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23章 脑子是个好东西
    ,!

    胖子听到有人请吃饭,顿时就开心了。

    晚上的时候,所有人聚在一起,到了饭店。

    傅余年看眼马前卒,而后向二楼走上去,还没上到二层,便听到楼上传来阵阵的哄笑声和一浪高过一浪的喧哗声。

    等他上到二楼一瞧,二楼的大厅里并了好几张桌子,摆成一条长龙,在桌子的两侧,或坐或站有十多号人。

    其中有人一脚踩着椅子,一手拿着鸡腿,狼吞虎咽地啃着,有人直接坐到桌子上,手舞足蹈地和周围人说着话,有人举着酒瓶子站在桌旁豪饮,还有人端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地吃着饭。

    这一个个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俊的丑的凶的恶的,千奇百怪,什么样的‘怪物’都有。

    傅余年甚至还看到了那天被他打伤的五个大汉。

    看罢,傅余年嘴角微微扬起,眼中闪烁着精光,悠然说道:“大家好胃口啊,眼前的这个几碟小菜,就能满足你们的胃口了?”

    突如其来的说话音让二楼大厅里一瞬间寂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他的脸上。

    众人的目光很快从傅余年身上移开,落到一旁的马前卒身上。

    因为傅余年实在没什么好看的,身材平平,样貌清秀,浑身没有一点气机可以感知,只有一对细长的丹凤眸子十分吸引人,这大概也是傅余年身上唯一的亮点了。

    在座的众人都有些不解的望着马前卒,心说自己的老大怎么带来了这个一个斯文的少年。

    还是王胖子是自来熟,他赶紧搬过来一张椅子,伸手摸摸后脑勺,憨笑着道:“年哥,嘿嘿······”

    “马哥,来了啊。”在座的很多人齐齐向马前卒挥手打招呼,人群中只有王胖子眼神恭敬地冲着傅余年叫了一声年哥。

    另有人瞥着傅余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老大,这位小兄弟是谁啊?怎么之前没见过,难道是送菜的?”

    马前卒闻言,脸上有些挂不住,火辣辣的,连连向众人摆手,示意他们赶快别说了。

    他正色道:“各位兄弟,我郑重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和我决斗的傅余年,现在,是我的老大,也是你们的老大,大家叫年哥!”

    “我嘞个卵·子的,原来他就是傅余年?才多大啊,断奶了没有啊?”

    “我说马哥,你这就是不讲义气了,你找一个小毛孩说是什么傅余年,这就是糊弄我们兄弟嘛。”

    “对嘛,马哥,傅余年能和你决斗,怎么可能是个这样的小学生呢,他身上没有一点气机波动,你就别那我们寻开心了。”

    “是啊,马哥,兄弟们敬你一杯。”

    “就是,马哥,你堂堂的龙门市马前卒,认一个小毛孩当老大,正是越活越回去了。”

    马前卒听得直咧嘴,急忙转过身形,向傅余年连连摆手,低声说道:“年哥,他们都是大老粗,以前我们认识的兄弟,关系还不错,不懂事······”

    傅余年淡然一笑,迈步向餐桌走过来,同时神色淡然地说道:“有志不在年高,有人空活百岁,还不是行尸走肉,一事无成。有人年纪轻轻,成就非凡。成不成大事,在这儿,不在年龄。你们说这话,就证明你们这些年,粮食白吃了,二十多年活给驴了。”

    傅余年说话之间,伸手指指自己的脑袋,而后径直走到刚才一直盯着他看的大汉面前,与那人对望。

    这名大汉身高有一米八五左右,长得膀大腰圆,身宽体胖,高人一头,扎人一背,活像大汉成了精似的。

    傅余年站在他面前,矮他一头,瘦他两溜,得小他一大号。

    可是毫无预兆,他突然出脚,一股沉厚的气机闪耀着丝丝雷霆波动,直接将椅子轰成粉碎,沉声说道:“在我这里,就得按我的规矩办,就有一席之地。不按我的规矩,要么趴着,要么扫地出门。”

    他突然把椅子震碎,那大汉屁股坐空,身子向后一踉跄,一屁股坐在地上。

    静!

    现场寂静得鸦雀无声,人们大眼瞪着小眼,皆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傅余年。

    傅余年与大汉大汉对视了半天,气势稳占上风。

    这时候,一名面相清秀的少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拍手说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在他的大笑声中,那名魁梧大汉回过神来,再看他的脸,由白转青,由青又变红,红的像红辣椒一样。

    猛然间他大吼一声,如同晴空炸雷似的。

    只见他双手一抓面前的桌沿,也没见他蓄力,就像举起杯碟一样,将一张桌子硬生生举了起来,想都没想,对准傅余年的头顶便猛砸下去。

    大汉猛然间大吼一声,如同晴空炸雷似的。

    只见他双手一抓面前的桌沿,也没见他蓄力,就像举起杯碟一样,将一张桌子硬生生举了起来,想都没想,对准傅余年的头顶便猛砸下去。

    这样的突变是马前卒始料不及的,他吓出一身的冷汗,脱口大叫道:“大汉,你他·妈的疯了吗?敢打大哥,快住手!”

    “闪开!”场上的傅余年反应极快,一把推开了身边的王胖子,马前卒和马前卒等人,身形向旁一闪,就听咔嚓一声,魁梧大汉砸下来的桌子正拍在地面上。

    桌子当场被震断成渣滓,原本摆在这张桌上的碗碟散落一地,饭菜溅得到处都是。

    “妈的,有饭不好好吃,别闹了。”对面的一名少年气得脸色通红,腾的站起身形。

    魁梧大汉理都不理他,一击不中,他挥臂将半截桌子甩飞,甩开两条大长腿,向傅余年扑去,同时双拳齐出,猛击傅余年的面门。

    傅余年也想试试他的拳头到底有多硬,他抬起双臂,挡在自己的面前,硬接对方的重拳。

    嘭!

    魁梧大汉的双拳结结实实打在傅余年的手臂上,发出两声闷响,傅余年双臂挡在胸前,呼啸的拳风刮的他面颊生疼。

    傅余年“噔”的向后退去一步。

    要知道在炼体一途上,能够比得上大汉的人,寥寥无几,能硬接下的可没有几个,而傅余年竟然硬接了下来,只是退后了一步而已。

    反观魁梧大汉的脸色,手臂似乎受到了反震动,酥麻有不听使唤的迹象。

    这个毛头小子不简单啊!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在场的人都是个中高手,只一打眼便能把傅余年的能耐判断出个大概。

    最起码淬体拳脚功夫,不输给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魁梧大汉再次暴喝一声,犹如发了疯似的继续向傅余年扑去。

    他快,这回傅余年比他还快,他单脚一踏墙壁,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般向魁梧大汉迎面射过去,动如绷弓,发若炸雷,他弯下腰身,躲避开对方双拳的同时,同时击出一招猛虎硬爬山。

    别看他二人的体型相差悬殊,但傅余年的撞击力可不容小觑,刚劲拳风中灌注雷霆之力,那么魁梧高大的壮汉被他撞到后,亦不由自主的向后连退。

    在后退的过程中,他正好踩到一只落地的碟子上,脚下一滑,身子后仰着摔了个大腚墩。此情此景,不仅魁梧大汉自己愣住了,在场的众人也都呆住了。

    谁能想到,不到二十岁的傅余年,居然拼接强悍的肉身实力将大汉击倒在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大汉眨眨眼睛,接着嗷的怪叫一声,双拳猛的一砸地面,腾的一下又从地上蹦了起来,还要继续向傅余年冲去。

    这时,王胖子当在他面前,气汹汹地说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你再对年哥出手,我就对你出手了。”

    魁梧大汉又羞又气,挥手说道:“刚才是······不小心踩到碟子上了。”

    “碟子是年哥放的吗?”

    “不······不是啊······”

    “所以说嘛,智慧就像小裤裤,看不见,但很重要。年哥刚才说的就是那个意思。既然是你自己踩上去的,你还怪年哥?”

    “好了,也不要再丢人显眼了!”坐在椅子上始终都没有动,即便是在傅余年和魁梧大汉在打斗的时候都在专心吃饭的少年拿起手帕,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语气平淡中又透着冷漠,缓慢地说道:“年哥,以后就是我们的老大了。”

    随着清秀少年说完话,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久久无人说话。

    傅余年看向清秀少年,由于他是坐在椅子上,看不出他的具体身高,不过通过他的腿长,可以判断出他个子不矮,关键的关键是,他是这些人里长相最俊美的一个,剑眉虎目,鼻直口方,脸上棱角分明,眉宇之间透出一股子英气天劫录。

    傅余年看罢,心生好感,转目看向一旁的马前卒,后者明白他的意思,笑着说道:“年哥,那是陈少陵,不会武道,平时的时候就是出出主意。”

    大汉大口的喘着气,挠了挠头,“我没其他的意思,就是试试他的实力,要是连我都打不过,还怎么当老大啊。”

    陈少陵慢慢地喝了一口茶,漱了漱口,顺了顺气,擦了擦嘴,道:“年哥,我以后跟着你。”

    “你们都跟着年哥,我当然也要跟着年哥了。”大汉眼珠转了转,笑嘻嘻地说道。

    陈少陵笑了笑,起身道:“我先说一句啊,我就脑子好使一点,动手可不行。我跟着年哥,反正能白吃白喝,混吃等死,我当然愿意啦。”

    陈少陵转头看向傅余年,颔首说道:“我叫陈少陵,以后,还请年哥多关照。”说着话,他倒了一杯酒,向傅余年那边举了举,接着,一仰头,将杯中酒喝干。

    等陈少陵喝完酒,大汉也喝完一杯酒,嘿嘿笑道:“我和这个胖子聊得来,嘿嘿·······”

    在场的除了马前卒、陈少陵还有大汉之外,还有三四十人,这些人原本都是跟着马前卒混的。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眼前的傅余年,那意思很明显,就是他们做选择的时候了。

    傅余年走到桌前,精亮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说道:“各位肯让我做这个老大,我欢迎之至。但丑话说在前头,我当老大,就得按照我的规矩办事。烧杀抢夺,**掳掠这种事情是决不允许的。你们跟着我,那就是我们的兄弟。”说完话,他再次向众人点了点头。

    大汉大声说道:“年哥,你这话就不对了,也太见外了,我这人不会说花言巧语,只要你肯把我当成兄弟,那我大汉也会尊你是老大!你说上就上,你说下就下,绝不废话。”

    他刚才和傅余年交过手,虽说两人交手才两招而已,还谈不上有谁输赢,但大汉确实很佩服傅余年的本事。

    他暗暗感到,若是生死场上较量,自己不一定是傅余年的对手。

    傅余年冲着他一笑,又转头看向其他人,陈少陵慢悠悠地说道:“年哥,我想问你,你对以后有什么想法?”

    “想法很多!”

    傅余年毫不隐藏自己的野心,“最重要的,就是让所有渴望修行,渴望拥有强大力量的修行者,找到最高品级的武学。让所有人,都过上好日子,都不被人欺负。”

    “要是和本地社团发生冲突,甚至和世界政府对抗呢?”陈少陵眼神玩味,有些不依不饶的问道。

    傅余年握紧了拳头,“没有人能欺负到我们头上。”

    “好,虽然听起来有点自大,但我就喜欢做白日梦。”陈少陵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看得出来,他对于傅余年的回答,还是很满意的。

    众人也大点其头,纷纷附和道。

    这些人都是修行者,他们的目的是自己变强,但个人力量在各种社团面前,始终翻不起风浪,所以他们也想创建社团,拥有强大的力量。

    “年哥,我跟定你了。”大汉听傅余年这么说,顿时热血沸腾。

    傅余年暗暗点头,他赞赏地看眼大汉,并冲他笑了笑。

    这才是他最想要的兄弟,不管外表怎么样,行事的风格又如何,哪怕是长成凶神恶煞、哪怕是粗鲁无礼至极,但只要骨子里正气尚存,心中有征服天下的热血梦,傅余年便会打心眼里喜欢他,敬佩他,愿意与其结为朋友、兄弟。

    他深深吸口气,随手拿起一只酒杯,倒满酒,高高举起,笑吟吟地说道:“我若做老大,诸位绝对不会受到欺负,想要欺负你们,必须从我身上跨过去才有可能。”

    说完,他将手中的酒杯高高举起。见状,站于桌旁的众人也都跟着高高举起酒杯,异口同声道:“敬年哥,干了!”

    “干!”

    傅余年在场的众人看得清楚,心里频频点头,暗道一声不错!

    山与众人碰杯,接着一仰头,将杯中酒喝尽。

    在傅余年来之前,王胖子和马前卒就告诉马前卒,年哥一般是不喝酒的。

    虽然只是一杯酒水而已,看起来喝与不喝似乎没什么,但其中所代表的含义可多了去了。

    一般不喝酒的傅余年肯与他们喝酒,这不仅仅是给他们面子,更说明傅余年看重他们,心中有他们,老大能如此对待自己,以后还哪有不尽心尽力的道理?

    “年哥,好样的,兄弟们的命,以后就交给你了!”大汉外号叫大汉,在跟着马前卒之前也吃了不少亏,她想要找个强力的老大。

    这一次见傅余年这么豪情,是实实在在的看得上他们,举起酒杯道:“年哥,再敬你一杯酒,生死兄弟一起走。”

    “年哥,兄弟们敬你!”大汉带头,众人又一次倒满酒,纷纷举向傅余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