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25章 最穷不过要饭
    ,!

    李连魁眼神阴沉,虽然今日吃瘪,心底恨极了傅余年,但他伪装的功夫可不一般,强忍住体内周天气机紊乱带来的剧痛,脸上一笑,“傅余年,别太狂妄了。我们屠龙会的老大,已经是魁首巅峰了”

    “那又如何?!”傅余年舒展了一下筋骨,调节气息,“我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

    “呵呵,那你就是一定要和我们屠龙会为敌了?”李连魁心底一沉,这就是他今日来的目的,试探一下这两人,没想到还是让他猜对了。

    这个傅余年果然不是省油的灯。

    李连魁握紧拳头,眼神中闪过一丝丝的阴寒,皮笑肉不笑的道:“好啊,你要想死在我们屠龙会手中,你就使劲折腾吧。”

    “说完了,就滚吧!”

    这个傅余年,在龙门武道院压制了他三年,等出了武道院,还是要和他作对,李连魁心中冷笑着。

    这一次和屠龙会的老大作对,你的死期也不远了。

    李连魁转身,双拳紧握,面色阴冷,心底生出一股强烈的杀意,恨不得傅余年立马横死在自己眼前,他会很开心的唱起葬歌。

    ······

    唐拔上躺在梨树下,静静的想着最近的事情,他不知道未来的事情会怎么样,但他知道,自己不甘愿如此平庸的活下去。

    苏尚卿抬眼看了一眼傅余年,随即在他身边缓缓坐下来,带起一阵香风,“院子中的空气真好啊。”

    傅余年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整个人神清气爽,尤其梨花落地,满院的花香,灰灰在和一只布老虎较劲。

    苏尚卿坐在梨树边,说道:“你说,你会不会成为一代枭雄啊?”

    “最穷不过讨饭,不死总会出头。”傅余年抬起头望着苏尚卿明亮而又清澈的眸子,“等你成了枭雄的姐姐,我才能成为一代枭雄。”

    苏尚卿听到傅余年的话,嘟起了小嘴唇,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就只是姐姐啊?”

    “嘿嘿,还有······”傅余年微微一笑。

    苏尚卿抱起灰灰,“晚安。”说完,逃一样的回房间睡觉了。

    傅余年叹了口气,看着苏尚卿房中的灯光亮起,他在院中坐观自照,修行一遍十龙十象术,月下拳罡凛冽,气势浩大。

    今天与李连魁一敞战,傅余年此时周身气机更加磅礴浩大。

    傅余年回到房间的时候,苏尚卿已经洗完澡了,小妮子穿着一身红色吊带睡衣坐在床边,伸手给傅余年泡茶。

    一对翘·臀微微翘起,过窗的夜风习习,松垮的布料禁不住拉扯煽动,一时鼓胀如帆,唯有风过处的布纹涟漪,在臀尖曼妙轻舞,只可惜非风动,非帆动,乃心自动。

    此时傅余年的心,就如那粼粼波光,荡漾得不知何处是安宁的港湾。

    而另一时,裤子又会被蜜·臀如吸盘样牢牢吸住,如同覆盖一双捧着满月的双手,把少女屁股的曲线暴露无遗,那久在深山人未识的紧密中缝,此时也袒露出童趣天真。

    苏尚卿低眉,剜了他一眼,“看什么呢,回你房间去。”

    傅余年有些贪婪的看了两眼,“晚上还要去见宋景秀,这个龙门市的天。”

    苏尚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要小心一点,我看这个宋景秀不简单。”

    “那当然。”傅余年起身,伸手摸了摸灰灰的脑袋,出门而去。

    ······

    晚上,陈少陵来找傅余年。

    路上,陈少陵问道:“年哥,我听说李连魁来找你了,他说了什么?”

    傅余年笑了笑,“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警告我,不要妄想扩张什么社团,不然就分分钟弄死我。”

    “这个李连魁还挺有意思。”陈少陵摇了摇头,?笑着道:“年哥,据说李连魁在王朝会也是个小老大,而且地位还不低,所以他的话,还是一定程度能代表王朝会老大的意思。”??

    傅余年看着新月初上,心中一片清明,身体中那一条天龙,则是异常的活跃,“是啊。王朝会在龙门市一手遮天惯了,所以他不想再有什么新的社团挑战他的权威。”

    “那咱们······”

    傅余年笑了笑,“碾碎王朝会,我们就是龙门市的老大。”

    “好!”

    傅余年忽然想起了什么,问:“东西带来了吗?”

    陈少陵愕然,继而想起傅余年问的是什么,这才点点头,“带来了。”

    傅余年抬起头,昂首挺胸,“那就走吧,咱们去会会这个墙头草。”

    两人一路上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丘家。

    眼前的别墅夹杂着庄严与高贵的气息,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更体现出了主人的不俗。

    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文雅精巧不乏舒适。

    傅余年和陈少陵刚走进别墅,就被两人拦下,这令人的气息强悍,至少已经是大宗师巅峰的高手。

    走入房间,一位中年人坐在沙发前,戴着金丝眼镜,手里拿着一本书,头也没有抬,“等你们好久了,坐吧。”

    傅余年脸上丝毫没有意外,而是大气自然的坐在了丘逢甲的对面。

    丘逢甲透过金丝眼镜的反射将傅余年的一举一动看的清清楚楚,甚至从他们进入别墅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在观察这个少年了。

    但丘逢甲很失望,他从傅余年脸上没有发任何意思的怯瞅者害怕,从始至终,眼前的少年一直举止有度,端庄和气。

    丘逢甲叹了口气,看来是遇到了对手了啊。

    丘逢甲慢慢的倒上两杯茶,推到了两人面前,继而抬起头,有些迷惑的问道:“两位今晚来,是要说点什么呢。”

    “呵呵······”丘逢甲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他的眼中,心中暗暗评价,这是个老狐狸,“丘老大一直等我们,自然是有话要先跟我们说了。”

    丘逢甲心里一惊,这傅余年是将他的军了啊,好一个心思机敏的少年啊。

    傅余年端起茶杯,吹了吹上面的浮茶,浅浅的喝了一口,心中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他是一个走一步算散步的人,早在打算见丘逢甲之前,已经把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想了一遍。

    “要是你们盘算龙门商会的事情,那我劝两位就不要想了,那是丘家的产业,绝不可能出售的。”丘逢甲的语气突然强硬了起来。

    傅余年看着眼前的丘逢甲,见他面色有些苍白,稍有些中气不足的样子,仔细瞧起来,应该是身体有恙吧。

    他笑了笑,“撺掇我们双方两虎相争不成,然后把自己摘除干净,丘老大,你觉得这个有可能吗?”

    “呵呵······”

    丘逢甲笑了笑,“你们两个胆子很大啊,居然敢上我的门,抢我的地盘,拿我的钱袋子,胆子不小啊。”

    傅余年端起茶杯。

    “茶里有毒!”丘逢甲大声道。

    傅余年举止雍容,吹了吹水面的浮茶,浅饮一口。

    陈少陵面色顿变,不过他的反应也够快,见傅余年和无事人一样将丘逢甲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但他还是喝了一口茶。

    没什么理由,在那一瞬间,他就是无条件的相信傅余年。

    傅余年放下茶杯,“这种玩笑,丘老大就不要开了。”

    “······不简单呐。”丘逢甲拍了拍手,随后又大点其头,“少年人,不简单呐,不愧是龙门唐家后裔,小小年纪就有枭雄风范。”

    傅余年依旧神情如常。

    丘逢甲知道自己无论是诈唬傅余年还是夸赞他,对方都不喜不悲,这样城府极深的年轻人,不好对付啊。

    他也不再废话,给三人重新续上茶水之后,面色陡变,语气严厉,神色露出一抹冷血骇然,开门见山的道:“很多人都在觊觎龙门商会,你们也不例外,但是,商会是我的心头肉,你们谁也拿不走,既然你们敢明目张胆的上门来拿,那我就不好意思了,只能送你们一程了。”

    陈少陵的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腰间的刀。

    傅余年神情依旧如常。

    “呵呵,别假装镇定了。”丘逢甲是真的看不透傅余年是真的镇定还是假的镇定,不过在它看来,这个少年,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成熟,于是开口激傅余年。

    傅余年还是一点都不慌张,从容有度。

    啪啪!

    丘逢甲手掌一拍,从外面涌进来二十多名精壮大汉,手中持枪拿刀,个个凶神恶煞,杀气外泄,将他们团团围住,“做掉他们两个。”

    “呵呵。”傅余年放下了茶杯,“丘老大,一次背后谋划不成,还想来第二次?”

    丘逢甲双手叉腰,哈哈一笑,“不管怎么样,你们两个死了,龙门商会就没有什么人敢觊觎了。”

    傅余年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但这个时候,他只能冷静再冷静,眼神示意陈少陵不要乱动,一边说道:“王朝会呢?”

    “我最后一个要解决的,就是王朝会。”丘逢甲握紧了拳头,完全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你们尽管很成熟了,但对这个社会还是知之甚少啊。难道你们就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夺人钱财,等于杀人父母啊。”

    丘逢甲一转身,一挥手,一声令下,“干掉他们。”

    当!

    陈少陵拔刀,挡在了傅余年面前,“年哥,你先走。”

    傅余年心中有些感动,这个时候陈少陵还担心他的安危,只是他拍了拍陈少陵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紧张。

    傅余年缓缓拿出来两颗地雷,放在了桌子上,笑哈哈的,“来吧,我们一起上天啊。”

    丘逢甲看到傅余年拿出来的两颗地雷的时候,脸色顿时就变了,瞬间惨白,又转铁青,整个身子在颤抖。

    “我们两个人已经到了魁首境界,瞬间逃生没有问题,但两颗地雷,足够让这一片豪宅成为废墟,到时候您的家人,就首先要上天了。丘老大,你也会上天的。”

    丘逢甲转身,怒目圆睁,“你?!”

    傅余年双手一摊,“怎么样,现在能好好谈一谈了吗?”

    丘逢甲咬着牙,冷着脸,踱着步,在客厅中来来回回,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还是低估了傅余年这个看似温温如玉的少年。

    “呼······”丘逢甲深深呼了一口气,“都退下。”

    傅余年和陈少陵,同时也在心底深呼了一口气。

    武道修行到极致巅峰,尤其三上境甚至圣人境之时,子弹或者爆炸对修行者并没有多大的而影响,利用气机形成的壁障或者一瞬间便可以闪避伤害。

    以傅余年魁首境界的修行,地雷爆炸,还是会不可避免的受到伤害的。

    真要同归于尽,大家都落不着好,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心里都明白,看似剑拔弩张,但实际不过是在玩心理战而已。

    这一场初次交锋,傅余年略胜一筹。

    丘逢甲重新续上茶水,立马变了脸色,笑呵呵的,“好啦,之前的都是开个玩笑,咱们好好谈谈吧。”

    “你说。”

    “我想知道,你们凭什么能够镇守龙门商会?”丘逢甲这一次说话不在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我要看到你们的实力。”

    傅余年皱了皱眉,“怎么看?”

    丘逢甲双手一摊,“很简单,和我的手下比划一下,胜了他,我就相信。”

    傅余年心中暗暗感叹,这个丘逢甲还真是精细算计到了骨子里了。

    丘逢甲手掌一拍,一位大汉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陈少陵站起身,“我来。”

    那大汉虎背熊腰,气息刚劲,一动不动,脸色阴沉,双目如电,指着傅余年,“你来!”

    “一拳!”傅余年站起身,竖起一根手指头,“就一拳。”

    “好!”

    陈少陵在傅余年身边小声说道:“年哥小心,这人气机强悍,修为很不错。”

    傅余年点了点头,“放心吧。”

    大汉身形不动如山,一声轰鸣,天翻地覆,一拳凝结,犹若史前巨兽翻身,他的背后那片气机汪洋起伏,冲天而起。

    拳罡凝结,嗡嗡作响,刚猛霸道,极速冲来,?他一拳立砸而下,在其拳罡散发无攫光,若岩浆喷涌,神火焚烧,展翅扑击。

    傅余年无惧,右手握拳,向前轰击,雷霆闪电炸开,无尽拳罡崩现,像是击穿了湛蓝长空一般,声势骇人。

    在其拳头中冲出一头巨象,摇头摆尾,光芒炽盛,栩栩如生,吼声震天。

    大汉大吼,山岳一般的拳罡立劈而下,带着一股惨烈的气息,一往无前。

    傅余年冷哼,

    最终,拳罡不断凝结,拳势横天。

    两拳,相撞!

    傅余年拳罡凝结巨象,以踏碎山岳之姿一往无前,连破神火焚烧,悍然无匹。

    紧接着,巨象拳罡并未消散,四蹄之力在了大汉的胸部,那衣服直接崩碎,即便有防御,大汉还是横飞而起,坠落尘埃中。

    但是,他并未倒地不起,而是迅速腾空,还要再战。

    轰!

    这一次,傅余年展臂,拳罡凝结,巨龙冲天,猛力向下拍去,好似黑云压城,笼罩他的身体。

    砰!

    这一次,结结实实,整只大手将大汉覆盖,将他拍在了地上,烟尘四起!

    整座豪宅的客厅,完全塌陷成为废墟。

    傅余年抬起头,笑了笑,“说了一拳,你还要再战,就是说话不算数,那我只好送你上天了。”

    丘逢甲嘴巴大张,他从没有如此失态过,但这次,他是真的被傅余年的遮天手段惊吓到了,两拳,就把自己最得意的手下锤死了。

    傅余年说这话,其实是说给丘逢甲听的。

    丘逢甲迅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对于傅余年刚才的话,他怎么能听不明白呢,这是一种善意的提醒,也可以理解成是一种警告。

    说话不算数,就要死!

    丘逢甲扬起手,笑呵呵的,“罢了罢了,都是误会,龙门商会,就由你傅余年坐镇了,只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个条件。”

    傅余年皱眉。

    从一开始的盛气凌人,到后来的不断试探,傅余年出手震慑之后,丘逢甲还在抛出条件,即使是傅余年,也有些不耐烦了。

    丘逢甲自然注意到了傅余年的神色,脸上还有些喜气洋洋的,“我的这个条件,对你来说,是个好事情。”

    丘逢甲抬起手,好像完全不在意刚才发生的事情,“来,咱们进屋喝茶,慢慢聊。”说话间,神色又有些尴尬,好好的一座房子,已经被傅余年拆了。

    “好啊。”傅余年笑着,现在看来丘逢甲已经能摆正自己的位置了。

    丘逢甲小心翼翼的问道:“你的天赋奇高,出手即有宗师风范,除了学院修行之外,可是有师傅指点?”

    “没有。”对于这个事情,傅余年不想多谈,一句话带过去。

    唐装丘逢甲见傅余年面有戚戚焉,不觉心有感触道:“唐家有你这样的子弟,足以自傲了。”

    说完,面色稍有一些不自然。

    “傅余年,你身具大气运,生来是不凡的人,今日一见也算是缘分,那我便觍着老脸求你一件事,小兄弟务必要答应。”丘逢甲说话的时候,神情庄重,态度严肃。

    傅余年面色一正,“您说。”

    “和我······女儿谈恋爱吧。”丘逢甲说完,长出一口气。

    “啊?”

    “老爸?!”

    傅余年差点吐血,这算是什么要求?

    丘逢甲抬手,“我们丘家,近百年不断式微,我不想家族在我的手上没落而已。”说完,他生怕傅余年不答应,于是解释道:“我知道,在学院的时候,你们之间还是有些感情的。”

    傅余年心中嘀咕,这个丘逢甲还真是步步为营,老谋深算啊。

    不过他对于丘宁儿在学院的照顾,他心里挺感激的,只不过要说道谈恋爱交往,他还真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傅余年定了定神,于是笑着道:“丘老大,我们合作,我很乐意,只是这其他的事情,还是再说吧。”

    “也好,也好。”丘逢甲见傅余年语气坚决,便不再多说,听傅余年这样说,也算是得到了傅余年的允许,他仰起头,“哈哈,我就说嘛,最近左眼皮老是跳呢。”

    丘宁儿瞪了傅余年一眼,哼了一声,“就算要跟,也是你跟着我,跟屁虫。”

    丘逢甲叹了口气,抬头望着星空,“龙门商会,就由你们坐镇,我可不希望在你们手上没落了。”

    “另外,就让宁儿也过去帮忙吧。”丘逢甲的精神头看起来好了许多。

    “好啊。”

    丘宁儿高兴的蹦起来,脸上浮现温柔的笑意,然后拉着傅余年的手,“商会的事情,我也要参与哦。”

    “那你们以后就多费心了。”唐装丘逢甲毕竟几十年风雨,哪怕心中再怎么欢喜,表面也沉着冷静。

    吩咐完了,转过来对傅余年道:“在龙门市这一亩三分地上要是有什么麻烦,尽管开口,我在龙门市,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好。”能够得到丘逢甲这一句保证,是多少后辈求之不得的事情,只是傅余年面色沉稳,不卑不亢,含笑点头。

    丘逢甲说完,转身离开。

    傅余年和陈少陵的目的达到了,自然心中高兴,离开别墅。

    丘宁儿抓着丘逢甲的胳膊,“老爸,他真的很厉害?”

    “他,将会是我们丘家重回鼎盛的人物。”丘逢甲捋须,望着傅余年离开的身影,“我看他还挺帅的,要不你考虑考虑?”

    “老爸······”丘宁儿对于傅余年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但他也知道,傅余年有意中人。

    想到这儿,她不由的脸上浮起一抹绯红。

    等走出丘家别墅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年哥,这个丘逢甲太贼了,三番五次的算计咱们,要不是你,我们恐怕真的得不到商会。”陈少陵脑海中还是刚才发生的一幕幕事情,心中暗暗感叹,傅余年年纪虽小,城府比丘逢甲还要深啊。

    傅余年也心有戚戚焉,要不是自己考虑的周到,今晚就被丘逢甲算计了,“是啊,这是个老狐狸。”

    陈少陵说道:“年哥,听他刚才的话,那这样这个丘逢甲以后就会帮我们了?”

    傅余年笑说:“以他们丘家的实力,不足以镇守商会,所以,他想找一个代理人。现在,我们坐镇商会,他一定会的。”

    陈少陵哈哈一笑道:“年哥,那以后我们在龙门市活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就不用担心镇守将军来找麻烦了!”

    “还是不行。”傅余年吸了口气,摇头说:“若是丘逢甲完全有实力统治龙门市,他也不会把商会拱手让给我们了。所以,王朝会才是丘家最大的威胁,这也是丘逢甲为什么同意吧产业让给我们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哦!年哥,你的意思就是,丘逢甲这一招其实是想脱离出来,坐山观虎斗。”陈少陵头上被浇了一盆冷水,有些意兴阑珊。

    傅余年看他一笑说:“你以为张巨匠是个善茬吗?他一定会对丘逢甲采取措施的!”

    “年哥,那商会······”

    “商会今后属于我们,这便是我们起步的基础。”傅余年抬头望着天空,明月高悬,一路月色银光,“这一条路,将会很漫长啊。”

    陈少陵也是心中激动,不由的握紧了拳头,“年哥,我们会一直陪你走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