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28章 变故丛生
    ,!

    傅余年和付斯文聊了一夜。

    “我请你去吃早点!”傅余年建议说。

    付斯文摇了摇头道:“我今天要带明月去逛街。”

    付斯文嘱咐他道:“丘逢甲这个人在龙门市名声不坏,而且为人豪爽仗义,无论是作为兄弟还是朋友,都是可以拉拢的对象。而且,目前就有一个契机,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傅余年恭敬道:“你说!”

    付斯文道:“前几天张昌盛和丘逢甲手底下的人发生了冲突,今晚,张昌盛摆酒邀请丘逢甲赴宴,同时作陪的还有八方会的一些附属帮会社团。按照张昌盛以往的做事方式,一定是一宠门宴,说不定,还会把丘逢甲他们一锅端了。我听说张昌盛对丘逢甲的地盘,图谋很久了。”

    “嗯嗯。”傅余年点头,两人又聊了一阵,这才告别。

    等走出院子,苏长安才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年哥,这个付斯文有才能有谋略,可以用。”

    “呵呵······”傅余年笑了笑,“是啊,所以他现在给我们抛出了一个难题,他呀,就等着看呢。

    胖子挠了挠头,“难题?我怎么没明白。”

    苏长安努了努嘴,望着头顶的的天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争取一下丘逢甲,要是我们双方能联合起来,那想要称霸龙门市,就容易很多。”

    “你们在说什么?”胖子站在两人身后,跺了跺脚,“年哥,他都说了要跟着你混了,怎么还给你出难题啊。咱们都喝过酒了,就差烧黄纸拜把子三结义了。妈的,年哥,你们要是没明白,我现在就和他去说说,这个老付怎么这样啊。”

    苏长安拉住了王胖子,“回来。”

    三个人在街边吃了点早点,吃过之后,苏长安道:“年哥,那咱们现在怎么做?”

    “还记得昨天拦路抢劫的那三个蛤蟆脸吗?”

    “记得。”

    “他们自称是张昌盛的小弟,就算不是,肯定也知道一些情况,把他们抓来,我们来问问。”

    “好。”苏长安开始给苏凉七打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三个人来到了郊区一座大院子中,苏凉七走出门,“年哥,胖子,老苏,你们来了。”

    傅余年捶了两下苏凉七的胸膛,“瘦了,黑了。”

    苏凉七挠了挠后脑勺,老脸一红。低头道:“谢谢年哥关心。”

    “哦,对了,那三个人我们已经抓到了,现在就在地下室,年哥,我们是现在就问还是你们先休息一下。”苏凉七带着众人走进屋子。

    “这么快?”傅余年也吃惊苏凉七的办事效率,他边走边看,这座院子藏身在郊区,不容易引起社团的注意,心中暗暗点头,苏凉七果然适合搞侦查。

    苏凉七笑了笑,“这个蛤蟆脸在这一片是出了名的徐混,生活很有节奏,一般都是晚上七八点出门抢劫,早上在街边吃早餐,完了就睡觉,十分规律。”

    这话听得王胖子哈哈大笑。

    四人进入地下室,蛤蟆脸抬起头。

    傅余年笑着坐了下来,“我们又见面了。”

    蛤蟆脸一看见傅余年等人,就知道事情坏了,他立刻露出一张苦瓜脸,“各位老大,高高在上,昨晚抢劫你们是我瞎了眼,是我不对,实在对不住了。”

    “我们昨晚也没有抢到什么东西,而且还倒贴了以医药费,各位老大,你就高抬贵手,放过小弟吧。”

    傅余年一看蛤蟆脸这个样子,就知道此人有点小聪明,但不是个好东西。

    他一手抓住了一把短刀,一手拿出一沓钱,“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吗?”

    蛤蟆脸眼睛瞪的大大的,额头上的汗水滴落下来,他现在才明白,这一伙人不是为了计较昨晚抢劫的事情。

    蛤蟆脸一双眼睛咕噜咕噜转。

    “你和张昌盛什么关系?”

    “啊······”蛤蟆脸的表情顿时晦暗了下来,他下意识的抖了抖,露出一个极为难看的苦笑,“大哥,我们就是混吃混喝的徐子,能和人家那种大型社团的老大有什么关系啊,我们抢劫,也就是狐假虎威罢了。”

    “成语用的还不错。”傅余年点头一笑,忽然转脸,手中短刀一扬,一股阴寒的锋芒扫过蛤蟆脸的头顶。

    蛤蟆脸头上的一撮黄毛直接被削掉,“记住了,这不是学校,也不是语文考试,没有改正一次的机会,下一次,就会是你的脖子。”

    咕噜!

    蛤蟆脸咽了一口口水,浑身一颤,双腿一弯,要不是有身子绑着,直接就蹲地上了,这个时候才明白自己那点小聪明,根本是使不上了。

    “说吧。”

    蛤蟆脸咽喉一动,有些哀求的道:“老大,要是我说了,你们能不能放我走啊,我是无辜的。”

    “看你表现。”傅余年将一沓子前丢到了蛤蟆脸面前,“回答得好,就有赏,回答不好,就是死亡。”

    “好好好!”蛤蟆脸一连说了三个好,笑嘻嘻的,还伸出脚尖,将一沓子钱往自己面前勾了勾,双眼放光,“我说,我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们问吧。”

    “丘逢甲和张昌盛是不是有矛盾?”

    蛤蟆脸心里一沉,看来对方心里清楚,就知道今日的事情,是真的糊弄不过去了。

    于是舔了舔嘴皮子,“一星期前,丘逢甲和张昌盛为了争夺一家商会大打出手,双方都是刀刀见红啊,就差大决战了。后来张巨匠来到了龙门市,所以他们的争斗也就停了。”

    “为什么停了,是暂时休战还是因为张巨匠的原因?”傅余年皱了皱眉,这个张巨匠看来对于龙门市的格局影响太大了。

    “这个······”

    傅余年自然明白蛤蟆脸的意思,丢过去一沓子钱。

    站在身后的王胖子脸皮子一颤。

    “谢谢老大。”

    蛤蟆脸照例将钱往自己脚下勾了勾,这次是满心欢喜的开口,道:“张巨匠携带了一批高品级的武学典籍,他放话,哪个社团争斗,他就不和哪个社团做生意。后来所有人都看到了高额利润,所以八方会和哭弥勒,也就休战了。”

    “张巨匠为什么这么做?”这一次不用蛤蟆脸暗示,傅余年又甩过去一沓子钱。

    蛤蟆脸很感激的点了点头,“据说是要对付······对付龙门市的一个什么组织,好像叫什么门的。”

    “妈了个臀的。”站在傅余年身后的王胖子风一般的冲过去,‘啪’的一巴掌甩在了蛤蟆脸脸上,“给老子记住了,叫天启社团!”

    蛤蟆脸被王胖子这势大力沉的一巴掌扇的有点晕乎,过了好半天才清醒过来,指着王胖子,身体颤抖,说不出话来,“你······你为什么打我?!”

    “因为你脑子不好使,没记住我们大天启社团的名字!”王胖子甩了甩手,脸色有些凶恶,恶狠狠的道。

    傅余年甩出去一沓子钱,“龙门市的几个大社团,难道都会听张巨匠的?”

    “那倒不至于,只不过张巨匠带来的武学典籍数量多,而且品级高,利润太高了,谁和他走得亲近,那就能多赚百万千万,甚至上亿啊,看在钱的面子上,谁会拒绝呢。”蛤蟆脸摆出一脸向往的样子。

    苏长安点了点头,“这个张巨匠好手段啊。”

    “是啊,利用金钱就把四大社团玩的团团转,能让他们集体调转枪头,对付我们。”傅余年对于这个张巨匠,越来越好奇了。

    傅余年话锋一转,沉声道:“那张昌盛今晚邀请丘逢甲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休战了吗?”

    “这个······”蛤蟆脸的眼珠子咕噜咕噜转。

    王胖子跨步向前,“妈了个臀的······”

    “钱不是问题。”傅余年直接甩过去两沓子。

    “这个······”

    苏凉七冷下了脸,“蛤蟆,你知道我的手段。”

    “是是是······”蛤蟆脸做出一副极其为难的样子,“你们都是老大,我们惹不起,不过这件事情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脑袋的问题。”

    蛤蟆脸这样一个爱钱如命的人,对刚才的问题都不敢说,看来这里面的水很深啊。

    傅余年笑着道:“既然你提供给我们情报,我就可以保证你的安全,而且事后,我会多给你一百万。”

    傅余年心里暗道:要是到时候你的脑袋还在脖子上挂着的话。

    “真的?”蛤蟆脸额头上的额换水不断留下,听到傅余年的话,灰白的脸上多了一些红润,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试探性的伸长脖子,问道:“我能知道你的身份吗?”

    “······呵呵,还有点小聪明。”傅余年笑了笑。

    苏长安冷声道:“他就是我们天启社团的老大,你只管说吧,我们说话算数。”

    “那就好,嘿嘿······”蛤蟆脸终于放心了下来,他长出一口气,“这件事情我也是无意间听一个朋友说的,她说张巨匠秘密赠送给张昌盛一百本五品武学典籍,代价就是除掉丘逢甲!一百本五品武学典籍,价值超过两个亿啊!”

    “果然!”傅余年暗暗点头,和自己的预料一模一样。

    “你这位朋友的话可靠吗?”

    “当然。”蛤蟆脸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他可是黑典韦身边的红人,在哭弥勒,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傅余年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那位朋友长什么样子?”

    蛤蟆脸明显一愣,没想到傅余年问的这么详细,于是咬了咬牙,看着脚底堆积小山的钱,长出一口气,“光头,左脸上有一道疤痕,面色很凶。”

    傅余年会心一笑,“是不是右手还缺一根中指!”

    蛤蟆脸明显愣住了,没想到傅余年知道的这么多,同时心中暗暗庆幸,要是自己说了谎,恐怕今天就完了,“对对对,就是他!”

    “是不是张巨匠还答应张昌盛,灭了八方会之后,丘逢甲的那些场子和商会生意,都让给张昌盛?!”

    蛤蟆脸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傅余年笑了笑,转身走出地下室。

    蛤蟆脸在后面吼叫四人置之不理。

    等走出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四人都松了一口气。

    苏长安脸色凝重,“年哥,看来龙门市的老大,基本都被张巨匠控制了,我们的处境,很艰难啊。”

    王胖子这样一个大心脏的人,也噶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是啊,说不定那天张巨匠就会对我们突然出手了。”

    “所以,我们要抢时间,瓦解他们的内部势力,争取丘逢甲投向我们这边。”傅余年笑了笑,脸上云淡风轻的表情,“别忘了,以利相交,终不能长久。张巨匠的手段,不过使用金钱绑住了这些老大而已,还远远没有到为他冲锋陷阵的程度。”

    苏长安表示同意,“这里面,有大文章可以做。”

    我那个胖子突然很好奇的道:“年哥,你真的知道蛤蟆脸说的那个人,就是缺了一根中指的那人?”

    傅余年哈哈一笑,“记住了,于小事得道,于小人成佛,细节,就是他·妈的决定成败!”

    王胖子懵懵懂懂,点了点头。

    苏长安一脸欣喜,这样的老大,是值得以命追随的老大。

    此时,苏凉七却是另外一种感受。

    傅余年心细如发,而他这个天启社团的眼睛,黑袍堂主,还没能做到尽善尽美啊,看来以后还需要多用心努力。

    王胖子拍了拍肚皮,“我们现在做什么?”

    傅余年笑了笑,“大家都一个月没见了,自然要好好吃一顿,下午,咱们去拯救丘逢甲!”

    “好嘞!”王胖子举起双手。

    吃饭的时候,苏凉七凑了过来,“年哥,你真的而要去见丘逢甲啊,我听说这个人是个牛脾气,很麻烦的。”

    “没事的,我心里有数。”傅余年笑了笑,示意没事的,他道:“要继续盯着王朝会和张巨匠,眼皮子都别眨一下。”

    苏凉七自从进入天启社团,已经完全融入到这个大集体之中,对于傅余年,他是真心的佩服和尊敬,“年哥,我知道。那······我还是安排人在周围接应你一下,你的安全最重要。”

    “把山河、刘哥、纵横都秘密调来,留下少陵守家,今晚就要动手。”傅余年双手抱拳,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屋子里静悄悄的,“记住了,一定要秘密,与哭弥勒的战斗,或许就在今晚。”

    “今晚?”苏凉七倒吸一口凉气,这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傅余年猛然握紧了拳头,“兵贵神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