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29章 坐地观想
    ,!

    苏凉七神色严肃的点了点头,今晚或许就是天启社团在龙门市的第二战,他不得不慎重对待,“好,我知道了,这就去安排。”

    傅余年喝了一口茶,“丘逢甲能够创建一个社团,而且还能在龙门市立足,我想他就不是什么傻瓜。”

    “万一呢?”

    “车到山前必有路。”傅余年道。

    王胖子笑呵呵的,“这话我爱听,车到山前必有路,不行就拆车轱辘。”

    苏凉七桌子底下踹了胖子一脚,“就在这儿说大话,年哥要是有事,我先把你拆喽。”

    下午。

    傅余年与苏长安来到了丘逢甲的别墅。

    独栋小别墅,环境清静优雅,左右巡逻的人来来往往,防守严密。

    他沉吟片刻,舔了舔嘴唇,走到别墅大门,不紧不慢地敲了敲门房,过了好一会,门内才传出不满嚷嚷声:“妈的,谁呀?”

    门缝内探出一颗小脑袋,眼珠子咕噜咕噜的,左右看看,上下打量着傅余年。

    “我找丘逢甲。”傅余年语气平静地说道。

    “你又是谁啊?找我们老大又有什么事?”

    “见了你们老大自然就知道了。”

    里面的人不再问话,撇了撇嘴,过了好一会儿,房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名二十出头的粗眉汉子。

    他看了看傅余年和苏长安二人,感觉脸生得很,满脸疑惑地问道:“你俩是······”

    “我叫傅余年。”傅余年含笑说道。

    “哦······”粗眉汉子先是应了一声,然后仔细瞧了瞧两人,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傅余年两人没有两步,紧接着瞪大眼睛,惊叫一声:“啊?!你就是傅余年!”说着话,他回头大叫道:“老大,傅余年找上门来了!龙门市的傅余年来了。”

    在他的大叫声中,别说里屋的人被吵醒了,就连住在左右两户的丘逢甲手下也都被惊动,随着房门打开的声音,从左右两扇门后一下子窜出来十多号人。

    有的手握匕首,有的提着钢刀,剔骨刀,大刀,众人一瞬间便把傅余年和苏长安围在当中。

    本来他们就长得歪瓜裂枣,现在又叱着牙、裂着嘴,看上去就如同一群地狱走出的小鬼一样。

    一个个眼神狠辣的盯着傅余年与苏长安两人。

    面对这样的场面,傅余年暗暗戒备,神色坦然。

    苏长安脸色平淡,丝毫都没有放在心上,作为一个参加过政府军队作战,见惯死人和流血的他来说,面对这样一群喽喽,还真是不看在眼里。

    苏长安只是脸色阴沉、目光警惕地向四周众人扫视。

    “呵呵,自己送上门来了,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俩!”随着话音,丘逢甲光着上身,从中间大厅的里屋缓缓走了出来。

    他分开人群,走到傅余年和苏长安近前,先是转身对旁边那名粗眉汉子的脑袋狠狠拍了一巴掌,气呼呼地呵斥道:“你喊什么喊,很光彩吗?一群饭桶。”

    “对不起,老大······”那粗眉汉子双手捂着头脑,脑袋立刻垂了下去。

    丘逢甲又狠狠瞪了他一眼,而后才看向傅余年和苏长安,扑哧一声笑了,皮笑肉不笑,伸着脑袋说道:“你俩今天是来送死的吧?”

    傅余年神态自若,上下打量着丘逢甲,此人身高八尺,气场十足,宽宽的浓眉下面,闪动着一对精明深沉的眼睛,从指头到掌心,到掌根,到处布满老茧,仿佛套上了鳞状甲壳。

    一看就瞧出来,丘逢甲的锻体功夫十分了得。

    尤其是那微微渗出的汗水淌在他结实的胸部,在朝阳中折射出一种金属的光泽。随着呼吸慢慢起伏,流露出让人不敢靠近的杀气,刚才应该正在修炼之中。

    傅余年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话而显露出丝毫的紧张,他看看左右提着钢刀大刀的大汉们,说道:“听说丘逢甲老大为人豪爽,热情好客,难道就是这样待客的?”

    丘逢甲差点被他的话气笑了,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李屠龙放出话,只要能宰了你,那可是一个亿的赏金啊,我还正想找你去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哈哈,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傅余年对他发疯一般的恐吓完全视若无睹,老神在在地说道:“那这么说,我这条命是落在你手里了。”

    “那当然!”丘逢甲挺起胸膛。

    “可是,你的命也落在了我的手里,而我,就是来救你的命的。”傅余年对丘逢甲的恼怒丝毫不在意,老神在在的说道。

    “呵呵······你当我是傻子吗?!”丘逢甲气得七窍生烟,忍不住破口大骂,一声刚猛霸道的气机陡然喷涌,下一刻就要出手。

    “能做到龙门市四大社团之一的老大,我想你应该不傻。我既然来了,就是想把话说清楚,丘逢甲,你打算一直在这里和我说话吗?”傅余年眨着亮晶晶的双眼,含笑问道。

    丘逢甲瞪着他好半晌,没想到此人能如此气定神闲,而且还反客为主,他转身走回房内,收敛气机,说道:“呵呵,那我就让你多活一刻!”

    随着他一声令下,在场的大汉们纷纷推搡傅余年和苏长安,把他二人推入房内。

    苏长安转回头,叫道:“再推一下,我就让你脑浆迸裂。”

    那小弟本来就有些畏畏缩缩,此时突然被呵斥了一声,这一种霸道的杀气直接将那小弟震开,吓得退后了两步。

    傅余年拍拍苏长安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和无关紧要的人起争执。

    他走进房内,丘逢甲没有给他让座的意思,他自己倒是很主动地一屁股坐到丘逢甲的对面,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丘逢甲撇了撇嘴,但强忍住没有发作,他沉声说道:“说说吧,一句话说不对,我立马让你们两个小鬼血溅当场!”

    傅余年对上他的目光,丝毫没有畏惧,反而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看的丘逢甲脖子一缩,说道:“你已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妈的,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一名大汉怒骂一声,接着举起手中的钢刀,就准备向傅余年冲去。

    丘逢甲眯了眯眼,咬着牙没有发作,只是那浓烈灼热的鼻息都快要喷到傅余年连上了,抬起手来,制止住手下人。

    他审视着傅余年,心思也在快速地转动。

    傅余年不是个傻子,不会闲着没事跑到自己这里来胡闹,他究竟是什么目的?

    他沉吟片刻,问道:“傅余年,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傅余年说道:“你今天是不是要接受鬼老三的邀请,去喝他摆下的和解酒?”

    丘逢甲一怔,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呵呵,我自然有我的渠道。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你不能去。”

    “为什么?”

    “鬼老三早已经在宴会上埋伏了人手,只要你一去,就别想再活着回来。”

    傅余年的语气平淡,但却听得在场众人无不打个冷战。

    “老大,别听他胡说,他这是在挑拨离间!”一名大汉怒声说道。

    “是啊,鬼老三平时虽然很狡诈,但这个人还是讲规矩的······”

    “呵呵!”傅余年轻笑一声,说道:“我为什么要冒着危险来你们这儿挑拨离间,这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这个······”

    丘逢甲能创建社团,能成一方老大,脑子自然不浑,他身上的杀气减弱了许多,突然开口问道:“那你告诉我这些,又对你会有什么好处?”

    傅余年悠然一笑,直言不讳地说道:“我救了你,你的命以后就是我的,这就是我想要的好处。”

    “但我又凭什么相信你的话?”丘逢甲冷哼出声,他伸出手掌,在傅余年面前慢慢攥紧,紧握成沙包大的拳头,“别忘了,你现在是瓮中的鳖。”

    傅余年笑着摇了摇头,胸有成竹的说道:“你能不能顺利杀了我还不一定,但我确定就可以救你一命。”

    “我凭什么信你?”

    “你信与不信都没关系,我们可以验证。”

    “怎么验证?”

    “你先把手机关了!”

    “为什么?!”

    “关了!”傅余年的话,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让丘逢甲不得不臣服。

    丘逢甲关了机,傅余年笑了笑,说道:“派一名你的兄弟,去探探风声喽。”

    丘逢甲眼珠转了转,侧头喝道:“小风,你去一趟。”

    随着他的话音,人群中一名面相白皙的汉子走了出来,说道:“是,老大。”说着话,他便要转身向外走。

    傅余年含笑提醒道:“你可以直接去吃饭喝酒。”

    那白皙汉子愣住片刻,然后点点头,应了一声,快步走出房间。等他离开后,丘逢甲看着傅余年,问道:“现在,我还要做什么?”

    “等。”

    “等?等什么?”

    “等你的兄弟给你传信,其他的老大都很平安的口信。”傅余年随口说道。

    丘逢甲有些迷茫了,他被傅余年绕来绕去的而医学晕乎了,直接开口道:“既然你说他们没事,那我为什么不能去赴宴?”

    “一旦你去了,他们都得死,包括你!”

    “为什么?”

    “你是这一片的老大,要是不能杀了你这一头领头羊,宰了那些小羊羔有什么意思?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今晚你不去赴宴,那些附属社团的老大就会平安无事,吃喝玩乐,哈哈一笑。要是你去赴宴,必然是一场生死斗。”

    “这······”丘逢甲算是明白了傅余年的意思,只是事实会是傅余年所预料的这样吗?

    傅余年的神情太从容自若,也太胸有成竹了。

    这让丘逢甲不得不怀疑鬼老三的用意,难道他真要使阴招,对自己和那些附属社团的小老大下毒手?

    丘逢甲陷入了沉思。

    傅余年的神情太从容自若,也太胸有成竹了。

    这让丘逢甲不得不怀疑鬼老三的用意,难道他真要使阴招,对自己和那些附属社团的老大们下毒手?

    可转念一想,和他鬼老三都是龙门市有份量的大社团,毕竟这要是传出去,对鬼老三的名声就太不好了。

    丘逢甲陷入了迷茫之中,只不过对鬼老三这个人,丘逢甲还是很有成见,对于鬼老三的奸诈狡猾,也是深有体会。

    丘逢甲想了半天也没有明白,这时候他身上的杀意,已经若有若无了。

    傅余年伸了伸懒腰,收敛心神,神识内敛,随着体内大周天气海中天龙一丝波动的气机引导下,眉心深处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颤动。

    傅余年心中讶异,镇静之后的脑海中,那一道金光气机宛如燎原的星星之火。

    在他的眉心之中点亮了一道道古怪的线条,那些线条则如八卦阵法一样,按照一种玄奥的规则不断交织变换。

    傅余年舔了舔嘴,赫然放出自己的神识,进入那线条组成的阵法之中!

    一股巨大而奇异的力量立刻吸引了傅余年的注意力,那些被金光气机点燃的线条则如复活一般具备了生命力,在眉心脑海中不断地跳跃,破碎,重组,如此循环往复。

    傅余年则如观棋一样,不断地观摩着脑海中出现的画面。

    而当这种循环,持续到第十次时,那傅余年紧闭的双目,便是睁了开来,面色苍白异常苍白,一股股虚弱的眩晕之感,不断的从脑海之中渗透而出。

    针扎般的刺痛,让得傅余年浑身的肌肉,都是在隐隐的抽搐着,这种观想,十分耗费精神气机。

    那些奇异的线条,不断衍生,似乎在向傅余年演示着一种世界规则。

    傅余年好像稚子观棋,从哪些纷繁负责的线条中领悟出一些道理来,一遍遍地不断摸索,这时候,他忽然发现,这些线条组成的,便是上一次没有完全领悟的一字长蛇阵的阵法。

    一字长蛇阵的核心规则!

    傅余年心中生出如此奇异的感觉。

    就在上一次的观想中,他已经领悟了战阵师在大战中的威力,异象想要成为战阵师,而现在,天龙就是他的导师,一步步的引导他成为战阵师。

    此时在他眉心中的这些线条,就是一种世界规则。

    战阵师的修炼,也是一种修炼,只不过与武道不同的是,战阵师的修行更加注重天赋与精神,有人天生力大无穷,有人是天生剑坯,佛童转世,这些都是先天机缘。

    蠢货,是不可能成为战阵师的。

    战阵师,对于奇门遁甲,九星八门样样精通,翻江倒海,踏山破天,也是举手投足间的事。

    傅余年对于一字长蛇阵的观想,往复循环。

    大概过去了两个小时,傅余年方才神采奕奕的睁开双眼,脸庞上,都是难以掩饰的惊喜之色。

    他似乎发现一些线条衍生的规则,形成一个清晰的概念。

    “呼!”

    傅余年面带喜色的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总算对天龙携带的战阵师有了一个彻底的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