    张昌盛虽然勉强抵挡下来这一拳之威,但吃惊不小,这一拳的威势,完全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他紧咬着牙,他望着那逐渐被压迫得后退,光点晦暗的拳影,依旧还未消散,那种寒意,令他耳膜震荡,面颊生疼,直刺他的心窝,令得他皮肤都是发麻起来。

    “开!”

    威胁笼罩心头,张昌盛眼睛猛的怒瞪而起,一道暴喝,自其心头深处响彻而起,而他身体中的周天气机,如大龙汲水一般拔地而起,将整个身体完全罩住。

    张昌盛大汗淋漓,左支右绌,抵挡这一拳之威,已经让他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傅余年丝毫没有给张昌盛喘息的机会,一拳,潮涌又至。

    “十里惊雷、卧象潜龙,一拳仙人跪!”

    完整的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第二式,终于被傅余年施展出来。

    傅余年暴喝声响彻心间,喝声嗡鸣回荡间,只见得他的身体表面,突然亮起了一道道耀眼炫目的淡金色光芒。

    一道若隐若现的龙影,闪耀金辉,散发着光芒,穿透了傅余年的皮肤,模糊的在其体内浮现。

    吼!

    就在模糊的龙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傅余年体内的瞬间,一股奇特的波动,也是陡然自傅余年体内席卷而出。

    那种波动,并不是特别的强大,但在波及到张昌盛的时候,后者的身体却是微微的颤了颤,眼神出现了霎那间的恍惚。

    “哈哈······”

    不过这种恍惚仅仅出现了瞬间,张昌盛便是大笑着恢复过来。

    这傅余年的确跟以前他所遇到过的任何一位对手都不同,傅余年完全认真起来的实力,甚至要胜过自己一筹。

    而且,他的这一拳之威,强悍的有些变态了。

    咻!

    张昌盛手臂一震,那由梨花瓣凝聚而成的战戟瞬间暴涨,狂暴的气机冲击中,枪芒激射,寒意森森,竟直接是生生的那道重新席卷而来的拳影震碎,然后快若闪电般的刺向了傅余年肩膀。

    当!

    张昌盛这道攻击极为的凌厉,自两道拳影的空隙间穿过,令得傅余年都是来不及防御,那战戟寒芒便是刺到了傅余年肩膀上。

    不过在接触的霎那,傅余年身体之内那一道模糊的龙影仿佛伸出了巨龙之爪,直接将战戟抓碎。

    “唰!”

    战戟的残影破口而过,擦中傅余年的肩头。

    张昌盛望着这一幕,差点惊声,想来已是认为局势已定,目光对着眼前的傅余年望去,却是见到那擂台之上,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正盯着自己,。

    在傅余年那种霸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张昌盛居然有些想要后退的感觉。

    这是一种气势。

    一种睥睨天地众生灵的王者之气。

    这种气势,令张昌盛有些心折。

    试问十龙十象携天龙之威,可有人挡得住?!

    天下无人可挡!

    嗖!

    傅余年脑后长眼一般,挥手将战戟残影击碎,根本没有顾忌肩头的血迹,甚至连那种疼痛都是未能让得他眉毛有丝毫的抖动。

    他双掌抖动,一道寒光斜飞而出,最后在张昌盛那惊愕的目光中,一道道充满凶悍霸道的拳罡漫天席卷而来。

    拳罡如雨,萧萧而下,整一座擂台全是无数道拳影组成的杀阵。

    这一招而下,完全是要将张昌盛轰杀在乱拳之中。

    “妈的,疯子!”

    张昌盛大骂了一声,面色却是变得凝重了许多,看起来眼前的傅余年已经起了杀心了。

    “所以,我才是赢家。”

    傅余年冲着张昌盛咧咧嘴,笑道,眼神中尽是疯狂和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

    张昌盛皱了皱眉,暗骂了一声,身形一闪而逝,悠然留下一道残影,等下一次出现的时候便是在无数道拳影组成的杀阵之外。

    张昌盛衣衫破碎,身上的小伤口不下数十个,流着点点鲜血。

    傅余年盯着前方,在那里,张昌盛正面色郑重的看着他,片刻后,开口笑道:“怎么样,我说了,我会赢你。”

    “妈的,罢了。”

    张昌盛淡笑一声,摆了摆手,示意停战,然后深深的看了傅余年一眼,若有深意的说道:“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张昌盛。”

    傅余年哈哈大笑,“我只会让别人记住我的名字。”

    “疯子!”张昌盛咬着牙,听到傅余年这样霸气的话,他有些意外,愣了愣神,随即咬着牙重重的吼了一声。

    台下的所有人呆呆的望着台上的两人,有些张昌盛的支持者甚至擦了擦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但结果便是如此。

    显然,这一场龙门市十年来最为精彩的决战,胜负已分。

    擂台上的激战,终归是在无数道惊叹的目光中,华丽而震撼的落幕。

    无数人望着那被破坏得一片狼藉的擂台,都是忍不住的咂咂舌,他们知道,从今以后,或许那位叫做傅余年的少年,将会在龙门市扬名,被无数人铭记。

    这个来自于鱼跃市的年轻人,给台下的观战者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那些修行境界高深一些的武者,自然能够看出来,傅余年虽然出手凶悍,一举打败张昌盛,但似乎还没有完全发力呢。

    而且最让人摸不透的,则是傅余年刚才以雷霆之力击败张昌盛的那威猛一击,居然能够将双手拳罡之力发挥到如此凶悍的程度,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试问自己的双拳,可有刚才龙吟象吼的雷霆之力?

    恐怕擂台下的大多数人要哭笑摇头了。

    以傅余年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若是他全力施展的话,恐怕魁首境界之内是没有对手了,甚至是金刚境界的对手,也有一战之力。

    而且试问,龙门市有几人突破到了四大境呢?

    以傅余年现在的实力,足以立足龙门市武者巅峰。

    众人突然发现,这个一直默默无闻的年轻人,没有受到外界多大关注的人此时却很突兀的就以这种高大伟岸的姿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一时间让所有人都有些难以适应,回不过神来。

    但是,事实就在眼前,傅余年华丽丽的赢了张昌盛,毋庸置疑。

    战斗落幕,不过所有人都清楚,这场激战所造成的余波,恐怕将会在龙门市回荡许久。

    那傅余年在龙门市的名气,也将会一飞冲天。

    人群中观战的张巨匠,阴沉着脸,紧握着拳头,他从傅余年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胁,他咬了咬牙,暗骂一声“废物!”便转头离开。

    傅余年笑了笑,“胖子,送他去医院吧。”

    胖子对着张昌盛猥琐一笑,“放心吧,我可是最善解人衣了,一定把你买到地下酒吧当鸭子。十八年之后,你一定是龙门市最出名的鸭·王。”

    “你······”

    张昌盛全身发抖,偏偏有力使不出,气窍也因为心智蒙蔽而不畅通,被胖子扛在肩上一摇一晃的,上气不接下气,不一会儿直接气晕了。

    张昌盛发现,自己使尽手段都不是傅余年的对手,这让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出了龙门广场擂台的时候,气机有些恢复,张昌盛突然挣脱了胖子的束缚。

    胖子的脸色立马变了,“张昌盛,你找死。”

    “慢着!”张昌盛一声厉呼,他慢慢走到了傅余年面前。

    王胖子明显一愣。

    傅余年看出来此时的张昌盛脸上没有杀意恨意,也不做防御,任由他靠近,“张昌盛,你已经失败了。”

    张昌盛一愣,随即摆出一副认栽的表情,他咬了咬牙,低头道:“傅余年,你确实很厉害,但想要在龙门市立足,还是难如登天。”说完,他真的走上前。

    “妈了个臀的。”

    王胖子攥紧了拳头,说完便要出拳,“张昌盛,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失败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傅余年道:“这个,不用你操心。”

    “当然!”张昌盛咬了咬牙,没有理会王胖子的话。

    张昌盛面露难色,顿了顿说:“那我们还是敌人?!”

    傅余年心头暗喜,但脸上依旧不露声色,语气缓缓道:“只要你还参与社团斗争?!”

    张昌盛一拍胸脯,“我是张家独子,必须为父分担,继承家业!”

    傅余年伸出手,“那下一次,你我之间就不是分胜负,而是分生死了。”

    张昌盛拍了拍胸膛,“我也期待和你来一次生死之战。”

    “好!”傅余年朗声大笑,拍了拍张昌盛的肩膀。

    擂台下许多观战的张昌盛的小弟也跟着围过来,张昌盛挥了挥手,“这是年哥,我们的老大,都叫年哥。”

    “年哥!”二十多个小弟躬身低头,齐声喊道。

    “好。”

    “小五,你去通知八斗老付准备一下,晚上咱们所有和和年哥一起吃饭,大家都认识一下。”张昌盛还是很有权威的。

    “知道了,老大。”叫小五的少年点了点头,离开广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