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26章 余年有你
    ,!

    武道为尊的世界中,若是一个社团没有实力强劲者坐镇,那便距离分崩离析不远了。

    眼下傅余年社团的力量再加上陈少陵原来的势力,人数剧增的同时,天启社团的整体实力也增强了不少。

    而天启社团的扩张,也一举打破了龙门市的势力平衡,在消灭了周围几个小势力的同时,引起了龙门市龙头王朝会的不满。

    王朝会作为老牌武道社团,他们自然不愿意让他们这个新冒头的天启社团独占鳌头,强占他们的利益。

    很快,王朝会的人就看不下去了,他们派出陈少陵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开始对天启社团动手了。

    他们原本也想对龙门商会横插一脚,却被天启社团占了先机,这让王朝会的老大张巨匠很生气。

    王朝会的人已经开始行动,派出去的许多小弟不断在天启社团的地盘惹事,聚众闹事,在这种情况下,龙门商会的生意自然一落千丈,比原来还不如。

    王朝会这边是有备而来,而天启社团则是仓促应战,一边是人多势众,一边是人单力孤,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傅余年看着那些受伤的小弟,他握紧了拳头,正如陈少陵说的,这一条道路充满艰辛与血腥,奸计与诡计,杀戮与血火。

    傅余年到了医院,看着躺在床上的这些兄弟,脸上羞愧,心中愤怒。

    天启社团的兄弟傅余年都认识,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他们从龙门武道学院带出来的,只要说出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傅余年的脑海中就浮现出他们的面孔。

    武道社团之间的争斗,残酷而又冷血。

    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马前卒、王胖子、陈少陵和付斯文,陪着傅余年从医院里出来。

    马前卒握紧了拳头,说道:“年哥,王朝会欺人太甚,他们以为咱们是新建立的社团,欺软怕硬,对兄弟们下死手,是应该该他们点教训了。”

    傅余年咬了咬嘴唇,没有马上说话,狭长的丹凤眼上,两条眉毛慢慢皱在一起。

    他问道:“有王朝会的联系方式吗?”

    “有,不过年哥,你确定要这样?”

    傅余年对王朝会还真不太了解,他不解地疑问道:“王朝会很难缠的?”

    他正色说道:“是啊,这个人很自以为是,油盐不进。”

    “原来是这样。”傅余年点下头,想了片刻,他说道:“无论如何,都要和他交涉一下,然后再商量。”

    “好!”马前卒应了一声,拿出电话,拨打过去。

    “你谁啊?”电话那边传来一道声音,盛气凌人,特别傲慢。

    傅余年皱了皱眉。“天启社团,傅余年。”

    “哦,我道是谁,天启社团的小屁孩啊。什么事?”听到那一道慵懒的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周围许多人都握紧了拳头,即使隔着电话,傅余年都能猜测到张巨匠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傅余年语气变得强硬了许多,“我想和你说说今天的事情。”

    不等他把话说完,电话传来粗气粗气的吼声:“什么都不必谈,我们就一句话,什么狗屁的天启社团,立马给老子滚出龙门市的地盘。否则我们王朝会的刀,就指不定落在谁的脖子上了,我们的刀可都是很锋利的,听说你还是个孝子,细皮嫩肉的,可扛不住啊。”

    “你要是这么说,就是不想谈了。”傅余年语气平和地说道。

    “还谈你奶奶个球,你个小兔崽子,给你三天时间,要是还不滚出龙门市的地盘,老子一把刀把你们全撂倒了。一群小屁孩,还他·妈创建社团,这不找死嘛。”说完话,对方似乎也懒得再听傅余年的回答,直接挂了电话。

    傅余年面色平静,只不过神色之中那一股怒意磅礴如潮,手中的手机早就变成了粉末,被风一吹,消散在空中,无影无形。

    马前卒舔了下嘴唇,议事殿内很静,对方的说话声又大,他在旁已听得清楚。他问道:“年哥,怎么办?”

    傅余年垂着头,沉默不语。

    付斯文嘿嘿一笑,说道:“年哥,这些人就是死脑筋,山大王当的时间长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咱们越是示弱,他们就越猖狂,咱们要把失去的抢回来,烧了他们的老窝。”

    傅余年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边走边笑呵呵地说道:“什么大龙双龙,我要把这几头猪一起宰了。龙门市,就应该由我们天启社团来做主宰。”

    傅余年冷静了下来,见众人都围着他看,他笑了笑,“张老大,我要王朝会的所有信息,他们有多少人,多少个据点,人员分布情况,实力如何,一一查清楚。”

    “好的,年哥。我知道了。”陈少陵咬了咬牙,王朝会这么做,简直就是对天启社团的羞辱,太自然也忍不了。

    ·······

    街上,小雨淅淅。

    傅余年从龙门商会走出来,一个人缓缓前行。

    转过街角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了视线中。

    那个一个小女孩手里紧握着一把匕首,浑身衣服破烂,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似乎有什么人在追赶,艰难地往前走着。

    当她一条街转弯的时候,从街头一侧的喧同里突然窜出两道人影,这两人身材都不算高,一个矮胖,一个高瘦。

    胖子手里提着钢刀,而瘦子则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两人拦住女孩子的去路,边紧张地向东张西望,边狠声说道:“妈的,小婊砸,看你往哪跑!”

    这两人活脱脱的劫匪形象,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女孩子双手紧握着手中的匕首,还没有刺出去,就被瘦子一拳打掉了,匕首掉在地上,女孩子失去了最后的依仗。

    “小婊砸!你跑啊,从龙门市跑到龙门市,累死我们哥俩了,看你还往哪儿跑。”那个瘦子把钢刀的锋芒对准小女孩,咬牙切齿地狠声说道,“给脸不要脸!”

    “两位大哥哥,放了我吧。”小女孩脸色苍白,结结巴巴地说道。

    “嘿嘿,不愿意当我们老大的玩物,那让我们玩一下吧!”瘦子两眼射出骇人的凶光,伸手就去抓小女孩。

    “嘿嘿,你要是服侍舒服了我们哥俩,或许我们会考虑放了你!!”瘦子拽不动小女孩,随即又晃动着匕首,恶狠狠的道。

    “死胖子,别墨迹,这女孩是老大吩咐的,一定要抓住她带回去!”瘦子穷凶极恶地怒吼道。

    那胖子咬了咬牙,反手就将小女孩的双手扣住。

    这时,就在距离他俩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低沉的话音:“喂,这光天化日的,你么也太不要脸了,胆儿真肥啊!”

    突如其来的话音把在场的三人都吓了一跳,胖瘦二人急忙转回头观望,可是后面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啊?

    他二人直觉得后脊梁发凉,身子轻颤,不约而同地颤声叫道:“谁?谁在说话?”

    哗啦!

    傅余年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两人面前。

    “鬼啊······”胖瘦两人顿时惊呆,一边的小女孩心里一惊,立马叫喊出声。

    三人这才看清楚,站在眼前的,是不到二十岁、面相秀气,一双丹凤眸子十分亮眼的男孩子。

    谁能想到,在这样僻静的街角处,还有人在雨天路过。

    那少年先是冲着小女孩叱牙一笑,慢悠悠地说道:“小姑娘,别怕,我是人,不是鬼。”说完,他的目光一转,看向一胖一瘦的二人。

    “小子,你······你躲在这里干什么?”胖子握紧手中的钢刀,壮着胆子问道。

    “我路过!”

    “什么?”

    “路过!”少年慢悠悠地说道。

    胖子和瘦子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两人的好事被人打搅,这两人怒从心头生。

    或许是因为刚才的少年出场方式太过诡异,瘦子心里发毛,而且他试图释放气机探测一下傅余年的境界,结果一点讯息都没有。

    这就说明眼前的少年要么是个绝顶强者,要么是个疯子,颤声说道:“瘦子,我······我看他脑子有问题,指不定是个智障,下雨天乱跑,要不······要不我们回去告诉老大说那小婊砸跑了算了,回去吧!”

    从龙门市追赶到这儿,瘦子肯定不想放弃。

    他眼珠转了转,猛地一咬牙,毫无预兆,他猛然抡起手里的钢刀,对准了面相清秀的少年脑袋恶狠狠劈斩了过去。

    “你知道她是谁要的人吗?是龙门市老大鬼老三的人,小子,你惹了他,找死啊。”瘦子的出手又快又突然,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少年倒像是早有准备,手臂只是稍微抬起,像是在打哈欠,轻描淡写似乎是很“巧”地挡在了刀刃上,那钢刀应生折断。

    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瘦子哎呀怪叫一声,掩面后退,手中的钢刀成了两截,也掉到了地上。

    再看他,退出几步后,一屁股坐到地上,猩红的鲜血顺着他手指的缝隙缓缓渗出。

    “妈的······”胖子忍不住惊叫一声,随后他发出嗷的怪叫,持匕首扑向少年。

    他快,少年的动作更快,后者微微侧身,让过他匕首的锋芒,随后以肘臂向前横推。

    太快了,他的出手都快到让人找不到闪避的机会。

    啪!

    胖子也一样,被少年的肘臂击在面门上,匕首落地,双手捂着脸,口鼻窜血,连连后退。

    见他还没有倒地,少年嗤笑一声,走到他近前,一股磅礴的力量从体内涌出,胖子被气机击中,身子裹挟这一团水花倒飞出去。

    咔!

    即便是一旁的小女孩都能清晰地听到骨头断裂的清脆声。

    “妈呀······”胖子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身子在空中打着横摔到,躺在地上,他直疼得满地打滚。

    少年蹲下身子,仔细看着这一胖一瘦的两人,他俩年岁都不大,充其量也就二十出头,或者会更小一些。

    他抬手拍了拍瘦子的脑袋,说道:“死不了,叫什么,我还没有要你的命呢!”

    “疼······疼疼······”瘦子趴在地上,满面的惊恐,看着男子的面孔,如见阎王。

    “怕疼就不要出来抢劫,真是没用的东西!”少年见一旁的胖子正费力地想从地上爬起,他想都没想,抡臂砸出一拳,正打在胖子的后脑上,后者吭哧一声,又趴回到地上。

    “带零钱了嘛?”少年问瘦子道。

    “兄弟,你······你也是打劫的?”胖子像是遇到了同道中人,一脸的苦相,“兄弟啊,我们是听了老大命令来抓人的,出门走得急,没带钱包啊。”

    啪!

    少年抡起手在瘦子的头顶打了一巴掌,再次问道:“那就是没有了?!”

    瘦子被打的鼻涕眼泪一齐流出来,连连点头,带着哭腔说道:“兄弟,真没有啊。”说着话,他颤巍巍地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一下,大气也不敢出。

    少年而后站起身,回头看看眼前的小女孩。

    母小女孩一脸的惊魂未定,小小的脸上充满恐惧之色。

    想来,这次的遭遇会给她心里留下很大的阴影吧!

    少年暗叹口气,眼珠转了转,弯下腰身,在胖瘦兄弟二人头上各打了一巴掌,说道:“来,趁着哥哥我心情好,先唱支歌听听!说不定我就不要你们的命了!”

    “歌?唱·····唱什么歌?”胖子眨巴眨巴着眼睛,呆萌的和王胖子有一拼。

    “唱一首两只老虎吧!”

    “什么······什么两只老虎?”

    啪!

    少年在胖子的脑袋上又狠拍一巴掌,说道:“没上过幼儿园啊,两只老虎都不会唱?!”

    “上过上过,听过听过······”胖子被打着双手抱着脑袋,连连点头。

    “会唱吗?”

    “会,会!”

    “那就唱吧。”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一只没有尾巴,一只没有屁股,真奇怪,真奇怪。”

    啪、啪!

    胖瘦二人开口唱了还没到一句,脑袋上又各挨了一巴掌。

    “你俩死了爹娘了?鬼哭狼嚎的,再唱!”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啪、啪!

    胖瘦二人的脑袋上再次各挨一巴掌。

    “窜了,唱窜了!是一只没有眼睛,一直没有尾巴,再唱!”

    “兄弟,别打了,我兄弟俩都被你打懵了······”

    “懵了?我再帮你俩打清醒吧!”

    啪、啪、啪······

    “哎呀、哎呀,别打,别打了,我们唱,我们继续唱啊······”

    这对难兄难弟又开始从头唱起,颤抖的声音那叫一个凄凉,看到两个恶人双手抱着脑袋趴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唱着两只老虎。

    小姑娘看着蹲在地上低头的两人,终于破涕为笑,咯咯地乐个不停。

    少年回头,向她笑眯眯地眨眨眼睛。

    小女孩也看出少年不是坏人,她从地上站起身,小心翼翼地走到少年近前,颤声说道:“大哥哥,能带我离开这儿吗?我······我可以陪你睡觉!”

    “大哥哥,我可以陪你睡!”小女孩重复了一遍,美丽的眸子中泪花溢出来,咬着粉嘟嘟的上嘴唇,眼睛一红,晶莹的泪珠掉手心里,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咬字极重,面色不由地悠然泛起一抹绯红,眼神平静而又坚定。

    求神拜佛都是不灵验的,否则这会儿应该有个神仙罗汉什么的帮助受苦受难的小女孩了,可惜小女孩等了老半天都没有等来,反而是引来了两只饿狼。

    傅余年的出现,就像是黑夜中的一丝明光,让小女孩看到了希望。

    他向小女孩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净的小白牙,在她光洁可爱的鼻头上勾了一下,提醒道:“记住了,我是人,不是鬼啊!”

    说完话,他倒退两步,抬脚踢了踢趴在地上的兄弟俩,说道:“两只老虎,快点唱!”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这一次小女孩看到了两个浑身颤抖,鼻头挂起两串鼻涕,蹲在墙角唱着两只老虎,小姑娘咯咯咯的笑的很开心。

    小姑娘抓了抓少年的手,仰着头,闪烁着一双大眼睛,用稍显稚嫩的童声问道:“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少年在小姑娘鼻头上勾了一下,道:“傅余年。”

    “我知道,余年有你,一生相伴,好名字!”小姑娘学着大人的模样点点头,“好名字!”

    傅余年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道:“没事了,他们再也不敢欺负你了。”

    小女孩双手握住了傅余年的手,低着头咬了咬牙,显然是在做着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然后仰起头,泪花滚落,“大哥哥,带我离开这儿,我可以陪你睡。”

    小女孩两只眼睛灿若星辰,“我说的是真的!”

    “呵呵。”傅余年牵着小女孩的手,肉肉的,暖暖的,大手牵小手,两人缓缓离开落雨的街角。

    ·······

    苏尚卿怀中抱着打盹的灰灰,撑着莲藕青荷一般的雨伞,站在院子梨树下,眉眼间见傅余年走进院子,“来了啊。”

    “来了。”傅余年接过苏尚卿手里的散,对小女孩道:“叫姐姐。”

    “姐姐!”

    苏尚卿伸出手,替小女孩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和雨水,“来,换身衣服。”

    “我路过街角,有两个王八蛋欺负女孩子,我就一顿拳脚,打的那两个王八蛋哭爹喊娘,还唱了一首两只老虎,哈哈······”三人走进屋子。

    苏尚卿给小女孩找了一身换洗的衣服,让她去洗澡了。

    苏尚卿闻到他一嘴酒气,也知道他是去喝酒了,她扶着傅余年去房间坐下,蹲下身替他除去鞋子,然后又去倒了一杯蜂蜜茶,回来道:“你喝点醒醒酒吧。”

    傅余年一边喝水,一边逗弄着打盹的灰灰,听了她的话,忍不住一把抓住她的手,喟然道:“以后不要为社团的事情操心了,我还是最喜欢你抱着灰灰,坐在梨树下睡眼惺忪的的慵懒样子。”

    苏尚卿听了他的话,脸蛋儿微红,羞怩地挣了挣手,没有挣脱,便任他握着,知道昨晚出手的事情,傅余年还是知道了。

    苏还咬了咬牙,只好道:“我也修行了天下大道剑,也是陆地神通术哦,再说了,长久不出手,会生疏的。”

    傅余年抱起了灰灰。

    “要不要洗个澡?”说起洗澡,苏尚卿就想起赏赐洗澡的一幕,不由的娇容慢慢开始绯红起来。

    “不用了。”傅余年笑呵呵的,然后问道:“是不是还没吃晚饭呢?”

    苏尚卿点了点头,“身体不太舒服,胃口不是太好。”

    傅余年忽然想起,每个月苏尚卿总会有那么几天胃口不是太好,他一副了然的表情,“我去煮面条。”

    苏尚卿见他这一副表情,脸上刚刚褪去的红晕又浮上来,于是在她手心掐了一下,抚摸着他的头发,“干嘛笑的这么贼啊。”

    “你懂的。”傅余年抱起灰灰,走进厨房。

    三人吃过晚饭,小女孩和苏尚卿在房间里聊着,傅余年回到了书房。

    不一会儿,他就听到了外面的响动,打开房门,发现小女孩就站在门外。

    “我要陪你睡,这是我答应你的,我不会食言。”女孩子咬着牙有些倔强地说出这一句话,双手扭结在一起,明显在纠结。

    只不过小丫头终究还是小丫头,又不是花丛老手,说完之后就完全没了气势了。

    虽然现在不是古代,但毕竟女孩子的贞洁名声,可不是开玩笑的,女孩说完,战战兢兢的走进了书房,有些心虚地坐在房间角落。

    见她一双清澈眼神,明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傅余年有些好笑,走到女孩近前,刚要说话,那女孩猛的站起身向外跑去。

    女孩在门口站了一会,又慢慢走回来,见旁边傅余年的笑脸,脸一红嗔怒道:“大哥哥,你真不会要······不会那么卑鄙吧。”

    傅余年被说的一愣,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么泼辣的一面,心里对她有些佩服,他面上却嘿嘿一笑:“我还有更卑鄙无耻的事没做呢!”说着,傅余年伸手向女孩的衣服抓去。

    男人嘛,总有征服欲的,无论是在马上还是床上。

    作为男人,要有两杆枪,一杆枪逐鹿天下,一杆枪专治各种床板战神。

    正如胖子的口头禅,“胯下一杆枪,挑翻龙门江。”

    女孩吓得大叫一声,闪到离傅余年最远的角落。

    一看女孩慌张的样子,傅余年就想逗逗她,大步跑过去。

    女孩没有傅余年速度快,不一会就被傅余年抓住衣服,女孩拼命的挣扎着,连手带脚的打在傅余年身上。

    傅余年闹够了,刚要把手松开,忽然手腕一阵疼痛,低头一看,女孩的脑袋正贴在他的手上,不用看清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小丫头······”傅余年扳住女孩的脑袋,费了好大劲才把手抽回来,仔细一看手腕上多了两排血红的牙印。

    女孩看见傅余年要杀人般的目光,蹲在墙角处又缩成一团。

    傅余年叹口气,心中暗骂自己,心里憋气,一屁股坐在床上,怪自己太孩子气了。

    女孩子站在角落里,根本没想到眼前这人救人的时候能豁出命,怎么猥琐起来这么无耻呢,一个人怎么能这么样呢,他有些好奇地望着一边的傅余年。

    见他微微白皙的侧脸,颀长的身材,举止之间突然有些迷恋了。

    傅余年摇头一笑,转头对女孩说:“好了,刚才跟你闹着玩的,你现在懊好睡一觉,等你身体恢复了就送你回家。我想你爸妈也都该着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