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24章 别问一个男人行不行
    ,!

    这一次见傅余年这么豪情,是实实在在的看得上他们,举起酒杯道:“年哥,再敬你一杯酒,生死兄弟一起走。”

    “年哥,兄弟们敬你!”贺八方带头,众人又一次倒满酒,纷纷举向傅余年。

    后者一笑,抓就酒瓶,给自己倒满一杯酒。

    一旁的陈少陵急忙走到傅余年身边,低声说道:“年哥,我帮你喝吧。”说着话,他又向众人大声说道:“年哥的这杯酒我帮喝了······”

    他话音还未落,周围人已纷纷露出不满之色,傅余年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赵哥,兄弟们敬的是我,我又哪有不喝的道理?”说完,他看都没看杯子,一仰头,又将第二杯酒喝个干净。

    “敬年哥!”众人异口同声地大叫一声,也随之将杯中酒饮尽。

    傅余年饮尽杯中酒,慢慢放下杯子,对众人正色说道:“以后,我们的社团会扩张,我要把他发展成为整个华夏帝国,甚至整个世界的大社团,没有你们的辅助,我一个人翻不起多大的风浪。众人齐心协力,我们才可撼山填海,上天入地,打败强敌。”

    贺八方还因为刚才输给傅余年而心中有些郁闷呢,现在听到傅余年的想法居然这么霸气,这一下子心里边那个舒爽啊。

    他抓起一旁的半瓶烈酒,咕咚咚的大口喝起来,直至喝干,他才抹了一把嘴,仰面大笑道:“爽快!”

    看到众人纷纷向自己致敬豪饮,傅余年好像是终于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话匣子也拉开了,继续说道:“我们的目的,便是横扫华夏所有社团,让所有社团的人臣服于我们。要把所有的武学典籍,控制在我们手中,让所有修行者,都要看我们的脸色,都要趴伏在我们的脚下。”

    在场的许多修行者,都是因为武学典籍被严格控制,他们控油修行天赋,但却得不到合适的武学典籍。

    现在听到傅余年敢这样说,真的是想他们之前不敢想,做他们之前不敢做的一项事业,这才让他们心中激动异常,热血沸腾。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着傅余年的话,不由得心中一阵激荡。

    大厅里变得一片寂静。

    过了片刻,贺八方突然大笑起来,回手把身上的衣服扯掉,甩到一旁,露出胸前背后的大片文身。

    他大声说道:“年哥,我第一个愿意跟着你。年哥,刚才我就很佩服你,现在,我啥也不说了,先干为敬。”说完话,他又提起一瓶酒,咕咚咚的狂饮起来。

    陈少陵缓缓站起身,躬身九十度,举起酒杯道:“年哥,这一条路不会平坦,会有很多凶险,我愿意为年哥挡刀,扛剑,持枪,甚至去死!”

    “我们也是,先干为敬!”其余众人异口同声道。

    傅余年见状,低下头来,环视了一圈,疑道:“我的酒呢?”

    王胖子拿着傅余年剩下的酒,背于身后,一脸的茫然,一脸的憨厚和无辜,呆萌的脸转圈,小声嘟囔道:“哎,我刚才还看见在地上呢。”

    “酒不有得是嘛,年哥,你喝我的!”站于傅余年旁边的贺八方递给他满满一大碗酒。

    王胖子在旁气得狠狠瞪了贺八方一眼,吹胡子瞪眼的。

    王胖子见傅余年真要去接,他忙把背于身后的酒瓶拿出来,递给傅余年,同时连声说道:“找到了、找到了,年哥,搁这儿呢。”

    傅余年含笑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接过酒瓶,倒进大碗里边,直接一口闷。

    这一次的聚餐很成功,所有人都看到了傅余年的野心和豪爽,跟着这样的人,都不会觉得憋屈。

    傅余年六人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大喝,他们边喝边聊天。

    陈少陵用手摸着酒杯说:“年哥,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进攻了,现在人越来越多,要是一直都闲着的话,很难控制。”

    王胖子和陈少陵早有这个打算,点点头,陈少陵说:“嗯嗯,八斗说得对,应该继续战斗了。”

    王胖子接着说:“是啊,就像王朝会那样的社团,多拉风啊!”

    傅余年低头不语。

    他端起酒杯掂量了几下:“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所以接下来,我们的任务就是推翻所有龙门市的大社团,干掉所有实力强悍的敌人。”

    在座的几人都愣了愣。

    陈少陵神采奕奕的盯着眼前的傅余年,似乎很期待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傅余年一根手指头敲击着桌面,接着说:“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控制一些武学典籍的交易,有了足够的钱财,才能保证社团运转,人员齐整。”

    陈少陵问:“年哥,那你的意思是······?”

    傅余年微微一笑,低头把玩手里的酒杯。

    王胖子是个急性子,站起来跺着脚,大声问:“年哥你肯定主意了对不对?你到是说话啊,我们都听你的!”

    傅余年眯起眼睛,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道:“首先,要有一座自己的商会,这样的话,就有了一个经济基础。原先怀义社团的产业,已经不足以支撑社团的发展了。”

    在座的五个人都眼前一亮。

    陈少陵点了点头:“可是年哥,谁的商会能让我们霸占呢?”

    “这个······”傅余年笑了笑,“丘逢甲可以问一问。”

    一直沉默的陈少陵忽然开口,“年哥,这个丘逢甲倒是个墙头草,我们可以从他下手。这样的话,不但拥有了商会基础,而且能够削弱王朝会的力量”

    傅余年笑了笑,抬手将杯中酒仰头饮尽,“你说的很对。”

    陈少陵睁大了眼睛。

    “还有一点,也是要给所有龙门市的社团势力提个醒,我们天气社团,就是要入驻龙门市,而且还要做这里的霸主。”

    陈少陵低下头,忽然间,背后一身冷汗,在决斗前,他给陈少陵分析这一次决斗的结果,其中有一条便是战胜傅余年之后,他们就可以独吞龙门商会。但却忽略了宋家在这件事里面的用心。

    陈少陵望着傅余年,心中很佩服,他忽略掉的问题,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他没有注意到的问题,没有看透的问题,而眼前的傅余年却注意到了,而且还能够看得如此透彻。

    陈少陵点了点头,“年哥,你说的没错,能够控制丘逢甲,若是我们胜了,她的商会便由我们坐镇。”

    “果然。”傅余年握紧了拳头。

    王胖子一屁股坐起来,“妈了个臀的,丘逢甲这个人就是个王八蛋商人,他的社团战斗力应该不强吧。”

    贺八方一拳砸在桌子上,“妈的,咱们直接去杀了这个老王八算了。”

    傅余年笑了笑,这两个人都是火爆脾气,都火气腾腾的站起来,就要寻刀子了。

    “坐下,听年哥说。”陈少陵仰起头,道。

    陈少陵也压了压手,“坐下。”

    傅余年很喜欢这种少年意气,众人齐心的气氛,于是开口道:“接下来,我们要做几件事情。”

    “年哥,你吩咐。”

    “第一,八方,马哥,你们两个控制这一片并且要壮大,扩大势力,目标就是有点武学基础,但是没地方可去的少年,他们,就是我们扩张社团的基础。”

    陈少陵点点头,“年哥,我明白了。这些人现在正愁个去处,我们现在伸出手,他们一定会很感激我们,而且愿意加入我们的。”

    傅余年赞赏的点点头。

    陈少陵挠了挠头,“可是,年哥,找了这么多人,没个去处啊。”

    “怎么没有?”

    傅余年笑了笑,“以后,那些人由你们培养,那些忠厚老实,而且激灵上进的人都可以吸收,而且晋入武道院,直接修行四品武学。”

    贺八方下巴差点没掉了,“四品武学?哪儿来的品级那么高的武学?!”

    王胖子接着大笑说:“哈哈,贺八方,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吧,年哥脑子里的武学,够兄弟们修行一辈子的。”

    贺八方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真的?年哥?!”

    傅余年笑着点了点头。

    “八方堂的兄弟们也要修行。”贺八方拍了拍桌子,有些激动,他虽然已经是大宗师境界,但龙门武道院的镇院之宝,对他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王胖子仰起头,“那你就是我的小学弟了,以后要多伺候我啊。”

    “我伺候你奶奶个臀。”贺八方和王胖子一言不合就扛上了。

    旁边的陈少陵仰起头,看着眼前的傅余年,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没想到他已经控制了一座武道学院,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抬头道:“年哥,这一次只要拿下了丘逢甲的商会,我们就算真的在龙门市立足了。”

    “嗯嗯。”

    傅余年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对了,这一次在开战之前的谋划,就麻烦少陵你和八斗了。另外,涉及生意的事情,尽量和狗剩多商量”

    陈少陵面色一正,“是,年哥!”

    陈少陵问道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年哥,那我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傅余年摇了摇头,“不着急,先观望观望。鬼老三被灭,张昌盛战败,接下来几天,我们要观察观察陈少陵的反应。”

    陈少陵深吸一口气,也点了点头,“对,我同意年哥的看法。”

    傅余年笑了笑,“那就先这样吧。”说完,他成么了一会了,眼珠子一转,忽然道:“马哥,能弄到地雷吗?”

    “啊?!”

    “年哥,你要这个干吗?”在座的五个人都惊讶到了。

    “以备不时之需。”傅余年咬了咬牙,神秘一笑。

    在座的众人都不是傻瓜,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傅余年的意思,丘逢甲的战甲商社虽然实力一般,可是要去抓人家的钱袋子去的,万一宋家不愿意呢?

    这是一趟惊险之旅啊。

    陈少陵拍了拍大腿,“好,这件事情我去办。”

    “嗯嗯。”

    傅余年点了点头,“最近,要多训练。”

    ······

    别墅泳池下,傅余年和苏尚卿并肩而坐,少女的下巴搭在少年的肩膀上,神态悠闲,两人似乎在亲密的说着什么小秘密,时而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

    两人身边的灰灰注意到院子中来了陌生人,顿时大叫,凶相毕露。

    站在泳池后面的李连魁几人见到这一幕,脸上一阵抽搐。

    李连魁那一双原本舒展的手也不由得紧握,他本是龙门市市长的公子,但却被苏尚卿忽视,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同时对与傅余年的恨意,又增加了三分。

    对与苏尚卿这个没人,他心底还是有些想法的,这些天自从他接触苏尚卿之后,就一直追求她,但被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龙门市,追求苏尚卿的人可谓是不计其数,但都被她一一拒绝,而且丝毫不留情面。

    李连魁本以为自己是这无数追求者中最有优势的,但最后还是被苏尚卿一视同仁的忽略掉,这让他倍受打击,为这件事,还沉沦了一阵子。

    尤其是前两天,傅余年一举击败张昌盛,声名鹊起,这让李连魁更是怒火中烧。

    李连魁回过神来,咳了一声,“苏尚卿小姐?”

    “没看见我们还在说话吗?”苏尚卿头也没回,冷冷的说了一句,继续和傅余年刚才没说完的话题。

    李连魁老脸一红,还从来没有见过苏尚卿对哪个男子展露过笑颜,更别说是被人拥入怀中,这么亲密的交谈。

    李连魁他们眼神复杂的看着傅余年,那眼中只是有着一种来自男人的纯粹嫉妒之感。

    因为他们很清楚苏尚卿的优秀。这样的女孩无论在哪儿,那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现在却被和傅余年亲密依偎,是在让人难以接受。

    而且这两人,根本就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简直秀了他们一脸啊。

    “呵呵,你们,该说够了吧。”

    李连魁咳嗽了一声,然后接近了两人,说实话,站在这两人身后,帅哥美女的,让李连魁心里很受打击,他是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苏尚卿转过身,眼神之中的温柔娇媚消失殆尽,有意将傅余年拦在身后,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戒备与不信任。

    傅余年看了苏尚卿一眼,笑了笑,道:“没事,我来应付吧。”

    苏尚卿只是微微一笑,道:“你现在的身体能行吗?”

    她担心傅余年刚才与李连魁一战,气机消耗太过庞大,此时应该是静养才对。

    “千万不要问一个男人行不行,这可是很伤自尊的事情。”傅余年语气轻松,直接将眼前的李连魁当成了空气,继续和苏尚卿调笑。

    苏尚卿瞪了傅余年一眼,没出声,却掐了他一下。

    傅余年站起身来,冲着苏尚卿笑起来,道:“不管怎么样,该争取我一定要拿到,所以该面对的一定会来,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苏尚卿浅笑道:“放心吧,我一直在你身边。”

    “是你上面还是我上面?”

    “给我严肃一点。”苏尚卿满头黑线,差点晕乎,知道这小子又不正经了,脸色一红,嘟起嘴巴,“你怎么不去死。”

    傅余年将苏尚卿揽在身后,抬起头来,望向了眼前面色有些不自然的几人,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道:“你今天来是想说点什么?”

    “他和王朝会很有牵连。”

    苏尚卿轻轻咬了一下嘴唇,眼神之中涌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道:“我想,应该是为了你和李连魁合并的事情。”

    傅余年倒是神情泰然,脸上丝毫没有担忧之色。

    “那又能怎样?。”

    傅余年叹了一口气,那眼中掠过一抹霸气,“我就是要告诉所有人,龙门市,只会有一个社团,一个老大。”

    傅余年笑着,只是白皙的脸庞浮现出坚毅之色,“我倒是希望我的对手不要太弱鸡了,不然扛不住我的拳头,那也太没意思了。”

    傅余年说话之间,抬起头,直直的望向那边的李连魁。

    “我会帮你的。”苏尚卿轻轻的道。

    “那当然,不然我就一直在你上面,不让你上去。”傅余年嘿嘿一笑,道。

    “你这个人······”苏尚卿精致的脸颊上浮现一抹浅浅绯红,轻轻的跺了跺脚,羞恼的瞪了傅余年一眼。

    这也就是傅余年,唯一一个可以出言调戏她的人,要是换成别人,恐怕现在早就被灰灰咬死了。

    “咱们的姿势问题,还是留到晚上回房间了再慢慢讨论啊。我先把眼前的这些人打发了。”傅余年笑着,然后缓缓的走过去,笑眯眯的看向了李连魁以及他身后的几人,道:“在背后看别人恩爱,很不礼貌啊。”

    李连魁看了一眼傅余年,然后目光越过他,看向身后的苏尚卿。

    苏尚卿打断了傅余年的话,“有事就说,没事就滚蛋。”

    “当然是有事。”

    李连魁城府深沉,但一直被人这么无视,他脸上实在有些挂不住了。

    他冷笑一声,盯着傅余年,“傅余年,你是不是最近计划要对丘逢甲动手啊?我劝你最好还是别这样。”

    苏尚卿神色一凛,没有开口,望向了傅余年。

    “消息倒是挺灵通。”傅余年心中一惊,神色不变,笑道,“这么说,你惊天是代表王朝会而来了。”

    王朝会是龙门市最大的武学典籍走私社团,势力庞大,人员复杂,在整个龙门市那是独霸一方的存在。

    “是又如何?!”

    李连魁三人讥笑了一声,嘲讽道:“你要是真敢动一下,也会被我们分分钟灭了。”

    傅余年笑了笑,“没想到堂堂市长的公子,居然成了王朝会的门下走狗,可惜可笑啊。不过你刚才说的,口气大了点吧。”

    “都说你是嘴强王者,我信了。”

    李连魁笑的很痛快,很大声,伸手指着傅余年的鼻子,“小子,别以为张昌盛就很厉害了。你要是对丘逢甲有想法,王朝会分分钟把你们这一群野狗就屠了。”

    傅余年望着眼前的几人,主要是李连魁,深吸一口气,贯注精神,“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个?警告我一下?”

    李连魁几人愣了一下,忽然放声大笑。

    “傅余年,你别以为赢了我一次就会一直赢我。我现在,已经修行了五品武学盘古真武诀,你想试一试?”李连魁几人闻言,心头顿时一松,皮笑肉不笑的道。

    傅余年身形一闪。

    双手结拳,浩荡精悍的气机在这片空间激荡,从他身上激发而来的气息,瞬间将整片空间包裹,罡风浩瀚,扑杀四野。

    拳势凝结而成,左手盘龙,右手擎象。

    天生盘龙,龙威浩荡无匹,以王者睥睨之姿显现于傅余年手中。

    远古巨象,刀枪不入,铜皮铁骨,操纵天地气机,纵横远古,魔兽霸主。

    傅余年出手,毫不拖泥带水,气机凝聚在双拳,龙腾象吼,磅礴而来,连番轰击,他在瞬息之间,气机凭空旋转,上百拳势踊跃而来。

    嗡嗡嗡······

    李连魁望见傅余年的攻势,也是面色凝重,眨眼之间单手画弧,一道气机凝聚的护身屏障陡然而生。

    气机屏障被打得连连震荡,强烈的音波肉眼都可以看得见,四面发散,里面的李连魁连连后退,嘴角都渗透出来了一丝血液,显然被震伤了周天气海。

    “傅余年······”

    李连魁尖锐的吼叫起来,在气机屏障之内,再度运转,那屏障居然开始旋转。

    “破!”

    傅余年一声大吼,气动八方,龙行虎步,欺身上前,拳势不减,冲击如狂风暴雨,每一拳都盘龙开山,巨象拔树,整个人的身体似乎被这一股王者之气生生拔高,威武昂藏,英俊身姿,令人折服。

    龙象之力,如大潮涌出,源源不断,汹涌之下,层层堆叠,气势顿时攀登上了巅峰。

    每一拳之力,足矣搬山填海。

    傅余年拳势一收,眼神平淡,笑呵呵的道:“怎么样,我这样的实力,可能和你们王朝会的老大有一战之力?”

    李连魁眼神阴沉,虽然今日吃瘪,心底恨极了傅余年,但他伪装的功夫可不一般,强忍住体内周天气机紊乱带来的剧痛,脸上一笑,“傅余年,别太狂妄了。我们王朝会的老大,已经是魁首巅峰了”

    “那又如何?!”

    傅余年舒展了一下筋骨,调节气息,“我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